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五一三章 心印元符
    随即又奇怪,这绅符既有如此之威,为何不对叁法施展,而是用来破坏正反两仪无量阵。

    可随即庄无道就摇了摇头,这绅符,确实强横,却也不是没有缺陷。

    爆发之时,对他们这些筑基金丹,可能会猝不及防。可对于元神修士而言,却实在太慢,元神境都有足够的时间躲避。

    “那么我现在,又是在何处?”

    “应该是在你们所说的不死道人洞府之内”

    云儿看向了上方,语气笃定道:“我能够感应,上方那条熔岩火河,还有那只赤炎尸王的气息。”

    庄无道楞了楞,也往上方望去,不过他的神念,却是远不如剑灵。感应了一番之后,却是毫无所得,

    不过既然云儿这么说,那就多半不会有错。

    不禁一阵无语,他原本之意,是远离这场风波。却不意阴差阳错,反而进入到这不死道人的洞府之内。

    “那几位元神真人呢?现在在何处?”

    “应该都已经进来了,不过这地下窟洞内四通八达,禁法密布。这一日中,还没见他们踪影。”

    剑灵这次用的,却是猜测的语气,

    “现在应该进展不大,还困在前三层。”

    庄无道心中微动,听云儿之意,这不死道人的洞府,结构至少是有四层以

    不过旋即就又一摇头,现在这些,都不他该关心的、

    再服下一颗养神丹,庄无道潜心静念,开始按照《上霄归元养神经》的心法,修养元神。

    这门离尘宗功法,他并未修炼,不过在教导聂仙铃之时学过,也算是精通。内中的修养神魂之术,最适合他现在元神虚弱乏力的症状。

    有云儿在旁,代他感应周围之地,庄无道自忖安全无虞。于脆是潜入忘我之境,按照心诀运转神念。

    只用了大约一个多时辰左右,庄无道就感觉自己,好过了不少。

    而就在庄无道,准备服用第二颗养神丹时。灵念之内,就又有了一丝特殊的感应。

    是念应千里,庄小湖修行的一门神识秘术

    庄无道眸子里,不觉精芒微闪,而后果然一丝清晰的意念,映入他的灵识之内。

    “主人,不知可曾感应到了?”

    之前的灵识衰微,所以感应不到庄小湖念应千里的意念。此时是他元神恢复之后,庄小湖才能与他联络。

    “就在主人左侧五万七千丈处,有五人正在靠近。其中有三位金丹,可能是太平道那几人。主人千万小心”

    庄无道微一皱眉,心中诧异不已。这太平道等人,怎么也下来了?

    那几位元神修士,岂会容太平道修士,在这不死道人洞府中,也插上一足

    心中一万个疑惑不解,不过此时分明不是思虑这些的时候。想要询问庄小湖也是无法,他神念依然虚弱,无法做道灵识回流,与庄小湖交谈。

    话说回来,此女在不死道人的洞府外,居然也能感测到内里的情形,本就使人惊奇。

    “三位金丹?”

    庄无道摇着头,起身看向了四周。

    太平道那四位金丹修士,他倒是不惧。尤其是在把‘生死别修成一片遮天玄术之后。

    不过真要全力一搏,还是有不小风险。尤其那龙影,深浅难测。他再怎么自信,也不敢言必胜。

    这样的对手,能避则避。关键是他清晨使用过的两次‘雷火乾元还需两个时辰才能恢复。

    需得两个时辰之后,他一身战力,才可恢复鼎盛。

    这条洞窟的左右两侧,都是黑不见底的通道。那几人,既然是从左面过来,那他也就只能往右面走,或者——

    “此处可能施展土遁之术?”

    精修天璇照世真经,庄无道自问这土遁之法,还是掌握得很不错的。

    “能倒是能,不过我不建议,谁知这泥层之下,是否还有其他暗藏的禁制

    知晓有人靠近,云儿把身影收起,再次回到了庄无道的剑窍内。

    “我看剑主,还是不要考虑逃遁的为好。他们已经到了,不知是用了什么灵器,遁速之快,非你能比。”

    庄无道眼神凝重,此时他自己,也已经能隐隐感应,那飞速靠近的气机。遁速之快,确实非是他的磁元遁法能比拟。

    在这只有一条路走的洞窟之内,根本就无法避开摆脱。

    可既然走不掉,那就只有做最坏的打算了。

    庄无道探手一招,将一枚‘闭神丹,服下。这是他几年前,为调查赤灵三仙教而准备的丹药之一。

    针对的是元神创伤,可以封闭伤势,使人神念在短时间内恢复至最佳状态

    可一旦药效过了,又或者在与人争斗的过程中,再次承受重创。服用此丹之人,也会承受伤势加重,甚至魂飞魄散的恶果。

    庄无道此刻,已是不得不如此冒险。金丹修士相较于筑基的优势,除了更灵敏,反应更快,真元更多,肉身更强之外,最大的优势,还是在于灵识磅礴

    这一短板,若不能弥补,庄无道即便身有一品遮天玄术,在金丹面前,也不敢言胜。

    接着又取出了那枚‘五蕴增持符这件符宝,还能使用五次。

    不过此刻庄无道的修士,已大幅提升。施展这符宝之后,修为只是仅仅提升两重楼而已。却已使他暂时越过了筑基后期的界限,进入筑基十重楼之境。

    而再当庄无道将一枚血红丹丸‘血力丹也一口吞下时。远处也一点光华,往这边急飞而至。竟是一艘蔚蓝飞梭,也是三阶灵船,不过却袖珍的很,长只有六丈,高则丈五有余,最多只能容几人乘坐。不过体积虽小,相应的却是遁速极快,超越一般三阶灵船两倍之巨,更极其的灵活。

    察觉到了庄无道的身影,那蔚蓝飞梭的遁速也窒了一窒,而后就在庄无道身前一百五十丈处,停了下来。

    陆续几个身影,从那蔚蓝飞梭中闪现了出来。总共五人,三位金丹,两位筑基。

    其中为首一人,正是萧灵淑,另一筑基修士,庄无道不认得。不过能同行至此,想来也是非凡人物。

    倒是金丹修士中,其中一人庄无道记忆深刻。正是那被龙影断去一臂的轩幽子,此刻那只断手还未服用,眼神阴森的看了过来。

    而另两人,庄无道也在那日正反两仪阵中,听说过姓名。一名魏九阴,一名定阳子。不但是金丹修士,且都已入了金丹中期的境界,实力也俱都不若。唯独那龙影不在,也不知去了何处。

    庄无道心中暗叹,这轩幽子,之前在他遇险之时,就欲对他动手暗袭,将他置之死地。此刻遇到了机会,哪里还会放过?至于另两位,也是眸中杀意闪烁。方一现身,就各自站位,隐隐截断了他的逃遁之路。意欲何为,不言之明

    “倒真是巧了,不意庄道友也在这不死道人的洞府内,居然还是落单一人。不知庄道友,你那几位金丹师兄何在?”

    那轩幽子一声冷笑,喉中发出的声音,仿佛是来自于九幽地底:“我闻佛家有言,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以前不信,现在却是明白了几分。”

    庄无道懒得说话,默默承受着‘血力丹,散开之后的热流。

    三阶血力丹只是一种很常见的普通丹药,服用之后,能够增加修士的两成气力。不过副作用也不小,药效过后,同样会气力衰弱。

    今日的危局,还不足以⊥他召来吞日血猿的战魂。借用这丹药之助,就已足够。

    “你吃了血力丹?”

    那定阳子也注意到庄无道肌肤外,那逸散开的血意,不过眼中的杀意更浓。‘嘿,的一声,负着手道:“这是要情急拼命?二位师弟看来需得小心了,此子倒是好生乖觉,这么早就知晓大事不妙。”

    萧灵淑上下看了庄无道一眼,终于开口,幽幽叹道:“十几年不见,烈儿你的相貌,却是越来像你父亲。本是至亲,何至于此?你父亲他甚是想你,不如随我回去如何?”

    庄无道抬起头,看了这萧灵淑一眼,而后一丝若有若无的哂笑,显现在了唇旁。

    烈儿?至亲?回去?

    真正是笑话,使他真有股要仰头大笑的冲动。懒得搭理,庄无道把那八景坤雷剑执在了手中。

    一百零八道大悲剑气,已近半数,都已无声无息的是灌入到了剑中。

    他的机会不多,只能毕其功于一剑

    “过去种种,都是我的不是是我未能照料好你母亲,让你这些年吃尽了苦头。可你与你父,毕竟是血亲,血浓于水,怎可能说断就断?现在烈儿你回来,还来得及。你父亲他绝不会怪你,也不会再阻拦你修行。本山秘传的身份,离尘宗能给,太平道一样也能。一家团聚,岂不是更胜你一人在离尘——”

    话语微窒,萧灵淑见庄无道自始至终都是默然,不发一语,便知这些话都是白说。不由再次摇头,眼现孺子不口教的恼意。

    “这是何苦来哉?今日之局,无论烈儿你有何手段,都断然无法逃生。我知你悟性天资,都可与你父比肩,可毕竟你现在,仅只是筑基而已。一旦争斗起来,万一有个失手,又该如何是好?只需受我一枚心印元符,随我返回太平道。不但无道你性命可以保全,也仍旧可问鼎长生大道。”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