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五零六章 给个交代
    庄无道一阵愣神,看了那手臂处依然火焰燃烧的修士一眼。

    元神修士么?麒麟焰臂,应当是珠光楼三位元神真人中的渊奇真人。这位修行的功法,正是天麟神焰诀。

    潜伏在人群中,居然让他至此时都未察觉,而在场诸多金丹修士,也未觉有异,显然也是预谋已久。

    如此看来,这珠光楼之人,倒也不算是太混账。

    正凝思之际,一个女子的清音,在庄无道的耳旁响起,将他的思绪暂时打断。

    “清源洁流”

    庄无道回目望去,只见半空中,一团清冽剔透的水流突然卷起,在庄小湖的控御之下,冲刷入卫则臣的身躯之内。

    后者面含笑意,径自服用了一颗疗伤用的丹丸后,就任由庄小湖施为。而后仅片刻时光,那些碧蓝水流就从卫则臣的伤口处,带出了大量的乌黑淤血,以及一一丝丝黑色的煞力。而卫则臣那浑身崩裂开的血痕,也在顷刻之后,愈合了足足小半。

    竟是一门疗伤术法,使卫则臣的重伤,顷刻见就恢复了不少,有了再战之力。更将那蚀影尸王攻入卫则臣体内的煞力,全数清除。

    以庄小湖此刻筑基境后期的修为,本不足以办到。不过此刻庄小湖施展的,却是一门四品超凡阶的疗伤玄术,效力几乎等同,甚至超过普通的四阶疗伤术法。而此女似乎也极通医理,为卫则臣驱伤疗伤,似模似样,有条不紊。

    依靠其强横神念,加上‘窥天照影环,的感应,哪怕卫则臣体内,再微弱的煞力与尸毒遗留,也能清理出来,

    庄无道不禁眼现诧异之色,头一次感觉自己,对庄小湖实在太过忽视了。

    不过此刻,庄无道更关注的是自己身后。

    八景坤雷剑,浮于身侧,庄无道目光掠过了离尘宗诸人,冷冷的落在了数百丈开外,一位太平道金丹身上。

    “你们太平道,是否该我一个交代?”

    方才这些人虽是做得隐蔽,可刚才在最凶险之时,庄无道却能感应到数道游离的神念,在他身上扫过,

    看似是不针对自己,然而一旦有什么不测,却立时可锁住他的气机。

    萧灵淑凝眉不语,眼现厌恶之色。而那被庄无道注目之人,则是面色淡漠道:“交代?什么交代?又是为何?庄道友的话,恕我听不明白,不知可否详细为我解释一二?”

    庄无道双眼微眯,懒得与此人废话,身后十万只火蝶,猛地汹涌而起。宛如火云,遮天蔽日。

    他等这个能堂而皇之的出手机会已经许久,此刻岂肯放过?而自那招‘生死别正式晋阶一品之后,一般的金丹修士,已再不能使他生出敬畏之心。

    又更何况眼前,一个区区金丹初期o

    周围任寒等人,则是面面相觑一眼之后,齐齐默然。也不觉不妥,此处庄无道修为虽是最低,在离尘宗内的身份,却又远在他们四人之上,真要执意一战,诸人也就只能舍命相陪。

    再者有庄无道的雷火乾元加持,他们四人联手,今日哪怕是元神修士,也未必讨得了好,何况眼前?

    将这些太平道修士合力诛戮,确不是什么难事。

    只有卫则臣眼中,透出若有所思之色。看了一眼庄无道,又再望了眼那口八景坤雷剑眼神意外中,又含着几分好奇期待之意。看出此时庄无道的信心气势,赫然都是攀升到了巅峰,一身剑意,圆融无瑕。

    心中明悟,知晓庄无道,真有将此人正面诛杀的把握。

    只是有此眼光的,并非只有卫则臣一人。

    “住手”

    就在庄无道将欲动手之前,那萧灵淑旁边一人,忽然前踏初步,站到了庄无道剑意锁定的那人之前。位置巧妙,刚好将庄无道的剑意截住。

    庄无道目光一楞,顺势就把一身剑意杀念,转向了此人。他出身市井,就是得理不饶人的性子。得势之时,更不会轻易将对手放过,

    那人气机一放一敛,就如滑不留手的游鱼,使庄无道无法真正将的神念锁住,言语间也是不卑不亢。

    “是我这师弟不懂事,太平道与离尘宗已为世仇,心生杀机再所难免。可毕竟不曾真正出手,庄道友以此问罪,怕是不妥。再者你我皆是受珠光楼之邀而来,冲突无妨,我太平道奉陪就是。不过若因你我之故,坏了此间主人之事,就是罪过了。”

    他这句话说出,那严铭就再无法装聋作哑,面色尴尬的走了过来:“几位且暂且消停一会怎样?皇陵中那些煞尸未除,诸位就已争斗了起来,这叫我严某该怎么说才好?此处危机四伏,内争一起,只会便宜了那些煞尸。再者几位若真有什么万一,我珠光楼又该怎样向几位的宗门交代?”

    却又转向太平道修士一方道:“不过此事错在太平道一方,只怕我珠光楼,也未放在贵宗之人眼里。此时不止是要给庄道友一个交代,我珠光楼也需一个解释。”

    那人却是爽快,也不辩解,直接就一剑回削,就将身后自己师弟一只臂膀,齐根斩下。而后法力一卷,甩在了庄无道的身前。

    “不知如此,可够了?”

    又随手将一个锦囊,丢向了庄无道。

    “东西不多,权当给庄道友压惊。”

    庄无道眉头隐跳,此人出手的狠辣果决,就已使人吃惊。而他身后那为,同为金丹,居然毫不反抗,也更使人惊异。

    手段不凡,就不知是太平道哪位人物。

    “太平道龙影,见过庄道友”

    那人似看出了庄无道的疑惑,声音沉静道:“我身后这位,是我师弟轩幽子。”

    “原来是龙影道友,久仰了”

    庄无道略觉遗憾,知晓已无动手的机会,便微一招手,就把那八景坤雷剑,招入到了袖中。也顺势将那锦囊,一并收起,没半分犹豫不好意思。

    神念一扫,里面大约是价值又百枚四阶蕴元,庄无道不由又暗暗鄙薄这人的小气。

    方才若不是那位渊奇真人现身出手,他庄无道说不定就要陨落于这轩幽子剑下。三百枚四阶蕴元就算赔罪,也实在太廉价了。

    不过庄无道也收起了对太平道诸人的轻视之心,龙影此人,他确实是久闻其名。曾经是太平道继任掌教的人选,也是重阳子曾经在太平道内,最具竞争力的对手之一。

    今日一见,果然不愧其名,能令重阳子头疼的,确非是寻常人物。

    “几位肯握手言和,那是再好不过。”

    严铭亦是轻笑,面上也透出了几许轻松之意:“此地说不定还有变数,不如我等继续如何?”

    此时那王燕兮与渊奇真人,都已不见了踪迹,后者追击那头蚀影尸王而去,已经直接洞穿了下方地层,进入到第五层之内。

    王燕兮也同样已深入皇陵,就在蚀影尸王败退,那只擅长操水之术的碧落尸王退走之际,以雷霆之势,攻入了皇陵深层。

    不过目标却非是蚀影尸王,而是另一位。珠光楼费尽心机,就是为引这二大尸王现身,此刻又岂会就此善罢甘休?

    下方处,此刻一连串的震荡,元气沸腾不休,地面颤动,尘土飞扬。

    不过这动静,距离元神极数的大战,却还有些距离。应当还只是在追击,并未正式交手。

    庄无道也不再理会太平道诸人,回过头道:“严兄之意,是那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还需布置?”

    “不错,总需有备无患才好。那两头尸王虽是被引出,却也未必就能一举诛杀。有一座大阵护持,总好过没有。”

    严铭面色冷凝,元神级数的大战,实在太过骇人。方才那一战,王燕兮与渊奇两位真人,虽是成功将蚀影尸王击退重伤。可光是被几人交锋时的余力波及,因而重伤甚至垂死的,在场就是十余人之多。另还有四位筑基修士,在诸位金丹元神修士都无瑕分心之际,把那几头四阶煞尸强行摄走,去向不明,生死不知。

    而说完之后,严铭又转望龙影道:“也请几位,也遵守前约。”

    “自然”

    龙影微微一点头,并无异议。不过当再往前时,太平道几十名修士,都有意与离尘宗一方,分开了一段距离。

    两方之间,间隔着珠光楼一方的修士,此时无论谁人动手,都不怎么方便

    离尘宗这边,固然是更为警惕。那龙影几人,似乎也对庄无道这边的实力颇为忌惮。

    而严铭此时,也有意无意,行到了庄无道的身侧。

    “还未向几位道友致歉,这次非是我严铭有意隐瞒,而是燕兮真人,认为此番同行之人中必有内鬼。这大素皇陵内的局面,委实使人生疑,所以不曾告知详尽。本心绝无对几为道友不利之意。”

    庄无道不置可否,只问道:“那么严兄之意,莫非是放心不下我庄某?”

    “非也只是担忧庄兄几位在言谈中,泄出形迹而已。说不定在不经意间,就会露出马脚。那人太过狡猾,严铭不能不防。”

    严铭摇着头道:“相较于庄兄与离尘一脉,其实我珠光楼的这些修士,更有嫌疑。”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