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八三章 遮天神罩
    一个月后,离尘宗江南道宫。当庄无道乘坐着灵骨宝船,随同节法与叁法等人抵达此间之时,这里已一片狼藉。

    此处所有的建筑,都已被摧毁。之前布置的一套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也已残缺不全,几乎没剩下什么。

    太平道在宣灵山下大败而归之后,几乎横扫了整个离尘山之北的地域。波及百余国度,几乎以横扫之势,清除着离尘宗的道馆道宫,以及所有离尘弟子,用以泄愤。

    江南道宫是首当其冲,好在此处驻守的弟子,事先就得警讯,早早就已彻底隐藏,死伤不多。

    只有一位年岁将尽的金丹同门微如,不肯撤离。坚守于此,最后殉阵而死

    各处死伤的弟子,也有不少。这次离尘宗战死的金丹境就有四人,筑基修士则多达一百六十余位。是自几十年前,六任湖之战后,最严重的一次死伤。

    除此之外,练气境一级弟子,更是损失惨重,尤其北面的各地道馆。

    哪怕是事先就已接到了宗门警示,也依然有不少人,被太平道追寻到了踪迹。总计身死之人,几达一万。

    这还只是离尘宗内门弟子而已,外门更不知有多少。尤其是藏玄大江之南的诸国王室,与各地世家势族。有不少直接就被太平道夷灭,满门诛杀。

    好在这太平道,终究还是正教道门,凡事太不敢过份,还做不出大肆屠戮凡人这种事,只能拿各地的修士泄恨出气。

    可那赤灵三仙教,却没有这样的顾忌。短短二十天内,在北宁境内屠城十三座,附近诸国也未能幸免于难,死伤总计达百万人计。

    还是隐居于附近的两位元神境散修看不过眼,出面驱逐,才使血峰道人生出忌惮之心,不得不离开藏玄大江南岸,远遁中原。

    不过据庄无道从宗门内得到的消息,当血峰撤走之时,此人身旁的金丹修士,已经恢复到了八人之多,筑基境亦达一百五十之数。

    正如灵华言所言,只要有足够的血食祭品,这赤灵三仙教轻易就可恢复教中的实力。

    这一战中,离尘本山虽未被攻下,甚至借助阵法之力,将太平道重创。可损失之重,亦是千年以来,前所未有;

    故而当诸人抵至这江南道宫,看着这满目疮痍,所有人都是心中伤感不已

    哪怕是对面,太平道最后一艘寒晶灵船,已经撤过了北岸。依然未能使人,生出丝毫轻松喜悦之情。

    “今日之后,太平道与赤灵三仙教,都是我东南修界的死敌”

    人群中发出了一声恨之入骨的冷哼,庄无道抬眼望去,只见那说话之人,正是陶尽。

    此番诸国中论到损失惨重,自然以北宁国为首。国内臣民,几乎都被屠戮一番。

    血峰道人为报复陶氏兄弟,选择的屠戮之地,大多都位于北宁境内。不止是赤灵三仙教下手狠辣,太平道修士对北宁也是重点照顾,

    时候节法,虽免除了北宁境的部分灵税。可这北宁国内,此时已是伤筋动骨,赤地千里,不知多少年才能恢复元气。

    庄无道并不同情,这陶氏兄弟完全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他只怜惜那些百姓无辜,平白惨死。

    这些凡世的普通人,在修者的眼中,就如蝼蚁一般。平时获可安闲自在,平静的生活,可一旦遇到灾劫,却连反抗逃生的余地都没有。

    庄无道不禁想起了当初的吴小四,若几年前能知今日之景,这位他曾经一意想过普通人生活的兄弟,会作何感想?

    “一路看来,这太平道,确是心狠手辣。”

    叁法摇头不止,面色黯淡:“连那些道馆的几名弟子都不放过,真是妄称正道大宗”

    “今日此仇,他日我必三倍奉还”

    宏法真人是一身戾气难散,虽与节法及宣灵山,都有不小恩怨。可今次之事,亦是感同身受。

    死伤的万余离尘弟子,亦有不少,是明翠峰门人。

    “那北方太平道也就罢了,一个小小的赤灵三仙教,居然也敢招惹离尘以我之见——”

    “师弟眼下各处疮痍,我观离尘山之北列国,至少需十年时间才可恢复元气。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师弟不妨再等待一阵。”

    节法真人摇着头,直接就把宏法真人后面的言语,直接给堵了回去。

    庄无道闻言不禁撇唇,其实这点他倒更赞成宏法真人,那赤灵三仙教必除不可。

    掀起藏玄大江两岸魔灾,死伤数以千万计,视离尘宗为无物一般。不将之除去,不能慰治下诸国死难生民,不能显离尘宗之声威

    他自己也是恼恨不已,北宁国的魔灾肆掠,他多多少少也有一份责任。

    那血峰道人,他若没足够能力也就罢了。若一朝成就元神位业,他无论什么样的代价,都要将之手刃斩杀。

    只是现在确实不是时候,这南方之地,的确要休养生息,离尘也确需恢复

    这次太平道的打击,可谓沉重。将使得几年内离尘宗各处学馆提供的优秀弟子,几乎断绝。

    除此之外,还有东泉宫,移山宗与含光山三处,更需先予处置——

    再者宏法真人之言,其实也是另有用意。

    庄无道果然就听节法真人语气一转,凝声道:“倒是我离尘宗的腹心之患,已经不能不除。此次攻打东泉宫,就有劳宏法师弟掌总坐镇如何?”

    宏法真人浓眉一挑,随后就‘嘿,的一笑,又斜目看了庄无道一眼。

    节法真人顿时会意,微一颔首道:“东泉宫经营一万余年,在东南的时日,比之我离尘宗还要悠久,山门大阵强横无匹。若要减少伤亡,我这弟子自然是要随行。不过,宏法却还需先答应我一事。”

    叁法真人在旁默默不言,只神色怪异的看着庄无道,让庄无道感觉浑身都不自在。

    宏法则一挥大袖,语气悠然:“可是为无道的安危?此事我知轻重,定会亲自看护,不让他有丝毫损伤。”

    此时的庄无道,对于离尘宗的意义,已大为不同。便是宏法之前对庄无道再怎么心怀恶感,也不容此子,有什么万一。

    再者已有灵华英这个已接近元神的师兄在前,庄无道这些年虽是成就虽是耀眼,却还远远算不上威胁。

    思及此处,宏法又斜目看了侧旁,那一直随行在十丈外的灵华英一眼。目光阴冷,暗透着几分恼意。

    此子与节法,当真是藏的好深。若非是灵华英生死不明,离尘宗内哪有这几年的一连串风波?这几年中的所作所为,换在今日看来,简直就是如笑话小丑一般。

    节法师徒刻意隐瞒,真正是居心叵测

    节法却似浑然不觉宏法真人眼神中的恶意,摇着头道:“无道他的安危,以师弟之智,自然不用我来提醒。节法所求,是师弟攻伐东泉之时,能否对地方留情一二?此次我离尘向东泉移山二宗下手,一是为了除后患,二是为夺此二宗之财,补我离尘这次的折损。可最重要的,还是地方学馆,弟子——”

    “这个用不着你说”

    宏法真人一声冷哼,知晓节法是在拿之前东离诸国说事。那次无名山战,明翠峰死伤最重,他对宣灵山一脉无可奈何,就只好拿降服诸国出气。不但地方上的世家势族被清理一空,移山宗各处的学馆弟子,亦被清洗。

    使得东离周围地方,好几年都没法恢复元气。两次大比提供的弟子,也都不如人意。

    庄无道静静的听几位真人说话,眼却看着北面方向。太平道这些时日,几乎是被离尘礼送出境。

    这次即便太平道折损之重,只在离尘宗之上,金丹修士战死二十六位,元神真人,亦是一死一伤。可余下的修士,也依然能有勉力与离尘宗抗衡之能。

    固而双方都不愿再掀大战,自从叁法与宏法真人回归之后,就极其的克制

    此时就有五艘寒晶灵船殿后,正缓缓越过了前方的藏玄大江。

    这次离尘与太平道大战,至此已可了结。可也不知为何,庄无道自从身临于此,就总有不妥不安之感,心血倒涌,胸中发虚。

    尤其是当那五艘寒晶灵船,彻底消失在视野中时,这种不安与危险之感,上升到了一个极致

    是心潮感应o

    庄无道微微皱眉,不解自己此刻就在几位元神真人身侧,这危机感到底由何而来。不过此时问一问几位真人缘由,总是无妨。

    正欲开口,他的上空处忽然一点黑光炸开,向四方展开,瞬时就化成一片黑色天幕,往下遮盖。

    里面现出四个身影,各立于一侧。气机闪现的刹那,就一道道刃光,以迅雷不及眨眼之速,往庄无道方向一齐穿刺而至。

    “遮天神罩,刺魔宗?”

    外面节法三人,都是惊怒交加。第一时间就已出手,试图将庄无道救出。

    可那黑色天幕却更是快捷,一个瞬息,就将庄无道与周边三丈之地,都全数笼罩在内。

    庄无道瞳光微缩,而后看也未看周围的情景。毫不犹豫,就施展开了‘牛魔乱舞与天璇极元变连窍通脉。在那刃光及身之前,就是整整九九八十一道大摔碑掌影,拍向了四面八方。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