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八二章 节法后手
    灵华英依旧在操控着整座坤无量无极大阵元神之躯,却再次显化在了庄无道与司空宏身侧。

    这次却是面貌模糊,不似节法真人,与灵华英自己也并不相似。

    闻言之后,不禁失笑:“我倒是觉得,五师兄是一点没变,心狠手辣呢

    司空宏看了灵华英一眼,却没什么好脸色,闷哼了一声,就转过了头去。

    “师弟一直藏匿不出,瞒着诸位师兄,确实不对。可这也是师尊吩咐,形势所逼,不得不如此。”

    知晓司空宏是为何而气,灵华英‘嘿,的一笑,解释了几句后就不再理会

    以司空宏的爽朗性情,估计也气不了多久。

    “还要再谢过庄师弟,几年来一直都未有机会当面道谢。多亏了当年师弟妙手将那石明神焰驱除,否则我灵华英几年前,就真要道消身陨了。”

    庄无道此刻恰好将自己之前放出的十万星火神碟重新召回,立时就觉身侧灵华英的元神,一阵不自然的颤动。

    顿时暗笑,果然是那位无名道人,看来这位师兄对石明精焰,依旧心有余悸。

    “是我谢师兄才是,若非是师兄为无道在师尊面前美言,无道现在,只怕也无缘离尘宗门墙。”

    “这岂用师弟谢我?以师弟当时的天资成就,本就有足够资格拜入离尘门下。是离尘宗出了宵小,不但阻了师弟道途,也是我宗之毒瘤。”

    灵华英摇着头,非但不以为荣,反而颇为惭愧:“华英所为,不过是拨乱反正而已。离尘宗若是错失了师弟你,那我与师尊,都要痛悔一世。”

    “不说这些”

    庄无道哑然失笑,这谢来谢去,没完没了,反而显得生分客气。

    而下一瞬,庄无道的面色,就转为严肃。

    “师弟我有一疑惑未解,想问师兄,今日为何如此冒险?”

    灵华英之举,虽是将离尘宗的损失,降到了最低。使汇聚于北宁国的离尘修士,都免于被追杀至死。可这一路,实在太过冒险。只要太平道之人,感觉稍不对劲,对‘节法,的身份生疑。那么此间之人,都将遭遇灭顶之灾。

    九渡山这里,虽是让人狠狠出了一口恶气。不过建九渡山道宫,攻灭东泉宫之事,大可待太平道被挫退,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再做打算。

    “此事?”

    灵华英略有迟疑,不过当望见司空宏同样逼迫过来的目光,还是无奈开口道:“只是师兄我气不过,略作反击而已。与太平道之战,我离尘虽是守住了南屏诸山。其实却是我宗输了,布局谋算皆不如人。若非是有诸般巧合,我离尘本山,只怕早已被太平道陷落,”

    庄无道默然,知晓灵华英之言,并未说错。这一局,离尘宗虽是赢了,却赢得侥幸,赢得凶险。

    要非是灵华英另有机缘,得此元神化身,可以代替节法前去北宁境内除魔

    这一战最后结局,只怕不妙——

    “我却心有不甘,离尘宗自从陷空岛大乱之后,陷于内斗数百年,给人太多的可趁之机。所以太平道,才敢觊觎东南,可从容布局。今次也是机会难得,我实不愿错过。说我灵华英莽撞也好,轻率也罢。总之需叫太平道之人知晓,咱离尘宗,并非无人——”

    灵华英吐出此语时,浑身透着说不出的昂扬锐气,

    而仅仅就在下一刻,庄无道心有所感,看向了西北面的方向。只觉一波浩大的灵潮,正往此间席卷而至。

    “这是——”

    司空宏还在猜测,这灵潮生起的缘故。庄无道却已提前明白了过来,正因同样的情形,他已经在离寒天宫之内,感应过数次。

    “是有元神修士陨落!”

    几日前他就已通过信符知晓,太平道的古庭与守如两位元神真人,就在西面群山中,拦截赤阴城救援离尘的人手。

    就不知此刻陨落的,是这两位元神真人的哪一位?

    灵潮冲溢波及六万里,应当是被逼到自碎元神肉身之境,以掩护另一位元神修士逃离。

    “是古庭真人——

    灵华英掌控着这座乾坤无量无极大阵,神念可蔓延数万里之遥。这个范围内,稍大一点的动静,都可映入其灵识之内。

    而此刻的灵华英,正眼神淡漠的看着对面,那正逐次退去了几十艘宝船。

    至于那曾叫嚣,要将离尘上下屠绝的血峰道人,则早就不见了人影。

    “今日此战,胜负已分!”

    “古庭陨落?”

    司空宏骇然看了西北面一眼,依然无法置信:“莫非是羽旭玄师叔,亲自出手了?”

    他知晓此次赤阴城来援的两位元神真人,一为鸿德真人,一位紫衍真人。

    皆是元神中期,纯论战力,可压过古庭与守如一筹,却无绝对的优势。

    哪怕是有着灵华英借助这乾坤无量无极大阵,招出重明鸟真形助战。也不可能将元神初期的古庭,一举迫杀。

    “师弟可还记得三年前九脉法会时,那镇龙寺来人?

    庄无道怎可能记得,正是镇龙寺那三位僧正,为他送来了那几枚九曲沙僧果。

    “其实当时,镇龙寺的善仁大僧正,也藏在其中。前来离尘,观我宗虚实。商议与我宗交换灵物功法,交通有无之事。”

    庄无道身躯这才微震,忖道那三位镇龙寺使者中,居然还藏着一位可与道家元神真人比拟的大僧正,真是未曾看出来。

    司空宏同样目露疑惑之色:“难道这镇龙寺还肯为我宗出手,平白与太平道交恶?”

    哪怕是定下盟约,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好事。那镇龙寺毕竟远在西陲,东南之争,与其毫无关联。自己也同样麻烦不小,哪有什么余力,来帮离尘与太平道搏杀?

    “自然是不肯的——”

    灵华英摇着头:“不过师尊他却早有预感,太平道对离尘必有图谋。且一旦发动,定能有一举夺取东海的把握。所以请善仁大僧正出面,重礼聘请西北那位玄安真人,暂为我宗客卿,为我离尘宗效力至少五十载。而不久前那位真人,正好潜伏于九渡山,以备不测。”

    “玄安真人?是天下第九散修李玄安?是这位出手,那就难怪了?”

    司空宏眼中,这才透出几分喜色。李玄安乃元神中期,可在天机碑中,却是高据第一百一十七位。当世十大散修中,居于第九位。实力强绝,善于御使灵器法宝。随身九千九百九十九枚赤焰红蜂针,凶名赫赫。

    若是这位出手,确能将那古庭,一举击杀。

    元神散修虽是逍遥自在,不过本身资源毕竟匮乏。或为某种功决,或为后人,或为延命之丹,偶尔也会为一些大宗派效力,成为外门客卿。

    庄无道也是释然,不过他也听说,这位玄安真人昔年欠下镇龙寺极大人情,平生只与镇龙寺几位大僧正交好。

    这次若非是善仁大僧正出面,代节法延请,只怕离尘宗绝不可能将这位真人请动。

    ——无论节法真人,这次到底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只凭今日李玄安将这古庭逼杀,就已是划算之至。

    “不过,师尊他还真是大胆,记得以前我离尘,还从未外聘过元神客卿。

    司空宏只觉是不可思议,以前离尘宗从不曾有元神修士,成为离尘宗的客卿供奉。

    一是外人不可信,二则是宗门之内,抽调不出足够的资源,供养更多的元神修士。

    尤其是在现在,离尘宗势力大不如前之时。

    所以便连司空宏,也惊讶于节法真人的魄力。

    而以二人之智,都不会蠢到在这时问,为何聘请的客卿是玄安真人,而不是与离尘宗交好的其他元神散修。

    只有久居西域的玄安真人,才会与这东南之地,无太多的利益牵扯。也只有这一位,才能超脱在太平道的视线之外。

    “师尊之雄心,你我皆不能比拟。云师兄他亦有席卷东南,气吞万里如虎之志”

    灵华英说完,就眼看着那最后的几艘极相神梭,也渐消失在视野之外,面色不虞,目光更冷。

    “我现在只恨不得,将对面那些太平道之人,也一起留在这九渡山下。”

    司空宏知晓其意,太平道攻离尘本山不成,九渡山此处也遭遇重挫。

    守善真人重创,更有古庭陨落在西南大山之内,太平道可谓大败亏输也不为过。

    然而离尘宗在东南之地的力量,其实依旧空虚不足,也将迎来太平道的疯狂报复。

    南屏诸山与九渡山可以安然无恙,可东南列国道馆道宫,却无险可守,无人可峙,太平道轻易就可横扫。哪怕诸国王室,许多离尘弟子,都早已得讯潜逃。可对于离尘宗而言,也依然是一次痛入骨髓的重创。

    司空宏不禁暗叹,到底是天下第四强宗。这一战,太平道一位元神折损,不过是略略伤筋动骨而已。而离尘宗若输了,那就是覆亡之危。

    “师弟无需忧虑太过,东海风灾只剩二十二日。只需一月时间,叁法与宏法真人,就可赶回离尘。太平道不敢太过放肆——”

    话未说完,司空宏就发现身侧二人,都已走神。司空宏看着庄无道,只见后者,依然在看着远方,正与那边一艘极相飞梭中的某人,遥遥对视着,目光淡漠疏冷,又似乎在强抑着什么。

    再看对面,只见那重阳子目光看是平静,却似乎恨怒交集,难以言喻。

    至于那位高玄真人,早已不见了踪影。司空宏心中了然,古庭真人陨落,高玄感应之时,只怕还远在他们三人之前。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