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七五章 玲珑冰球
    仅仅只半刻时光,那太平道的船队,就分出了大半,往东南方向奔行而去

    庄无道亲耳听闻,他乘坐的这艘灵骨宝船,上下都是一片舒气之声。

    不过这个结果,只怕也不是什么好消息,离尘若亡。这船队中诸人,处境只会更为恶劣。

    节法真人似乎并不在意,泥雕木塑般呆坐着,不动分毫。眼前着那些‘寒晶灵船陆续离去。

    庄无道却想起了之前的疑惑,皱着眉朝眼前的‘节法,真人道:“弟子方才动过师尊的真形图,你——”

    “嘘”

    话音未落,节法就心有所感,转过头把一根手指放在唇前,示意止声。又轻摇了摇,指了指身后。

    “我知心有所感,不过知道就好,不用说出来。”

    庄无道微楞,而后就再不出言。心里已是明白,眼前这位果然不是节法真

    怪不得之前,在北宁国见面之时,他与司空宏,都生出怪异之感。尽管眼前之人,将节法真人的举止,都模仿到九分相似。

    这可这位到底又是哪一位?神魂能显化在外,必定是元神转阳,无限接近于练虚之境。这样的伪阳神境界,修为可是做不得假的。

    也是因此故,他与司空宏才压下了疑惑,直到他取出节法的真形图。感应图中魂识波动,与眼前的节法炯然而异。

    难道说,是赤阴城的某一位?

    离尘宗内除了节法与叁法,就别无其他的元神后期修士。交好的散修中,也无这等样的人物。

    想来想去,也只有赤阴城,有这样的意愿,也有这样的能耐——

    满腹的疑惑,庄无道却只能暂时忍住不问,转而在心念内与剑灵交流。

    “为何不早点提醒?”

    想一想之前云儿的言辞,庄无道就知这剑灵多半是早看出了端倪,

    “云儿以为无此必要,无需云儿提醒,剑主也该看出来。之前他与那血峰一战,都是全依靠乾天两仪大阵之力?”

    仅仅一句,就震得庄无道再次失神,剑灵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此人修为,其实才仅只金丹而已。能够元神显化之外,是另有缘故。不过本身实力,确实不俗。至少许多元神初期的修士,都不是他对手。说来你我,很可能早见过这位,气息有熟悉,又似是而非——”

    庄无道好半天才反应了过来,眼神更为怪异的,看着对面的节法真人。

    只是金丹境界么?这位到底是谁?以前到底是什么时候见过?是离尘宗内,金丹大会之时?

    暗里则是惭愧不已,他的确看出此人展露的实力,有些不似元神巅峰。可却只以为,节法是保留实力,并未深究。

    更冷汗涔涔,幸亏是那太平道修士不战而走,仅仅只试探一番,就此离去

    否则真要不惜代价,以九位元神境联手冲击,今日此处五十余位金丹,只怕不足半日,就要死伤殆尽。

    不过也着实舒了一口气,心中担忧稍减。即然眼前不是节法,那么真正的节法真人,应当还坐镇在离尘本山。

    这次太平道远袭离尘,只怕讨不了好。现在他唯一要思虑的,就是此间的脱身之策。

    那些太平道修士一旦在离尘本山之前撞得头破血流,回过味来。这里的人,只怕没一个能够走脱。

    无比压抑的气氛中,时间缓缓的流逝。所有人都在默默等候着,等待对面的动静,等待离尘宗本山那边传来的消息。

    也有些人在试图用各种手段,与外联络。不过却无一例外,都被节法强行拦截了下来。

    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之前从洞阳山离开之后,诸人所发之信符,最多也只是沟通一番消息。现在再做同样的事情,却有内外勾结,通敌的嫌疑,不能不防。

    对于那些金丹散修,不止是节法在注意,其余离尘宗一脉的修士,也都是防范警惕有加。

    司空宏还在担忧离尘本山的安危,庄无道却深知内情,几次欲询问提醒,无论是分头逃走,还是突围后尽量摆脱追击,总比在这里坐困愁城的好。

    ‘节法,却完全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肃容枯坐着,莫测高深。每当庄无道要开口时,总会提前摆手,让他止住。

    堪堪待半日过去,就在庄无道已忍耐不住时,‘节法,才有了动静。

    “此处通尘山灵脉太少不可久持,需得另寻一地守御。可继续南下,前往九渡山布阵。”

    包括庄无道在内,附近诸多金丹修士,闻言都是愣住。这九渡山可不是无名之地,相反是鼎鼎大名,如雷贯耳。

    在西南一带,位置介于东泉宫与离尘本山之间,也是一座可以开宗立派的灵脉汇聚之所。光是主峰,就有地脉二十九条,灵眼十六处,远胜过通尘山十数倍。

    在这南方之地,仅逊于离尘本山与东海陷空岛,是与含光宗齐名的大型灵

    而昔年离尘宗与东泉宫间的六次大战,都围绕着此地展开。九渡山本是东泉宫所有,不过自从玄萧祖师出世,几乎将东泉宫逼迫到濒临灭亡之境。这九渡山,也就成了无主之地。

    而后离尘欲数次在这里建立道宫,由此引发大战。最后的结果,也无一例外都是虎头蛇尾,功败垂成。

    这可不仅仅止是一处山脉的辖属,更涉及周围四十余国的势力划分,一旦被离尘建成道宫,立可将东泉宫逼至绝境。

    生死攸关,东泉宫自然是要拼命一搏,而离尘上下,都不愿落到两败俱伤的境地。

    七百年前,东泉宫也欲在此处重建道宫,由此引发第六次九渡山大战。最后被玄策真人,以计策化解,同样不能得偿所愿。之后这九渡山,就从此沉寂下来。

    不过因这九渡山,乃东南修界大势变化关键之地的缘故,无论是离尘宗,还是东泉宫,都不容许有散修在此地安身。

    尤其离尘,经历了陷空岛之乱,对散修的容忍接近于零。

    若能在九渡山主峰布阵,这座天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抽取的天地之灵,定可超出通尘山这边十倍以上。

    可那里充沛的五行灵力,也同样可为对方所用,能有多大区别?关键是那个地方,距离此间,足有十二万里的距离。

    离尘本门金丹,此时都坐镇在十六艘灵骨宝船的总枢。船上只有司空宏一人,是离尘本门弟子。

    其余金丹修士虽疑惑,慑于节法声威,都不敢一言。司空宏是第一个出头反对:“师尊,九渡山距此十二万里,江南道宫却只有三万七千里之遥。前去九渡山,倒不如前往江南道宫固守待援。”

    “江南道宫o“

    ‘节法,看了一眼对面:“金丹七十余人,宝船二十七艘,两大元神境。往东走,对面能让我等逞心如意?”

    “这个——”

    司空宏一阵迟疑,换成是他,的确是会拼死阻拦。

    往西南突围,那边除了九渡山之外,并无可以固守的灵地。往东走,却是江南道宫,有一座成熟的天两仪无量都天大阵,。而西面方向,则是赤阴城。

    只要对面之人的脑子不是太蠢,都会拼死阻拦他们,往东西两个方向突围

    “可也不该是九渡山”

    正常的选择,当是似通尘山这样,可以独占灵脉之地才对。固然灵眼地脉稀少,可对手的境况,只会更为恶劣。

    “聒噪”

    ‘节法,怒目而视,使司空宏气息顿窒,周围金丹修士,也不禁噤若寒蝉

    “废话少说,到九渡山,本座自有破敌之策”

    庄无道几次欲言又止,又强忍了下来。看这‘节法,的情形,是定要一意孤行了。

    每当他有心想要说出这‘节法,的真实身份,却又心有顾忌,担心会影响到节法的计算。又被这位不知名的金丹修士的锐利目光。不时威迫堵住,完全出声不得。

    只好心中暗忖,真要到绝境之时,他也只有办法,先行逃离了。还在还有两张‘子母遁虚符,。

    ※※※※

    就在通尘山巅,十六艘灵骨宝船,纷纷浮空而起,往南面方向飞去之时。

    寒晶灵船上,重阳子正摆弄着一个冰球,大约拳头大小,生有九窍。九窍玲珑,而每个窍穴之外,都有着细密的螺旋纹路。

    此时一个孔窍之内,闪烁着微蓝灵光。而重阳子的面上,也浮现出了笑意

    “第五人了”

    “这又是谁,是那南瑞国周无道?也同意助你们太平?”

    见重阳子微微颔首,高玄真人也失笑出声:“那节法倒也谨慎,不过以为禁绝了信符,别人就没有办法?南瑞国,我记得当年,离尘与云水天宫一战,此国可是出了死力,自称对离尘忠诚无二。如此看来,这周无道,倒也真是个识时务之人。就不知能否说服他,助你我破阵。”

    “还差些火候模棱两可,未曾正面答允。”

    重阳子摇着头:“离尘本山若被我宗拿下,此人无需多费口舌,就自会倒戈。要想他现在就与节法翻脸,不太可能。需得另寻——”

    话音未落,重阳子就皱紧了眉,看向对面:“这节法,是在闹什么玄虚?”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