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五一二章 三剑离思
    好在那玄霜子下遁之前,就有了预防准备。当那巨大手掌抓出之时,身周就散出了一层白光魔障,

    玄霜子的名字里,虽是带了一个‘霜,字,可所习的功法,却无一与冰霜有关。成名之法,是一门三品功决《太乙分光诛神刺》,是一门最纯正不过的金系功决。

    当被那火光包裹之后,里面忽然刺出了无数银白光华,将这火焰手掌,撕成了粉碎。

    而玄霜子的人,也成功逃遁了出来。

    “幸好”

    阵内诸人,尤其是那些珠光楼的修士,都轻舒了一口气。

    庄无道却暗暗奇怪,与聂仙铃互对了一个疑惑的眼神。若真是赤炎尸王,威势绝不该只这点程度。

    “剑主何需奇异?那头赤炎尸王,确已寂灭。如今是另一头四阶初期的尸王,在其躯壳中复生。不过毕竟是用着四阶巅峰尸王的身躯,实力非是普通的元神修士能够比拟。实力与那希灵真人,应当是不相上下。嗯——”

    剑灵说完这句,忽然一声惊呼:“不好剑主小心,快用子母遁虚符,迟则不及”

    庄无道毫不犹豫,就将一枚子母遁虚符握在手中,以灵决引发。

    此时他心内,也警兆大升,下意识的,就往叁法真人方向望去。然后就将那李崇心,随手一张道符闪出。

    轻飘飘毫无质感,也不见有什么异于寻凡处,却是似慢实快,一眨眼就到了正反两仪无量阵前。

    而后无声无息,一波炽烈的白光,陡然爆发开来。庄无道以雷火力士布下的这做正反两仪无量阵,就如雪遇烈阳,蚀解,了开来。

    站在边缘处的几个筑基修士,身躯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已汽化蒸发,元神不存。

    “是乾天宗,小乾阳神符”

    任寒似乎认得此符来历,双目圆睁,目眦欲裂。

    庄无道却已无瑕理会,当那子母遁虚符展开,一道黑光现出。庄无道直接就抓住了身侧处,才刚反应过来的庄小湖聂仙铃二女,接着猛地一甩,前后丢入到这黑光之内。

    这张四阶符子母遁虚符,是珠光楼赠予,品相不错,可传送三人。母符在他手中,子符则早早就布在了外面他乘坐的那艘灵骨宝船之内。

    接着庄无道,又以最快的手法,再将两张子母遁虚符引发,打向了左右两侧。使两道黑光,现化在那些离尘宗同门弟子的附近。

    在场诸人中,他得剑灵的提醒,是反应最快的一人,也有足够的时间逃遁

    而以庄无道估计,在这张绅符,冲击之下,那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肯定不保。

    至于阵中百八十余位修士,怕也只有任寒与卫则臣等寥寥几位金丹修士,能够安然逃生。

    其余之人,哪怕有阵法缓冲,也是必死之局。即便一些修为高深之人,勉强能保住性命,却也会落到重伤垂死之境。在以此时大素皇陵内的环境,生还的可能是小而又小。

    然而现在,庄无道也只能做到这地步。两张死阶符子母遁虚符,给六人制造出逃生之机,已经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

    再继续拖延,不但庄无道自己本人,要被那绅符,的威能,冲击重创。眼前由子母遁虚符制造出空间裂隙,也将维持不住,彻底消散。

    而救人时他优先考量的,自然是那些离尘宗的同门,至于珠光楼的修士,与他无关。

    符篥打出,庄无道也不去看结果,一个跨步,就迈入到黑光之内。先是感觉昏眩,而后又有一道奇异的牵引之力,带着他滑向某方。

    那是来自子符的牵引,使他不至于在这无尽虚空中,迷失方向。

    不过就在庄无道身后的光影,开始闭合之时,忽然一道绿光,猛地穿入了进来。将庄无道的神念,彻底封闭在身躯中,一时间竟是与子符彻底断绝了联系。

    庄无道楞了楞,回过头看。只见那绿光来处。一个珠光楼的筑基修士,神色漠然的收回了手。而后在那绅符,的炽烈白光之下,汽化蒸发。

    庄无道不禁眼神茫然,他这几年对那《太虚无极大法》下过苦工,深知修士若迷失在世界之外,那无量虚空内的恶果,

    失去子母遁虚符,只需不到三息,他的人就会化成无数血肉碎片,湮灭在这片空间。

    还有前方二女,庄小湖倒是及时入了子符出口。然而聂仙铃,却也与他一样,神念与子符失去了联系。同样无助的,漂浮在他身前不远。

    虚空海内,二人之间,都无法互视。只因庄无道,在神念被封锁前,紧抓住了聂仙铃的手,在未在这无量虚空中失去联系

    “让我来”

    剑灵也不等庄无道同意,剑窍中的热流,就已汹涌而出。

    掌控住庄无道的身躯之后,执着八景坤雷剑,虚空一划,就强行在侧旁处,斩出了一条裂痕。左手发力,把聂仙铃的身躯,再次一甩,就将这女孩,甩入到那裂痕之内。

    只是毕竟剑力不足,那裂痕愈合的极快,不过瞬息,就已弥合消失。

    云儿却不慌不忙,再一剑刺出,人剑合一,猛地穿入到一层薄幕之内。

    下一刻,庄无道就已再次呼吸到,实界中浑浊的空气,顿时心中一定。知晓自己,已经侥幸逃过了此劫。

    眼前一片黑暗,不过庄无道已顾不得去查看这四周环境。脚下一个踉跄跌倒,浑身力气褪尽,消失的无影无踪。

    也不知云儿施展的,到底是何等样的剑法,只是区区两剑,就强行抽走了他体内,几乎所有的精元道力。

    甚至连浑身气血,也燃烧了小半之巨,用来提供这两剑所需。

    关键是施展两式剑术时,浑身骨骼都似被磨碎了般,抽疼不已。而四肢上下,则似受凌迟之刑,至此刻还在不停的抽搐。

    庄无道却没敢抱怨,自己这次亏得是剑灵,才没身死在无尽虚空之内。

    按照《太虚无极大法》中的描述,无尽虚空是存在于世界之外的空间,包含了千万世界。极其的玄妙,也极其的危险。可以使人须臾间跨越千万里,也是修士穿空越界,前往其他世界的必经之途。

    不过修士若未至元神境界,在这无尽虚空哪怕多呆一瞬,都是危险之至。

    而哪怕是元神修士,肉身也不过能在无尽虚空中,存在半刻时间而已。

    就不知此刻,聂仙铃情形如何了。刚才云儿剑斩之处,虽在同一位置,然而无尽虚空中,空间方位变幻莫测。差之毫厘,就谬以千里。

    再看这周围,显然聂仙铃的位置,并非是在他身边。

    庄无道强忍着痛苦,连续把几枚疗伤的丹药,都吞入腹中。尤其那生生回元丹,仅需一颗,就可使他浑身的气血精元,都在一刻之内恢复鼎盛状态,

    不过当这几枚灵丹服用之后,庄无道却依旧没能承受住精神上的疲乏,整个人昏阙了过去,人事不知。

    ※※※※

    再当庄无道清醒过来时,四周依然是暗蒙蒙的一片。灵念感应,只知这周围是个地下窟洞,前后都是深不见底,往远处延展数十余里,可惜他神念有限,只及四千二百丈,不能感应太远。

    奇怪的是,这么大的地下溶洞群,之前在大素皇陵外时,居然不能发觉。而珠光楼的修士,也未寻到过,

    “云儿,我刚才昏迷了多久?”

    庄无道手揉着额角,依旧感觉脑袋里有些晕眩。方才云儿那一剑,肉身方面的负担倒在其次,主要是神魂,灵识的损耗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

    “也没多久——”

    云儿的身影,显化在了庄无道的身侧:“才不过半日而已主要是剑主,需好生休养一阵元神,才没将你唤醒。无需忧心,附近处暂时无人。”

    “半日?”

    庄无道的动作一顿,而后苦笑道:“刚才云儿你施展的,是何剑术?”

    他的肉身,已经足够强悍,甚至可比拟金丹修士。而神念之强,则更有胜之。可这一剑,居然也无法负担。

    “是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第三决离思剑——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云儿淡淡道:“剑主还未将这一决修成,即便是我,强运此剑,也只能展出这离思剑式不到十分之一的威能。”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庄无道眉头微皱,并不能完全理解这诗中之意。苦笑了一声,接着就又问道:“还有那符,又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就有这么大的威能?”

    连同一座完整的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也一并摧毁。然后那余力,还可将在场百余位筑基修士,一并‘蒸,杀,此符之威,未免太匪夷所思。

    “那是绅符,”

    云儿微凝柳眉:“乾天宗的七阶道符,而且是这一阶中,最难炼制的符篥之一。需得至少归元境的修士,才可炼制,应该是由上界乾天宗赐下之物。正面冲击,便是炼虚境的修士,也要当场重创。”

    “七阶道符?”

    庄无道心中释然,七阶法术,有这样的威势,也是理所应当。

    归元境,已经是修行九境中,中三境的最后一境。正反两仪无量阵再怎么精秒强横,也终究只是三阶阵法。在合道修士眼中,怕是不值一哂。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