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八六章 初闻刺魔
    诸人闻言,顿时都是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寒气。刺魔宗乃中原魔教宗派,规模不大不小,只与现在的云水天宫相当。可其声名,却能令天下修士胆寒,哪怕是中原三圣宗,也不敢轻易招惹。是比天下间五大魔宗,还要更使人头疼的存在。

    只因此宗并无固定据点,亦不靠灵山灵矿出产来维持宗门开支。整个宗门上下,都专营刺杀之术,赚取各种灵药与蕴元石使用。

    此宗修士,都散居各处,平时以散修身份示人,暗里却都是精擅杀人之术的魔修。身份都极是隐匿,难以尽知,也就不可能尽数剿灭。哪怕一时遭遇重创,也不会伤及根本。

    而能够在千百次刺杀之后,成就金丹元神之人,无一是弱者。曾经最鼎盛之时,刺魔宗占据了天机碑前十位修士中的两席。

    故此刺魔宗规模虽不大,可声名却能与天下十大宗派相提并论。

    当年离尘玄萧祖师诛灭的刺杀宗派,就与刺魔宗有些许相似。只是一大一小,后者的规模,是前者十倍。

    不过诸人吃惊的缘由,这刺魔宗只是其一,毕竟之前看到那‘遮天神罩,之时,诸人就隐隐有所猜测,

    其二却是太平道的开价,那四阶蕴元石,整个天一诸国的出产,也不过十万枚左右。

    太平道为庄无道,出手就是一千,真可谓是不惜代价了。一千枚四阶蕴元石只是定金,那么事成之后,太平道又该付出多少o

    不过当仔细想想之后,诸人又复默然。太平道拿出的代价,确实昂贵,可若真能成事,也确实值得。即便换成了他们,也多半会做出这样的决断。

    尤其是在目睹庄无道与这四位金丹修士一战之后,更不觉那太平道,这是在做亏本生意。

    事发之时,所以人都以为庄无道能保住性命就很不错。可最后的结果,却是两大金丹魔修受伤而逃,其中一人,甚至道重伤濒死的地步。而庄无道本身,却大致完好。

    尽管是仗着玄术神通之力,不能持久,却也足以使人震骇莫名。

    “刺魔宗?这可就麻烦了——”

    叁法真人紧皱着眉头;“他们接下的这次刺杀,可有期限?”

    若只是限在攻下东泉宫之前,倒是没什么大不了,最多这些时日,让庄无道尽量小心些便是。

    “没有”

    节法真人摇着头,冷声道:“刺魔宗如能在攻下东泉宫之前办到,太平道会在定金之后,再追加三千四阶蕴元石。而若是不能,那位刺魔宗宗主承诺,就以一千四阶蕴元为价,不限时日,直到无道道消身殒为止。”

    此时剑灵云儿已经退回入剑窍,庄无道已重新掌控住了自己身躯。闻言之后,也不禁生出了一阵后怕心寒之感。

    心知日后,自己的麻烦可能会是无穷无尽。一千四阶蕴元石,要知一件三十七重法禁的法宝,也不过是一百到一千四阶蕴元的价格。而一枚四阶蕴元,在离尘宗内,就可换取一万善功。

    太平道等于是拿出好几件法宝,来换他一条性命。

    关键也不是价格,刺魔宗是出了名的难缠,只要还有机会,就不死不休。

    这次又是门内四位金丹魔修因他而死,不用想都知这刺魔宗会有何反应。

    “道消身殒为止?好大的口气,这刺魔宗之人,当真是猖狂到无法无天。真以为这天下之间,他们无人可制?敢接我离尘宗的生意,看来当年玄萧祖师,还没能让他们感觉到痛,”

    那宏法真人一声冷笑,目里透着讥讽之色,随手一招,便将那残破的黑色幕膜取在手里,仔细端详了一眼。

    “无非就是仗着这遮天神罩,自以为能横行无忌。居然就敢在你我面前杀人真正是视我离尘为无物。他们若愿再来也好,正好让此等辈知晓,这藏玄大江之南,非是他们能横行之地。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拿出多少人来送死。”

    庄无道也看了那黑色幕膜一眼,‘遮天神罩,之名,他也听说过。有隐匿藏身之能,此物一旦布下,哪怕元神真人也难感应。而且极其坚固,内里布设阵法,可以抗击元神修士至少百息。又有飞遁之能,短时间内可相当于四阶飞舟的遁速。

    此物凶名赫赫,已经有无数修士,死于‘遮天神罩,之内。而刺魔宗内,据说总共才不过五到八件而已。

    唯一的缺点,就是一旦使用了隐匿之效,此物就不可移动。

    这估计也是这位金丹魔修,为何会在三位元神修士在场时,也依旧悍然暴起伏杀之因。

    他这些日子都随在元神修士身侧,从未轻离半步。以正常之法,根本就无法近身。

    只能事先预测他的行踪,然后以‘遮天神罩,隐匿在此,等待他庄无道到来之后出手。

    “师弟之言不错可若是有个万一,又该怎生是好?无道他虽有你我照拂看顾,却也难每时每刻都面面俱到。刺魔宗的手段,我当年曾有体会。四百年前有一位金丹道友,挫退了刺魔宗十数次,为此自鸣得意,结果还是死在最不曾防备的弟子手中。那人居然也是刺魔宗门人——”

    叁法真人紧皱这眉头,沉吟着道:“如今之计,也只有让无道他暂时在门内潜修一阵,待得风波过去,刺魔宗失去耐心之后再说。”

    节法真人面色疲惫,冷目扫了诸人一眼,尤其是宏法真人:“今日一切,还请诸位禁口。尤其是无道斩伤那二人之事,绝不可言于外人知晓。若有人问起,就说是死我节法手中便是。若有违者,门规处置”

    好在在场观睹这一战之人不多,都是可靠之人。唯一让人不放心的,就是宏法明翠峰一脉。

    宏法真人明知节法言中暗指,顿时又再次讥哂一笑:“节法师兄莫非不放心o你当我宏法是何人?此事自我而止,若有外传,定不会是出自明翠峰。”

    “师弟言过了”

    节法真人微微颔首,却并无什么惭愧之色。深知宏法并非愚昧之人,此一时彼一时的道理,必然懂得。

    此时此刻,正是离尘宗五千年来,自玄萧祖师之后,从未有过的机遇。只需无有意外,定可借机横扫东南诸宗,统一南方诸国之地,

    是明翠峰与宣灵山之间,虽还有怨隙未解,可实际的矛盾,已经暂不存在

    仅只是东泉宫覆灭,离尘宗内的人力,就会出现不足。哪里还需费尽心思,在门内争权夺利?

    不过图打包离尘一统东南,必会遭诸宗所忌。宗门之内,亦急需栋梁之物支撑门庭,才能真正站稳,成为南方道门之宗。

    以宏法之智,岂会看不到离尘宗的潜在危机?也必定不会再容庄无道,再有什么闪失。

    放心的移开了视线,节法真人又冷冷瞪视了灵华英一眼,目含着几分怨责之意。

    灵华英眼神惭愧不已,面色肃然的双手合十俯身鞠躬道:“是弟子错了无道师弟,这次是师兄我对不住。”

    布局诛杀古庭,重伤守善守如,重挫太平道,虽为离尘宗换取来前所未有的际遇。可以无需顾虑太平道牵制,全力扫灭东泉宫。然而此举,也将自己的师弟,推入到无比凶险的境地,随时都有殒身的可能。

    这在节法真人看来,无疑是失大于得。一位未来定能入元神境的庄无道,与现在垂手可得的七十四国之地,自然是前者,更使人看重。

    庄无道却是处之泰然,笑着摇头:“不能怪师兄的这世间也不是没有逃脱过刺魔宗追杀之人,而且不在少数。只需师弟我小心一些,定然无事。”

    眼却冰冷毫无温度的继续看着北面,心里只记得节法真人那最开始的一句——是太平道重阳子亲赴大灵国京,以一千枚四阶蕴元石为定金,雇请刺魔宗在我离尘攻下东泉宫之前,刺杀他庄无道

    果然是父子相残

    那个人,想要他庄无道死,而且是不惜代价——

    接下来身侧几人说话,庄无道都未注意去听。面色淡漠,径自陷入深思。

    而节法见他神色怔忡,便知究竟,也不让人来打扰。任由庄无道一人,独自清理着自己的心绪。

    也不知过了多久,庄无道才从沉思中清醒过来。只听旁边节法真人,还在议论着东南之地的修养恢复之事。这些庄无道都不感兴趣,只以一丝意念,潜入剑窍之内。

    “云儿,这次多谢了。”

    若非是剑灵,这一次他又是必死无疑手中虽还有着血猿战魂,这个更强横的底牌。然而要想召来战魂附体,以他现时的修为,仍需事先准备一番才可。否则光是那战魂带来的力量,就可将他的身体冲跨。

    当时也是猝不及防,即便有节法真形图这样的杀器在手,也来不及使用。

    “剑主言重,云儿与你如今是生死相系,命运相连。剑主若有万一,轻云也难独善其身。助剑主一臂之力,也是云儿理所当为。”

    云儿意念平静,似乎方才之事,并不放在她心上。

    “这刺魔宗的风格,我也知一二。只需再尝试个三五次,自认无法办到,又或损失无法承受之时,就自会停下放弃。倒是那面血神盾,剑主祭炼了许久,花费了数十日祭炼,这次不打算取回?”

    庄无道一阵沉默,而后心念里斩钉借铁板的说道:“不愿”

    那件东西,此刻实在太过肮脏。他宁愿拿出些善功重新祭炼一面,也不会再将此物取回。

    “原来如此”

    那云儿居然并不出言劝说,反而微微一笑:“只是那位魔主,一向奉行的是公平平等之道。剑主即便不想要,也未必能成呢。”

    庄无道微楞,而后只觉是荒唐之至,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