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九三章 双窍并联
    “此言可真?”

    事体甚大,故而庄无道明知剑灵之言可信,也不得不再追问一句。

    “自然是真,且以这九窍藏丹之法成丹,也无一不是极品。虽是耗时甚长,可却几无废丹的可能,被许多丹师喜爱。用来炼制一些极难炼制的灵丹——

    云儿不用看,都能感应到庄无道的心动与贪念,便不厌其烦的详细解释。

    “这天焚鼎,是六十重以上法禁,里面的九窍藏丹,至少也是五阶以上。

    “五阶?”

    庄无道面色却已恢复了镇定,又继续询问:“可否知晓,这里面的九窍,到底藏着些什么丹药?”

    然而话未说完,就见云儿眼神无奈的盯视着自己,庄无道语气顿时凝噎,却没有半分不好意思的神色。

    能够分辨出是这天焚鼎是九窍藏丹法,就已是很不错了,再要继续让云儿,说出那九窍中到底是藏的何种丹药,未免就有些强人所难。

    摇着头,庄无道又看向了包厢之外。此处大约还有二百余人的模样,其中金丹修士三十余人。

    不过大多数人,都是面色淡然,摇头叹息居多,显然并未看出这天焚鼎的奇处。

    庄无道不禁一笑,他已经对此物志在必得,不过看这情形,拿下此物当是轻而易举。

    只是当那负责拍卖此物的珠光楼监事,报完底价之后,对面另一包厢之内,就传出了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

    “二百四阶蕴元,此物老夫要了”

    大厅之内,顿时一阵哗然。庄无道也惊讶的往那间雅室望了过去,这尊天焚鼎,珠光楼开出的底价,也不过二十枚四阶蕴元而已。此人直接把价格翻了十倍还有多,分明是对此物势在必得。

    面色微僵,庄无道微微摇头,而后不等那监事开口报数,就已开口。

    “我出四百”

    是直接提价一倍,同样昭示着他对此物志在必得,不惜代价的气势。

    整个厅堂之内,由之前喧闹惊哗,瞬间转为死寂。几乎所有人,都半是惊奇,半是惑然的,再次纷纷注目着台上的那座青铜大鼎。

    不解此物,到底是有何奇异之处,引得这雅室中的二人,开出如此高价。

    “四百五十——”

    此时那对面的包厢之内,那老者声音又再次响起,接着语音疑惑的隔空问道。

    “不知对面是哪位道友,居然也能认得此物来历?”

    庄无道并不答话,而是看了那些珠宝楼的修士一眼。按规矩,此处买卖,是不准询问对方身份,私下交流的。

    不过看这些人,俱都是面色古怪,欲言又止,不敢出面阻止的模样。庄无道顿时就知,这说话之人,不但来头极大。而且大到在场这些筑基境几位监事,都开罪不起的地步。

    “五百“

    庄无道安然坐于椅上,声音淡然,又不失敬意:“离尘庄无道,见过前辈

    他的身份,反正事后别人一查就知。真要隐瞒身份购物,在赶来这太雷集之前就该做准备了。

    “五百四阶蕴元石?呵”

    那老者嘿然一笑,而后若有所思道:“离尘庄无道,这个名字我似听说过?是了,这几年颖才榜第一就是你?不过这尊天焚鼎的用处用法,你真能认得,买来何用?五百二十——”

    “六百”

    庄无道微微一笑,刻意把语气加重。听出对面包厢内那位金丹老者的底气,已经有所不足。

    其实他手里,加上珠光楼赠予的定金,也不过只剩下七百多枚左右。别看庄小湖帮他买下的东西不多,却都是价值不菲之物。

    手中的蕴元石少,庄无道却有整个离尘宗,整个宣灵山为后盾。手中财物不足,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随时都可拆借到至少两千枚左右,故而能放心大胆的递增筹码。

    “此物庄某自然是认得,无非是内外双生嵌阵之道,御控之法繁难,只有炼丹宗师人物才适合使用。不过庄某看重的,却是此物恢复之后的斗战之能。

    恬不知耻的现学现卖,庄无道说完之后,才忽有所悟。这位不过只是一位金丹修士而已,却能令珠月楼忌惮至此,莫非本身就是一位炼丹大师?才会看上了此物?

    “六百一十”

    那金丹老者一声轻叹,竟用略带几分求恳的语气道:“庄小道友见闻广博,这天焚鼎确实是内外双生之阵。不过此鼎若只用来斗战,那就真是暴殄天物。若有此鼎在,许多古时失传的丹方都可炼得。老夫神鸦山念微生,恳请庄小道友,能否将此物想让于我?”

    庄无道面色凝重,神鸦山念微生?果然是当世丹师中的扛鼎人物。

    念微生之名,他也有所听闻,不到二百岁的年岁,却已是金丹后期。不过听说此人痴迷于炼丹之术,有时候为了些特殊的丹方,不惜消耗心血寿元,平时也不重性命修养。

    在金丹修士中,明明年纪不大,却已是一副垂垂老矣的模样,

    此人在藏玄大江北面一带,名声极好。无论是那些大宗派,还是散修,都对其礼敬有加。当初羽旭玄也准备邀约此人,为他驱除魔毒。可惜的是念微生另有要事不在居处,让赤阴城之人无果而归,

    心中略有些动摇,不过想想这天焚鼎中的九窍藏丹,庄无道还是微微摇头,硬下了心肠。

    “七百”

    七百蕴元石,这已是一件中品法宝的价格。而这天焚鼎,虽是高达六十重法禁以上的上品法宝。然而本身器阵损毁,需要修复。

    而那内外双生嵌阵之法,简直闻所未闻,当世间能够将这件法宝修复之人,应当是极少极少。即便器阵复原,只怕也要掉落二三十重禁制。

    就只这天焚鼎的材质不错,应该用的是五阶灵金中的一种。然而以七百四阶蕴元石买下,就有些不值。

    那间雅室之内,传出老者重重一声叹息,不过再未继续加价。而后仅仅片刻,庄无道就望见一位身着素白月纹袍的人影,走出了房门。

    面容虽是苍老,眼却熠熠生辉,不似年老之人所能拥有。最后望一眼那天焚鼎,目现不舍之意,良久之后方才离去。

    庄无道看着这念微生的身影,却微觉奇怪。

    此人既是当世最顶尖的丹师,那么财力应该极其充沛才是。只怕许多元神修士,都不能与比拟。而看其神态言谈,对这天焚鼎,分明喜爱之至。

    若传言是真,此人真有那么痴迷炼丹之术。那么这天焚鼎,念微生应当是无论付出何等样的代价,都要拿下才是。

    可为何只抬价到七百四阶蕴元,就准备放弃?

    “大约是财力不够了。”

    庄小湖一脸的庆幸,也顺便把庄无道的疑问解开:“这位可是大豪,这次易宝大会,光是购买各种灵药,就花出了大约四千四阶蕴元石。据说之后又向参与此次易宝大会的各家灵商,举债三千四阶。那些商家,居然也同意了。”

    庄无道这才释然,也不禁暗暗咋舌。一次就花费七千的四阶蕴元石购买灵药,果然是一方大豪。七千四阶,一个中型宗派的岁入,也不过就是这个数目了。

    幸亏是此人现在是囊中羞涩,之前花费太多,以至于现在财力不足。估计也不知这天焚鼎,另有玄机。否则他要想将这天焚鼎拿下,就远非是七百四阶蕴元能够办到。

    不过不管如何,这件藏有九窍蕴丹的上古炼丹至宝,总算是到了他手中。

    当那监事再三询问,确证再无人出价之后。就有珠光楼的执役捧着一个托盘。走入这间雅室,

    庄无道随手将七百蕴元石放入盘上,随后不久,那尊天焚鼎就被送到了这间密室。

    庄无道仔细端详,果然在这青铜大鼎的内部,找到内嵌阵纹。

    除了镇压,摄人,火炼,还有着卩意,之能,可大小如意变化。最小可化为手掌大小,最高则能有三丈余高,

    只是那鼎中‘九窍庄无道却寻不到什么蛛丝马迹。这尊天焚鼎在拍卖之前,定被珠光楼之人内外仔细鉴定过,料来也不会被轻易寻到。

    他也是得剑灵事先的提示,才感觉这尊天焚鼎边缘处的九个龙头,颇有些古怪。

    不过这些龙头该如何打开,如何取丹,庄无道依旧不知究竟。

    “云儿,这九窍蕴丹,该怎么取出?”

    剑灵不说话,剑窍之内却一股股的热流,从体内蔓延了出来。庄无道知晓其意,任由云儿掌控住自己身躯,而后一道道法决打出,印入到那天焚鼎内。

    随即就见那九颗龙头,突然张口,本来被封闭数以万年计的灵气,乍然泄

    使得整个雅室之内,都是清香扑鼻。不过片刻,那九个龙头中就各自吐出一枚丹丸,都是赤红颜色,光可鉴人。

    云儿遥遥摄住了这九枚赤丹,不时这灵丹落地。正要收法,却突又讶然道:“居然是双窍并联——”

    灵光变幻中,九个龙头,赫然又是各自一枚赤红丹丸,从那龙嘴中吐出。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