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五一零章 元神大战
    三法同修,其实以前也不是没有人尝试,可却因各种缘由放弃,从未有人真正成功过。据说这三种功法,本身就有着矛盾冲突。

    庄无道下意识的就觉不妥,不过想起以叁法真人的见识道法,绝非自己所能比拟,又只能住口不言。

    倒是云儿,颇为赞叹道:“不错,这位叁法颇有些见识。离尘宗三品的正传功法总数二十余门,其中威能还在都天神雷之上,就有四种。剑主可知,为何偏偏是这三种功决,才被称为离尘宗镇宗三法,而不是其他?奥妙就在于这三法同修,便是一门一品遮天级的《重明阳神录》,也是离尘宗真正的镇宗大法,是离尘宗的根基所在不过便是天仙界内,离尘宗修成这门《重明阳神录》的弟子,也没几个。说来这聂仙铃,倒是有此天赋。”

    “可那雷灵根怎办?”

    庄无道这句话,是直接问的聂仙铃。他为此女疗伤针灸,照顾了近七年时间,对聂仙铃的情形再了解不过,此女别说雷灵根,就是木灵根也没有。

    “师尊说,他有办法。”

    聂仙铃答话时,也是一脸的惑然,显然也对如何解决这灵根之事,不甚其解。

    “师尊曾言,门内弟子只知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与南明计都烈火神决合而为一,就是九天磁光子午大法。然而若将后者与南明计都烈火神决修成,亦可推衍出都天神雷。他的办法,就是从此下手。”

    庄无道皱起了眉,依然没听懂。不过对于叁法真人的观感,瞬时拔高了几个层次。

    聂仙铃拜此人为师,或者真没败错老师。

    不过,这叁法合一,就是离尘真正的镇宗大法《重明阳神录》——这个说法,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重明阳神录,离世荡魔决,绝尘固山决,这其中,又有什么样的联系?

    庄无道心中也下意识的,就闪过一丝念头。这门《重明阳神录》,为何我不能修行?

    虽未问之于口,剑灵却已是洞察了他念头般,主动解释:“离世绝尘二决,确实是配合重明阳神决的秘术,剑主也能修行。然而这却对剑主的剑修之道并无益处,也未必就只有重明阳神录,才最适合离世绝尘这二门秘术。恰恰相反,这世间最适合离世绝尘二决的,是天地阴阳大悲赋。而最适合‘重明天目,的,也是先天战魂。”

    庄无道眼神释然,他仅只是这么一个念头而已,并未上心。他本身所学,就已驳杂之至,几年间不知耗了多少心力,甚至有意将其中一门弃修。若是再增这两门功法,那等于是要了他的命?

    也相信剑灵的规划,必定是最适合自己的道途。

    略过此节,庄无道就只与聂仙铃讨论术法剑术,彼此交流道业。

    发觉五年之前,他还可教授指点这女孩,而五年之后,两者间已然能平等交流。

    说来奇怪,庄无道以往与别人谈玄论道,总难和契,然而与聂仙铃在一起说话时,却是无比的轻松。

    聂仙铃总能跟上他的思路,即便有什么地方不明白,只需庄无道稍加提点,也瞬时便能理解他言中之意。甚至有时候,还能指出他的错谬之处。

    使庄无道难得的谈性大炽,于脆放下对那头尸将的惦记,专心与聂仙铃论道。

    而每当庄无道说话时,聂仙铃总是默默的倾听,唇含浅笑。眼看着庄无道的侧脸,虽未言语,眸中却是说不出的欢喜愉悦。

    庄小湖也在一旁听着二人说话,面色郁闷不已。感觉自己完全就是多余,根本插不进嘴。

    在这大素皇陵内的等待,仅只到第三日凌晨就告结束。

    正当庄无道,堪堪把雷火力士的数目,增至到一百九十二尊时。那鸿德真人,却忽的睁目:“好一个崇心真人,已拖不得了”

    说完之后,就化成了一道遁光,当先进入第五层之内。此时赤阴城紫衍真人,珠光楼玄霜子俱已到来。只余慕九辰及李玄安,还未赶至。

    几人面面相觑了一眼,那王燕兮就微一摇头:“乾天宗那三位既已准备动手,你我也别无选择。

    话落之时,王燕兮就一道法力挥出,将那几名太平道修士卷裹而起,紧随在鸿德之后,穿孔越过了第五层入口。叁法则是最后一个动身,临走之时,却望了一眼庄无道与聂仙铃,以及卫则臣等人。

    略略犹豫了一番,叁法真人还是沉吟着道:“观摩元神境争斗的机会难得,尤其今日,怕是有十余位元神参战。我就不送你等几人离开,不过也切记不可轻离此地,主持好这座正反两仪阵就可。不过仍需万分小心,遇险之时,记得使用遁虚符。”

    庄无道与聂仙铃二人,连忙应是。卫则臣等人则都是会意微笑,知晓叁法之言,其实更多的是交代自家弟子。也有嘱咐他们,好生照了庄无道与聂仙铃二人之意,

    而待得叁法真人,也闪身离去。庄小湖却是一脸的茫然:“乾天宗不是人少么?为何反而要提前出手?不等乾天宗的主力前来?”

    庄无道面色郁闷。这庄小湖之前的表现,勉强还算让他满意。可是有时候,也是蠢得不可救药。

    还是聂仙铃出言解释道:“只因我们三家,同样还未准备周全。反而是乾天宗,那位李崇心真人,可是天机碑中,排名第十四的人物,此间无人能及。还有一位希灵真人,是乾天宗的后起之秀。修道不过二百载,元神中期的修士,却已是天下第五剑修,在天机碑中的排位,也高达二十三位。乾天宗在此地三位元神,俱是战力强绝。”

    “是这样?”

    庄小湖顿时明悟:“乾天宗的人手赶来,还需一段时日。反而是离尘宗赤阴城距离更近些,所以拖延下去,反而不利?”

    “正是如此”

    聂仙铃轻笑着赞赏道:“一点就透,小湖姐果然聪慧”

    庄小湖却不禁脸红,这阵内诸人中,估计就属她最蠢了,哪里敢当聂仙铃的恭维之言?

    ※※※※

    庄小湖到底明白与否,庄无道都不打算理会的。唯一奇怪的,是叁法真人,为何会说此间观战之机难得?

    几位元神修士交手之地,是在大素皇陵九层之下,他们几人在第五层,哪有办法观睹。

    庄无道素来都是小心谨慎的性子,依他本意,更愿退往皇陵之外,避开这场风暴漩涡。

    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庄无道自谓自己绝非是什么君子,然而这里却定是‘危墙,无疑。

    而就在仅仅片刻之后,庄无道就已明悟了叁法真人之意。

    皇陵九层之下传来的震荡,一刻胜过一刻。地面抖荡,泥沙俱下。气元罡劲,一波波的冲击往上,有如火山爆发,不可控遏。

    庄无道等人,甚至都无安立,而卫则臣几人,更需拼尽全力,才能维持着这里的正反两仪无量阵运行不散。

    而就在仅仅片刻,众人便只见周围,无数蜘蛛网般的裂纹蔓延,大片的石块垮塌,往下坠落。

    不止是第四层,那上方法的第三层,也一样如是。短短只半个时辰,正反两仪无量阵周围的地面,就已全数塌陷,上下几层都是如此。这大素皇陵已经被彻底摧毁,护陵大阵也已不存,露出了一个极其空旷,宛如深渊一般的空间

    只有庄无道等人所在之处,因下方都是实地,并未被挖空,又被阵法加持稳固,并未塌陷。而上方掉落下来的碎石土块,也都被正反两仪无量阵挪移。此刻似如一座山峰,又似孤岛般,继续耸立在这地下空间内。

    庄小湖不由心有余悸的,看向了上方:“亏得是上面都结冻了——”

    庄无道深以为然,只因这上方的湖泊,都全数被太平道的广寒镜冻结,才没有倒卷而下。真到那时,情形会更是复杂。那时亿万斤的湖水倒灌,布在此处的阵法,未必就能够守住。

    不过此时他更在意的,还是在这最底层处。当下方几层,也全都塌陷,驻于此处的百余修士,终于能目睹九层之下的景像。

    几大元神修士,此刻都在混战不休。气元如潮,那些沙石泥尘,往往进入几人身周千丈,就会被震成齑粉,排荡开来。

    就连那尸毒,也被大片的酷烈罡风,排卷开来,再不能阻人视线,

    太平道一方,只有三位元神修士在场,此刻却仅稍落下峰而已。那叁法真人,施展的正是离尘镇宗三法之一《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与另一门四品《小天都崩山阴阳雷掌》,借助阵法之助,浑身雷光四射,掌出之时,俱有崩山裂石之力。

    隐隐为此刻这皇陵最深处,气势最盛之人,虽是独身一人战那乾天宗李崇心,却稳压过对方一筹。

    而另一位天机碑中排名第二十三位的希灵真人,却需鸿德与王燕兮两大元神后期联手,才能勉强压制,

    剑光如潮,漫卷十里方圆之地。另有十八盏火灯,在身周四方长明不灭,每过一刻,就有一口火剑生成,加入到整个剑阵之中,与鸿德王燕兮二人纠缠厮杀。斩之不灭,再生源源不断,近千口琉璃火剑,将这暗无天日的地下空间,映得是四处纤毫毕见,宛如白日。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