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七九章 离尘山下
    南屏诸山,二千里方圆山脉中,此时四处都是道法轰击的痕迹。

    离尘本山之北,就是绵延八九万里的天南林海。妖兽成群,四阶的大妖,近年就有五位之多。

    几千年前玄萧未出世时,离尘也曾有数次陷入濒临覆灭自危。那些攻打离尘本山的宗派,都不敢从天南林海方向着手,而是绕道西面。

    这次太平道选择的,却偏偏是从东北方向突破。而镇守着天南林海的宣灵山,又是首当其冲。

    此处数十艘寒晶灵船聚集,将包括宣灵山在内,方圆三百里之地,都化成了冰雪之地。还有一百六十艘来自各方的宝船,气势迫人。

    而位于宣灵山北,离尘宗外围的几百座子阵,已经被破除。然而只是这些最普通不过的一二阶‘九宫都天神雷旗阵就已使得攻山的妖修与太平道一脉,死伤累累。

    南北三百里的山脉,到处都是妖禽残骸,其中不乏三阶妖修。而那宝船,也已损毁坠落了九艘之巨。都是被离尘护山大阵召来的都天神雷,或者九天磁光子午线,强行轰碎连带船上主持阵法的筑基修士与金丹,也一并身殒道消

    守善立在一艘寒晶灵船的上空处,面色灰败,再无十日之前,那从容自在的气色。

    攻山四日,却进展寥寥。死伤惨重,结果只是扫清了离尘本山的外围。

    离尘那座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根本就不似金丹修士在操纵。位于宣灵山的支阵,依然是稳固不摇。对面的阵法反击,也越来越是强力。

    此处汇聚近六个宗派,九千筑基,还有二阶妖修七千有余,却无法撼动对面的宣灵山分毫。

    若非是知晓那位节法真人,依旧还被困在九都山方向。守善几乎就怀疑,此刻坐镇离尘宗的,就是节法本人。

    灵渊亦眉头紧皱,东海风灾只有一个月而已。可似他们这般的进度,要何年何月才能将这护山大阵攻破?

    “无恨崖那几位,已经有些不满了——”

    这些时日攻打离尘本山,死伤最重的就是无有阵法护持的无恨崖禽族。光是陨落的三阶妖修,就已有十七头之巨。

    “我知道!”

    守善深吸了一口气:“稍后我再与赤明道友谈一谈,总不能死伤这么多道友之后,半途而废。”

    灵渊默然,半途而废虽是不好。可以现在的情形看,根本就无法在短时间内,将离尘的护山大阵攻破。

    其实若非是开始太过自负,急于求成,死伤也不会如此之众。

    “师兄,你说会不会是离尘宗。是另请了元神散修坐镇这宣灵山?”

    ——不如此,不能解释此间十位元神级的战力,都奈何不得这离尘宗。

    “不会”

    守善答的斩钉截铁:“离尘若请了元神散修坐镇,你我不会不知?这东南之地,有名有性的元神修士,我太平道尽知,都无异动。再者,即便离尘真请了元神修士为客卿,不修那镇宗三法,又有何用?绝不可能”

    不修都天神雷,南明离火,九天子午线这三门离尘宗镇宗神决,外人代掌离尘大阵,哪怕以元神之尊,效果都还不如那位离尘宗掌教云灵月。

    “我只是这么一说——”

    灵渊苦笑,他也知这是不可能之事:“不是其他散修,就只可能是那翠云山首座极法真人”

    “此人有成就元神之望,现在却还早。翠云山劫云未散,定然还在聚婴。即便真是这位成就了元神,修为尚弱,境界未稳,这离尘山也未必就拿不下来

    守善的目光莫测。深深看向了山巅:“我总觉今次只怕情形不妙。我等声东击西,算计离尘,只怕自己,也已被人所算。那位节法真人移驻九渡山,真让我看不透。有时候也在想,那位,节法,真人,真是节法么?这一次,若你我不能善加处置,说不定就有全军尽殁之险。”

    灵渊闻言不禁失笑,此间的形势确实恶劣,不甚如意。可也没到守善说的这地步。

    可就在话才刚要出口时,灵渊就心有感应,望向了那西面方向。感应到那个方向,灵机变化大不寻常。

    “这是,有人布阵?是乾天——不对,不该有这样的声势西面十二万里外,九渡山?那是乾坤无量无极南明都天大阵?”

    灵渊的目中,全是错愕之色:“重阳子与高玄师兄,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就让节法,布成这样的大阵?”

    元神修士,神念覆盖亦不过百里之遥,神念感应,哪怕专修此道者,亦不超三千里范围。

    然而此刻二人,正身处阵法中枢,十万里的灵流地脉变化,灵渊都能清楚查知。

    “绝不可能——”

    守善的面上,同样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有高玄师兄与血峰道人,怎么可能容那离尘宗,从容布阵?除非是那里的大阵,早就已埋伏布置妥当。”

    “重阳子素来谨慎,绝不会犯这样的差错。怎可能不事先探查,就放任节法移驻到九渡山。”

    灵渊摇着头,不以为然。那边的阵法,应当是才完成不久,否则不至于到这时二人才能感应。

    “即便重阳子没想到,高玄师兄也会提醒。离尘宗在九渡山有什么动作,更瞒不过东泉宫。”

    “所以我才说不可能,此事颇有些古怪。一日之内,布就如此大阵,我太平道哪怕事先有准备,也未必能够办到。”

    守善的面色,更显阴沉。无数的疑问,自心念中升起。而就在此时,他视角的余光,望见了一道光影,正遥遥往西南方向,飞遁而去。

    身化星芒,只一望便知是东泉宫的手段。此人不用问,就知是东泉宫掌教华景真人。

    此处诸位元神修士中,对九渡山那边的灵机变化,最为担忧的,恐怕就是这一位。

    一旦九渡山坤无量无极大阵,真正布成,被离尘修士占据,而离尘本山又未被攻破。那么在东南传承一万七千年的东泉宫,定将至此而绝。由不得这位华景真人,不心忧如焚。

    “真是个十足蠢货”

    灵渊已有些气急败坏,暗暗咒骂了一声。那边坤无量无极大阵,已成,就无论华景赶去与否,都无济于事。

    为今之计,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此时只有将离尘宗本山攻破,东泉宫自然就能转危为安。若是不成,那就一切休提。

    这轻重缓急的道理,那华景真人居然也想不通透。

    心中恼怒,灵渊却只能强压住,故做平静的高声道:“华景道友慢行九渡山那边自有高玄师兄处置,无需你我忧心。以道友之智,该当明白,只需这离尘本山——”

    那华景真人遁光微窒,停下后回过头冷冷地望了一眼。却还未等他话说话,就已继续遁光加速,消失在了西南天际。

    灵渊的言语戛然而止,面色阵青阵白的变化,而后转望守善:“师兄就不出言劝一劝?联络几位道友一起阻拦,华景定会重新考虑?”

    “心已不在此,拦了又有何用?”

    守善的面色淡淡,毫无波动。只眼眸中的光泽,阴翳异常。

    “华景他去了也好九渡山乾坤无量无极大阵布成,以节法之强,我恐高玄血峰二人,都有不测之祸。还有——”

    后一句,守善的语音一顿,及时止住,似不欲再多言预。

    灵渊却已面上血色褪尽,已经知晓了守善之意。九渡山位于西南,在东泉宫与离尘宗之间,靠近赤阴城方向。看那边坤无量无极南明都天大阵,的规模,至少可覆盖五万里地域,

    高玄与血峰两人,有二十四艘无相神梭为援,情形还好。可在赤阴城方向,负责拦阻赤阴城援救离尘的古庭守如二人,却只怕真有不测之祸。

    而仅仅下一瞬,灵渊的瞳孔再次紧缩,再次望向了西面方向。

    这才多久?仅仅不到百息,那边的坤无量无极大阵居然就已强化到这种地步,增强了近倍不止!

    心中很不得,可在一瞬间横渡十一万里,看看那边,到底发生了何事

    就在同一时间,位于离尘山巅的正殿内,一个鹤发老者,也正从殿门内走出,遥遥的看向了东面方向、

    感应到那边坤无量无极大阵,布成,节法面上却无什么喜色,反而以苦笑居多。

    他那个徒儿,真正是任信妄为。有无道的那门一品玄术在,占据九渡山可谓轻而易举,什么时候不可?却偏要选在此时。

    大约还是对这次太平道的算计,心有恼怒不甘。

    “开始了么?”

    云灵月随在节法身后,也看向了西面方向,而后笑道:“其实华英师弟他虽任性了些,做法却也不算错。真要突围后分头逃遁,被高玄血峰衔尾追杀,光是战死的金丹修士,只怕就要超出十人。我离尘宗损失,也必定最重。可若是固守,太平道一旦回过味来,必定会先扫荡通尘山之后,再退还北方。移驻九渡山,其实是上上之策。十几个不可靠的外门金丹,换一位太平道元神修士。无论怎么算,我离尘宗都是赚了,”

    “太过冒险”

    节法摇着头,他原本的交代,是哪怕那十余艘灵骨宝船尽皆损毁,也要保证所有离尘弟子,都能安然逃出。

    不过事已至此,说这些都已无用,也只能将错就错了。其实早就心知,他那衣钵传人,一向有着自己的主见,未必就会从他心意。

    收回目光,节法就往下方遥遥一摄,法力漫布而去。仅仅须臾,就有一座白玉殿堂,从山腰处腾空而起。

    远远望去,正是那传法十殿的‘宣灵殿,。云灵月见状毫不觉意外,那‘乾坤无量无极大阵,既已布成,此刻就是退敌之时。

    能跻身天下十大宗派,第一个要求,并非是元神的多寡,而是山门是否稳固。

    而离尘宗的护山之法,在天下宗派中,可入前五

    正因有这磐石般不可撼动的本山,离尘宗才能在无数次风波中安然无恙,一步步走至今日。

    而传法十殿,恰是离尘宗最后的手段——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