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八一章 华英在此
    “眼生重瞳,是上古重明鸟”

    高玄真人脸色无比凝重,无需他提醒,船上的东泉宫修士,就已经极力把极相浑天大阵催动。

    都知晓重明鸟真形,乃是离尘宗‘南明都天,一系阵法中,最强的手段。而以眼前这座大阵召出的重明鸟真形,恐怕只需一个照面,就可将这边的小半宝船损毁。

    如此声威磅礴的一击,哪怕是高玄以元神后期的修为硬接,也要重伤当场,无力再战。

    那重明鸟聚出之后,气势愈发的强盛。不过却未朝对面的几十艘宝船冲击而去,而是一声长鸣之后,猛地冲霄而起,往西北方向疾冲而去。一个扇翅,就是一百余里,在雷光炸闪中,须臾间就消失在众人视线之外。

    高玄真人的灵觉也仅仅只能感应,那股浩大无比的气机,正疯狂的疾遁着,赫然只一个瞬息,就已飞掠过了数千里地域。

    “西北——是守如,古庭?”

    只略一思忖,高玄就已浑身微振,双手紧握。

    重阳子的脸上,亦是现出了惊骇欲绝之色。守如与古庭这二位元神真人,此时就在六万里外,拦截着赤阴城前来援手的两位元神境。

    以二人一个元神中期,一个元神前期的修为,仅只是牵制就已极为吃力。

    若是再加上这上古重明鸟真形,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杂碎”

    高玄此时已风度尽失,忍不住开口咒骂。远远望见不少筑基修士,正从那边的灵骨宝船上跃下,在九渡山的山巅处,布置着一些阵盘与蕴元石。

    这是离尘宗真正的‘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之前庄无道的雷火力士未召出时,这边太平道与东泉宫的修士,随时都可破坏掉离尘宗布阵企图。

    然而此时,当庄无道的八座正反两仪无量阵,耸立在九渡山的山巅。对面的那些离尘修士,却可从容自若的,把周围的法阵完善扩张。

    而这边只能眼看着,完全无可奈何。

    高玄真人皱眉不语,心念电转着。眼前的情形,别说是攻破此阵,就是牵制都做不得。

    待得那些离尘修士,将眼前这座阵法,再扩张到一定程度。他们这些人,怕是连全身而退都难做到。

    “问问守善,离尘本山那边,是否能抽些人手。还有守如与古庭两位道友,也需提醒。”

    声旁却响起了重阳子沙哑的声音:“离尘本山,我宗之人,都已经回撤。想必不久之后,就可抵至。”

    高玄真人楞了一楞,回过头来。只见重阳子正手握着那七窍冰球,几个窍穴中正灵光闪烁,而重阳子本人,此时竟有几分失魂落魄。

    “半个时辰之前,节法真人现身宣灵山,以离尘传法十殿镇压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出其不意,重创守善师伯,寒晶灵船亦损伤十四艘只巨。移山宗与含光山之人,此时都已散去。”

    “这,怎么可能?”

    高玄倒吸了一口寒气,眼中再现出不敢置信之色。蓦然远眺,看向了十里之外,那正在一艘灵骨宝船之上卓然而立,主持着坤无量无极大阵,的某个身影。

    节法真人既是在离尘宗内,那么他眼前这位,又到底是谁?

    高玄只觉胸中,气闷憋屈之至,想也不想,就已踏前一步。

    “尔到底是何人”

    声浪滚滚,震荡着百里地域。气怒交加,真元沛然,使人耳膜隐隐生疼。

    那边的‘节法,微一挑眉,而后轻声一笑。把手在脸上一抹,就现出了真实容貌。却是极其年轻,只有三十岁许。不算特别英俊的五官,却有着一种极特殊的气质,仪表风流,洒脱不拘。

    “离尘后进灵华英,见过高玄真人”

    此时整个九渡山范围,都似是因此人之言而寂静了下来。灵骨宝船上的所有人,都哑然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看着那本不该出现在此地的人,

    就连司空宏,也满眼都是错愕不可思议之色。

    “灵师弟——”

    他这位六师弟,不该是重伤垂死,在节法真人药炉中,余年无多么?

    此刻却不但好生生的立在他眼前,更将元神之身,显出于身外——

    同样疑惑的,还有庄无道,哪怕之前,已经隐隐猜知到这位‘节法,真人的身份。

    此时见灵华英不再掩藏容貌之后,也依旧感觉不可思议。

    好在他还有剑灵,为他答疑解惑。

    “这是天人备胎——”

    云儿语中也满含无奈道:“剑主可还记得当初在越城时,救下的那位无名道人?”

    “自然记得”

    庄无道曾经不止一次,怀疑那位无名道人,与节法真人有关,或者于脆就是离尘本山的某一位。也曾猜度,此人就是灵华英。

    可这么多年来,都无什么线索,灵华英也一直在节法真人药庐中,一身重伤不能化解。那位无名道人,更无丝毫的消息。

    久而久之,庄无道也就没怎么在意。不过正因对此存疑,他才能猜测出‘节法,的身份。

    “可既然是天人备胎,云儿你怎就未察觉?”

    “那时我才初醒,灵念感应,也还远不到能入微之境。再者此人始终守住心脉,自然未能察觉。”

    庄无道隐隐听出,这剑灵对自己这次的走眼,也颇为羞惭。这明显是不欲多言的语气。

    然而庄无道却还有一惑未解:“天人备胎?那就怪不得了。否则那样的重创,根本无法恢复。灵师兄能在短短数年内,恢复金丹境的修为,应当是用了夺丹之法。只是,这元神显化,又是怎么回事?”

    他不信灵华英能在重伤之后的短短几年内,就修至到元神境界。元神显化,这分明是元神巅峰,拥有假阳神,半步练虚的修为境界才能办到。

    何况云儿之前也曾言,灵华英的情形特殊,元神显化是另有缘故。

    “那是化神之法,炼化他人元神为己用”

    庄无道心中微颤,正狂涛骇浪之时,云儿又道:“不是剑主你想像的那种去抢夺他人元神。这世间有许多特殊灵地,元神修士坐化之后,元神仍可脱体常存不散。天仙界内许多修成元神的修士,都会借此法延命,转为魂修。不过也有许多不能成功晋阶的,几百年后,元神虽存,本身意识却会彻底消散。留下的空无元神,被许多修士视为奇珍至宝,或以炼丹,或以制器。或者就是用这化神之法,将之炼化为己用。”

    “原来如此——”

    庄无道目中微光闪烁,魂修也就是走散仙之途成道,比之以肉身修仙,更艰难几倍。一般是一些寿元将近,或因身受重伤而致肉身损毁,又不愿夺舍轮回转生之人,才会选择此途。

    大多修士,宁愿拼着元神受损,灵肉不谐,也要另夺肉身来继续修道。

    在这天一界转为魂修,庄无道想也知最后会是什么结局。这一界中,元神修士以上道路,几乎断绝。哪怕是元神后期的修士转为魂修,也无法再进一步。可只需几百年时间过去,所有的意识,就会消散,成为元神空壳,

    大约他那位灵师兄,是机缘巧合,才寻得了这么一具空无元神,又刚好知晓这化神之术。

    “夺丹,化神,你这师兄其实是在冒险。”

    云儿又继续言道:“哪怕是天人备胎,哪怕夺取的是自身金丹,也无可能完全契合。这灵华英的九转金丹,必然已有了瑕疵。他这是欲借这元神之力,再次打磨金丹。至于之后那空无元神对己身魂识的影响,此人可能另有办法解决。不过这化神之术,虽可强大一时,甚至能使金丹修士,拥有比拟元神中期的战力。可日后要想冲击真正的元神境界,这化炼而来的元神,反而是莫大阻碍,”

    也就在庄无道,终于释然之时。远处一声凄厉嘶吼,打断了他的思绪。

    灵华英那十一口剑影连段的交斩之下,那伏商终是抵御不住这水火坎离剑阵的绞杀,被一剑穿过了胸膛,

    五口坎剑,带走了此人全身上下,所有的水液。五口离剑,则将伏商的身躯彻底烧成了灰烬

    剩下几个参与反叛的金丹,都已惶然失措。而党千丘,更已面如死灰,脸上已无丝毫血色。

    “诸位道友,可否手下留情?是我党千丘糊涂,轻信人言——“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轻信?你一句轻信,却已使此间百余道友死伤,我离尘二十余位弟子罹难”

    元秋子此时愤怒已平,一声轻叹,流露出伤感只意。招出的太虚乾罗刀,却毫不留情,不等这党千丘说完,就将这人头颅,于脆利落的斩下。

    “念在你手中,还未沾我离尘弟子之血。兴远国灭之后,我元秋子可做主给你门党家,留一血脉后裔。你可安心去了——”

    此句说出,那党千丘的残余魂念,顿时就消散无踪,再无一丝存留。

    远处司空宏见状,却是不慢的一声冷哼:“这元秋子师兄,还是一如往日,太过心慈手软了。既然要灭兴远一国,何必再留什么后裔?叛我离尘,就该全族诛尽。以儆效尤”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