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九一章 灵淑仙子
    就在易宝大会开始的前一天,大雷集聚集修士,已经达二百五十万之巨,人数已远远超过了离尘赤阴这样的大宗。无数散修,都不远千里而来。

    不过都是一些筑基境一下低阶修士,真正的金丹并无多少,只有二百人左右而已。

    以离尘诸人的身份,自然不可能与这些散修等同。大宗修士的购买能力,也远非是那些无跟脚的散修能够比拟。

    庄无道甚至被严铭请亲自自到了珠光楼在大雷集的总楼,这也是太雷集中,气势最为宏伟,也最为华贵的一处楼宇。

    却只有寥寥四千五百余人在此,除了金丹修士之外,其余都是一些身家颇为丰厚的筑基境修士。此处光是入场,就需交纳给珠光楼十个四阶蕴元石作为担保

    虽大多都是散修,却至少有七成之人,都是地方的势家大族出身。

    整个易宝大会,分成七十二处场地。其中拍卖三阶以上灵物的,只有八场,都安排在珠光楼的总楼之内。

    珠光楼会预先将要发卖的灵物清单提前半日,发放到所有参与的修士手中。之后他们只需在清单中寻到自己赶兴趣的灵物,而后按图索骥,提前至那处场地等候就可。

    庄无道一入这座规模庞大的楼宇内,就与玄机子分开,去了天字号场地。

    这次珠光楼准备拍卖的灵物,并无什么令他极敢兴趣的东西,至于那几样可以帮助炼体的灵药,庄无道是直接甩给了庄小湖,让后者酌情买下。

    他反正不缺蕴元石,只需价格不离谱,那几样东西,都势在必得。既是如此,庄无道本人在不在场,都无关紧要了。

    而若说这次易宝大会,还有什么能使他感些兴趣,保持些悬念的,就是天字号卖场。

    此处卖出的百十余件,都是四阶以上的灵珍。而剩余还有二百余件,也都是材质四阶以上,珠光楼却又分辨不出来历,也不知晓用处,无法定价的灵物

    简而言之,就是鉴宝,全考验个人的眼力。这些灵物通常成交的价格不高,却也不乏人,能从中挖掘到一些有价值的奇珍。

    这也是唯一能使庄无道感觉期待的,看看能否借助云儿的见识,在这些不明来历之物中,挖掘出一些异宝,

    这次珠光楼的易宝大会,不是没有好东西。而是那些好东西都用不上,能够用得上的,庄无道又是应有尽有。

    也就在跨入这间大厅的门口时,庄无道却忽然‘唔,的一声惊咦,心有感应,看向了身后。

    赫然只见一个少年人影,正立在身后的长廊处。隔着三十丈距离,远远的看着这边。

    身旁也如众星拱月般围着一群人,都是乾天宗弟子。

    “方孝孺?”

    庄无道讶异之余,忖道这也算不得是巧合,像千珠楼这样的大灵商举办的易宝大会,便似乾天宗这样天下第一大宗的修士,也不会错过。乾天宗本山距离此处,也不过就是六七十万里之距而已,不算太远。

    此人依然是如初见时的那样狂傲自负,似乎那年离寒天境的惨败,未能在他身上留下半点痕迹。

    只是望向他的眼神,略有些阴翳。战意斗志,俱皆极盛,可似又在克制着

    庄无道略有些惊奇,而后轻声一笑:“当初八年之约,可要提前?“

    既然方孝孺要战,那他就给此人一战的机会。

    不死道体,超品灵根,似这样的天子骄子,信心意志原就不是那么容易击跨。

    尤其是方孝孺这种,性情狂傲自负又不自知之人,

    那方孝孺的眼瞳顿时微缩,而后竟是出人意料摇了摇头:“我方孝孺五年卧薪尝胆,却自问还无有胜你之力。约战之日,依旧如前”

    庄无道楞了一楞,眼神古怪的上下打量了那方孝孺一眼,忖道这真是那日在离寒宫目无余子,一见面就要将他打下青石的方孝孺?该不会假冒伪劣,或者是内里被夺舍换人了吧?

    心里对这人,却又多了几分正视。至少能够收敛心性,至少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也能忍气吞声,知隐忍之道。

    “随你——”

    一拂大袖,庄无道就不再理会,将其余乾天宗修士,都视若无物,径自走入到了这天字场的正厅之中。

    令周围旁观,又都知晓这两位恩怨之人都是心神一松,莫名的就松了一口

    “这个贱种”

    那些乾天宗弟子,面色却都顿时扭曲,目中隐怒,其中一位筑基境修士更低声沉哼着:“不过是一个荒蛮之地的小混混而已,倒不意被其生发了起来,好生狂妄如此目中无人,真不愧是无父无母之——”

    他是以密音之法说话,只有这方寸十丈之地可闻。然而话音未落,虚空就有一道拳劲虚空传至。

    只听‘噗嗤,一声碎响,此人整个下颌连带鼻唇处,竟被生生的轰碎。

    血肉骨压碎散纷飞,完好的头颅,似是被截去了下半,露出一个血淋淋的窟窿,丑恶恐怖。

    而周围诸人,甚至直到事发之时,都未能反应过来。

    “念此处是珠光楼之地,你我皆是客人,今日可暂饶你一条性命。再要不知死活,只怕走不出这太雷集一万里外。”

    庄无道语音,悠悠传至,使周围之人,尽皆哑然。此处的气氛,一瞬间就又阴冷沉寂了下来。

    方孝孺双手紧攥,双眼则危险的眯起。对于身边这位同门师兄的惨重,则似若未见。

    隔山打牛天下第二散修顾云航仗之横行天下的独门秘术。

    五年前的时候,庄无道就是以这门秘术,隔着数千丈距离轰击,使他不能近身,也不能逃遁。硬生生的以隔山打牛的拳劲,将他的肉身强行轰碎,重创到连不灭道体,也无法恢复的地步。

    而时隔五年,庄无道的隔山拳劲,却是益发的强悍了,强悍到使人胆寒。

    这几年中,他一身修为固然突飞猛进,可庄无道的脚步,也未曾停下。不久之前,据说更是修成了一门绝无仅有的一品神通。

    这一拳,莫非是在向他示威?

    方孝孺一声冷笑。紧握的双手,又放松开来。

    三年,还需三年,三年之后,他会再试一试,看看这庄无道还能否打灭他的不灭道体,又是否能再如几年前那般所向无敌。

    庄无道在大厅之内,拳劲发出,就再没有理会厅外那群人的兴致。哪怕是此时的方孝孺,也只是能让他稍稍侧目而已。

    只因刚才那说话之人,实在太过嘴贱,他现在的神念又实在太过灵敏。九渡山之战前后五年苦心,神识已至三千五百丈,已经出现天生战魂的种种异能,不想听都不成,言语间又开始辱及王母。否则这等小人物,真懒得理会。

    也没考虑过,这是否会开罪乾天宗。此时的离尘,已经不似几年之前,对中原大宗,已经无需那么忌惮。

    就在自己家门口边上,若还要畏惧乾天之势,那就妄为东南霸主。

    这天字大厅之内,人又少些,只有寥寥不到一百余人。而庄无道甫一入门,就被此处的珠光楼的执役,引入至仅有的二十个包厢之内。

    而许久金丹,都只能坐在大厅之中。却无人有异议,庄无道不但本身代表着离尘,此时更有着凌驾于金丹修士的地位。占据一处贵宾包厢,无人敢说三道四。

    而直到此时,庄无道才知道,这处厅内,另还有一位′人,在场。

    就在仅隔了三间房的另一处包厢内,就有着太平道修士在场,

    “萧灵淑,灵淑仙子?”

    庄无道默默无言,隐约有些后悔自己这次意动前来。修界这个圈子,说大也大,说小也小。最核心的,也不过只是那两万多的金丹,加上几百位元神修士而已。再还有就是他们这些,或凭天资,或凭裙带,提前踏入这个圈子的几百个筑基,

    他能在这里遇到方孝孺,自然也有可能遭遇萧灵淑。

    而仅仅十息之后,庄无道就将这畏怯逃避的念头压下,心里已经在盘算着,是否要想办法,将这些太平道之人留下。

    此时太平道也依然还在与离尘宗对峙,偶有交手,这几年都死伤极重。

    他身为离尘本山秘传,今日又是在家门口附近见到了对头,怎能无有表示

    旋即就又微叹了口气,珠光楼既然是请了太平道的人过来,必定也是担保了安全,

    至少在太雷集周围二十万里之内,他绝不能动手。

    “奴婢仔细查过了,那灵淑仙子,可能是为收集三玄明玉丹而来,还有紫汞——”

    大约两日之后,庄小湖早早就将庄无道要买的东西,无一遗漏的全数拿下,之后就返回到了这间包厢陪侍。

    此刻正立在庄无道的身侧,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主人的脸色。一边将一枚玉简,递到了庄无道的身前。

    “这是奴婢方才查探得来,几日中那灵淑仙子所有购得之物。据说这次那灵淑仙子,都是使用的萧家私财,并未动用太平道的财力。”

    庄无道闻言则‘嘿,的一笑,大约明白庄小湖,为何会对这萧灵淑如此上心在意。

    几年之前,庄小湖正是周国沈氏供奉。然而重阳子平时并不理事。庄小湖接触更多的,反而多是萧灵淑这位主母。且地位极低,名为供奉,实为家奴。对萧灵淑心存怯意愧疚,并不奇怪。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