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五零一 一品生死
    抵达这处荒岛之后的第二十三日,庄无道终于将‘生死别,这一式剑术神通,推升到了一品遮天之境

    可惜的是众目睽睽之下,他也无处试展这门剑术。

    从二品圣灵的巅峰级别,一举跃升到一品下阶,看似提升不多。然而战力的变化,却是天差地别,哪怕以十倍来衡量都不为过。

    这门剑术一成,庄无道在天机榜上的剑术排名,就又跃升了足足两千位。

    好在他在太雷集时就有准备,买上了不少材料。而后按着剑灵的指点,借助天机石压制封印。才使那碑中的排位,只提升了三百左右,依然排在八千开

    真实的剑道排名,却已到了第六千三百四十四位。而总榜之上,则是高据一万七千四百七十五位。

    他此刻也当得起这个位置,遮天级的剑术神通一成,那些龙虎七转之下水准的普通金丹初期修士,再非他一剑之敌。甚至那些金丹中期,也无非就是多耗点时间,一剑与一百剑之间的区别。

    拥有‘雷火潜元,与‘生死别此时的他,也终于有了向金丹修士叫板的本钱。天机碑中,总榜排名两万以下的金丹修士,他都有了一战之力。

    不是金丹,而胜似金丹

    这还是庄无道的修为不够,不能尽展这式剑术之威。一旦庄无道成就金丹,他的剑道排位,立时就可进入千名之内。与那些元神修士比肩。

    不过这也因是他的第一门一品剑术,才能在排位上跃升如此之大。日后哪怕还有第二门第三门一品成就,进展估计也不过才一二百位,只因战力无法有本质提升。

    而且此刻在他之上,不是元神修士,就是金丹境中的佼佼者。再要超越,是愈发的困难。

    这一日,庄无道不禁是心潮澎湃,恨不得长声怒啸,以宣泄自己的畅快之情。

    《魔念炼神大法》拘束封印的执念心魔,也在这一刻猛地宣泄一空。这几年积累的所有压力重负。大半消散。

    只因他心中有知,自己与太平重阳子之间的差距,已经越来越近,几乎触手可及。现在差的,无非就是一个龙虎结丹而已。

    也就在‘生死别,提升到一品的又两日之后,此处的乾坤无量无极大阵,终于在卫则臣的操控下,将对面水下的大素皇陵,强行轰出了一个缺口。

    有珠光楼提供源源不断的蕴元石,漫天的九天磁光子午线集中穿击之下。哪怕那护陵大阵,还占据着此处大半的灵脉,也不能支撑,被轰出一个巨大的空洞。

    整个阵法虽还存在,离彻底崩溃还有一段时日,却已出现了一个难以弥合的巨大破绽。

    僵持整整近一个月,终于有了结果。整个船团,所有人都是精神一振。

    而就在此时,几十个身穿白袍的修士,从大阵中飞出,到了那湖面之上。

    隐隐然也是一座阵法,不过规模却小了许多,里面的金丹修士,却有六位之多。

    庄无道恰好结束这一天的功课,在一艘灵骨宝船上远远看着,也觉好奇。

    这似是太平道的风格,是一种冰系阵法。庄无道随即就眼神微凝,看向了其中一位筑基修士。

    那赫然正是萧灵淑,此女正做男装打扮,让他一时间居然未能辨认出来。而其余人等,不出意料,应当都是太平道之人。

    庄无道的面色刷的一下就阴沉了下来,只觉是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原来自己这些日子,其实都是与这位‘灵淑仙子,同行?之前这些太平道修士,都呆在那边的船舱之内,他居然一直都不能察觉。

    珠光楼难道就不知他与太平道的恩怨因果?既然邀请了他庄无道,又把这太平道的人请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一霎那,庄无道几欲拂袖而去。那其余出身离尘宗的几位外门金丹,亦都眼现怒意。

    自从三年前开始,太平道就不但是离尘死仇,更是东南修界的公敌。

    太平道在撤走之前,对东南诸国的清扫,已经结下滔天仇怨。尤其是在场几位金丹修士,所在之国都临近藏玄大江,国内都在太平道的横扫之列,死伤修士数以千计,不乏家中族人,所以尤其愤恨。

    之前太雷集时能够容忍,是因易宝大会是修士集会以物易物的盛会,主办的珠光楼,并不持立场。

    可此刻要他们与太平道之人携手合作,却是断然无法接受。若事先知晓,庄无道根本就不愿过来,哪怕报酬再高也没用。

    那严铭可能也早知此举,多半会激怒离尘修士,早早就在这边安抚。

    尤其是庄无道,哪怕之后再用不上‘雷火乾元,这门瞬间布阵之术,珠光楼也同样不敢过河拆桥,轻易开罪。

    “只是借太平道的镇宗法器‘广寒镜,一用而已。”

    严铭的脸上,满面无奈:“那位尸王精擅水系道法,不但能控雨操风,更有翻江倒海之能。之前我那几位同修道友,进入前其实已有周全准备,事先就布置好了子母遁虚之符。可依旧在逃出大素皇陵之后,被那位尸王远隔二百里,以重水强行压杀。我等想要安全入墓,就只有尽量那尸王术法的威能减至最低。而此处又临近藏玄大江,水脉之盛可谓是天下顶尖,根本就无法阻绝。想来想去,只有以封冻之法。我珠光楼,也是为此处附近万千生灵着想,若尸毒扩散,此处数万里都将被尸灾蔓延。那时死伤必将以百万计,如此业力,便是我珠光楼,也承担不起。而将此处湖泊,彻底冻绝,正可事先预防。”

    说完之后,又歉意道:“本不欲寻太平道,然而擅长冰系道法的几家,此时都无空暇,也不愿借出镇宗重宝。珠光楼与太平道之间,仅只是交易,别无其他,”

    言下之意,是珠光楼的立场,更靠向离尘宗这边。

    庄无道一声冷哼,面色稍稍缓和,不过目光依旧冷冽。尸毒需要预防压制,这倒是真的,他也赞成。可说什么只有太平家一家愿意合作,多半是严铭的托词。

    就在他二人说话之时,那面广寒镜已被祭起,顿时间就有一团团的冷光垂下,使整个数百里方圆的湖面,都在冰蓝冷光的照耀之下。

    一波浸人骨髓的寒气,也随之扩散开来。先是那表层的湖面上,结成了一层薄冰,而后迅速往深沉扩散。

    广寒镜是太平道的镇宗之器,内中的法禁高达六十四重,接近法宝层次的极限。

    此时以六位金丹修士,同时御使,亦不足以催发其极限。不过用来冻结这南北千里的湖泊,却已是足够了。

    不过这湖面还未冻结,水下就有巨大的水龙,席卷而出。或刀或戟,或虎或象,往那几十位太平道修士所立之处袭去。

    其中一大半,还未靠近,就已被那广寒镜冻结成了冰块。却有更多的水潮,前仆后继,水中夹杂着碎冰,愈发的是声势骇人。整个湖泊,都在动荡潮卷着。

    庄无道不禁暗暗吃惊,珠光楼的准备,还真没有白做。这位尸王的翻江倒海之能,的确是可惧可怖。应该是数十种类的尸王中,控水之能最强的碧落尸王。

    弱一点的金丹修士,在这里只要一入了水,只怕立时就有身死之局。

    而即便是现在,连那广寒镜,都不能在第一时间,抑阻其能。

    便是那萧灵淑,也是惊骇失色,被这突然卷起的狂风骸浪,彻底惊住。

    好在还有一座珠光楼辛苦布置了近一个月的乾坤无量无极阵做为后援,那卫则臣显现也不屑在这个时候,故意拖延,做什么手脚,

    整整百余束‘九天磁光子午线同时降下。灼热之力,将那些水刀水剑,水龙水兽,都瞬间蒸发。

    那太平道的修士,在这风暴最中央处,有惊无险。只坚持了半个时辰,就将周围百里的湖水,全数冻成了冰块。

    不过到得此时,那些金丹修士情形还好。几十个筑基,却都已真元耗尽。

    不得不退入灵船之内,在大阵护持之下修养。

    之后几天,依然是拉锯战。太平道等人,几乎每隔一日,就会外出半个时辰,以那面广寒镜冻结湖泊。

    庄无道对这些太平修士,实在不怎么感冒,每天望见都觉恶心的紧。之后于脆来个眼不见为净,继续呆在船舱之内,不做理会。

    就仅仅十五日,整个大湖,千里水域都已被冰封。

    明明是南方炎热之地,此刻却似化身冬国。不止是湖底的诸般生灵,都被活生生的冻死。

    岸边的兽类,稍稍靠近,也有浑身化为冰雕之险。好在附近居住之人,都已被珠光楼修士事先驱走。旁边处,更临时挖了一条沟渠,疏导河流。不会因大湖封冻而堵塞,酿成水灾。

    为催运广寒镜,太平道修士消耗的四阶蕴元石,亦达千枚之多。不过代价虽大,那位四阶尸王,却也再无法御使这周围千里境内的水脉兴风作浪。

    而下方护陵大阵,亦在这段时间内,被卫则臣主持的乾坤无量无极大阵,再次轰出了第二个巨大坑洞,直透陵墓深层。

    皇陵内的那座四阶大阵,完全无还手之地。在众多灵船阵法压制之下,再不能构成威胁。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