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五零八章 不死宝藏
    巅峰之时的不死道人,能以一人之力,抗衡各大宗派。独抗二十余位元神修士,最后全身而退。

    哪怕天机碑前六位的元神强者联手,也仅只将其重创而已。凶威之盛,使中原三大圣宗与大灵燕氏,天道盟,都噤若寒蝉。也奠定了不死道体,在天一界的赫赫威名。

    此外在不死道人陨落消失之前,这位当时的天下第一人,曾经以一人之力,覆灭了十二个大小宗派,大肆掠夺诸宗的财物灵药,之后就不知去向。

    这可不是什么传说传闻,而是真实之事。离尘宗当年就曾被不死道人找上门来,好在那时的离尘宗已恢复了几许元气。门内三位元神真人坐镇,玄策真人当时更在天机碑中名列第九位,凭借护山大阵之助,使这位不死道人知难而退。

    有人估算当时不死道人手中,光是法宝级的灵器,就有百余件之多。其中光是六十重法禁以上,可为一派镇宗之宝的,就有三件。

    其余四阶蕴元石,至少有十万之巨。四阶的各类灵丹,亦以千计。收集的海量财富,可相当于乾天宗二十年的收入。

    可惜这些财富,都随着不死道人的消失,而不知去向。

    有人猜测不死,那时是为穿空越界,羽化飞升而准备。也有人说不死道人,是在修炼一门转生秘法,以备堪破胎中之谜,转世重生。

    而从不死道人的名字,在天机碑上消失那一日起。整整二百年时间,天下修士都在疯狂到寻觅在笔财富的下落。

    然而不死道人最后的洞府,一直成谜。哪怕强如三圣宗,天道盟,也未能掌握丝毫的线索。

    庄无道也顿时释然,既然是为不死道人的遗珍,那就难怪珠光楼如此大的投入。光是事前的准备,就花费了万枚蕴元石之巨。

    “所以早前要取这皇陵一件灵物之言,只是托词而已?”

    卫则臣冷笑不已,无论是谁,被诓骗之后,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真实之因,是你们珠光楼修士,在这皇陵之内,发现了这两头尸王踪迹?”

    在八百年前,那蚀影,碧落两具尸王,就是不死道人的标识。

    这位燕兮真人也是见藏不住了,知晓了任寒与龙影几人,定然会联想到八百年前旧事。才会主动揭开谜底,将实言相告。

    “最初时我等也不能确证,只是怀疑而已。直到方才,与这两头尸王交手之后,才有七成把握。再者若真是那位不死道人的遗宝,又岂是我珠光楼一家,能够吞得下来?”

    王燕兮摇着头,避重就轻的解释:“今日临来之前,便已料到了这两头尸王可能现身。若真是有意隐瞒,又何必将几位请入这大素皇陵之内?”

    说话之时,王燕兮却目注着庄无道。眼睁睁的,望着庄无道连续两道四阶‘天鹤引灵符,发出,而那王燕兮自始至终,都未有阻止之言。

    且不说卫则臣此刻,正掌握着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阵,使在场离尘修士有了抗衡元神之力。即便未有此阵,王燕兮与渊奇,都不敢妄动杀心。且这座大素皇陵,以一家之力,确实已吞不下来。

    “真人之意,是欲与我离尘宗联手?”

    庄无道面色看似平静,不露声色的将信符传出,心中却是冷笑不已。

    这是已然独吞不下,这才会如此。若不是珠光楼自家内部走漏了消息,定不会愿意与他人分享。

    而今日若不是发现了乾天宗修士的身影踪迹,这两位珠光楼的元神真人,对他们这些离尘修士,未必就没有杀人灭口之意。

    带着这些太平道修士进来,说不定就是为事后栽赃嫁祸,借刀杀人做这准

    他因少年时的出身,见过无数阴暗丑恶之事,素来不惮于以最恶劣的心思来猜度他人所思。

    不过这些心思,心知肚明就可,无需宣之于口,庄无道只淡淡道:“合作可以只是这大素皇陵,既是在太雷集附近,那么赤阴城也定无法绕开。赤阴城与离尘宗世代盟友,此间之事,我离尘不好独食。”

    不是他要为赤阴城张目,谋取好处,而是此地就在西川与东南交界之地,距离藏玄大江不远,本就绕不开赤阴城。

    且若只是离尘宗一家,与珠光楼这个地主讨价还价,占不了多少便宜。也不可能以一宗之力,来抗衡乾天宗与天下间觊觎不死道人遗珍的各方修士。

    只有把赤阴城拉扯进来,一方面可分担压力,一方面也可制衡珠光楼。

    利益收获或者少些,可也保证了离尘宗,在事后的处境。

    “小友之言不差,赤阴城的道友,自是要请来的。”

    王燕兮面色不变,而后又问:“就不知这里不死道人的宝藏取出,该如何分润?”

    庄无道却不肯上当:“如何分润,非我能言。不如待赤阴离尘几位元神真人赶来之后,再做商议?”

    与元神真人讨价还价,他一个小小的筑基,天然就据于劣势。而一旦落下什么口实,那么节法与羽旭玄,都会受其所制,

    “倒是这乾天宗既已知晓了此间之事,那么此宗的元神修士,只怕都已在路上。”

    若是为不死道人的遗珍,乾天宗顷巢而出都有可能。既已知此处究竟,怎可能没有动作?

    以珠光楼一家之力,只怕第一时间就要被乾天宗以雷霆之势压垮。

    王燕兮见占不到便宜,就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自有严铭出面代他答话,他以元神境之尊,与庄无道讨价还价,多少有失身份。哪怕后者,在离尘宗内,已有旭日东升之势。声威之隆,地位之尊,仅在几位元神及诸峰首座之下,

    “此事倒无需太忧心,乾天宗虽事先得了消息,提前入了这不死皇陵。不过我珠光楼那走漏消息之人,估计也不知详尽,只知这皇陵之内,可能有一件能助人转化后天不死道体的至宝而已。那位衡照真人,多半是在参与易宝大会之时,临时得知。也是在这两日,才与那蚀影尸王及碧的落尸王接触。”

    说完之后,严铭又道:“不死道人的洞府,事涉价值数十万四阶蕴元的珍宝下落,不能不慎。固而我珠光楼这次在事前就已安排人手查探周围诸宗动向,而据严某所知,三日之前,乾天宗依然还未有什么动静。十几位元神真人,只有两位不在乾天神宫。”

    庄无道不禁扯了扯唇角,乾天宗既在珠光楼的监控之下,那么想必离尘宗,也不会例外。

    不过对于严铭之言,庄无道倒是信了几分。毕竟是这么一大笔珍宝,强过那海涛楼不知多少倍。

    珠光楼既然起意独吞,又岂会不注意诸宗动向。估计周围哪怕是风吹草动,珠光楼都不会错过。

    说乾天宗暂时还未接到消息,应当是不假。这里毕竟是距离离尘宗与赤阴城更近一些,反应起来,要迟缓得多。

    庄无道摇了摇头,再没有了疑虑:“所以无论这皇陵之内的不死遗珍是真是假,最好是速战速决?只乾天宗一家,倒还无妨,把其他宗派与散修卷入进来,怕是你珠光楼,要空手而归。”

    可以想见,真要等道消息传开,天下修士必定蜂拥而至。群情汹涌,哪怕以赤阴与离尘之强,也不敢犯此众怒。

    可若是早早就把东西,运回到了本山,那情形又是两说。

    “正是如此”

    严铭苦笑,苦笑的看了那五层入口一眼:“只希望之后几日,再莫出变故

    然而他话音未落,就听龙影沉声道:“那么敢问真人,把我等招来此间,又是何意?”

    “嗯?”

    王燕兮回过了头,显然未有与太平道联手之意,不过言语间,倒也还算客

    “自然有你们的用处,一是为防那尸毒控散,压制那碧落尸王的控水之能。二则是第九层中的一处地火,也需用到贵教那门秘术镇压。”

    太平道与离尘不同,虽是在十大宗派中,排位第四。可距离实在太远,此间之事,插不上手,自然珠光楼,也不敢轻易得罪。

    只是此时,一张出自萧灵淑之手的四阶信符,却握在了渊奇真人的手中。

    前者面色苍白如纸,而渊奇真人,则手握着那张符,神色淡然道:“此间之事,知晓之人绝不超过二百之数。在事成之前,还请诸位口风紧些才好。诸位都是太平道高足,珠光楼实不愿得罪。可真到不得已时,我渊奇也不吝杀人

    “为何他离尘宗可以,我太平道就不可?真人就不觉不公?”

    萧灵淑冷汗涔涔,娇俏的面容,在渊奇真人的神念重压之下,显得楚楚可怜,让人不由自禁,就生出回护爱怜之意。

    渊奇真人却并未在意,摇着头:“其中道理,尔等自知,何用来问我?我珠光楼,也未欠你们太平道什么。这次虽是借用了诸位之力,可是报酬也同样不菲。你们太平道要的那件东西,一如前约,我珠光楼事后必定交付。若然事成,本楼也不介意给诸位一些好处。可这信符,诸位还是尽量能免则免。”

    说话之时,渊奇真人手中的符纸,就已化为灰烬。而庄无道,却是视若未见,看都未看一眼。

    这女人若是不蠢,最好是莫要将渊奇真人激怒。此刻的珠光楼,就如押上了所有筹码的赌徒,且已骑虎难下。即便这些太平道修士真要有什么动作,也绝不能选在此时。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