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九九章 初至皇陵
    念微生此人,性情爽快无比。交易达成之后,当即就把一半六百枚四阶蕴元,交到了庄无道的手中。

    另一半,则准备在十年之后,在送至离尘本山。

    多了这笔蕴元石,庄无道的窘困之境,这才稍稍缓解。把所有的欠账还清,还剩下两百。

    三足冥鸦现在的进食频率,已经大为缓解。大约是每五日,服食一枚。

    二百四阶蕴元,足够这三足冥鸦服食将近三年了。而若蕴元石不足时,那些不怎么值钱的丹药,也可供其充饥。

    不过按照云儿的提点,要使三足冥鸦回补元气,快速成长,与自己的修行之速同步,那就需提供最好的食材,最好的灵物。

    三足冥鸦初生,并无代死之能。只要到达三阶之后,腹下一只足生出黑鳞,才会多出一命。而之后六阶,九阶时,另两只足同样都会有鳞片生出,那时才是真正的三命冥鸦。

    冥鸦孵化,之后的庄无道,就对其他事再无兴趣。每日继续躲在贵宾馆中,喂食调养着自己的这只本命契兽。也顺便参悟那‘生死真意提升‘生死别,这式神通的品阶威力。

    易宝大会很快到了尾声,不等四十九日时间结束,就有许多修士在心满意足之后,提前离去,其中也包括了离尘宗的修士。

    除了庄无道还需留下与珠光楼之人,共探那大素皇陵外。其余玄机子与诸多金丹修士,都准备动身赶回。毕竟此时的离尘,虽有兴盛之像,可东南的形势依旧未稳。需要大量的金丹修士,坐镇守护四方。

    而自从云灵月执掌离尘宗的这几年,虽是每年以海量的丹药蕴元石供应,完全不惜财力供应门人。可金丹修士的数量,至今也只增加到一百三十六位而已。倒是这几年中的筑基修士,增加了不少,总数已达一万七百人之多。使离尘人手捉襟见肘之势,得以稍减。

    不过非是金丹,都无坐镇一方之能。这就迫使离尘宗,不得不大量招揽可靠的金丹修士入门,成为离尘本山的客卿门人,总数也有二十位有余。

    可这依旧不能解决离尘宗对金丹修士的饥渴,也因此故。似珠光楼易宝大会这样的修士盛典,离尘只有寥寥十余金丹到来。明明在五年前一战之后就有机会也有足够的实力,将移山宗一并拿下,离尘宗也依旧不曾动手。

    庄无道至此,也不得不结束静修,赶到了太雷集外,给离尘宗等人送行。

    玄机子一见面,就一脸的不可思议之色,看庄无道时的神情,就好似一个长辈看败家后辈时的无奈。

    “这只乌鸦,可是师弟你几十日前,花了两百多枚四阶蕴元买下的?”

    实因三足冥鸦的气机近乎于无,身躯同在生冥两界。所以虽是一出生,就有着二阶后期的实力,可在普通修士的感应中,却与普通的乌鸦没什么区别。

    这还是墨灵现在元气未复,实力未显。待得三阶之后,这只三足冥鸦不但会多出一命,浑身乌羽更有隐遁之能。

    一身羽毛,能将身周的光线,都折叠扭曲。使人兽之五感神念,都不能感应查知。要非是有着本命灵契,便连庄无道,也同样感应不到此禽的异处。

    再说玄机子,本就不可能认得这只冥鸦的来历。这天一之世,毕竟只是一处小世界。

    像神兽这种妖兽种类中最顶尖的存在,天一修界之内虽有传说,也有修士记载,却无人亲眼见过。

    更何况,这三足冥鸦是一种极其罕见稀有的异种,

    “师兄是如何知道的?”

    庄无道眼中微含讶色,摇着头道:“也没两百枚这么夸张,只是一百多一枚而已。这可是异种,很是划算。”

    他不敢说这墨灵乃是神兽之属,别人会不会信且不说,他也不欲别人起贪婪嫉恨之心。

    鸦有三命,更不愿别人知晓。待得墨灵三阶之后,可以隐遁虚空,别人想看都看不到。

    “是那方孝孺。”玄机子的语气万分无奈:“逢人就说及此事,当年笑话来谈论。现在整个太雷集都知道,你庄无道花了两百多枚四阶蕴元,买下一颗不明来历的死蛋。不过话说会来,这颗灵宠蛋,居然还真被你孵化了出来?”

    庄无道也同样无语,想不到这方孝孺还有这样的八卦潜质。是难得有机会让他吃了一憋,所以四处宣扬,生恐别人不知?

    “可惜,只是普通的乌鸦而已。腹有三足,应当是三足金乌之后,只是看其体质,应当不通火性。潜力差极,我真不懂,无道你为何要以此禽做为护驾灵兽?”

    玄机子忽然语音一顿,眼神凝重的,看着三足冥鸦的眉心。那里隐隐有一个菱形印记,不注意都不能查知。

    “这是,本命灵契?”

    “师兄你看错了,只是普通的灵宠印记而已。”

    庄无道微一拂袖,就加强了施展在墨灵额前的幻术。他是没想到,玄机子的修为,居然已如此精湛。要知这本命灵契,其余几位金丹修士,都未察觉。

    “是么?”

    玄机子凝神再望,只觉那契印,似是而非。

    庄无道这时又仰望着上空道:“宝船已起,师兄再不走,莫非是打算与我,同往大素皇陵一行。”

    “我却没这闲工夫,那里面的东西,珠光楼一家可以包场,即便去了又有何益?”

    玄机子心中还有疑虑,不过也来不及深究,临走之时又说道:“这次大素皇陵之行,还需小心,虽有珠光楼修士护你安危,可毕竟不如自己人可靠。尤其那刺魔宗,手段防不胜防,不可有丝毫轻忽大意。对了——”

    语音一顿,玄机子又将一个小虚空戒,放到了庄无道手中。

    “你想要的这件东西,已经买下。手尾我已尽量处理于净,除我之外,无人能知此物与你的关联。然而这种东西,并非万能。师弟使用之时,绝不可以为自己可有峙无恐。”

    如老头般絮絮叨叨的交代说完之后,玄机子才满意的飞身步上了灵骨宝船。而庄无道,则拿着那枚小虚空戒,面含笑意。

    这里面是一件宝物,也是这次易宝大会中,他唯一看中的奇宝。

    是一张木质面具,名唤‘易人木面一件只有二十三重法禁的中品灵器

    法禁层次虽不高,不过此物在东南修界,却是鼎鼎大名。而易宝大会中,珠光楼为此物开出的底价,更是高达二十枚四阶蕴元石。不但可以使人改头换面,变成另一人的模样,便连一身气元,以及魂识的特征,亦可更易变化,使人瞧不出破绽。

    若只是如此,还不足以使珠光楼开出二十枚四阶蕴元的高价。关键是此物有着惊人记录,前任的的几位主人,便连元神修士,都可以瞒过。

    庄无道对这件‘易人木面,势在必得,却又不愿别人知晓,此物最终落在自己手中,所以才委托玄机子,而不是庄小湖。

    庄小湖虽是伶俐,可玄机子的人脉更广,可以将这‘易人木面,与他之间的关联,处理的妥妥当当。于净到让刺魔宗,也查不出一丁点的蛛丝马迹,

    忽然间,庄无道又心念微动,从这枚虚空戒中,取出了一枚玉简。

    握在手中,庄无道以神识感应,而后脸上的笑意更浓。

    这也是玄机子为他准备之物,里面别无其他,只有十个人的相貌生平,所修功法,以前有什么经历,居住何方,有什么样的朋友,都巨细无遗,记载在了这玉简中。

    他以‘易人木面轻易就可仿冒。而且有根有底,绝无破绽,

    ※※※※

    易宝大会结束,珠光楼又准备了大约二十余日,才终于动身,前往那大素皇陵。

    规模浩大,光是飞空灵船就动用了五十余具。除了王燕兮真人坐镇之外,还有三十余位金丹修士随行,筑基境则更达四百余位。

    若非是周围的修士,都知珠光楼的根基,几乎就以为是哪家宗派在出师征伐。

    也可见珠光楼,对此次的大素皇陵,确实是重视有加,全力以赴。

    使人惊奇的是,那些灵船中,还有着不少灵骨宝船的身影,总数达二十四艘之巨。

    不过却并是来自离尘宗,而是珠光楼从离尘宗的附庸诸国中借来,为此也花了不少代价。

    除了庄无道主仆二人之外,其余还有不少出身离尘的筑基修士。其中甚至还有六位金丹,虽都是散修身份,却都曾是离尘门下弟子。

    或是要接任国主王位,或是要继承宗族,因各种缘故脱离了离尘宗,成为记名弟子。其中一大半,都出自于皇极峰一脉,

    皇极峰在四个实力最鼎盛的峰脉中,金丹人数是最少的。然而加上这些不得已脱离宗派的金丹修士,其实数量仅在宣灵山之下。

    而这六位金丹,又都无一例外有个共同之处,那就是对离尘宗的这一系传承大阵,都极其的熟悉。

    离尘宗的阵法,自然不可能让他人来操控,轻易窥知奥妙。

    不过这些本就出身离尘宗一脉的修士,使用此阵却是无妨。也不知这珠光楼到底是开出了何价,将这六位尽数请来。

    庄无道也愈发好奇起来,珠光楼到底是看中了什么东西。如此兴师动众,慎重其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