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八七章 堕落成魔
    两年之后,庄无道在半月楼的静室之中,看着手中一面血色盾牌,愣愣发呆。

    这正是他丢弃的那面血神盾,不过里面的符禁,已经提升到了三十二重。与他的八景坤雷剑,及‘离尘长生衣,一般,距离法宝层次,只差一层法禁而已。

    这是不久前他才从血祭中得来,是由那为阿鼻平等王,亲自送至的血祭‘回馈,。

    原本以庄无道前两年供奉的祭品,四五十年不去供奉那位魔主也不会有事,可他的灵奴庄小湖却办不到。

    两年中,包括宏法在内的几位元神真人,都把他盯得极紧。而以庄小湖的心性意志,还远不足以承受血祭之时的魔识染化。

    这几年庄小湖都因他的牵累,无法完成正式的献祭,险险数次差点遭到魔血反噬。

    能支撑到现在还未彻底垮掉,都是因庄无道,把那口血魔小刀借给了庄小湖使用。

    庄无道每隔数月都会从离尘九集中,购买些二阶妖兽回来。在半月楼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内,以血魔小刀,吞噬这些妖兽的气血。

    血魔小刀本就是一件祭器,吞噬得来的气血,一部分是自用,强化刀身,一部分却是供奉给阿鼻平等王,大约是总量的二成。

    然而这么做,却只是饮鸩止渴,把死期延缓而已。毕竟不如正式的血祭,能得阿鼻平等王的欢愉。

    而一般吸入体内的魔血精华,即便完全炼化,也依然有着阿鼻平等王的印记。会催迫宿主,本能去渴求更多的魔血精华融入。

    这便是所谓的‘魔渴经历一次之后,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按照云儿的言语,除非是有一日,庄无道的修行境界能够与那位魔主比肩,才能够将之彻底炼化消除,否则就只能受其所制。

    好在只要神念不被侵染,在自立之前尽量不与阿鼻平等王为敌,就不会有太大的危害。

    应对‘魔渴庄小湖苦苦支撑了两年之久,直到快要被逼到发疯的境地。才在数日之前找到机会,跟随庄无道一起外出,在离尘本山一万七千里外找了一处无人之地,完成她的第二次血祭。

    关键是庄小湖,还不足以独立诵完《无间平等经》,所以这次能由庄无道代她主祭,引导着庄小湖完成。

    而这面血神盾,就是那个时候,送回到了他手中。除此之外,还有整整三十滴的二阶魔血精华,可见这次吸噬万字圣胎之后,所获之丰。然而庄无道,无论如何都不愿将这些魔血融入到自己体内,都被他全数用于强化这面血神盾

    使这面由血神龟王兽之壳制成的灵盾,强化到了极致。法禁虽只三十二重,材质却已到达了六阶灵物的层次。

    哪怕是用此物与中品法宝抗衡也不惧,最多是里面的法禁被震散而已,本身材质却不会受损。

    那日在遮天神罩中如有此物,那些毒针根本就别想近身。

    而最让庄无道无奈的,是那位魔主回馈的另两件事物。一个是铁羽鹰的羽毛,另一个也正是六壬铁苍龟的龟壳。不是他所需的三阶,而是四阶之物

    之前百寻不得的两样材料,竟是出人意料的到了手。那位阿鼻平等王,似有一双高高在上的眼睛,注视着他,也窥知了他的所需。把这两样灵物,在血祭时送至。

    果然就如剑灵之言,这位阿鼻平等王,虽是吝啬了些,却也不会占人便宜,公平之极。

    也让庄无道纠结无比,六壬铁苍龟的龟壳与铁羽鹰之羽,他已经在离尘九集高价悬赏了两年,也依然未有什么结果。

    眼看着第二重的离世荡魔决已经修成,已经进军第三重。绝尘固山决却依然遥遥无期,哪怕庄无道心态再好,此刻也不由心生焦急之意。

    不料却是在自己排斥的血祭这边,得到自己最想要的。

    且那阿鼻平等王送来的这两样材料不但绝无问题,更都是他不可能寻到的精品。六壬铁苍龟的龟壳,也只需磨成粉末就可使用。

    庄无道现在犹豫的,是自己是否真要使用。踌躇良久,庄无道还是微微一叹,将身前几样东西,都尽数收起。包括那血神盾在内,一并纳入到袖中,

    绝尘固山决已不可再拖,按云儿的说法,这两门秘术无论何时习练都可,也不限等阶。

    只要你有能耐,哪怕在筑基境,把‘离世绝尘,这两大秘术,修到十五六重都可。

    可切忌的是二门秘术间的落差,绝不可太大,若待得自己将离世决修至六重境界,再习绝尘决,就会发现两门秘术之间,有着无数的冲突,再难以弥合。即便在第六重以前,单一一门的秘术境界越高,就越难将另一门秘术合修。

    此时的自己,难道还能有别的选择?

    望见庄无道的动作,对面等候着的云儿,眼中却微露意外之色:“我还以为剑主会放弃——”

    之前的庄无道,对这次万子圣胎献祭的东西。都是抗拒之至。

    即便在两年前时,庄无道随从师尊节法真人至洞阳山,净化那处的魔煞时有机会将血神盾取回,也依然弃之不理。

    庄无道却摇着头:“我早说过,只要达成这一生所愿,哪怕堕落成魔,我也心甘情愿。”

    这岂仅只是说说而已?他心里虽是抗拒,可当别无选择之时,也会说到做到。

    云儿微一扬眉,仔细注目着庄无道的眉心,隐隐可见那条,已经有着一条若隐若现的血痕。不禁一声微叹,知晓庄无道的心魔执念,已经越来越重。

    自从两年前开始,经历了那四大刺魔宗金丹刺杀之后,那《魔念炼神大法》就已渐入险境。

    在九渡山以绝世无双的一品玄术‘雷火乾元,将太平道挫退,庄无道情却非但未曾因此欢愉,使魔念得以舒缓,反而心绪低落。

    这让与庄无道日日朝昔相伴的她也看不懂,不解庄无道,对自己的父亲,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态。

    隐藏在表面的憎恨,生疏之下,是否还有着孺慕,渴望——

    云儿没再深思,知晓庄无道心中的那些情感执念,也只有庄无道自己才能解决。

    “那两样材料确实难得,看来此界中,应该是已绝迹。可那血神盾——”

    “我既已用了这两样材料,这血神盾若还不愿使用,岂非是矫情?都是以万子圣胎血祭得来之物,二者有何区别?其实想开了,也没什么,不过只是几件器物而已。”

    庄无道自哂一笑,故作轻松之色。可心情却是沉重无比,想及两年之前那洞阳山顶的血湖,那湖中死去的婴儿,顿时胸中翻滚,几欲呕吐。

    只觉浑身上下,都是肮脏无比。体内流动的也似再非血液,而是恶臭淤泥,比之地沟也好不了多少。

    庄无道的性格,一向说做就做。

    计算了一番最近时日内,并无什么要事需他外出,庄无道就开始着手准备再一次的闭关修行。

    其实他如今在门内虽是闲人一个,却也不是真正清闲到可万事不理了。就比如那东泉宫覆灭后的庆典,本来也是需他出席的。

    东泉宫的山门被攻破,是早在一年半之前,可其残余部众却在之后,又抵抗了离尘整整一年有余。最近终于不支,在这几十日内已陆续从东南之地逃离前往北方。

    解决这一心头大患,离尘门内必定要大肆庆贺一番。

    而除此之外,还有一次临时的金丹大会,本来也需庄无道参与,决定新近纳入离尘辖下的诸国道宫道馆掌事人选。

    至于极法真人晋升元神境的观礼大典,早在几月前之前就已完成。历时整整四载有余,这位翠云山的首座,才终于以自残之法踏过了元神境界,真正成为宗门之内,第五位元神真人。

    尽管这位极法真人终此生都无法再进一步,意义却是极其重大,意味着离尘宗的崛起之势,再无法逆转。也使得在一年半之前就已失去了山门重地的东泉宫彻底绝望,放弃了所有的基业,往北方迁徙。

    金丹大会,庄无道自觉自己到与不到,都无关紧要。至于庆典,庄无道这个首功不至,就有些说不过去。

    不过也无大碍,毕竟对于修士而言,更重要的还是修行,闭关是常有之事。一些繁琐俗礼,无需太过在意。

    庄无道原本以为有离世荡魔决的经验,修行绝尘固山决时,应该不会太困难。

    然而真正开始着手修炼之时,庄无道才发觉,自己还是小视了这门秘术之艰难。

    可能只单独修习一种,难度也不过只与他修习离世荡魔决之时相当。然而当两种合修,难度却是提升了整整十倍还有多。

    绝尘固山决并不似离世决那般改造肉身的痛苦,可却举步维艰,每往前进一步,都需消耗无数时间来钻研参悟。

    更使人无奈的是,本来进展神速的的离世荡魔决也被拖累,再不能得寸进

    这离世绝尘之术,极其特异。看似彼此冲突,然而当他仔细寻觅,不断磨合之后,又往往能发现两种秘术间的相融之处。

    庄无道也终于明白,为何云儿会说,这两种秘术最好是同时修行,又说离尘宗内,同时练成这两门秘术之人,少有又少。

    一旦他的离世荡魔决根基稳固,日后就再无容纳绝尘固山决,的余地,反之也同样如是。

    折腾了整整半年,庄无道也仅只是将绝尘固山决七种材料,都全数融炼入体而已,却未能将绝尘固山决真正修成。

    第一重境界本可叠加六层的‘固山劲每一层‘固山劲,都可使自身罡气压缩增厚一成。庄无道却只修成了一半,到叠加三层‘固山劲,之后,就再无法寸进。

    这二门秘术进展寥寥,庄无道却有了意外之喜。把绝尘固山决七种材料融炼入体,他的蕴剑决就在三个月后,轻易的聚出八十一道剑气,进入三重天境界之后又突飞猛进,剑气数量,一跃而至一百零八道。而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第二决,也终于完成。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