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七四章 雷火乾元?
    只是对视了顷刻,那重阳子就微微摇头,移开了目光。视乎庄无道,再值不得他注目片刻。

    庄无道胸膛起伏不定,一双手十指深深扣入肉内,鲜血流溢。

    就在司空宏犹豫是否要劝说之时,庄无道又深吸了口气,微微摇头,

    “师兄不用在意,我无妨的”

    仅只片刻,他本来波澜起伏的心绪,就又恢复了平静。加入离尘宗,是他自己的选择,没道理在这时候后悔。

    更不愿意,就此向对面那人低头。难道要对那人说,自己甘愿回沈家,俯首乞怜,向那太平道重阳子承认自己错了?

    就在他与重阳子对视之际,对面一艘‘寒晶灵船,之上,已有一人飞空而起,踏虚而行,走到了两方灵船之间,向这边微微一礼。

    “太平道守善,有请节法道兄现身一叙”

    “我就在此间”

    节法立于船头,毫无动身之意:“你太平道今日发难,想必是为我宗离尘本山而来?事已至此,已无回圜余地。恕节法愚昧,实在想不出我与你之间,有什么好谈的。”

    “离尘与太平道,确实是只有一方覆灭才可了结。”

    那守善朗声一笑:“然而与道友之间,未必就定是你死我活。只需节法道友誓言退出离尘,我太平道可容你节法一脉离开东南。”

    “可笑”

    节法真人纹丝不动,双目微阖:“节法受师门恩重,断无叛门之理。真不知道守善道友有何底气,敢说让我节法,退出离尘?”

    守善面不改色,言辞淡淡:“那么今日我等若全力围攻,真人自问此间离尘弟子,能生还者有多少?若是此时攻打离尘本山,贵宗又能否守住?”

    “能否守住?”

    节法轻声一笑,依旧是神情疏懒,有气无力的模样,根本就无与之争辩之

    “废话休提,到底如何,尔等试试不就知晓?”

    “道友既是这般说法,那我守善也无话可说,只好与道友生死相见”

    守善说完后,又笑望向其余灵谷宝船:“尔等诸位,并非是离尘弟子,又何需为离尘卖命?大势至此,天南之地即将易主。尔等也要冥顽不灵,为离尘宗陪葬?”

    问的却是离尘之外的列国金丹散修,不过所有艘船上,都无人出声。

    都是离尘附庸,节法真人自有辖制的手段。天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也掌握在离尘一脉修士手中。

    何况在此时,无论谁先出头,都将遭遇节法真人,雷霆绝命之击。

    那守善微微摇头,不再多言。一个闪身,就又回到了原本的位置。

    而此时离尘宗一方,这十六艘灵骨宝船之上,几乎所有人都在默默准备着,尤其是回复气血的灵丹与伤药,都在自发的借用交换。

    此处离尘虽有五十七位金丹在此,却只节法一位元神。太平真要不惜代价,那赤灵三仙教之人最后是什么样的下场,今日他们也是同样。

    庄无道正凝神防备着对面,身后却忽然一道异力传至,将他的身躯,生生拉到了船头处,到了节法真人的身侧。

    “守御之事,无道你都不用去管。”

    节法真人眼神清冽,苦笑着看了过来。“太平道之谋,实是出乎我之意料。今次我等能否生还,离尘宗是否能够保全,只怕都要着落在无道你身上。”

    说到这句,节法真人目中,已是饱含着期许之意。

    落在自己身上?他一个筑基修士,有何等何能,可以影响这大宗之间的战局?

    庄无道先是茫然不解,而后若有所悟:“是我的那门玄术雷火乾元?”

    想来想去,他也只有这门术法,可能帮得上忙。

    “你那门一品玄术,是唤作雷火乾元?”

    节法真人双眼微眯,而后点了点头:“正是此术乾有四德:元、亨、利、贞。乾元,既乾之元,是天道伊始之意。你以此术招出的力士,确实配得上乾元之名。”

    庄无道哑然,五行力士,坤元,乾元,只是天仙界对力士等级的区分之法。这是出自云儿之口,节法并不知情,不过重点不是这个。

    “可我的雷火乾元,最多只有一个时辰——”

    一日之中,他也只能施展两次雷火乾元而已。而此刻以十六艘灵骨宝船拼凑而成的天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依然还之前的弱点,五行之灵抽取并不稳定。

    哪怕是节法真人为抽取地气,故意使所有灵骨宝船降落在灵眼地脉汇集之中,可若无专用于抽取地灵的阵法,作用也依然微乎其微。

    他的‘雷火乾元倒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可也仅只两个时辰而已。

    在八位元神境合力围攻中,能有多大用处?

    “我自有办法你该不会以为,师尊就真的毫无准备?”

    节法真人哑然失笑,神色淡然的看着远方:“你那父亲,确有些混账,便连我也有些看不惯。不过我猜这一次,无道你定可让他悔不当初”

    庄无道无言,他可不是小孩,需要人欺哄安慰。

    而说到此处,节法真人又语音一顿,语中微含哂意:“不过此时不急,我猜对面那几位,多半会弃此而去。”

    “弟子遵命”

    庄无道只能应是,心里倒也猜到了几分,节法为何会如此猜度。

    此刻对太平道而言,最重要的是时间。以快打慢,不能让离尘本山有反应过来,筹集人手守御的机会。

    而有着节法与五十余位金丹坐镇的天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怎么看都不似能够在一两日内攻破的模样。

    在此多耽误一日,离尘本山那边就更安稳一分。这个道理,太平道不会不知。

    而就在二人间的言谈,刚告一段落。节法忽的又一挑眉,看向了另一侧。

    “那个魔头,居然也到了——”

    就在节法目光所视的方向,庄无道远远望见一道血光,正疾飞而至。

    里面的人影,正是那血峰道人。不过却并未与太平道之人会合,而是远远停在三十里外,通尘山的另一侧。刚好与太平道一方的宝船,呈夹击之势。

    庄无道暗暗冷笑,到底还是正道宗派,多少还要些脸面。

    接着又想起那血神盾,看血峰道人的模样,浑身完好,之前的伤势都已不见。多半是借助万子圣胎之力,才恢复如初。

    也不知那血神盾,现下如何了,多半是吞噬万子圣胎失败。看来那为阿鼻平等王的能耐,也没有云儿吹嘘的那么强横。

    ※※※※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通尘山外,位于诸多宝船中,最中央处的一艘‘寒晶灵船,之上。

    太平道几位元神境,也同样在谈论着那血峰道人。

    “孤身而至,看来这次赤灵三仙教,确实损伤不轻。”

    “据说是已全教尽殁,被节法尽数诛杀——”

    高玄真人摇着头:“不过这一位,大约也不会在意。只需再随意寻个地方,屠戮百万生灵,最多几年之内,赤灵三仙教的实力,就又恢复如初。二十金丹,四百筑基,用位定额。此番这血峰,并未将赤灵三仙教的人手全数带来。应当是还留了些种子。”

    “只是我等,真有此必要与这魔修合作?”

    燕回紧皱起了眉,他为人正派。不愿与魔修为伍,尤其在知晓赤灵三仙教肆掠藏玄大江两岸,以收集万子圣胎之后。

    若被此教在江南之地站稳脚跟,也不知会有多少生灵遭劫。

    “不过是借其之力而已,我太平道只负责从燎原寺借出血泥煞土,给此教使用。并未有言,定要与赤灵三仙,瓜分这东南之地。魔土转化功败垂成,他们也无这资格。道兄若看不惯,事后太平道助你灭杀此獠便是。与这些魔修,我等也无需守诺。”

    守善猜知到燕回心意,出言抚慰。见后者神色缓合,这才转过头,朝那重阳子道:“那血峰怎么说?”

    “说是与那节法仇深似海”

    重阳子拂袖之间,将一面冰盘收起,冷然道:“此人之意,是要留在此间。不愿与我等同行,前往南屏诸山。大约对我等,亦有防范之意。”

    “如此倒也不错,与魔修同行。你我等人虽不在乎别人言论,可终究日后名声有瑕。”

    守善点了点头:“不过要牵制节法,只血峰一人还远远不够。我会留下五艘寒晶灵船,也请东泉宫将所有极相神梭,尽数留下。”

    那东泉宫主华景真人,顿时面露不虞之色。

    守善会意一笑:“那乾天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也只有你们东泉宫东玄相天阵才能对抗。华景道友,可尽量多带弟子,与我等同行。在离尘本山所有收获,东泉宫分润两成。此诺不变,此外我太平道可再赠予贵宗半成。”

    华景这才满意一笑,而后守善又扫望着在场诸人:“除此之外,还需有一位元神坐镇于此,就高玄道兄如何?”

    船上八位元神修士,只有高玄与他,是元神后期。也只有这个境界,才有足够把握,牵制在天机碑中,位列第二十五位的节法真人。

    高玄也知此事,非他莫属,正要开口应下。就听旁边重阳子,忽然出声:“弟子也欲留下”

    守善一楞,看了过去,心中奇怪不已,到底是什么缘故,让重阳子肯放弃攻下离尘本山的战功,停留在此。

    随即就若有所悟,守善眼看向了对面:“是为那沈烈?”

    “这个孽子——”

    重阳子面色平静无波:“因果循环,弟子种下的恶果,总需自己亲手解决。”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