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九二章 九窍藏丹
    “那沈家之人,可是已经寻过你了?”

    此言说出,身旁之人就已面色微变。庄无道立时就知究竟,摇着头,也就打消了斥责庄小湖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念头。转而将庄小湖递过来的玉简,取在手中。

    “紫汞与三玄明玉丹,这位灵淑是打算结丹了?龙虎结丹法,却又收集这么多的灵药,怕是自信不足。”

    紫汞与三玄明玉丹一样,都是可助人结丹之物,也同样只适用于龙虎丹法

    据他所知,萧灵淑亦是一品灵根,修行之速只比超品稍慢一筹。之前因与重阳子共结连理,诞生子嗣,耽误了一两年时间。如今不知觉间,已经二十余年过去,本身资质不弱,又有家族为后盾,足够她追赶上来。

    忽然间庄无道意识道什么,诧异的问:“你刚才说她,是动用的萧氏私财

    “是”庄小湖恭声应着,眼中略含着几分幸灾乐祸之意:“我听说最近几年,那萧家在太平道的日子,似乎不太好过。尤其是在九渡山大败之后,那位真人的掌教之位,都几乎不稳。还有那位重阳子,最近也被排挤,直到不久前才再次复出,重掌实权——”

    “是这样?”

    庄无道手指敲着座椅的扶手,陷入沉吟。面上不动声色,其实心里还是颇为愉悦。只是他不愿在自己灵奴面前,表现得太轻浮,现出得意忘形之态。

    最近太平道内部的风波,他也隐有听闻,只是未曾想到重阳子与萧家,形势恶劣到这样的地步。

    就是不知,他那个没心没肺的父亲,现在是否已后悔了?

    庄无道随即又一摇头,神念在那玉简中浏览着。

    本来也没指望在这萧家购得的清单中看出什么究竟,然而却在他粗略的浏览一番之后,就听那剑灵一声轻咦。

    “这些材料古怪,看起来,都似是有人想要炼后天寒君道体一般——”

    “怎么可能?”

    庄无道一声失笑,不以为然的摇着头:“这里面最重要的材料,至少缺了七样。光是那六阶寒蛟之血,此界该到何处去寻?”

    他现在可不像几年前那样的孤陋寡闻,至少已通晓四十种后天道体的转化之法。

    对于重阳子寒君道体的性质,更是仔细钻研过几日。

    “六阶寒蛟是没有,不过四阶冰螭,这世间未必就不存在。即便四阶冰螭没有,若有寒君道体的精血,也是一样。”

    云儿已经猜知了几分究竟,语音悠悠道:“如是血裔后人,那就更是轻松

    “你是说?”

    庄无道没再问下去,寒君道体,血裔后人,他若再猜不出来,那就真是蠢了。

    不过心情却并未有什么变化,那位一向视他与母亲为缘是需要斩断的。而萧氏母子,才是神仙眷侣,真正的家人。

    居然愿意为萧丹耽误一年的时光——真看不出来,那位还真是一位慈父。

    冷冷一哂,庄无道就将手中的玉简,随手甩开到了一旁。

    后天道体,顾名思义,都是后天生成。本生只比先天从娘胎里带来的诸多道体稍差。

    甚至有些体质,如那‘十大后天道体虽是后天,实用却反而在先天道体之上。

    萧丹以其超品灵根的天赋,若能成就后天寒君道体,就真正有了与方孝儒法智这些绝顶天资者并立于世的本钱。

    然而那又怎样?他庄无道的目标,从来不在筑基境这一层次。便是那方孝孺都从未在意过,又何况是那萧丹——

    此时天字场地的灵物拍卖,已近中盘。那些四五阶的灵珍,已经卖的差不

    庄无道精神顿时一震,可是专心注目。知道接下来,就是那些无根无底的灵物,也是他最期待的。

    然而他期望虽大,可之后失望也多,连续几十件,都是一些无用的废物。偶有的几样,可以勉强用得上的东西,偏偏别人也认得,开价极高。这些东西确有些价值,可真要买下来,又有是不值当。

    渐渐的,这厅中的金丹修士,大多都已散去,只剩下小猫两三只而已。

    那萧灵淑等了片刻,似乎也失去了兴趣,在半日之后走出了这甲字场地。

    不过临时之时,却又深深看了庄无道的包厢一眼。

    庄无道也是最开始的兴致勃勃,逐次到精神萎靡,无精打采。仅仅半日,就已对这次的易宝盛会近乎绝望。

    正暗忖着这次前来太雷集,看来收获仅限于这些炼体灵药,心生离意之时。却望见几个珠光楼的修士,将一尊足有半人高的三足大鼎,抬到了这厅堂的中央处。

    “这是——

    庄无道目中,顿时微光闪烁,打消了退离之意。这尊大鼎气息古朴大气,应该是极久远之物,

    看似是青铜材质,却又似是而非。大鼎的边缘有着九颗硕大的龙头,雕刻精美,栩栩如生。正反左右四面中央处都绘着‘天焚,二字,似乎就是此鼎之名。可鼎上绘制的灵纹,却是极其古怪。这几年中庄无道为完善‘雷火乾元在阵道上下了不少苦功。可偏偏却看不出这些灵纹,到底是何用处。也不知这尊鼎,是什么样的材质。

    虽有四阶以上的灵力波动,却也不像是一件完整的灵器。

    不过只初一见面,庄无道就知此物,必有不凡之处。与之前那些灵物的感觉,完全不同。

    可到底有何不同寻常,庄无道又看不出来。

    皱着眉头,庄无道凝思了片刻,就摇了摇头,直接求助于剑灵。

    “云儿,你可能看出此物的根底?”

    “是四阶的丹炉,用的是内外双生纹法,是一种极其少见的器阵手段。以内纹为底,以外纹为用——”

    洛轻云的身影,显化在了庄无道的身侧。一道灵力挥出,虚空构画,不多时就凝出了一条完整的灵纹阵图,内外双层,叠加应和。

    这包厢是私密的空间,以珠光楼的口碑,定不会做什么手脚。在场只有庄小湖一人,故此洛轻云是毫无顾忌。

    庄无道也顿时了然,只是外层的话,的确让人看不懂。然而内外层结合,就又是另一番气象。形状比之普通的器阵,更为立体,也更为生动。

    “这种内外双生嵌阵之法,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庄无道不知该如何评断这‘天焚鼎,的好坏,只能尽量如实说出自己心中所思。

    “不过,以此鼎炼丹,固然可以更精微操作,控制火候。然而控御之时,也会更为复杂,需要更强出普通器阵数倍的神念。寻常的炼丹师,怕是用不上。且我观此鼎,更适合斗法。”

    在他眼里,这天梵鼎的炼丹方面的作用,较之其斗战之能,还有不如。

    “剑主的阵道,的确是小有造诣了。不错,普通的丹师,确实无法适应这双生嵌阵之法,不过在天仙界,此鼎却被一些根基身后的炼丹宗师喜爱。这天焚鼎除了器阵不凡之外,还有材料,那是天焚紫纹金,几乎七成的阳性的丹方,成丹率都会增加三成。就更使这天焚鼎,身价非凡。就更何况还有镇压,摄人,火炼之力。仅只是斗战之宝的价值,就不逊色于大宗派的镇宗灵器。且刚好与剑主的石明精焰与坤元神焰相合。”

    洛轻云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勾画着。忽然之间停顿,而后轻点了点。

    “就是这里了,灵纹断裂,阵法受阻。所以此鼎不能完全发挥功用,完整的天焚鼎,应该是六十重楼以上的法禁。剑主修为若至金丹,我可以助你修复,不过法禁必会降至四十三重。”

    庄无道已是兴趣大增,他这些年对医道钻研并未放心,不过丹道却未接触

    人的精力毕竟有限,哪里能够样样精通?

    杂学中也只阵道医道有些造诣,其余制符炼器之道,庄无道都是粗通而已

    故而这鼎让他垂涎的,就只有斗战的功用。

    不过下一刻,却又听云儿一声惊咦。柳眉轻蹙,潜神感应着。

    庄无道知晓剑灵的感应能力,虽不如庄小湖。可在二十里方圆之内,感应之细致,却又远胜于后者。

    此刻定是察觉到了什么,才会如此。

    而仅仅片刻,就听云儿喃喃道:“九窍藏丹,这座鼎内,居然还有九窍藏丹的设计——”

    庄无道听得奇怪,好奇问道:“九窍藏丹,什么意思?”

    “是五劫以后的时代,有人创出的一种炼丹术,需要特殊的鼎器才能炼制。鼎中藏有九窍,窍中藏丹,可以吸收日常炼丹时外溢的灵气药气,用来养蕴丹药。这种蕴丹之法,往往经历百年时间才能成就,通常也只有合道境以上,有着两三千载寿元的修士,才有足够的时间等待。而这天焚鼎内,不但设有九窍藏丹之法,而且——”

    云儿的语音微顿了顿:“我观这鼎内,里面分明是丹药已成,却未取出。

    庄无道楞了一楞,而后霍然站起,一边仔细端详着厅中那尊大殿,一边以神念感应着。

    不过也查探不出什么,如果能够这么轻易的感应,珠光楼多半早就发觉了,也不会等到现在。

    云儿能够察觉,多半是有着特殊的手段,才能洞察究竟。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