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八零章 定诛此子
    当庄无道手中的‘大回衍术,符宝引动,回衍出了第六次‘雷火乾元,。

    整整二百五十二尊雷火力士,出现在九渡山主峰的山体各处,将所有的地脉灵眼,都全数镇压时。

    哪怕以高玄真人元神后期的修为,也不敢呆在阵法范围之外,退回到了东玄宫一艘极相神梭中。

    便是一同带过来的五艘寒晶灵船,在这规模庞大的乾坤无量无极大阵压迫之下,也显得岌岌可危。被二十四艘极相神梭结阵,围在了正中央。

    高玄真人都如此,那血峰道人就更是狼狈。初时向庄无道下手不成,就欲冲击那些雷火力士。以破坏阵柱的方式,破解这座顷刻间布成的阵法。

    可惜不但未能伤及这些力士分毫。反而被乾坤无量无极大阵的都天神雷反击,受了些轻伤。

    以血峰道人的赫赫凶名与疯狂,无论是东泉宫还是太平道,都不敢放开宝船,容纳此人入内。此刻这一位,正远遁到二十里外的一处灵地躲藏。一边继续窥伺着九渡山主峰,一边舔舐着伤口。

    高玄同样不敢放此人入船,谁能保证这位回否发疯,将全船弟子全数血祭给那赤灵三仙?

    “我若是你们太平道之人,无论如何,都定要将此子除去怕任何代价,也不能容他修成金丹。这门玄术,实在可怕——”

    说出此言时,高玄真人根本就未估计重阳子在场。甚至这句话,本就是对重阳子说的。

    “是,弟子省得”

    重阳子面色不变,朝着高玄真人一礼:“真有这机会,弟子定然不会手下留情。”

    “你一向知晓轻重,此子若是聚成金丹,或者修成元神。那么世间一切之阵,在他面前都无可峙。以一人之力,可抗十倍之敌。”

    高玄真人说到此处时,又微微一叹:“真是冤孽,你们父子之间,怎么就走到了这地步?”

    重阳子楞了楞,先是不敢置信的看了高玄一眼,而后又低下头去。

    这是怨责他,不该将庄无道这样的天纵之才,就这么拱手想让给离尘宗么

    ——若是沈烈在太平道,根本就无需用这什么声东击西之计,也不申借助那东海风灾。

    借助此子的一品玄术,瞬间布阵之能。大可以堂堂正正之兵南下,将那一个个岛屿强行攻破。

    即便在太平道,沈烈未能修成这门神通,也会是未来天机碑十大元神之选

    重阳子自己虽不以为然,却不能保证自己那些同门师兄弟,会否有这样的想法。

    这次东南之事若是事败,也无需有人暗中推波助澜,多半就会有许多同门在背后指指点点,议论此事。

    可这又怎能怪他?断绝一切尘缘,与凡间的妻子了断,这是太平道萧家提出的条件。

    他沈珏虽有仙品灵根,然而入仙门太晚。若无萧家的提携,怎可能在短短二十年内,成就金丹境界?

    当时当日,谁能想到他那凡妻,脾性竟是如此的刚烈。谁能想到,他那只有五品灵根,几乎修行资质的次子,竟也能一飞冲天,成为颖才榜第一人。

    真要怪,就只能怪造化弄人。

    只是重阳子却又心知肚明,无论他有着什么样的苦衷。门中几位元神真人都不会在意,不会替他考虑。只会责怨他重阳子,父子失和,将庄无道这样的天纵之资,白白推让给了离尘。

    “我观这些雷火力士,最多只能维持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此阵自然溃散。”

    然而重阳子心内,却反是浮上了一层阴霾。庄无道只需两次玄术,就可架构出一座坚固不破的坤无量无极南明都天大阵,。

    可此子却并未就此止主,以那不知名的符宝,连续施展。竟至于将此阵,推升到到了如此的强度,已经接近五阶大阵的层次

    这到底是情急失措,还是有峙无恐?

    “也只能等了”

    高玄真人明显也是想到了其中关节,愁眉不展。

    而仅仅下一瞬,就见庄无道在山巅处,又招出了整整三十六尊雷火力士。

    这次却不再是使用那符宝,范围也不仅限于主峰处,而是往右侧蔓延,将位于西面十里外的另一座灵山,也包含在内。

    雷火力士的数量,由此正式增长到二百八十八尊。也把这座大阵的威势,再次往上推高一层。

    漫天都是紫色光雷,与紫红火海。

    之后就不再施展这门玄术,而是另取出一道道符,化开之后,一片片灵光闪耀。

    星星点点的五行之灵,往那些雷火力士的方向,遥遥笼罩过去。

    “该死是固灵之术”

    高玄左足猛地重重一顿,使得整艘船只都在晃动着。

    重阳子双手紧攥,一阵愣愣失神。固灵术是一种三阶术法,顾名思义,是可固化天地之灵。用途极小,一般是用于炼丹,固化丹灵之用。

    而用在这些雷火力士身上,却可固化力士体内的五行之灵循环。

    使这些雷火力士,能够坚持更久。

    “是五阶道符,这些雷火力士,至少可坚持一月。”

    重阳子只觉此刻,每吐一字都是艰难。‘固灵术,是一种极其罕见的术法,只有修习一种极特殊的功决《固元大法》才可施展,代价是日后再不能施展水系的功法玄术。

    而能够施展五阶的固灵术,更需元神之境才可办到。五阶的固灵术道符,更是少而又少。

    可既然有庄无道这样,瞬间成阵的神通。换成他是节法真人,哪怕是拼了老命也要收集到足够的五阶固灵术道符,无论什么样的代价,也要将这门固灵术修成。

    庄无道连续将数张‘固灵术,道符化开,将二百八十八尊力士傀儡,全都笼罩在内。

    直到这时,庄无道才停住了手,往这边方向看了一眼之后,就默默飞空而起,往那艘保存最完后的灵骨宝船,飞空而去。

    此时十六艘宝船中的内乱,已经平息了大半,近百具头颅尸身,被甩下了宝船。只有寥寥几个金丹修士,还在殊死顽抗着。

    当庄无道返回宝船时,周围几乎所有修士投过来的目光,都满含着惊佩敬

    那些金丹修士,亦是眼含异色。

    之前的庄无道,虽是颖才第一,潜力无穷。以离尘宗秘传弟子的身份与他们平起平坐,然而毕竟还筑基身份。在所有金丹修士眼中,只是一个筑基小辈

    然而今日庄无道这门玄术施展,几乎所有人都明白,此子在离尘宗的身份地位,已超越了在场任何修士,甚至已可与元神修士比肩。

    任是一个再怎么愚蠢之人,此时也知庄无道对于离尘整个宗门的重要性,已完全无法替代。

    “庄无道——”

    此时重阳子的眼神,已经复杂之至,胸中则是如翻倒的五味瓶,滋味难明

    “十二个时辰,明天此时,就是三百六十尊雷火力士,十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

    庄无道一天可施展两次这样的玄术,只要还有‘固灵术,道符在手,那就是每天会增加两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眼前的乾坤无量无极大阵,将更是坚固难破。

    高玄真人一声轻叹,已经彻底断绝了攻下这九渡山的希望。

    而此刻这极相神梭上的东泉宫修士,面色更是难看之至,望向的高玄二人的眼神,已经隐含不善。

    重阳子心知这东泉宫之人,是在怪罪他们太平道惹下的祸端。事因太平道而起,最后却使东泉宫遭灾。

    不禁暗暗摇头,这些人也不想想,若无太平道南下。离尘宗要在此处建九渡山道馆,能有多难?

    以庄无道那门一品玄术,瞬息间就可完成一座大阵。离尘宗数千年拿不下的九渡山,对于此刻的离尘宗而言,已然是轻而易举。

    “无论代价为何,我都定要诛除此子。否则——”

    话音顿住,高玄真人的目光,又被那九渡山上空的灵潮吸引。

    那里一个身影,正浮空而起。无数的都天神雷与南明离火汇聚,在九渡山的上空,赫然聚成一只体型庞大,翼展足有三百丈的青色巨鸟。以雷光烈火为躯,赤红光华为翼,身形威猛如鹰,一双眼则是重瞳。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