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五零四章 接连遇袭
    火蝶过处,所有的绿雾皆被排开。庄无道隐隐望见,一个双臂化成无数触手的煞尸身影,在往远处奔逃,

    还没来得及细想,在他的身下,就又有无数绿藤,抓住了他的足部,而后迅猛如蛇的攀援而上。而绿藤之上,更似附有剧烈的魔毒,与他身外的罡气接触,立时就发出‘兹拉,的响声,黑气蒸腾。

    不过就在一瞬之后,那王燕兮真人的身影,就到了他的身前。一声冷哼之后,信手一拂,就有一团火焰燃起,将那些绿藤,就在一个眨眼间,全数燃烧成了火焰灰烬,

    而后王燕兮又屈指一探,隐在尸毒绿雾中,向庄无道袭来的近百只绿色甲虫,也被一股强绝之力,碾成了碎末。

    一口紫色小剑,往绿雾深处穿击而去。将那只百臂煞尸的胸部,一举洞穿

    后者顿时身躯一软,如烂泥一般瘫倒在地。戾煞之气升腾,已是死得透了

    这煞尸之属虽是人形,然而身体的结构,却与人与兽皆不相同。要害不在头部,而在蕴藏于胸膛之内的尸核。尸核破碎,这只煞尸也就再没有了凭依。

    此时诸人都已安宁了下来,其实本就没多少险况,且一大半的袭击,都是正对庄无道而去。其余诸人,最多只有牵制而已,故而无人身死,只有寥寥三人受了轻伤。都是被隐在毒雾中,另几头三阶煞尸所伤。只需服用预防尸毒感染的丹药就可,以筑基修士的体质,不用半日就可愈合。

    “这位尸王,看来还真是个明白人,估计是已盯上了庄师弟。如此说来,我等仍需小心。”

    那任寒轻声一笑,语中虽无讥讽之意,位置却是不经意的,向庄无道再靠近了几分。

    那卫则臣三人,也都是同样的动作。这个距离,既可互相照应,随手出手援助,也隐隐将庄无道,护在最中央处。

    四人都是出身离尘的金丹修士,此刻虽是脱离了宗派,本身却仍与离尘宗荣辱一体,关系密切。

    不论同门之谊,仅只是东泉宫覆亡之后,几人身后宗族的收益,足以值得他们尽全力对庄无道照拂护持。

    而严铭的脸上,却已覆上了一层青黑之气。他言语未落,就有煞尸袭击,几乎就使庄无道落入险境,这无疑是在他们脸上,重重扇上一个耳光。

    不过这些天,可能已经被墓内煞尸打击的麻木。严铭并未生怒,只摇着头道:“看来还是有些漏网之鱼,庄道友是此行关键,下面那位,只怕不会就此于休。我估计这次,只是试探而已。”

    庄无道倒未怎么在意,转而用赞赏的眼神,看着旁边的庄小湖。

    刚才临机应变,还算不错,用他赏赐下的一件紫水旗护住自身,另以一口水云灵剑伤敌,将袭来的一只三阶煞尸逼退。又在这不到无息的时间内,用蕴元石在自己的脚下,布下一个小小的三才灵阵。

    虽是依靠身旁的同伴相助,才最终将那头煞尸斩杀,可就凭她这番布置,就至少可支撑至少一刻时间。

    临敌反应还算不错,也不全然是一废物。

    庄小湖被他看得不好意思,红着脸道:“奴婢以前,也曾与其他修士争斗过的,也常出入那些古修洞府遗迹。像这类煞尸,见过不少。”

    庄无道这才想起,当年初遇此女之时,庄小湖也能在大战之中,从容破阵

    哪怕是后面身处劣势,也未曾有丝毫装张动摇。

    只因此女当初降服于他时,怯懦的形象,太过深刻。而这几年在他面前,一直是畏畏缩缩。

    以至于庄无道都差点忘了,似庄小湖这样的散修出身,能够筑基成功,又怎可能是幸至?与人争斗,是常有之事,手中只怕也有不少条人命。

    能够护住聂仙铃,不被那莫法慑服,就已可见此女性格,并不是真正的怯懦

    怕是因几年前之事,独独对他畏惧有加,在他面前才会表现的如此不堪。

    继续前行时,所有人都多了几分警惕。庄无道亦是凝神戒备,正如那严铭之言,那位尸王既也知他的关键之人,那么其手段又岂会就此而止?

    这次试探,多半只是看看诸人强弱如何,他庄无道本人实力又是怎么,该从何处下手。

    不过到底是煞尸之属,这尸王虽有智慧,却也有限得很。这样固然是探出了他们的虚实,却也是打草蛇惊,让诸人有了防备。

    只是不知为何,庄无道却隐隐感觉有些不妥,可一番长考沉思,却始终没能寻到其中关节所在。

    进入第三层时,庄无道就已能看清楚许多战斗的痕迹。整个墓室规模宏大,数十上百条廊道纵横交错,在绿色毒雾笼罩下,宛如一座迷宫。

    对于修士而言,倒是没什么,即便神念不能伸展,也可在这墓中出入自如

    真正危险的,是隐伏在绿雾中,似乎无处不在煞尸。一不注意,就可能遇袭,运气差点,甚至可能直接走入尸群合围中而不自知。

    这几十天内,珠光楼的修士,大半都是因此故而受伤身死。

    而就庄无道眼前望见的那些痕迹,战况可称是惨烈。整个三层,到处都是坑洞,有些甚至于脆就是坍塌了下来。

    不过诸人猜测中的尸王后手,一直都没有到来。庄无道四处看着,而后好似不经意的询问。

    “严兄之前遇袭之处,莫非就在此处附近?”

    “不是,是在第五层的东面。”

    严铭并无防备,也想不到庄无道,会对差点把他袭杀的那头煞尸感兴趣。

    “这第三层,我与几位同修曾仔细清理过一次,到现在还不足十天。即便还有些隐伏,也不会超过十指之数。真正麻烦的,是第五层之后。”

    庄无道目光微闪,就不再多问。只是这一刻,他却觉后背,微有异样。

    猛然回头,庄无道就见身后处那萧灵淑正注目着自己,当与他视线相对之后,又忙偏开视线。

    庄无道略略凝眉,而又扫了那其余太平道修士一眼。这几人一直都还算老实,方才哪怕是他看似陷入险境时,也没什么可疑动作。

    也不知这几人,是真对他没什么想法,还是顾虑王燕兮,未敢出手。

    “这些太平道的人,好生古怪,该不会是冲着主人你来的?”

    庄小湖小心翼翼的猜测,眼神忐忑不安。对萧灵淑的防范,还在那些煞尸之上。

    庄无道没理会,心里已经在谋划,如何找个机会,坑这些太平道修士一把

    两家本就是死对头,做这种事他是毫无心理负担,只需不让珠光楼之人察觉出端倪就可。

    想必太平道之人若有机会置他于死地,也绝不会错过。

    然而一直到第四层,都是无惊无险。庄无道终究还是没寻到合适的世纪,本身也再未遇到险情。

    四层内零星几只煞尸,也都被珠光楼的修士利落清除。

    可那严铭与王燕兮,却并不见丝毫轻松之色,反而眼神更是凝重。

    庄无道心内亦微微一沉,远处不到一万二千丈,就是珠光楼选中的布阵之地。而此刻越是风平浪静,越是证明那位尸王的隐忍。

    不动则已,一动则必如雷霆之势,凌厉凶险到极致。

    而就在这时,他灵念中突有感应,准确的说,是墨灵的感应,

    哪怕是妖仙之后,墨灵的神念也不过只能远及四千丈左右,与现在的庄无道相当。

    这头三足冥鸦初生才不到一个月,相当于妖兽的哺乳期,连站立都困难。

    每天十二个时辰,墨灵有大半时间都在沉睡,剩下的时间就是在进食。

    不过自从进入这大素皇陵之后,这墨灵就不知何故,精神十足。

    而此刻三足冥鸦感应到的,就是在二千七百丈外,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机。

    不过那王燕兮真人察觉异样时,还在庄无道之前,冷声一笑。

    “孽障,你总算是忍不住了——”

    抬手就是三道刺目光华,往那两千丈外遥击而去。

    庄无道隐隐认得,那正是太一诛邪神光,以四阶符宝打出,整个千丈方圆之地都被笼罩。

    那处附近的惨毒绿雾,也在一瞬之间,就被那刺目白光强行净化消除。里面的尸毒蛊虫,全数蒸发消融,四处都是水白烟雾。

    太一诛邪神光是几十万年前的太一门流传下来的功法,本身威能泛泛,最多不过四品,却极善诛邪除魔。辟邪之效,远在都天神雷之上。遇到煞尸邪魔之属,效果比之一些二品的功决,还要强力。

    当年的太一门已经烟消云散,可这门功法却流传了下来,而据说这位燕兮真人,就曾得到过这门功法的完整传承。

    三枚符篥打出,王燕兮的那口紫色小剑,也同样疾飞而去。有绿雾阻隔,在场主诸人只能听得一连串金石交击的声响。

    只有庄无道,能借助三足冥鸦的灵念,能清晰感应到那边情形。

    那赫然是一头三人高,浑身肌肤泛黄的高大煞尸,在硬接三道太一诛邪神光之后,与那紫色小剑缠斗着。赤手空拳,动作笨拙,顷刻间就被那紫色小剑,斩中十数次。

    不过这煞尸肌肤,却有如钢筋铁骨般,被这法宝级的剑器斩中,也不过是在肌肤上留下一条条白痕。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