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八八章 眼生重瞳
    “之前剑主的阴阳大悲赋第二决久久未能完成,追根究底,还是肉身之力不足的缘故。而凑了剑主的绝尘固山决虽未修成,然而一身之力,却已可承担忆惘然,这一剑——”

    云儿给出了合理的解释,随即又道:“这门剑术,本是至少元神修士才可修炼施展。剑主能在筑基境之时练成,一是肉身之力,远超同阶。二是先天战魂之体,神魂强大。不过日后使用,也仍需小心。使用太过频繁,可能有肉身崩灭之危。”

    庄无道其实也已猜到了几分,阴阳大悲赋最后几字受阻,是因自己肉身脆弱之故。

    而最近他进展确实不小,五年时间不断以各种灵药来洗炼身躯,几种炼体拳架也是日日不缀,终于厚积而薄发。

    从半年前开始,他一身力量就以可以感觉得到的速度,快速增长。尤其是习练绝尘固山决之后,更是一夕间又增了二成之力。

    如今仅只本身的肉身之力,就已达四百象之巨四百象是筑基境的极限,不过庄无道服用过龙须菩提果以及冥狱腐魔参,他在筑基境时的力量极限,应当是五百象左右。

    而庄无道浑身上下,能够承载的极限之力,也高到万象左右,终于追上了他在大摔碑手上的进展而绰绰有余。

    体内经络,也扩增了不少。若说他之前的真元量,是普通同阶修士的四倍,那么现在是六倍有余。

    这都是在同修‘离世绝尘,二决之后,带来的变化。这两门秘术的艰难确实让人绝望,然而同修之后代来的好处,也让人惊喜莫名。半年来使他修为也提升极速,不但炼化了体内魔煞,更稳稳踏入了筑基七重楼的境界。

    这可非是在练气境时,而是更难提升的筑基境。庄无道在短短五年间,几乎以一年一重楼的修为提升,不知会羡煞多少修士,

    天地阴阳大悲赋乃炼窍之法,第二决完成之后,就已打开了第二个二品的伪玄窍,聚成二品玄术忆惘然,。

    而蕴剑诀突破第三重天境界,也同样为他冲开了一处窍穴,庄无道则在十五种基础剑式中,选择了忄式,。是十五种基础剑术中,威能最大的一式

    天地阴阳大悲赋与蕴剑诀一脉相承,灵窍打开,就已是连脉状态,无需庄无道再费什么心思。

    也意味着庄无道,可以将这几种已经修成伪玄术基础剑式任意组合,加强忆惘然与生死别的威能,将这二门剑术神通,随时推升至二品圣灵巅峰境层次。距离一品遮天级的神通,又近一步。

    除此之外,当庄无道修炼绝尘固山决之后,一次偶然间尝试在半月湖畔,练习从天地阴阳大悲赋中得来的御剑术时,却从那水中倒映的身影中,发现了一件极其怪异之事。

    他的一双眼瞳,竟仿似生出了重影,仿佛是有着重瞳一般。不过当庄无道仔细看时,那‘重瞳,却又消失不见,恢复了正常。

    庄无道初时没怎么在意,只当是自己用功过勤而产生的幻觉。可之后又连续数次发现同样的情形,便连庄小湖也有察觉,几次盯着他的眼瞳怔怔发呆。

    “云儿,这又是怎么回事?”

    庄无道自觉体内并无异状,不过还是担心会有什么隐患,便在一次梦境中,再次询问剑灵。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云儿一如往日,孤身立在那梦中湖泊之畔,轻摇着螓首道:“离世荡魔决与绝尘固山决,本就是仿自重明鸟的神通秘术。二门秘术合修,剑主的体质,就已与重明鸟无限相似。”

    “无限相似,也就是重瞳?”

    庄无道若有所思,上古重明鸟的身躯,肖似凤凰。唯一的区别,就是一双眼中,各有两个瞳孔,这也是重明鸟的名称由来。

    多半他是因已初步修成了离世绝尘二决的第一重,才会现出重瞳。且随着他日后修为越来越精深,这症状只怕会更为明显。

    只是一想到自己日后的模样,庄无道就感纠结。以他现在的情形,已经很难算是‘人,了。

    虽说修界千奇百怪,什么样的修士都有,可庄无道终究还是更认同人类的模样,无法接受日后奇形怪状的自己。

    不过下一瞬,云儿就又给他吃了一个定心丸:“现在是剑主修为尚浅,无法控制,才会如此。待得日后修为渐深,自然就可收束了。那妖修都会化形,你们人族怎么会反倒不会?其实离世绝尘二决合流之后的秘术,就与这双重瞳有关。那时若还毫无节制的将重瞳显化,只怕以剑主的法力,也支撑不住。”

    庄无道凝眉不语,这第三门秘术,他其实早已察觉到了几分预兆。

    有时候他能够感觉眼前,自己目光注视处的那方寸空间,偶尔会发生轻微扭曲。

    这门衍生得来的秘术,若真能如他所料那般,那么这一次,他还真是赚得大了。

    似乎上古传说中的重明鸟神禽,确实是有着把空间扭曲撕碎之能。可以远隔亿万里,以目光撕碎一枚星辰

    自己日后——

    这遐想仅仅稍顷就止,庄无道想到了现实。第一重的秘术同修,就已如此艰难,更何况日后?要想真正完成这门瞳类秘术,更不知还需多久的时光。

    庄无道接着,又遥遥望向了远方。这个剑灵意念生化出来的梦境,已经越来越宽广了,也越来越真实。

    随着他的蕴剑决修至第三重天境界,使轻云剑恢复到二十七重法禁,这湖泊对面远处的那座宫殿,庄无道已能望清那座宫殿的全景。

    庄无道却愈发的感觉不安,一股发自本能的危机之感,直迫心口,让人忐忑难安。

    可即便是剑灵,也仍说不出远处那座宫殿,到底是什么来头。云儿的记忆依然缺失,这些年来只能感应到危险,屡次三番的催他苦修,以期他能在百年之内,踏入元神巅峰之境。

    庄无道微微一叹,退出了这次的梦境。然后就坐在静室之内,看着外面怔怔发呆。

    这五年中,除了东宁之变,赤灵三仙教与太平道联手南下,还有东泉宫灭门之役,他曾短暂外出之外。其余时日,都莫不是在离尘宗内闭门苦修。

    修为进境也一直维持着神速,几年的积累,也使得他根基日稳,而一身道业积累,对天地间大道至理的掌握,也直追那些有着一二百年寿元的金丹修士

    然而就在不久前,庄无道的修为进境,却终于陷入停滞状态。四面碰壁,不止是秘术修行遇阻,其余剑术,拳法,术法的修行,也是一样。炼体也似乎达到了一个极致,力量再不能有丝毫增加。就只有真元法力的积累,依然如故,并未遇到什么瓶颈,依然在按部就班的增涨着。

    此时的他,如同困在铁笼中的野兽,往四面冲撞都是无果,反而把自己弄得鲜血淋漓。险险几次,落到入魔之境。就连剑灵,对此也无可奈何。

    庄无道也头一次感觉自己,只怕再不能这般闭门造车下去。修行的瓶颈,既然已不可能在静修想当然中突破,那就只能另寻机缘。

    且现在他也没多少时间可耽误。重阳子只用十二年时间就完成筑基时的积累,冲击金丹境,在颖才榜上只呆了十四载时间。

    那么自己成丹,又要用时几何?总不能还不如那人——

    庄无道忽的又心中微动,想起了北面那座琅嫣府,。也不知这座由绝代仙王留下的洞府,似否能给他带来突破的契机?

    云儿说过至少需要筑基,才有从那琅嫣府,中生还的可能,不知现在他的修为,可已够了?

    可庄无道这个念头,才刚一冒出,就被云儿无情断绝:“想都不用想剑主现在的实力,虽是超出我当年预料,甚至可与金丹修士抗衡。可若不到筑基后期,那琅嫣府,还是敬而远之为好。这天一界虽是下界,可既然有着《太虚无极大法》这样的一品功法存在,有着离寒宫这样本该潜力不弱的宗门,只怕不是我最初想象中那么简单。那位无悲仙王的根脚,恐怕也超出我的预料。为保万无一失,剑主最好还是待修到筑基后期再说。”

    庄无道闻言无奈,只能暂时放下此事。不过他现在,其实也出不了离尘山半步。有这刺魔宗的威胁,谁敢轻忽大意。

    之前趁着几位元神修士不在,偷离本山,助庄小湖血祭,已经被节法真人训丨责过一次。

    那次来去总共不过四日时间,更何况现在他是要出游历练,几个月时间在外不能回山。

    庄无道正发愁之时,玄机子却在半个月后,忽然登门拜访。他这位师兄,之前一直在西南之地,助宏法真人剿灭东泉宫余孽。直到不久前,才得以回山,这次却不知是为何而至。

    而甫一见面,玄机子就开门见山的问道:“再有一个月,珠光楼会在大雷集举办一次易宝大会,邀请我宗修士参与,其中就有无道师弟的请柬,不知师弟可有兴趣?”

    庄无道意外的看这玄机子,而后无奈摇头:“师弟我现在哪有这闲工夫?

    大雷集距离北宁国不远,就在离尘宗与赤阴城势力交界出,又地近北方,在藏玄大江之北。而珠光楼,则是天一界中,第一等的灵商。

    聂仙铃的海涛楼,虽是东海商界霸主,是东南三大灵商之一。可在珠光楼面前,却是如大人与小孩的区别。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