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九五章 三足冥鸦
    “悟性天资好办,她若有超品灵根,后天水寒道体,自能感悟种种天地法则。至于她那本命之器‘窥天照影环上古时代的宝禁符虽是难寻,我却没说剑主不可自己炼制。即便日后达到了顶点,祭炼到了五十六重法禁,这时间也不是没有那等重炼本命之器,或者更易提升灵器材质的法门。”

    云儿见庄无道的眉头又深深皱起,又无奈摇头道:“可能耗费是大了一些,可以此女日后可窥照亿万里的异能,加上已经后天道体的修行天资,剑主就不觉,这笔生意,其实已很是划算?”

    庄无道再说不出反驳之言,看了一眼追上的瓷瓶,又看了看庄小湖。

    心中是纠结无比,这价值四五千枚四阶蕴元的灵丹,就要用在此女身上?感觉就是糟蹋这件奇珍,用在猪身上都要好过庄小湖。

    不过随即又想起,两年此女意欲参与血祭时的决然,还有这两年魔渴中的苦苦忍耐,不禁一阵沉默。

    庄小湖同样是没有想到,她对这‘九极水寒丹根本就没起过念头。

    却不意这馅饼,居然就落在了自己身上。且看庄无道的神态,分明已经有了几分意动。

    不由兴奋莫名,眼神感激的望着云儿,觉得眼前这不知来历,也不知是到底什么样存在的女子,比之她主人还要更使她敬崇,更令她感亲切。

    庄无道却到底还是未立时答应下来,只说考虑考虑再说。毕竟是‘九极水寒丹,这种至宝,就这么交给一个灵奴,即便是庄无道,也无法轻易做出决断

    心里却已在认真考虑,若是日后真能有个元神境的灵奴,确实要比换取两千万善功或者四五千枚四阶蕴元划算。

    不同于聂仙铃,庄小湖并非是得自宗派,是他自己收来,且也无聂仙铃那样高贵的身份,任何人都别想从他手下,将此女要走。

    ※※※※

    收起了两个玉瓷瓶,庄无道兴致大炽,又开始仔细研究着那尊天焚鼎。

    不过还未来得及仔细看,就听雅室窗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嗤笑。

    庄无道愕然看了过去,就只见那易宝台上,此刻又多了一物。仔细看,却是一颗黑不溜秋的鸟蛋,大约是成人一个拳头大小。表面坑坑洼洼,明显经过撞击,不过却是奇迹的未曾破碎。按理这天字厅内,绝不会出现三阶以下的灵物,然而这颗貌不出奇的黑蛋,却连半分灵力都没有。

    大约是那位珠光楼监事,也觉有些尴尬,又多解释了一句:“此物是得自四万年前,大原皇朝一位帝皇的墓室。当时有这颗卵,有一座四阶阵法用于封印护持。此后我珠光楼无论是使用何法,都不能鉴定这蛋中到底是何物种,也无法孵化。“

    台下诸人这才肃然,都仔细再看了黑蛋一眼,而后皆微微摇头,实在看不出此物有什么出奇不同之处。

    说是禽卵,却连半点生机都感应不到,多半已是死物一只了,买下后多半无法孵化。

    庄无道初时也不在意,可随机就觉身侧的剑灵,意念波动异常的明显。

    哪怕是之前,感应到了天焚鼎内的九窍藏丹时,也未使她心念有半分的起伏。然而此刻,却分明已是震惊失态。

    “那是冥鸦,三足冥鸦之卵这天一界,怎么会有这东西?”

    说完这句,云儿才回过神,强压住激动道:“剑主,这极可能是那冥鸦卵,我有八成把握,此物无论如何都要买下若能够孵化,当是最顶尖的护驾灵宠哪怕是在天仙界,也绝无仅有。”

    “三足冥鸦?”

    庄无道记得,这是三足金乌的变种,本身介于生死之间,可以穿梭虚空,返渡冥河。的确是神兽中的一种,在禽鸟之属中,实力仅次于凤凰与三足金乌,孔雀,重明鸟这几脉神禽而已。可与大鹏金翅鸟,青鸾,毕方等并肩。

    不过说是最顶尖的护驾灵宠,怕是有些过了吧?

    这时却不适合再继续追问究竟,神兽之卵,整个天一界内恐怕只此一枚。机会错过,就不可能再有。

    不管是不是最顶尖的护驾灵宠,对他而言斗是可遇不可求之物。哪怕是买下之后不能孵化,或者是云儿辨认错了,庄无道也不会后悔。

    平住心气,庄无道默默等待。那监事解说完之后,报出的的底价,却是三十枚四阶蕴元石。

    整个厅内,却都一阵沉寂,无人开口。显然也是不看好这颗不明究竟的黑色禽卵。

    知道那监事面露失望之色,所有人都以为此物即将流拍之时,庄无道才终于开口。

    “三十一枚四阶蕴元石,这东西我要了”

    厅内之人,大多都吃惊的看了庄无道一眼。不过基本都知静室内之人的身份,又想及之前庄无道为一个破鼎,丢出七百枚的四阶蕴元,也就见怪不怪了

    只是就当诸人,以为这黑色禽卵,已经拿定了时候,另一静室之内,又有另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响起。

    “五十枚四阶蕴元”

    庄无道目光一凝,现出几分冷意。若只是寻常的竞价,他不会如此。只因这声音,他实在太过熟悉。

    乾天宗,方孝孺

    目光淡淡的望那边扫视了一眼,庄无道才再次开口。

    “六十”

    方孝孺却一声轻笑:“我出八十!这颗蛋好像蛮有趣的。”

    庄无道无言,岂能不知,这方孝儒分明是故意抬价恶心自己。

    只是让他不解是的是,为何此人在方才七百四阶蕴元石购得天焚鼎的时候不出头,偏偏要选在此时?

    旋即就又想到,现在的方孝儒也不过是一个筑基修士而已,自身的财力应该不多。

    不是每人都能如他一般,能够寻得龙须菩提果这样的至宝奇珍,也不可能有‘雷火乾元,这样的一品玄术。

    前者为他换来足足六百万善功,后者则让他在九渡山与东泉宫两战时,只简简单单布个阵,就有大量的善功入手。

    前次他与念微生争购天焚鼎时,这位只怕不是不想参与,而是没有足够底气。估计此人手中的四阶蕴元,绝不会超过百枚。

    这念头一起,庄无道又仔细回思方才,确认自己没露出志在必得又或急迫之意,顿时间心中大定。

    “九十!”

    “一百”那方孝孺的语气,依旧笃定,似老神在在。

    庄无道这边却不在开口,再次等候,然后压在那监事说话之前,迟疑道:“一百零一——”

    做足了已心生犹豫,又略有不舍之态。

    那边雅室之内,方孝孺果然再未说话,随后一群人影从室内走出。方孝孺则当先而行,哂笑着看了庄无道这边的窗口一眼。

    有幻法阻隔,看不到里面的情景,却并不妨碍方孝孺面露讥讽之色。

    “一百枚四阶蕴元换这一颗死蛋,庄兄还真是好眼光,出手阔绰真非我等能比。”

    庄无道懒得理会,若这方孝孺知晓此刻珠光楼拍卖的这颗‘死蛋其实是三足冥鸦卵,只怕不惜代价也要与他抢夺。

    这次太雷集真让他感觉不虚此行,收获甚丰。不过这三足冥鸦卵与九极水寒丹,自己闷声发财就好,实没必要公示于人。且让这人自鸣得意一番又如何?自己又不会掉一块肉。

    那方孝孺说完之后,就哈哈大笑着扬长离去,似快意无比。

    庄无道却在雅室之内,安然等候那珠光阁的人,将那颗黑色死蛋送到他手中,

    将这颗黑蛋放在手里仔细观察了一番,庄无道除了感觉到里面的一丝冥死之力外,就是确证了那些坑坑洼洼的痕迹,是刀剑创痕与火焰燎烤之伤。

    这颗死蛋在不久之前,必定是承受过剑气冲击与火焰灸烤。幸亏是这蛋壳坚硬,侥幸没被打破。

    “如何?”

    这个世间,估计唯一能辨认出此蛋究竟的,就是剑灵了。

    “确实是三足冥鸦卵”

    云儿自信道:“我记忆中似乎曾见过两次,这颗蛋的确是三足冥鸦的嫡系血脉。”

    庄无道心中一松,随即又奇怪道:“为何我未能感应到里面有生机?”

    “既然是介于生死之间的三足冥鸦,又岂能让人感应到生机?”

    云儿冷笑,随即头疼道:“这颗卵倒是可以孵化,不过之前卵内承受剑气冲击,先天不足。要花上许多功夫时间,才能将之孵化。而且出生之后有一段时日,会极其虚弱。只有一法可以解决,那就是——”

    话未说完,就被庄无道的语声打断:“为何说这冥鸦,是最顶尖的护驾灵宠o据我所指,这世间——”

    “这世间还有比之三足冥鸦更强力的神兽种类是不是?可那凤凰孔雀之属,自命血脉高贵,诸劫之前都曾统辖一方。即便是现在,在天仙界的地位也不逊人族。几位天地的至强者,也多是出自这几族。固而本性高傲难驯丨那里甘心做人灵宠?且即便驯肝卩了,也会被那同属之族,视为死敌,恨之入骨。所以道修一脉的护驾灵宠,从不包括最顶尖那些神兽在内。”

    云儿解释着:“三足冥鸦的战力,本就是同阶中的佼佼之辈。除此之外,此禽还别有异能,可以替主人代死。剑主不知,这三足冥鸦又被唤作三命冥鸦么?”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