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七六章 迁移九渡
    “突围,逃遁,或者转移。”

    高玄淡淡的看了眼,并不在意:“此处通尘山,确不适合久守。”

    换成是他,也不会留在这通尘山坐以待毙。只是节法接下来作何选择,高玄就不知了。

    总之他绝不容那位节法真人,前往江南道宫。至于离尘山与赤阴城方向,就更是想也别想。

    “节法要去的是九渡山——”

    重阳子手持着冰球,眼神阴翳的看向了对面:“这位真人的谋算,我真是难以测度。”

    “九渡山?”

    高玄真人对南方地理可谓了如指掌,远在重阳子之上。只略一思忖,就知重阳子为何这么说,

    九渡山虽是著名的灵地,拥有灵山四十余座,五行之灵鼎盛。可在那里,离尘宗却是无险可守。

    “应该是欲避入极南恶地,离尘宗在这东南之地虽是空虚。不过在那黑狼崖,还有三十余位获罪刑役的金丹修士,还算有些根基。”

    据高玄所知,离尘宗对门中犯下重罪的修士,只要不是四不赦之罪,都并不处以极刑。

    当善功不足以抵罪时,都会发配往极南恶地镇守。一应的宗门月俸,则一如往常,并不会削减。待得刑役的年月服满,就可返回宗门。

    那里的环境虽是凶险,常与越境的妖修血战,然而也能磨砺修士的道业法力。只要能活下来,修为提升往往极速。

    有许多金丹,都是由之前的练气筑基境提升起来。并不计算在离尘一百二十余位金丹修士中,然而一旦离尘有事,这些人也是离尘宗的支柱依靠。

    能够在极南恶地生存下来的修士,实力往往也都极其的强悍,手段凶绝。

    固而高玄的眸中,也透出了几分冷意:“可要阻拦?”

    “黑狼崖距离九渡山,还有二十四万里之距——”

    重阳子陷入了沉吟,正想说试着阻拦一番也无妨时,却也心念微动,看向了手中的冰球。那里一处窍孔中,又是一团灵光闪烁。

    “这是第六人,兴远国党千丘这位的意思,是若有其他的帮手呼应,可以助我太平一战。”

    “嗯?”

    高玄真人眼中的忧色尽去:“兴远国,我记得以前是从属东泉宫?”

    “正是卩是弟子的过错,在离国的谋算有了破绽。”

    重阳子毫不讳言己过,几年前那一战,东泉宫向离尘宗求和的代价,就是让出兴远一国五千里方圆之地。

    “此策虽由你定,败因却在移山宗,对东离王室处理不当。”

    高玄摇着头,并不以为然,反而是饶有兴致的,看向了对面。

    “这就有趣了只要有十位金丹肯内通我宗,说不定你我可以在离尘宗陷落之前,拿下那位节法真人。”

    重阳子闻言一笑,十位金丹他能够联络。不过节法真人——

    “这里能战就战,不能战也无所谓,关键还是离尘山。拿下南屏诸山,则是大胜。拿不下来,这边哪怕赢了,也一样是输了。自然若有机会,我重阳子也绝不会错过。”

    在其他几位元神真人,能够腾出手之前,还是尽量不与之搏命才好。

    顶多是将离尘宗在这东南之地,掌握的最后一支力量,彻底扫灭击溃。

    “你是老成持重的性子,看得却是比我清楚。只是那位节法真人,真若移驻九渡山,以本座看来,倒有至少七成把握。我真不知那位到底是蠢,还是真的另有用意。”

    高玄讥哂一笑,而后神色又转为认真。

    “只是你那孩儿——”

    “无妨”

    重阳子微摇着头,庄无道的身影,在他脑海之内一掠而过,并不曾留半点痕迹。

    这几年中,此子确实出色,在东南之地声势无量,甚至有与他当年分庭抗礼之势。

    然而在大势面前,也只能被无情碾压。无论此子,有什么志气,什么样的打算,都已无所谓。

    筑基修士,精关已锁,难道还要他再为此子寻一颗生生血元丹?

    若是这一战之后还活着,那就废去修为,以后由他便是。若是死了,那就是命该如此,怨不得人。

    俗缘已斩,父子间的牵绊,却不能说断就断。留下此子一条性命,日后任他自生自灭,就已是尽到了父子之情。

    ※※※※

    灵船南移,灵骨宝船上的气氛,却越来越是僵冷凝固,死气沉沉。太平道只是在最开始,十六艘灵骨宝船离开通尘山时,象征式的阻扰了一番。在被‘节法,雷霆反击,以不惜同归于尽的姿态,将血峰强硬击退之后,就再没有什么敌意之举,只是近距离的跟在后方。

    庄无道颇是无奈,知晓这位‘节法,真人,多半是料定了太平道之人,不会下死力阻扰。

    南移九渡山,只会是太平道能更轻易的解决这里的十余艘宝船与节法真人

    不过除此之外,应当还另有缘故。

    庄无道其实早就已猜到了几分,也有意识的提醒着。

    “师尊不觉这船上的人心士气,有些不妥?”

    何止是不妥若非是有‘节法,真人镇压约束,离尘修士还有死战之心。这十六艘灵骨宝船,五十余位金丹,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甚至无需太平道修士动手,仅只内乱的可能,就会将他们击垮。

    其实只需‘节法,显露自己真实身份,就可解决。知晓离尘山并无失陷可能,自然就可太平无视。

    庄无道也更倾向于分头逃遁,离尘本山稳如磐石,这东南之地。依然还是离尘宗的天下。

    那些金丹散修逃得性命,自然会知晓事后,该如何抉择。

    “无道你是想提醒为师,有人可能已有二心,内通太平道?”

    ‘节法,真人懒洋洋的坐着,目含戏谑之意。显是早就心中有数,封锁信符的手段,并不能压制船上这诸国散修的异心。

    “无妨,有贼心却无贼胆。无道可稍安勿躁。最多八日,就可抵达九渡山,那时自然一切皆可揭晓。若本座对离尘有不利之意,岂会有北宁之行?”

    庄无道被噎得难受,忖道自己哪里躁了?只是担忧而已。

    总算是体会到几分数日前,灵真师兄的苦楚。

    之前并未怀疑‘节法,真人的身份之时还好,现在看这位的莫测高深状,却是分外的不爽。

    不过后面一句,倒是颇有道理。真要是对离尘宗心怀叵测,眼前这位,绝不会假冒节法真人的身份,前往洞阳山。他现在也只能相信,此人是另有用意

    船队结阵南移,却与从洞阳山撤出之时一般,只能维持不快不慢的遁速。

    那血峰道人,时不时的总会骚扰一番。后面的寒晶灵船与东泉宫的极相神梭,也是虎视眈眈,一旦阵势有了破绽,就会向捕食的恶狼,恶狠狠的疾扑上来。

    ‘节法,不放心旁人,主持天两仪大阵,的,都是离尘宗自家,或者关系及其亲近的金丹修士。每天可谓是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的差错。

    司空宏也同样参与轮换,以其金丹中期的修为。一日一夜的时光下来,也是疲惫不已。

    好在只有十二万里之遥,灵骨宝船哪怕不能全速遁行,每日一万五千里的航程,也只需用八日时间,就可抵达九渡山。

    这一路中,是出奇的平静。既无离尘山失陷的噩耗传来,也未有太平道在离尘山前,铩羽而归的消息。

    庄无道初时还忧心不已,之后两日就彻底看开。管那‘节法,到底是什么样的打算,离尘本山那边形势究竟如何,他现在都无能为力。既然如此,那又何需太放在心上?此战只需已尽到了力,问心无愧便可。

    之后除了每日巡查,其余的时间,就都心安理得地呆在自己的房内。可能是有危机压迫,千里爆发之故,庄无道在修行上的进展,居然突飞猛进。

    真元因血祭之故进入五重楼境界,暂时只能稳固,无法再有进益。

    庄无道突破的方向,主要是‘道业对天地自然与大道的理解。不止是他助固实根基,也可裨益于他术法剑道。

    天地阴阳大悲赋,也竟在短短几日之内,又连续突破二字。

    第九日清晨,九度山遥遥再望。此处七百年前,才经历过一次修士大战,数十金丹在此交手。在离尘宗典籍记载中,那时此间一片狼藉。

    不过此刻却已看不到什么交战的痕迹,四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林木。因离尘东泉两大道派常年清剿之故,这里既无什么散修,也无妖修占据。

    ‘节法,直接选了九度山的主峰布阵停留,也就是那座地脉二十九条,灵眼十六处的山峰。

    十六艘灵骨宝船,最佳的布阵方位自然是十六处灵眼所在,不过因地势的高低,方位的差异,这根本无法做到。

    也不知‘节法,是怎么考量,并不选择那种能够抽取更多地灵的布阵之法,而只考虑阵成之后的威能。

    好消息是这里居然提前就有二艘灵骨宝船再此等候,不但使得宝船的数量,提升到十八艘,金丹修士也到了五十四人之巨。筑基境,更增至一千二百人之多。

    都是离尘本宗修士,到了这个时候,无论是哪一国的修士,都不敢轻易赴险。只有离尘自家弟子,才会在接到‘节法,符诏之后,义无返顾的赶来汇合

    然而就在庄无道,刚准备辅助‘节法将天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再此定下。

    远处一艘宝船上,就已传来一阵异样的灵潮波动,紧接着一声怒吼之声传出。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