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八四章 刺魔之袭
    掌力与那刃光交撞,三丈方圆的黑幕之中,立时响起惊天般的震鸣声响。

    庄无道只觉一双肉掌发麻,浑身骨骼,都被冲击过来巨力,震得隐隐生疼

    好在第三重天的牛魔元霸体,的确非同于凡俗功决。大摔碑手,更有横行之力。

    尤其是在使用玄术神通,绝对霸体之后。庄无道虽被这庞然劲力,打得五内翻腾。不过那刃光,却仅仅只把体外的磁元罡气刺穿而已,连他一双肉掌的外皮都未曾划破。

    而就在交手的第一个瞬间,庄无道便已明白,这暴起袭杀他的四人,不但皆有着金丹修为,更是金丹中期中的佼佼者,无不实力强绝力量都远在他之上,全靠着霸体之功,自己的一双手臂及骨骼才没被这四人打折。

    也知晓此刻的自己,正是生死关头,沦入前所未有的险境。一旦撑不过这黑色幕罩笼罩的时间,那就只有身死之局。哪怕节法几位元神真人近在咫尺,一时半刻之间,亦无法对他施以援手。

    那八道刃光遇阻,终于现出了形状,竟是八根手指粗细的利刺。而就在被庄无道掌势迫停之后,这些利刺就又爆裂开来,化成千万道细碎银针,漫天拨雨般笼罩住了庄无道的身影。针上都隐含绿光,腥味熏人。

    庄无道眉头微皱,知晓这些针,再不可以肉掌硬当。本身那八道银刺,就已破除了他体外的护身罡气。故而这些银针,都是在他肉掌之前爆发。又附加有破除磁元霸体的术法,借助爆裂之力,比之前凌厉了数倍,

    针上则莫不都涂有剧毒,只要触血,立时就会毒发生死。

    偏偏此处空间已被禁绝,庄无道空有能与金丹修士比拟的遁速,也无从发挥。能够选择的方法有限,只能硬扛而已。

    “斗转星移,移花接木”

    又是两门玄术神通施展,庄无道将其中近七成的毒针,都强行以斗转星移的神通,化解导引开来。

    不过在这四位强者面前,庄无道却不敢以还未成熟的乾坤挪移反击,只以移花接木之术。使那一枚枚的毒针,都一一钉入到了地下。

    而其余的毒针,庄无道则直接是使出了坤守元珠一层土黄色光华展开在身周,使一身磁元罡力,又强化了数倍,抵住了剩余针影。

    偶有两三只漏网之鱼,也能依靠着身上的道衣抵御,使庄无道安然无恙。

    “嗯?”

    四位金丹修士中的一位,明显极其意外。那黑色幕罩能够隔绝的时间有限,四人这暴起一击,自然是全力出手,不留丝毫的余地,也自信能够一击必杀

    可此刻庄无道却不但能够抵挡,而且本身是毫发无伤。

    “有趣”

    其余一人‘嘿,的一声冷笑,一个游身,就到了庄无道身后。单掌一竖,掌前现出三口长剑,剑势有如螺旋一般,往庄无道的颈项之后,绞钻了过来、凌厉的剑气,与庄无道的磁元罡气碰撞交割,发出一连串刺耳之极的嘎嚓声响

    只是一个刹那,就突进到了庄无道身后不到三尺之距。

    而另一人,则拿出了一件磁瓶,随手甩出,丢在了庄无道的身前。炸裂开来之后,顿时一团惨绿色雾气飘出,充斥在这三丈方圆之内。

    庄无道原本还以为这是魔毒,可顷刻之后,就发现自己浑身的磁元罡气,忽然开始松散松软了起来。心中不禁微惊,就知这必定又是一种克制自己霸体磁罡之物。

    “星火神蝶”

    近乎本能,庄无道就招出了自己袖中的火蝶碟种,翩翩而舞,飞向了四面八方。分化十万之数,燃烧驱逐着那些惨绿气雾。

    不过效用极小,那绿雾也不知是何物制成,哪怕被石明精焰烧灼,也能抵御一时半刻,往往需要十数息,才会化为石质灰尘。

    在十万火蝶催逼之下,惨绿气雾的扩散之势稍稍遇阻,不能近身。可随着其余三人,一人一个磁瓶丢出,哪怕庄无道拼命催迫着这些火蝶,也无法阻扰这气雾,将他周身的磁元罡气软化。

    庄无道深吸了口气,强压住了胸中升起的绝望之意,浑身肌肉紧绷,压制着那发自身体本能的颤栗恐惧。

    今日之局,不战则死别无选择。他可不愿自己壮志未酬,就早早葬身于此。若就这么死于三位元神真人护持之下,只怕这整个天一修界之人,都要笑掉大牙。

    正愁眉不解道,庄无道却又听云儿的声音道:“只是三香化元散而已,确实可以化解克制土元之力。不过剑主,可莫忘了牛魔真意——”

    牛魔真意?

    庄无道隐有领悟,而后就是一波浩荡拳意,陡然展开。行无忌与碎山河,使得周身的磁罡真元,再次一凝。

    可能是生死之危刺激压迫,也可能是这几年道业上的积累,确已提升了一个层次。这次他拳意相融,较之几年前在那条道业天途上时,还要更为完美。乾坤大挪移的运劲化劲之法,也在这一刻,运用到了极致,

    就在身后那螺旋剑影,快要触及肌肤的刹那,庄无道身周的磁元忽然震荡,后方的空间,也似发生了扭曲。将那几要将他头颅斩断的剑气,猛地偏移,偏开了整整半尺距离,几乎是挨着他耳院处擦了过去。

    只是余劲,就在他肌肤之上,擦出了一条浅浅的血痕。

    不过前方另有二人,一人持着一丈方圆的巨圈,往他遥遥罩来。圈内有着锯齿状的利刃,将庄无道圈住之后,就急速的旋转切割着。那刃圈也越来越小,初时有丈许方圆。可仅仅三息时间,就只剩下不到半丈。

    而即便庄无道的乾坤大挪移,有着通天之能,也同样拿这轮刃圈无可奈何。借力化力之法,完全无用。

    另一人却是手那着一面缠满黑色死雾的长幡,只轻轻一挥,就有数十上百的黑色魂影,向他扑击而至。

    上方处,则又是三道银白刺影,猛地往他头颅顶出,凿击而下。

    就在黑幕之外诸人,都微微色变之时。庄无道探手一招,以最快的速度,将那张‘赤阳神雷符,取在手里。而后完全不惜消耗,符宝内的赤阳神雷,全数引发,疯狂的往前面轰击而去。

    此时他最后悔的,就是那血神盾并未随身携带。不过对那三道银刺与刃圈,庄无道也并非无有应对之法。手执着自己的秘传玉牌,庄无道一个灵决打出,整个人就化光而遁。

    本来这玉牌中的‘千里移光,之术,可以带着他瞬间移遁千里。可此处被这刺魔宗的‘遮天神罩,所困,只有三丈方圆。庄无道自然不可能轻易穿过幕障,逃离此间。

    不过庄无道的目的,本来也不在于此。借助此术,他身影一闪,就到了那黑色幕障的边缘,也成功从那环状刃圈与银刺合击中逃离。

    “好狡猾的小子”

    此刻那位御圈魔修,语中已经有几分气急败坏之感。庄无道贴着幕墙站立,等于是间接废了他手中这件专破横练霸体的灵器。也有之前的被四面围攻,变成了现在三面环敌,再不用担心身后。

    无奈之下,那魔修也只能将那刃圈收起,冷声问道。

    “还剩下多久”

    另一人看一眼黑幕之外,眼中现出了几分忧色:“只有二十息”

    二十息之后,这黑色幕障,就再无法阻拦外面那三位元神真人。看似时间还有不少富余,然而黑幕散前,在几位元神真人面前逃遁的准备,也需至少三五息左右。

    而此人说话之时,手中的动作,也毫未停顿。那三剑螺旋,一个回绕,就倒转了过,继续往庄无道所立之处冲击而去。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玄术神通,剑势只比全盛之时略减。然而喷出的黑白剑气,却更是犀利锐绝。

    “拖不得了最后一次,不成则遁几位师兄的手段,难道还要藏着掩着

    出声之人,正是那手持长幡之人,用的却是女音,尖锐无比,说不出的难听刺耳。

    她那长幡上的阴魂,已被‘赤阳神雷,劈散,暂时无法汇聚。不过转眼之间,又是三道黑色弹丸打出。半空爆裂,化成黑色火光。而上空处的另一人,身边也是现出了二十个黑筒,刹那间无数的惨绿针影,铺天盖地般的笼罩袭来

    庄无道这时面色却平静无比,把全身再次放松。他移遁至此,既是为了躲避那刃圈,也是为让剑灵有机会,代掌他的身躯

    “云儿”

    “领命——”

    剑灵应了一声,而后一股股热流,就从剑窍之内倒涌而上,蔓延到了庄无道四肢百骸。

    那八景坤雷剑,毫无预兆地出鞘,一道如弯月般的剑光掠过,将前方那螺旋剑光猛地斩裂开来,漫天的黑火毒雷,也被割裂开成了两半。

    于脆利落的一式拔剑术就将这几乎必死之局破解。而后依然是以乾坤大挪移的运劲之法,磁元罡气一震一抖,就使那漫天的毒针,全数反弹而回

    然而云儿的武道造诣,却不似庄无道,哪怕施展本命玄术花接木,之后,也只敢固守,不敢反击。在那成千上万的毒针反弹之即,一道凄厉无匹的剑影,亦紧随其后,掠空而去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