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九六章 当庭刺杀
    在传闻中,三足冥鸦确有着三命之说,一足一命,是三足冥鸦的天生神通之一,

    并不是说真的就可以代替主人死亡,而是在短时间内,替代承受主人三次可危及性命的重创。

    且这神通,每过一段时间就可恢复,

    除此之外,三足冥鸦介于生死之间,性命寄托幽冥。在生死两界,都有自己的形体。

    三命未绝之时,哪怕剩下一片羽毛,也可瞬间回复再生,恢复至状态全盛之时。

    这仅仅只是三足冥鸦最微不足道的神通之一,可对于修士而言,能够使自己多一条性命的宝物,每一件都价值巨万,无法估量。

    庄无道先是释然,似龙族麒麟凤凰孔雀那样禀性高傲的物种,的确是没有成为他人奴仆护驾的可能,除非是那种次一等的龙凤之族。

    而按云儿话里的意思,这三命冥鸦,已然是最顶尖最纯正的血脉。

    随后则是惊喜,能凭空多出三条性命,谁不喜欢?更何况这三足冥鸦,的确是神兽中,战力仅次于凤凰孔雀的存在。

    “原来如此,你继续说。这东西该如何孵化o”

    “普通的孵化之法,都无法解决这只三命冥鸦的先天不足之症。唯一的办法,是将此禽祭炼成本命伴生灵兽。互相寄托以性命,元魂共锁。若此一来,这只三命冥鸦,就可借剑主真元生机为己用。”

    云儿说完,又似看出了庄无道的疑虑,继续道:“剑主不用担忧,这枚三足冥鸦卵能够让人感觉不到生机,就意味这蛋壳之内,那冥鸦已经蕴育。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将此禽炼为本命伴生兽之后,剑主的那一式‘生死别立时可晋升一品。成为遮天级的玄术神通”

    庄无道听完,立时就决意已定。

    本命伴生灵兽,不但本命互为寄托,元魂共锁。一旦他对这颗三命冥鸦卵施展此术,却又确证了里面其实是死物,立刻就会遭遇危机性命的反噬。

    不过云儿可能在一些涉及剑灵自身之事上,会对他有所隐瞒,可凡是涉及他的性命安危,绝不会谎言欺骗。至少现在不会——他们一人一剑,此时都在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辱俱辱。

    至于将这三足冥鸦卵,炼成本命灵兽之后,就再不可有其他护驾宠兽的后果,庄无道就更不在意。

    三足冥鸦这种级别的神兽血裔,可遇不可求。这世间能超出其上,根本就不存在,而能够与之比肩的,也不过只寥寥十数种而已。有此一禽,足抵其余

    只是他心里虽已千肯万肯,迫不及待,可要在这三命冥鸦卵内,嵌入本命灵契。却仍需一番准备,更有几样灵材,还未齐备,心急不得。

    而之后的拍卖,庄无道一直等到珠光楼最后一件灵物拿出,也未见什么能令他感兴趣的事物。

    不过这也是理所应当,仅这一次易宝大会,就被他发现了九极水寒丹与三足冥鸦卵这两种至宝奇珍,这已是逆天般的运气。

    若再还有其他同等级的奇宝,庄无道自己也会感觉不安。这老天爷对他,未免也太好了一些。

    这天字场结束,厅内的人群便纷纷散去。庄无道亦混在人流之中,走出了厅门。

    来时是无精打采,完全不报指望,回去之时,却是喜不自胜,归心似箭。

    不过就在庄无道刚跨出门厅的刹那,心念中忽然腾起的一股冰凉之意。

    成百上千道惨绿灵光,突然间从四面八方,往他的站立的方向冲击过来。

    此时庄无道身周,还有不少修士。那些反应稍慢,避让不及的,几乎就在这惨绿灵光触及的刹那,就骨肉消融。整个身躯直接就融化,而后碎散成绿色的液体。

    哪怕是那些筑基修士,也不能避免,只是抵抗的时间,稍稍强了一些。

    一刹那间,所有人都骇然失色,那些被漫天惨绿灵光圈在里面的修士,都面色煞白,惊慌失措。

    好在还有零星几个金丹修士也被波及,匆忙间或祭法器,或御术法抵御。虽是以护持自身为主,然而这几人身周的修士,也能得益,使那些惨绿灵光之势,稍稍滞阻。

    “是天阴魔门的天阴化血雷砂!”

    “混账,珠光阁总楼,怎么会有人带入这东西?”

    已经有人辨认出这些惨绿灵光的来历,愈发使人恐慌莫名。那些侥幸在圈外之人,纷纷往远处逃遁,生恐被这些惨绿灵光波及。

    而更多的天阴化血雷砂,都已至庄无道的身前,

    庄无道心中一片寂冷,探手一拉,就将庄小湖扯到了自己的身侧。

    那乾坤守元珠首先祭起,强化着体外的磁元罡气。不过对于这‘天阴化血雷砂作用寥寥。

    好在这几年,他对的刺魔宗的刺杀,时时刻刻都在准备。重要的还是厅无忌,拳意,两年内已经被他感悟修炼到极致。

    就如云儿所言,牛魔霸体修到了高深境界,就自能横行无忌,无视一切。

    这些专克土元罡气的手段,在他面前,也再上不得的台面。

    “轰”

    那雷砂与庄无道体外的磁元力场首先碰撞,发出一声剧烈的震鸣。雷砂中蕴育的天阴之火顿时炸开,四下席卷。

    庄无道则立在中央处,岿然不动。看似无有动作,却在以乾坤挪移之法,将那天阴灵火一片片转化消除,引入地下。

    看似身周阴火缭绕,宛如龙卷一般围绕,其实本身罡气损耗极少。

    而就在此时,大约三百丈外,对面一座阁楼之内,突然三道灰色光束,猛地又往这边照射过来。赫然有洞金穿石之威,沿途的阻拦之物,尽皆在瞬息内被强行灼穿。

    庄无道微微凝眉,认得这是‘九天血神光分明是出自金丹巅峰修士的手笔。中者必死,全身血液燃尽而亡,哪怕他现在的牛魔霸体,也无力应对。

    此时他自己倒是可闪避开来,可问题是庄小湖就在身侧,必定要被波及。此女还有些价值,他可不愿这得力的灵奴,就这么死在这里,太不值了。

    正欲将一张符宝取在手中,在庄无道的身前,忽然一个人影闪现。

    神念浩大,一个拂袖就把那三道‘九天血神光,挥灭化解,而后往来处方向遥遥一抓,那座阁楼的靠窗一侧,都被一股恢宏伟力捏成了粉碎

    而此时严铭,也从另有一个方向现身,匆匆赶来,面色铁青。

    “哪里来的宵小,敢在我珠光楼内惹事,刺杀我楼贵客o”

    喝问之声,传遍了十方地域,二十里之内尽皆可闻。

    那位元神修士更一声怒哼,一个闪动,又到了那破碎阁楼之内,追觅那打出‘九天血神光,的金丹修士,

    珠光楼内的金丹修士,亦随后纷纷现出踪影,隐隐围绕着那处方向。宛如天罗地网一般,呼应合围,阻拦着那人逃离。

    庄无道心神一松,开始全力清理着身周的三阴毒火,只是他还未来得及完全将这些毒火引开。就见不用远处,一个穿着珠光楼袍服的筑基修士,忽然间身躯爆裂。体内三道血针射出,几乎聚集了此人所有的气血,光影瞬逝,肉眼几乎无法分辨。

    “是血元神针”

    那严铭一声惊呼,眼神惊骇。此时珠光楼修士,大半都在追击方才那出手之人。包括那位元神修士在内,都已补给回援。

    而这血元神针,以这筑基修士血肉蕴养,几乎是等同于将此人自爆真元产生的力量,全数灌注在这三枚血元神针中。

    便是金丹初期的修士,在这个距离被血元神针锁定,也要非死即伤,就更何况庄无道?

    而即便是近在咫尺的他,全力出手也只能阻拦住其中两枚而已。

    更要命的是,在庄无道的身后,又一道剑光爆起,往庄无道的头颈处直刺过来。角度刁钻,剑威更不在那血元神针之下

    严铭来不及细思,拼尽了全力遁行,以一面折扇状的法宝,将两枚血元神针生生拍飞击散。却只能眼看着另一道血光,从他的身侧擦身而过。

    一时间是接近绝望,若庄无道殒身在此。不止是离尘宗要遭遇重挫,珠光楼的损失,同样是惨重。

    庄无道却微摇了摇头,并不在意。只要不是那种死线光束之类,让他的乾坤挪移来不及反应转嫁的术法,其余都是好办。

    “移花接木”

    神通施展,庄无道眼前那道血光忽然消失。而后再出现时,却已在庄无道的身后。

    随着那血元神针爆开,血气四散,罡气震鸣。庄无道与庄小湖俱都安然无恙,而那剑光虽将血元神针击散,剑势却终究被阻了一阻,威势大不如前。

    庄无道的八景坤雷剑,也同时御起,编织出一重重的剑网,剑气四溢,往那边笼罩过去。

    只是还未当他分辨出这出手之人的形貌气机之时,那人就已身影一个闪动,冲入到身前一道黑色裂隙之内。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半空中那黑色裂痕,正逐渐消失。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