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五零七章 皇陵真相
    庄无道摇着头,没再说什么。以珠光楼之前的局面,严铭与王燕兮二人会心中生疑,是再所难免之事。

    便是庄无道自己,事前也同样在疑其中究竟。他们离尘宗这一脉,也的确有着几分嫌疑。

    不过既然不是故意使他置身险境,那么这一过节,就可揭过。

    虽是当了这珠光楼的诱饵,使人略觉不爽。可这珠光楼,也有着足够的保障,在大素皇陵内护他安全无虞。

    三千丈距离转瞬即至。庄无道抵达之后,也毫不拖延,连续两个‘雷火乾元,放出。

    使这墓室之内,又是整整七十二尊雷火力士耸立,也使皇陵中的大阵,更形崩溃。

    珠光楼选择此处布阵,自然是有其道理,一方面是接近第五层入口。一方面是这里下方都是地层,并未有挖空的第五层第六层,且有一条地脉,就在附近不远。

    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阵成之时,就已将附近的地脉,强行挪移了过来。

    五行之灵源源不断自地下汇聚,顷刻间就使这座阵法,焕发出勃勃生机。一层五行的正反两仪障力,将所有人都笼罩于内。

    此阵一成,哪怕庄无道自己,都是松了口气。其余人本来的凝重的面色,亦为之一缓。

    有这座阵法护持,哪怕是那两头四阶尸王再临,也可无忧了。

    短时间内,无需担忧那些煞尸来攻打。卫则臣四人,都各自带着一群离尘宗的筑基修士,继续完善扩展这正反两仪无量阵法。

    庄无道无所事事,于脆就借着这阵法之助,意念扫荡着这座大素皇陵四处

    在这皇陵之内,受尸毒煞力与阵法之阻,他神念扩展不开。哪怕是外面的乾坤无量无极大阵,也只能到皇陵之外为止。

    不过此刻,借助这陵中布成的正反两仪阵,庄无道却能窥测到这陵中大半的地域。

    正反两仪无量阵可感应周围两千里之地,可一来这是地下,二则是还有不少地方阵法较为完整,或者煞力毒雾特别浓厚之地,都不在他的感应之中。

    大素皇陵分有九层,每一层间隔大约五百丈左右。其中以第五层最为宽阔,整个皇陵上窄下尖,呈菱形形状。

    不过哪怕是最小的第九层,也有二十里方圆之地。在湖底之下四千五百丈的深层,也是尸毒煞力,最为浓厚的一层。

    庄无道本来是欲寻那两头尸王与王燕兮余渊奇两真人的踪迹,顺便找找看,那头在严铭道衣上,留下生死之力的那头四阶煞尸。

    可仅仅片刻,庄无道就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而后眼神略含怜悯的转望着正以‘固灵符,固化那些雷火力士的严铭。

    “严兄,下面那群修士,不是是否也是贵楼之人?这是欲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明修栈道,这是万年余前,大灵皇朝初建时的典故。燕氏被封在西北之地,被中原王朝与魔门防范极深,于是便用着掩人耳目,声东击西之法进入中原之地,合各大道门之力,大败魔门诸宗,从而一举定鼎。

    “暗渡陈仓?”

    严铭听了后,楞了楞之后就面色发白:“庄兄此言何意?十日之前,我珠光楼就已将所有人手,从第五层内撤出,免增无谓伤亡。即便是在这第四层,除了我等一行人之外,也别无其他珠光楼修士。更未另安排人,进入五层之内

    言语间,却已是隐隐猜到,庄无道之后会说些什么,那可能是最糟糕的一种情形。

    “原来如此”

    庄无道果然摇着头,收回了目光:“可能是我错觉,刚才感应有几道气机进入九层,若有若无,难以辨清。这真不是贵楼另有布置?”

    严铭却再未答话,连续数道信符发出。直往不远处,被那些四阶尸将强行击穿的坑洞飞去。

    而后片刻,庄无道就隐隐听得那王燕兮一声怒吼,似乎在说些什么,却被煞力尸毒分割阻绝,难以听清。

    不过下一刹那,整个皇陵,都又再次震荡不休。碎石纷飞,上方泥沙俱下,周围墓室似乎有垮塌之险。

    庄无道心中微沉,与几个离尘同门交换了一下眼神,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震骇之色。

    这样的动静,毫无疑问,是元神级数的大战。足以移山填海,肩山断河之力,在皇陵大墓最下方撞击不绝,如火山爆发一般的罡劲,不断冲涌了上来。

    卫则臣第一时间就从庄无道手里,接过了阵法中枢的位置,主持这座正反两仪大阵。

    到底是金丹巅峰修士,修为仍远非庄无道可以比拟。主持此阵,只不过顷刻,就镇压住了此处动荡不休的元灵。

    随即又有无量的地脉元力,从阵中抽取出来,再往四面灌输过去。使那些松动的地层再次固化,本来快要崩裂塌陷的地面,也不断巩固。

    那几位太平道金丹,也不敢坐视,纷纷施法,加固着此处地层。

    庄无道心中却依然疑惑,想不明明这珠光楼,将这群太平道修士邀入大素皇陵内,到底是何用意?

    地层之下的震荡,整整持续了一个多时辰,才渐渐消止了下来。等待了片刻,见下方确实无有动静,卫则臣几人就又继续扩张着这座正反两仪阵。

    接着又片刻之后,王燕兮首先回归,较之几日前,气色依旧不佳。

    也不等严铭发问,就已皱着眉道:“是乾天宗的人,应该是在我们珠光楼来之前,就已潜伏入皇陵之内。”

    说到此处,又‘嘿,的一声冷笑:“好一个天下第一圣宗,这手可伸得真长。也亏得你这边提醒得快,否则真要被他们渔翁得利不可。”

    言语间,却是对在场的离尘宗与太平道修士,毫不避忌,

    “乾天宗,怎么会?”

    那严铭再次一惊:“乾天宗据此数十万里,他们来此作甚o”

    “这个我怎知晓?”

    王燕兮摇着头:“在墓内与我交手之人,定是乾天宗那位衡照无疑。此外那个乾天宗三代第一人方孝儒,也在随人几人之中,定不会有错。可惜方才我虽是将那衡照拦住,却也被那头碧落尸王趁机走脱。错过了这次机会,事后不知又要费上多少工夫。”

    庄无道暗暗讶然,忖道原来那些人是出自乾天宗。那方孝儒,倒是老熟人了,不知这次,是否有机会见面?

    “只怕还不止是乾天宗”

    另一个声音响起,厚重雄浑。众人随声望去,只见一个魁梧身影,正迈入到这两仪无量阵中。

    正是之前,追击那蚀影尸王而去的渊奇真人,此刻亦容颜不虞。

    “小弟惭愧,终究还是没能将那头畜牲拿下。这头蚀影尸王颇为奸狡,遁法也是了得。除此之外,更似有人暗助。”

    “如此说来,多半是真走漏了消息。”

    王燕兮微微一叹,而后扫视了在场诸人一眼,坦然道:“事已至此,再瞒着诸位也是无益。可能你等中几位,也已猜到了一些。其实我珠光楼这次兴师动众来此,并非全为这大素皇陵内的宝藏。而是听说了一个消息,八百年前那位不死道人的最后洞府,就藏在这大素皇陵九层之下。”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眼现惊色,就连卫则臣与庄无道,也是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只有任寒与龙影,面色平淡,多半就是王燕兮语中,那早有预料的几

    庄无道略略吃惊之后,就又想到了那头蚀影尸王,

    一处皇陵之内,出现两大尸王,确是使人惊奇。不过如是那不死道人的洞府,真在这皇陵之下,就不奇怪了。

    传闻中的这位八百年前天下第一散修,就精擅控尸之术,曾炼制了三头尸王。每一头,都有抗衡元神修士之力。

    其中之一,就是蚀影。而另有一头,正是碧落尸王。

    对于这位不死道人,庄无道是久闻其名。不仅是因方孝孺之故,更因这位横行于世的年代不远。许多事迹,世人都是耳熟能详。

    身拥不死道体,几乎不死不灭,再重的伤势,都能瞬间恢复。哪怕头颅碎裂,心脏刺穿这样的重伤,也可恢复过来。

    甚至在其金丹之时,有人将他身躯烧成了灰烬,也依然无法将之诛灭除去。仅仅二十年,这位不死道人不但实力尽复,更将这仇家的满门诛绝,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