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七七章 雷火乾元!
    “伏商你敢”

    音含真元,滚滚声浪,传遍了这三十里方圆地域。而随着这声音响起,一连串的爆裂之声,也在那边接二连三的响起。

    本来即将布成的天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也气机顿窒。循环的灵潮符文,顿时就出现了许多断点。

    庄无道认得这声音,正是他像熟悉的元秋子。这位师兄性情,本来最是温和宽厚,此刻却满含着焦躁暴怒,杀机满溢。

    “伏商,是上黎国伏商——”

    是位金丹后期修士,因族内传承完整之故,战力几乎不逊于大宗派的门人

    上黎国是五千八百年前投入离尘门下,不算最亲近的附国。可这六千年来,也算是忠贞不二。故此‘节法,与他,都未留意防范。

    想不到此人,首先叛了。元秋子只是金丹中期而已,只怕远不是伏商的对手。

    庄无道面色发白,想到了更多。伏商既然敢于首先动手,必定是在各艘船上,已经寻到了足够的帮手,互为应援,才敢发难

    果不出他的所在,仅仅一息之后,左侧另一艘灵骨宝船之上,亦发出了一声爆裂之响。

    可能是那边坐镇的金丹,早有防范之故,只有左侧船舷一角,出现了些许裂痕。

    损伤不重,不过却使这本就遭遇打击的天两仪阵再次一阵距离动荡,灵潮起伏不休。

    而就在短短十息之后,几乎所有的灵船,都或是火光四起,或是响起了爆裂之声。

    只有离尘宗辖下的几艘,还保持着平静。不过整座天两仪阵已经被打击的濒临破碎的境地。

    远处血峰,此时更一声疯狂大笑:“我现在信了,何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十日前你节法屠我全教上下数万余人,今日便该轮到你节法看着本座,将你这些徒子徒孙,尽数斩绝”

    太平船那些灵船,都有齐齐结阵压上。尤其那二十四艘极相神梭,远远就将一层层的星力引下束缚过来。主要是固缩虚空中,游擅的灵流。

    而天空上方,则更是现出整整三百六十五每枚星白色光镜,都以星光聚成,大约一丈大小。似星辰一般,环绕于周天。

    照下之时,是一条条星白色的光束。杀伤穿透,都远不如离尘宗的九天磁光子午线,可被这些极相神光冲击,十八艘灵骨宝船上都不由微微震颤,灵潮的动荡,愈发剧烈。

    那血峰道人,则早早化成了一道血光冲着,手中的白骨巨锤,直接就砸向了元秋子那艘宝船。

    ‘节法,却面色平淡,并不为此时的变故动容。先是强行压住了天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内的动荡,祭起了阵中正反两仪之力,抵御那满天的极相神光冲。随后又御剑而起,整整八口飞剑,直冲霄际。水剑四口,火剑四口。赫然正是第四重天境界的《上霄坎离无量剑决》。迎上那红光,八道剑光一个回旋交斩,就将那血峰身影,迫得虚空一停。

    “坎离无量剑决——”

    血峰道人的眼里,已满是疑惑之意。据他所知,‘节法,真人以术法见长,并不擅剑术。早年在术法榜上高据前五,也曾指点过羽旭玄数年时光,使这位赤阴城的盖代之才,在一百年内成就天下第三术法的根基。

    却还未来得及深思,血峰道人就被更多的坎离剑光,围绕淹没。

    ‘节法,真人却已明显不欲再隐藏身份,幻剑阻拦血峰,主剑却化做一道流光,闪烁而去。

    以快到肉眼难见之速,直接将邻船一位暴起发难的金丹修士头颅钉穿。

    那人却未就此死去,身躯化成了一快木质的傀儡,碎散于地。本身则显化在三十丈外,面色苍白入纸。竟是以命傀的术法,代自身一死。

    ‘节法,却并不在意,剑影一个回旋,继续纠缠而出。

    庄无道放眼望去,才刚认出那人应该是南瑞国金丹国尊周无道之时,‘节法,冷不防又遥空一摄,将他强行抓到了身侧。

    “师弟有劳”

    说话之时,‘节法,又将十数件灵符抛了过来。

    “今日此战之胜负,怕是要全看师弟了。此间之事,师弟都不用理会,只需专心施展那门雷火乾元即可。”

    庄无道不解的看了看手中之符,仅仅看完第一张之后,就讶异的一挑剑眉

    “——这是,大回衍术?”

    符篥之上,那些奇怪的灵纹,庄无道自入修行界后,是见所未见。

    不过这门术法,他恰好研习过,所以认得。正是他以前,梦寐以求的大回衍术。

    而他手中这张,正是三阶‘大回衍术,的符宝。

    “师弟居然认得?”

    ‘节法,眼中,也同样透出了几分异色:“此非是本界之物,当是由他界修士带来。我手中这张,总共才只有六次而已,因未修成一品玄术之故,一直未舍得使用。既然师弟认得,那就好办了,想必不用我再来解释此物之能——

    “一种三品阶位的玄术神通,却可回衍出任何一门施展过的玄术,联脉玄术也可,只需层次在一品之下。”

    庄无道目光微凝,这门‘大回衍术他至今都在垂涎。可惜云儿的记忆并不完整,教授他这门玄术时,总是敷衍居多。

    一瞬间,他就已明白‘节法,之意,这张‘大回衍术,符宝,足可让他一日之施展八次的‘雷火乾元,

    不过——

    “我那雷火力士,不能持久,只有一个时辰而已——”

    哪怕他每隔一个时辰,施展一次雷火力士,也撑不到一日。且‘大回衍术也不是这么用的。

    回衍的玄术,不能超过半盏茶时间。超过了,就再无法回衍。

    “师弟不再看看后面?”

    ‘节法,此时,已笑不出来。一边镇压着十八艘灵骨宝船,一边抵挡着那些极相神光与血峰道人。

    而此时另一位元神高玄真人,亦浮空而起。出手就是数道玄光降下,有若陨石,几乎将元秋子那艘灵骨宝船,砸得粉碎。

    “师弟必可认得这几张符篥,也当可知我用意。”

    庄无道知晓对面‘节法已经极其吃力,也就不再出言烦扰,翻看着后面几张符篥。仅仅片刻,就眼现出精芒。

    这些术法,是此界就有之物。不过这世间,居然还修习这样的法术,不但造诣精深,且肯耗用这么多宝贵灵物,制作出十几枚同样的五阶灵符,真正是意想不到。

    一瞬间,庄无道就已明了‘节法,的念头打算,心中重负顿时尽去。又朝着对面,微微一礼。

    “请灵师兄稍候,再支撑片刻就可,师弟去了”

    他此时若再猜不出此人的真正身份,那就真是蠢不可及。

    也不待‘节法,回话,庄无道就一个闪身,离开了这艘灵骨宝船。而后身形坠下,落在了这九度山主峰的山巅。

    此时大战已起,几乎无人注意到庄无道动作。只有周围几个离尘弟子,愕然地看了一眼,而后纷纷面含怒容。司空宏也看在眼中,亦显出了继续讶色,不过更多的是不解。若非是知晓庄无道有着子母遁虚符与节法真形图在手,他几乎就以为。庄无道这是准备提前逃离。

    同样注意到的,还有那边寒晶灵船之上的重阳子。

    先是一楞,不解,而后失笑,自嘲。

    不战而逃?还是那位‘节法,真人,在保全自己最出色弟子?

    天资倒是不错,可若是前者,那就是毫无但当,不配为他沈珏之子。

    若是后者,同样是不知轻重。此间离尘修士,也必将军心更乱。

    庄无道此时,却已在山头处,物我两忘。灵念散开,遥感着附近的灵脉走势,与灵眼方位。

    其余一概不管,不去理会,哪怕上方的天两仪大阵已经濒临崩溃,也一样不曾在他心内,激起半分波澜。

    片刻之后,庄无道就已锁定一处。双眼微睁,就开始引动体内的玄窍。意念专注到了极致,只求将这门玄术神通,以最完美的方式完成。

    “雷火乾元,起”

    须臾间,天地风起云涌,无数的土元之灵,往他立身之处。汇聚而来。

    不过此刻这变化,整个九都山巅,依然无人察觉,无人注意。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