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七八章 乾坤阵成
    十八艘灵骨宝船,已经有两艘被摧毁,一艘粉碎解体,在半空中炸裂开来。一艘则被重阳子操纵的五艘寒晶灵船,以千里冰封之术,彻底冻住小半,再无法浮空而行,倒栽葱般的往下坠落。

    哪怕是以三阶妖兽的骨骼制成,在这元神境的大战中,也一样显得脆弱不堪。

    两艘船上的修士,都纷纷从船上逃离。有些是飞向了附近的灵船,一些则是直接施展遁法,试图脱离战场。

    元秋子也狼狈无比的从船中逃出,身上五六处深可见骨的伤痕,面色灰败,目眦欲裂。

    “伏商,党千丘,你们好大的狗胆!今日事了,我离尘宗必灭你几家满门

    那党千丘对离尘尚有些敬畏,沉吟不语。伏商走出破碎的船舱后,则一声叹息:“离尘势尽,总不能叫我等,为你宗一起陪葬。我上黎国伏家,为你离尘宗走狗已有六千年,也算对得住了。”

    说到此处,伏商又面现冷笑:“尔等已覆亡在即,还有心思去管别人死活

    元秋子的气息顿窒,他本就不是擅于言辞之人,方才的喝骂已经是他的极限。而眼里更现出了绝望之意,忖道今日他们离尘宗,难道真要到此为止么?

    司空宏亦是神情黯淡,已完全不报任何希望。扫视了周围一眼,不止是他,绝望的气氛,已经在船上蔓延。

    眼下唯一之计,只有四下突围逃离。

    可是这些筑基修士怎办?在太平道追击之下,只怕十不存一。

    司空宏不解,为何一向睿智过人的师尊,今日会如此不智?

    “胜败已分节法道友怎的就如此不明时务o负隅顽抗,不过陡增死伤而已。此间修士,皆修行不易,道友于心何忍——”

    高玄以悲天悯人的语气说话之时,动作却不曾停下。一座九层紫金塔,化成三百丈高,从上空重重压下。还有八枚土黄色的石珠,四处乱撞,不断冲击着那乾天两仪阵。

    本人却更擅武道拳术,就立在那‘节法,坐镇的灵骨宝船之前,往船头行去。

    拳势舒展,一路势如破竹,将阻拦在前的正反两仪无形之力,一一强行轰碎

    身外放出一层毫光,任那都天神雷与南明离火,缠绕其身周,却俱都无法伤他毫发。

    那血峰道人,虽只有元神中期,声势却更是凶猛。血煞之气,冲腾百十余丈高。几乎每一锤击下,那些灵骨宝船上,都会出现一丝隐隐约约的裂痕。口里则哈哈大笑着:“老子却看不惯你们这些正道宗门。明明是恨不得屠了对手满门,偏还要撞出温情脉脉,斯文有理的模样。离尘宗,我血峰必灭汝离尘满门只要我赤灵三仙教,还在一日,我仙教修士,就必定以血祭你离尘修士为荣要你离尘宗之人,上下死绝,永不见天日”

    “大言不惭”

    ‘节法,一声轻叹,就懒得再多说一句。那水火之剑,再次变化,竟是水剑五口,火剑五口,布成一座剑阵,继续与血峰道人纠缠。

    不能阻其破坏船体,却多少可为牵制,使这元神元神,不能太肆无忌惮。

    下一瞬,‘节法,身侧,又出现几点白光。炽热无比,亮得刺目。到极致之时,才有几道光华从内喷出。

    九天磁光子午线,只是一击。就将对面重阳子借五艘寒晶灵船之里,施展出的术法封千里彻底击碎,破灭。

    残余还有几束,则是扫向了高玄。高玄真人却是元神后期,轻易就将这几束子午线破去。

    “道友即便强撑。又能够抵挡到几时?四重天境九天磁光子午大法,节法道友术法上的造诣,果然不凡。可若只是这拿出这点东西,怕是阻不住我。”

    高玄真人摇着头,注意力从‘节法,身上移开:“这座乾天两仪阵已破,诸位道友,莫非还欲为离尘宗陪葬?”

    然而话说出口,高玄真人就隐觉不对。感觉四周,那土元之灵,强盛的使人咋舌。

    ——这是?有人在施展一品玄术?应当只是筑基阶位,接近金丹,可为何声势如此之盛?使他隐觉心惊肉跳。

    “察觉了么?可惜晚了——”

    ‘节法,一笑,面现轻松之色:“谁说我这座天两仪阵,已破?不对应该是乾坤无量无极南明都天大阵”

    乾为天,地为困。乾天两仪阵与正反两仪无量阵结合,才是完整的乾坤大阵。

    重阳子的瞳孔亦是一缩,下意识的,就看向了下方处。只见那庄无道,依然立在山巅处,双手持诀竖在身前。而身手则是无数的土元罡力萦绕,更有一丝丝紫色的雷电。闪动不绝。

    一品玄术?

    重阳子不禁微楞,姑且不论这门玄术神通的威能怎样,效用如何。此子,就已修成了一品遮天层次的玄术神通

    司空宏的反应稍慢一拍,不过这熟悉的气机,不用特意辨识,就知是庄无道所有。

    而方才他这师弟,已经从船上跃下——

    不假思索,司空宏就望船体之下望去。而后就见整整三十六尊满身缠绕雷火的傀儡力士,从九都山各处方向拔地而出。

    身量不高,都只有两丈。然而散发出来的气息,却连他这样的金丹修士,也觉隐隐生忌。

    每一尊都至少有着两千四百象力,确实骇人,不愧是一品级的玄术神通。

    然而司空宏眼中,更多的却是疑惑,为何节法师尊,会如此自信满满?

    只凭这些勉强能抵挡金丹中期修士全力一击的雷火力士,就能挫败太平道。‘节法,言中,那乾坤无量无极南明都天大阵,又是怎么回事?

    不对——

    司空宏忽然惊觉,赫然只见一座大阵,正在下方成形,竟是将整个山峰,都包括在内

    “是正反两仪无量都天阵”

    竟是以三十六尊雷火力士为阵基阵柱,以其坚实之躯,承载着这座离尘宗传承大阵

    更有八柱肉眼可见的五行之灵,冲涌潮卷而上,与濒临破碎的天两仪大阵,通连融合。

    随着庞大稳定的地脉灵气,被抽取而上。残存的十六艘灵骨宝船,立时就稳固了下来。正反两仪之力,再次转强,不但使那高玄真人气势顿窒。那血峰道人一记白骨巨锤砸至,也无法在这些宝船上,留下哪怕半点痕迹。

    那使人心惊胆战的血雾,也被漫天的南明离火横扫一空。

    “这竖子”

    那党千丘一声闷哼,万千的都天紫电,在他的身旁陡然炸开。迫得他不得不狼狈逃窜。

    那商丘则是更是面色煞白,‘节法,的那口主剑,已经将他遥遥锁住。哪怕使尽了浑身解数,也无法摆脱。元秋子更向他怒目而势,太虚乾罗刀,接连不断的乱斩而至。

    之前离尘宗危如累卵的局面,似乎已倒转过来。

    “无道师弟——

    司空宏一声呢喃,失声自语着,根本就不知该如何评价。

    而周围的离尘弟子,则都是神情大定。乾天阵稳固,至少在场之人,已无性命之忧。

    “居然还有这样的玄术,将正反两仪无量都天阵嵌入力士傀儡身躯之内—

    “那应当是三阶力士?否则怎能承但?”

    “二阶,不过实力强绝,躯体之强,甚至远在三阶力士之上。”

    “力士体内镌刻阵纹,如此大阵,师弟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我方才感应到天璇星力变化,应当是上感群星,将阵纹印入天璇星内,好手段”

    “可要想完成这步,得多少神念?他还只是筑基”

    “将阵纹印入傀儡力士之身,也还算常见。不过如此大阵,这个世间,估计也只有庄师弟他才能办到。寻常玄术,哪里能招出如此数量的傀儡力士阝便数目足够,也无这等坚实之躯承载。

    船上修士,却也仍有许多人,忧容不退。

    “可惜,只能维持一个时辰。一个时辰,这乾天阵一样还是守不住。”

    “哪怕多撑一刻也好,至少可腾出手来,平息内乱。”

    “多亏了无道师弟”

    “说这些做什么?当务之急,是斩杀叛逆。只需这些人死绝,你我哪怕葬身此间,也无所谓”

    高玄步在空中,目光阴鸷的扫了山顶上的庄无道一眼,目光莫测。

    筑基修士,同样的玄术,可不会仅只能使用一次。

    ——且这样的术法,就如此子一般的,绝不该存在于这世间

    “血峰道友——”

    不等他说话,那血峰就已化作了一道红芒。往山巅上的庄无道,急冲而去

    此子虽在乾天大阵守护之中,又有那新起的天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护持。

    可若是他不惜代价,依然能将此自,一击锤杀。

    十道坎离剑光降下,护持在庄无道的身前。又有两仪五行之障,一层层的把他笼罩在内。

    面对那冲击而来的白骨血光。庄无道眼皮,眨也未眨。

    此时再施展术法抵御,已经太慢。武道御敌,更不可能。元神修士,哪怕十分之一的力量,也足可将他碾碎成渣。

    庄无道探手一招,就将那大回衍术符宝拿在手中。灵决引开,而后直接就回溯十息之前。

    伸手再一指,竟赫然又是一道‘雷火乾元在瞬间完成。

    “这就是大回衍术?”

    庄无道潜神体会,只觉果是玄而又玄,高妙莫测。除了要在易道术算之上,有足够造诣,更涉及星象、医道、时间之道等等,方方面面都有涉及。

    根本就无法领会其中精要,不过庄无道却知,另一人却肯定可以。

    此时的剑灵,同样在体会着大回衍术的种种变化。

    一个刹那,又是三十六尊雷火立时,继续拔地而起。几乎自然而然,就与另一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衔接融合。

    庄无道当初改造阵法之时,本是没想过,两套大阵相融。然而离尘宗的传承之阵,可以存在亿万年,数个劫期,本就已被完善改造到了极致。彼此之前,天然就有呼应连接之能。

    是庄无道身外的正反两仪无形之力,瞬时激增近倍。那白骨巨锤砸来,只听軎的一声巨响。

    庄无道的身前百丈,罡风四起,灵潮如涛,无数的煞力奔涌。可庄无道本身,竟是毫发无伤。

    血峰道人一声闷哼,还欲再出手时,那十道坎离剑光,却已是纷纷刺来。剑气凌厉无匹,势如破竹的,破除着他体外魔煞与护身真元。

    而此时的庄无道,已经将第二道‘大回衍术,引发。眨眼之间,又是三十六尊雷火力士,耸立在了山峰四处。将所有的灵眼地脉,尽数霸占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