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八五章 惊险逃生
    前方几人,见状都面色大变,纷纷躲避抵挡。这些惨绿毒针,本就为破除横练霸体而炼制的灵器,庄无道第三重天境的牛魔罡气都抵御不住,又何况是在场这四位魔修。

    四人虽是金丹修士,可论到肉身坚固罡气强横,却是较之庄无道还有不如

    瞬息间再次灵光闪烁,数件符篥灵器打出,或是横扫荡开,或是正面硬挡,将那些毒针的威胁一一化解。

    然而也在这时,庄无道的剑影,也紧随而至。似如鬼魅般,快到了极致。

    之式,即便云儿此刻以筑基中期的修为施展,也有威胁金丹生死之能而在这不到三丈的狭小空间之内,更是使人避无可避,

    那手持圈刃的修士,顿时毛骨悚然。连续展出四道魔符,打向身前,聚出了四面符盾。人则本能的就往后疾退,试图将距离拉开。周围三人,在抵御完那惨绿毒针之后,也反应了过来。却都已来不及出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

    仅仅三十分之一个呼吸之后,就见一团血光飙洒。庄无道的八景坤雷剑以破竹之势连续穿透了几层符盾,将此人的右边肩侧,一举洞穿。

    而后是大片紫色雷光,从剑刃之上爆裂了开来。云儿蓄力已久的储k天神雷直到八景坤雷剑刺入此人身躯之后,这才爆发。直接从伤口处攻入,使此人一声闷哼,被庄无道仅一剑重创,到了濒死之境。

    “牛魔乱剑”

    将八十一式大摔碑手变化为剑影,‘云儿,施展出这门本命神通之后,立时又是万千剑光,泼洒向了周围四面八方,

    剑势在金丹修士面前,不见得如何凌厉难道。可角度却都刁钻之至,能够无比准确的寻觅到这三位魔修的弱点破绽,而后犀利的破入其中。借助绝对霸体之能,也无惧与这些金丹修士的庞然巨力硬撼。

    更以移花接木的手法,借力打力,每一剑过后,剑上的力量都会激增不少,也越来越快。

    到最后三十剑时,那八景坤雷剑已经化为了一片残影。哪怕以金丹境的修为,也只能勉力辨识而已。

    而每一剑之力,都超过了八千象,迅猛绝伦,几乎可以比拟离寒天境内,血猿附体之时。剑身之内,更隐含着庄无道以蕴剑决养出的‘大悲剑气,。

    一时间竟反而以这疯狂剑势,压迫的这位金丹魔修左支右绌,穷于应付。

    明明是四大金丹魔修合力暗算围攻,此刻却仿佛庄无道,才是真正占据了上风。

    “好剑术”

    那遮天神罩虽能隔绝修士神念,可本身展开之后,却是半透明的薄幕。

    司空宏在外看着,亦不由一声喝彩,眼中喜色微闪。不过随即就被旁边节法真人瞪了一眼,语声顿时一阵凝噎,不再言语。

    节法看了这弟子一眼,就不再理会,仍旧与叁法宏法联手,继续破解着这层黑色幕障。

    不过望见里面这一幕,外面所有人都放下心来。知晓庄无道,足可撑到这‘遮天神罩,被打破之时。

    不过更多人却是目透异光,以不可思议的神色,看着黑幕中,正持剑奋战的那个身影。

    宏法亦是哑然,暗忖道此子居然这么快,就已到了能与金丹抗衡的地步?虽是仗着玄术神通与横练霸体之助,不过庄无道的对手,却是整整四位金丹中期。

    刺魔宗的魔修,都能令天下修者色变。此宗的金丹长老,更都是经历过不下千百场的刺杀,其中无一弱者。

    此刻却非但是不能将庄无道诛灭,反而被其反过来,重伤一人。让人不由自禁,就想起了十几年前太平道重阳子,以筑基后期的实力,就将两位金丹初期修士,战败斩杀之事。

    可此时庄无道,虽未能彻底将其中一人诛杀,然而今日战绩若是传出,却必定更为轰动,名震天一修界。

    便是心情坚韧不拔如宏法,此刻也不禁生出了万年俱灰之感。有灵华英在前,又有庄无道在后,让明翠峰一脉日后,该怎么与宣灵山一脉争锋?

    八十一剑斩完,‘庄无道,剑势猛地一收,那潮涌般的剑光,顿时消散无踪。

    而就在那些金丹魔修俱都轻松一口气,又纷纷暴怒之时。‘庄无道,又一声轻吟道:“散”

    周围四人都微微愣住,而后就感觉自己体内,似有什么东西爆发开来。

    一道道游丝剑气,在体内横冲乱撞着,将四人才聚起的真元,搅成了一团乱麻。附近的经络,也被陆续穿透,千疮百孔。不但气机紊乱,便连神念也被冲击,七情六感完全混乱。

    这些大悲剑气,也不知是何时打入了他们四人体内,在此刻一齐爆发了出来。

    而‘庄无道,身周,则又是一道道雪亮的剑光,如涛如潮的再次斩向四面

    依然是一模一样的‘牛魔乱剑不过却非是玄术神通。而只是以还未散去的牛魔霸体,结合天地阴阳大悲赋的剑术而已。

    然而此刻看在这四位魔修眼中,却更俱威胁。

    体内气机混乱,而此时庄无道的剑势,哪怕非是玄术,也未能借导诸人之力,威势远不如先前,也依旧使人惊怖震恐。

    在这气机紊乱之时,哪怕任何稍强一些的攻击,就可使四人无力应付。更何况此刻庄无道的剑,以大摔碑手法催斩,亦高达三千象力

    “这到底是什么剑气可恶——”

    那金丹女修面色大变,而后猛地一拍胸前,口中一口血雾吐出。竟是以自残之法,将体内肆掠的剑气逼出,

    而后第一时间就把手中长幡再挥,一层黑色魂雾,将身周缠绕,勉强抵住了这波剑光。

    其余三人,亦差不多都是同样的动作,拼着身受重创,亦要将体内的剑气驱逐出了体外。

    而后都是战意全消,彻底断绝了将庄无道诛灭的念头,知晓再战下去,庄无道未必会死。他们三人,却是十成十的可能葬身于此。

    “此子棘手,日后再说”

    上方那人,不等外面几位元神境继续发力,就按住那黑色幕膜的顶部,用秘法一收。顿时就使这黑色光幕回缩,卷裹着其余三人,一起冲霄而起。

    云儿的眸中,却在此时光泽一闪。剑势再变,乱斩而出的剑光,骤然消逝。全数化为一剑,削向了身前虚空。

    这一剑,正是‘截天地阴阳大悲赋十五个基础剑式中的‘截剑式,

    截者,切断,割开,拦截,截断之意。这一剑中,恰在那‘遮天神罩,快要合成一个黑色光点之时。八景坤雷剑以玄而又玄的轨迹穿入其内,将其中几道微妙的灵流气机,彻底割断。

    而后那‘遮天神罩,中,顿时现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缺口,再无法合拢。而里面一人,更是胸前被斩出了一道深深刃痕。

    “这一剑,当真是妙极”

    那叁法真人一声轻赞,而后几团紫色雷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入到那缺口之内。

    一团耀眼的紫光,顿时在里面炸散开来。可见里面一团团雷浆四射,大多都被那黑色幕障拦截包裹在,只有极少的一部分,从缺口中溢出来。

    灵华英面色铁青,上霄坎离无量剑,虚实十一口飞剑,配合雷火之力,将那黑色幕障,刺裂出数十孔洞。

    叁法真人亦随后出手,整整九九八十一道黑色光刃,无情的自虚空中斩过

    正是离尘宗的‘太虚乾罗刀犀利无比,每一道黑色光刃,都不逊于最顶尖的法宝级灵器,把这已经破损处处的‘遮天神罩斩成了碎片,

    不过里面仍有一个身影逃出,向北面方向急遁着。节法真人面色冷漠,轻描淡写的探手一拿,就把此人强行擒住。而后再一抓一摄,赫然就将这魔修的元神,强行从身躯中提取出来。

    那魂火狂燃了片刻,就变得明灭不定,最后碎成千百余块,消散了开来。

    诸人见状都心中凛然,知晓节法此刻用的,正是出自魔门的一种搜魂秘术

    这位元神真人,一向以和善面目示人。可在几百年前,却是以手段残酷著称于世,杀得对手为之胆寒。更有将一个拥有三位金丹修士的修行世家,彻底灭绝的酷烈之举。

    从三百年前,节法接任宣灵山首座起,才收敛的锋芒。时间实在太过久远,节法的脾性,也似乎越来越温和,以至于让人忘记了他的心狠手辣。

    “是太平道!”

    节法真人挥了挥袖,将残余的魂识,也一并挥灭,而后微一皱眉道:“大约二十三日之前,太平道重阳子亲赴大灵国京,以一千枚四阶蕴元石为定金,雇请刺魔宗在我离尘攻下东泉宫之前,刺杀无道。”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