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五零五章 麒麟蚀影
    是四阶的铜皮尸将

    庄无道心中猜测着这头煞尸的阶位,铜皮尸一身钢筋铁骨,就似修炼有横练功法的修士,浑身刀剑难伤。除此之外,还有强大的再生之能。

    不过此种煞尸也有弱点,行动迟缓,不擅术法。那紫色长剑未曾将之斩伤,也是王燕兮未曾全力出手之故。这位真人更多的注意力,还是在正前方,与其他上下四周。

    而就在仅仅下一瞬,一道滔天煞力突然由下而上,猛地洞穿了下方足达三百丈厚的地层,朝着庄无道冲击而来。

    “休想得逞”

    就在庄无道还未有动作之时,王燕兮就已是到了他的身侧。猛地一掌印下,与那煞力血光对轰了一记。

    王燕兮身影微滞,然而那血光,也被一掌强行震退,从原处逆飞了回去。

    这却是一个胖乎乎的身影,高越三丈,宽也有近乎两丈,似一个肉球。浑身赤裸。

    “是那头四阶黑血尸将”

    庄无道刚看清楚,那严铭便嘿然冷笑。黑血尸没有铜皮尸的强横肉躯,也同样不擅术法,然而爆发力极强。

    将体内的血液全数聚于身体中的一处,而后猛然爆发,往往能打出超越自己本身十倍以上的力量。

    故而以王燕兮元神后期的修为,硬接这一掌之后,也是显出了局促之态。

    而在此时,庄无道也清晰的捕捉到。那王燕兮与严铭二人眼中,那振奋欣喜之态。

    心中陡然间就有了明悟,这二人请他下来的目的,未必就是为在这墓中布阵。阵法成与不成,其实都无关紧要。

    把请他下来的目的,只怕还是以诱饵居多。逼迫那位尸王出手现身,与王燕兮决战,只怕才是珠光楼的真实目的。

    怪不得这次进入之时,要如此大张旗鼓。而进入之后第一次遇袭,明明他有独立应对之力,只怕身旁几位师兄出手相助就可退敌,将那百臂煞尸斩杀。那王燕兮却依然出手,对他做出极力维护之态、

    而遇袭之后也是不急不躁,动作缓慢。看似是在小心防范意外,可却未尝不是在给那位尸王反应的时间。

    也在突然之间,庄无道想到了前后缘由,多半是这些珠光楼修士,已对这大素皇陵,彻底失去了耐心。

    内因大约是珠光楼顿兵在这大素皇陵之外,损耗与日俱增,已经承受不住。而除此之外,只怕还有着外力。

    可能是在担忧那些汇聚过来的散修搅局,也可能是有其他大宗,准备插手此间之事。

    也是他这些时日,太关注‘生死别,与三足冥鸦,反而忽略了外面形势的变化,才未能想到这一关节,被这珠光楼当成了逼迫尸王现身的棋子。

    这严铭之举,可称是实实在在的阳谋,逼迫那头尸王,不能不在阵法布成之前全力以赴,与王燕兮一战,以期速战速决。

    只是这一局,却是把他庄无道当成了棋子诱饵,分外的使人不爽,

    庄无道轻吸了一口气,压制住了自己的心绪恶感。这是自己的疏忽大意了,怨不得这严铭。只是下次,却必须引以为戒。

    “轰”

    碎石纷纷,地面绽裂。刺耳的啸声,使许多筑基修士,都耳膜震裂,鲜血流溢。

    声势浩荡,比之先前王燕兮与那黑血煞尸一掌相对时,还要骇人。一股戾意满含,又磅礴无边的神意,同时往此间覆盖而至,本欲锁定主庄无道,却被王燕兮及时拦住,二者间碰撞缠斗,一时间竟难分上下。

    不过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那位即将现身的四阶尸王吸引时,一道黑色身影,却是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庄无道的身前。

    遁空而至,几乎无有任何人察觉。哪怕是庄无道本人,也只是通过三足冥鸦的意念感应,才提前察觉出了几许端倪。

    毫不犹豫,庄无道就是一张四阶符宝取出,连续三道天太乙神雷,在身前十丈处,猛地炸开。

    这正是珠光楼,赠予他的二张四阶符宝之一,是一位把《乾天太乙雷狱大法》修至第五重天境的元神修士所遗。

    《乾天太乙雷狱大法》与离尘宗的《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性质相近,庄无道此刻情况紧急,首先考虑的,就是这张能在他手中,发挥至少九成神威的符宝。

    那黑色身影却不闪不避,漫天雷光中,十数道疾不可见的灰色裂忍,忽然横扫而空。

    庄无道却早有准备,磁遁之法,亦加速到了极致。手中更连续将一没护身用的符宝引发,瞬间就在身前,聚出了三面金色的护盾。

    险而又险,将大半的黑色裂刃避过,剩下的一两道,也在将金色护盾斩开之后,余势不足,消散无踪。

    而就在那黑色身影,再欲出手之时。宁则尘已经执着一口三寸长剑,拦阻在其身前。

    对手的实力,是至少四阶。甚至方才出手,可以比拟元神后期的修士。

    宁则尘看似是送死之举,可此时在他身后,那卫旭与酆乙宁二人,都已各持印决,纷纷以术法加持。前者使宁则尘的剑势,更显凌厉无匹。而后者则将一层辉煌道光,附于卫则臣之身。使后者浑身上下,都是金紫色的符文流转。

    而那任寒施展的,更是一门请神之术。

    “无量无极,有请上霄应元都天神君降法”

    使庄无道也为之侧目,除了几位道祖之外,离尘宗内,亦供奉有大小三十六位道家神明。

    其中之一,就是上霄都天神君,是地位最高的三位尊神。掌握神雷之力,对应离尘宗的《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

    不止是在离尘本山内,有不少弟子信奉,这位尊神的信徒更由离尘宗传播,遍布东南百国,数量以千万人计。

    以任寒的修为,自然是不可能请来这位尊神的化身亲至,被任寒而至的,只是一团都天神雷而已。

    威势却超越了庄无道之前那张天太乙神雷,符宝近十倍,高达五阶的都天神雷,反而是后发先至,提前在卫则臣前方炸开。

    不过那黑色身影,却未有正面底蕴,身影一个闪烁,在方寸之地划出一个玄妙之至的蛇形轨迹,就将大半的紫色雷光,全数避让了开来。只有一小部分触及,却只使这黑色身影肌肤略显焦烂。

    好在后方,还有着卫则臣。

    此时的庄无道,同样手结法印。

    “都天借法,神雷万象”

    这是《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中,最常见的一门加持辅助类的玄术,只有四品阶位。

    不过此时庄无道却已开启了体内的天璇极元,把这门神雷万象,助推到无限接近三品玄术的境地。

    而卫则臣的身周,也赫然现出一只巨大的雷鸟,更将周围游散的部分五阶都天神雷,吸引来了小半。

    然而当剑光与黑色身影交触,卫则臣的身影,却如破麻袋一般往后抛退,口中鲜血吐出,血雨几乎染红了身前三丈之地。

    “是四阶蚀影尸王”

    声音惊骇欲绝,带着焦躁惊怖之意。还在这时,那王燕兮终于脱身,在千钧一发之际,闪身赶至。

    “太一诛邪——”

    刺目的白光,聚成了刀影,横空落至。那蚀影尸王本就因卫则臣的全力一剑阻截,而余势不足,

    此刻更不能支撑,黑影流逝,顷刻间就又向外滑出了整整百丈。不过依然未全数躲过,被刀势余劲击出,半边身躯都燃烧了起来,

    不过下一刹那,那蚀影尸王身周,就有无数的绿雾涌出,把这火焰扑灭。外表看起来伤势不轻,体外的肌肤,几乎都被烧焦。然而看那蚀影尸王浑若无事的模样,分明是未伤根本。

    庄无道一手持着节法真人的真形图,一手则持着一张空遁之符,只觉心中凉透,头皮发麻。

    这大素皇陵之内的四阶尸王,竟不是一头,而是两头

    观那蚀影尸王展露的实力,分明是四阶初期顶峰,而方才那将王燕兮牵制的另一头尸望,也分明是有是四阶中期的层次。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这区区一个皇陵,怎可能有两大尸王,同时存在?

    若非是他现在手中还有着几张保命底牌在手,几乎就已按捺不住逃遁之念

    眼看着那蚀影尸王,已退出数百丈之外,脱离了被此地诸多金丹修士合击之险。

    这时却又有一个身影,突兀的现身在蚀影尸王后方。整个右手变化,火焰燃烧,一片片紫金鳞片,现于肌肤只上,望之宛如麒麟之臂。

    那蚀影尸王这才现出了惊慌之色,一声狂吼,身影也不可思议的角度,开始急遁避闪。

    可那人这简简单单的一拳,竟似封死了蚀影尸王所有逃遁的角度。而后仅仅顷刻,就‘轰,的一身催响,赫然将这头身形瘦弱蚀影尸王,猛地击穿,在胸膛处开出了一个偌大的孔洞。

    虽未把那左心处的尸核,一举击碎。却也使这只蚀影尸王整个身躯,都化成了火焰熊熊燃烧。

    而那麒麟之臂,将这尸王胸膛穿透之后,又顺势一捣,欲将这头煞尸身躯,彻底捣碎。

    不过在此之前,蚀影尸王就已身体四分五裂,化为丝丝黑气,而后在不远处,再次合一。

    不过气机虚弱,已至极限,此时便连筑基修士,都有所不如。也再不敢停留于此,身躯再化黑色虚影,遁向了远处。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