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九八章 低买高卖
    那是萦绕在三足冥鸦身上,近乎于大道本质,玄而又玄的气机。是近乎本能的东西,与生带来,生而就有,使三足冥鸦可以轻松自若的,操控生死之力

    三足冥鸦可能不知到底为何要这么做,可却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更好的控生御死。

    庄无道若有所思,感觉对自己那一招剑式‘生死别已经有了新的领悟

    日后再施展这一剑式之后,定可与以往大不相同。

    除此之外,还夹杂着一些别的东西。庄无道最近已把《太虚无极大法》的前两层钻研透彻,又修成了第二剑忆惘然故此能够察觉。

    不如‘生死真意,那般的浓厚,却也使他大开眼界,比之云儿在梦境之中的教导,更清楚明白,可惜一时间不能尽悟其妙,只能待日后慢慢参悟。

    不过似这等顶级神兽,龙族凤属,大多都会些时空之法,不足为奇。

    “还好,虽还有些先天不足之症,却已不损其根基,最多三年之内,就可使它恢复过来。”

    云儿仔细看着这只三足冥鸦,尤其是羽翼与腹下三足,

    “暂时可能帮不到剑主,不过只需百日左右,应该就能使剑主的‘生死别,达到一品遮天层次。这是剑主金丹之前,第二门一品玄术。

    庄无道闻言微笑,他自己的判断更为直观准确,何需百日?只需四十九天就可。

    而只需再有一年,他就可把这式剑术,推升到一品巅峰之境三年后与三足冥鸦共同施展,则此剑之威,更不可想象。

    正遐想之时,云儿又询问道:“它可有名字?每只妖仙后裔,二阶等级的妖兽出生,血脉神魂中都暗藏着其名姓,是为真名。”

    庄无道立时把一丝意念,探入三足冥鸦的躯体之内,潜神感应着。果然在三足冥鸦的元神之内,感应到一个极其特殊的烙印。

    空冥——这应当便是三足冥鸦的真名了,与三足冥鸦的生命本源同在,与命魂一体。

    不过这小东西的意念,却突然之间活跃起来,似乎极度的恐慌抗拒。

    三足冥鸦初生,灵智比之幼儿都好不到哪去。可对于自己的真名,却发自本能的警惕,甚至隐隐有些哀求之意。

    庄无道皱起了眉,而后有些为难看着眼前的云儿,他对剑灵虽是信任,不过也不愿强人所难,勉强冥鸦。

    几十天抱着三足冥鸦卵孕育,他现在看待这只乌黑小鸟,就像看待自己儿子一样的感觉。

    同生共死,这确实是比自己的血脉后裔,还要更亲近的关系。

    “算了”

    云儿已然明白了过来,不屑的摇了摇头;“不过剑主总需给它起个名字,看它通体乌黑,就叫黑球怎样?”

    庄无道不禁唇角抽了抽,这分明是就是打击报复,他算看穿了这剑灵的心胸,实在算不上宽广。

    “不好,其黑如墨,生而有灵,掌生控死。”

    一阵沉吟,庄无道就已有了决断:“随我姓庄,就叫庄墨灵,平时唤他‘墨灵,这小名就可。”

    “随你”云儿也不生恼,意味深长的,再次看了那‘墨灵,一眼。

    “不过我看剑主,还是需早做些准备才后,最多半日,这小家伙就需要喂食了。”

    “喂食?”

    庄无道楞了楞,接着又自嘲一哂。想想也对,这只三足冥鸦,总不可能只用从他身上抽取生元之力就可。

    “你可知冥鸦平时喜欢吃些什么东西?”

    无论是何物他都可为墨灵买来,妖兽肉食,天地奇珍,甚至人族金丹修士遗下的金丹,亦未为不可。

    “冥鸦非是凶兽,不喜血肉之食。幼年之时的食谱,就更需谨慎。高品阶的蕴云石,还有补气回元的灵丹,以及一些特殊的地系灵果。尤其那些蕴藏生死之力的,如冥狱腐魔参与冥海九窍石,都是它最喜之物。任意一颗,勉强可抵得它一年之食。”

    云儿说完之后,又追加了一句。

    “但我恐以剑主家资,只怕都难以负担得起。”

    庄无道闻言不在意的一笑,这么一只小东西而已,食物再怎么值钱,又能够吃下多少?

    而他现在,即便把所有的钱款还清,还有着二百万的善功在离尘宗。

    不久之后,离尘宗定然也要向移山宗下手,那时又是一笔善功。

    ※※※※

    仅仅十几日之后,庄无道就由最开始的惊奇,好笑,变为了惊愕,担忧,到最后的恐慌。

    这三足冥鸦的食量,的确不是寻常可比。肚子里就似有一个看不见的黑洞,吞噬着一切。他手中剩下的那十几枚四阶蕴元,仅仅到第七日,就被三足冥鸦全数吞下。小虚空戒里面,那些用不上或者没什么大用处的丹药,都落入到了三足冥鸦的肚内。

    庄无道不得不继续举债,借购蕴元石来供应三足冥鸦所需。可在第二十日之后,也不由整日里面色煞白。最后灵机一动,庄无道又寻到了念微生。要把那尊天焚鼎,用一千五百枚四阶蕴元石的价格返卖给了这位。其中一半现款支付,另一半可以欠账,待日后再支付。

    不过后者脾气再好,当听到庄无道又准备坐地起价,再加价五百枚蕴元石,比之拍卖价翻倍还有余时,面色也是难看到了极点。虽未生怒,却已有了逐客之意。

    “道友莫非是当我念微生诚实好欺?一千五百枚四阶蕴元,也亏道友能说得出来。”

    庄无道却不慌不忙,一道法决印出,将这鼎中位于龙口处的九窍,一一打开。

    “这是——”

    念微生的面色凝重,眼中透着深思之色,不过片刻,就有所得。

    “这是上古时,九窍藏丹法?居然还是并联双窍。”

    庄无道略略讶异,这念微生连这都能知晓,当世十大丹师之名,果然不虚

    “那么念道友以为,这尊鼎天焚鼎,可值此价?”

    “值得若我有五六百岁寿,便是不惜代价也要购得。”

    念微生摇着头,目中精芒略敛:“可金丹修士,哪怕修至半步元神,有了,岁也不过四百载不到。而念某寿元更少,这九窍藏丹,能用几回?

    “可若是用此鼎,来炼制九霄紫神丹这样的四阶丹药?”

    庄无道面不改色,毫未动摇:“念道友这里出不起价,庄某也不是不能再寻别人。”

    九霄紫神丹也是可助人冲击元神之物,哪怕仅仅只一颗,价值都高达千枚四阶蕴元石之巨,且有价无市。

    似极法真人,成丹之后,几百年中拼了命的积攒,也不过到手三枚而已。

    金丹境大圆满的修士只需一枚,就可把成就元神的几率,提高半成。

    而若是开这一炉十八枚的九霄紫神丹,服下之后,那就是最高九成的把握

    “九霄紫神丹?材料太贵——”

    念微生微皱了皱眉,九霄紫神丹价格昂贵不是无因,哪怕仅仅一枚的材料,都是价值二百四阶蕴元石。

    不过却再未说什么,九窍蕴丹法,只需他的步骤未曾有误,有百分之百的成丹几率。哪怕材料再怎么珍贵,他也舍得,

    虽是需百年时间等候,不过以他剩下的寿元,还是绰有余裕,

    此物对他意义不凡,不止是掌握一门全新的炼丹术,更是一份成就元神的希望。这一点心思,显是已被庄无道给拿准了。

    “庄道友这生意做得真是——罢了!一千五百枚实在太贵,一千枚如何?念某在炼丹一道上虽有些薄名,可毕竟还只是一个金丹而已。若庄道友肯将此物相让,便算念某欠你庄道友一个人情。若有什么丹药想要炼制,尽管来寻念某。”

    庄无道一阵沉吟,片刻之后,就让步道:“一千二百枚,这是最低了。”

    “成交”

    正好是心里的底价,念微生面色再崩不住,笑容满面,分明是大喜过望的模样。

    不过随即就又忽有所悟,似笑非笑的看了过来。

    “敢问之前竞价此物之时,道友是否已知这鼎内,其实暗蕴九窍蕴丹之术

    庄无道心知这位真正想问的,怕是这天焚鼎内培蕴的丹药去向草对,显然这位也猜之究竟了。当下也是笑笑不言,故作高深,并无回答之意。

    “明白了早知如此,哪怕是举债千万,我亦要买下。”

    念微生摇着头,慨叹不已:“眼不如人,输得不冤。只是念某实在心痒难耐,不知这鼎中之丹,到底是何种类?”

    庄无道依旧不语,不过云儿却在他意念里笑道:“看不出来,剑主居然还有奸商的潜质。若肯用心此道,大有可为。”

    “我庄无道的手段,你不早就见过了o”

    庄无道‘嘿,的一笑,颇有几分自鸣得意的味道。

    云儿想想也对,庄无道这厮,最初时就是靠倒卖学馆里的废旧兵刃,遇到的它。

    后来又空手套白狼,用两个承诺,就从夏苗与北堂婉儿那里,套来了几百万的善功。说到敛财的本事,这位剑主,的确是一等一的优秀。

    而庄无道得意之余,亦心有戚戚。其实他极看好天焚鼎这件宝物的,此物的斗战之能,刚好与他相适,所以本来是准备自己使用的。

    不过也不后悔遗憾,毕竟是卖了一千二百枚的四阶蕴元。足够他买下好几件功用类似的法宝了,而且无需修复。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