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七三章 父子相见
    整个船厅之内一阵死寂,都知东海风灾的后果。那些靠近岛屿的海面还好,哪怕练气境界,也都可轻松应付,然而深海中的风暴雷电,却可以将任何境界的修士撕成粉碎。

    意味着东海那边,离尘三位元神,大半的本门金丹,都无法在短时间内返回本山。

    这东南之地,是前所未有的空虚。若是此时,太平道举宗南下——

    雄霸东南的离尘宗,或有倾覆之险

    “不可能,绝不可能”

    厅内一位不知名的金丹修士摇着头:“除了碎风海,太平道南下唯一的办法,就是跨越中原之地。除非那三圣宗与雷家肯借道还有云水天宫——”

    雷家与宁家并列,都是天一修界四大世家之一,实力不在十大宗派之下。拥有五位元神境,实力还强过离尘一筹。

    与大灵王室燕氏一族同进同退,势力范围,乃是中原之地东侧靠海一带,在云水天宫的北方。

    此族与离尘宗交好,虽非联盟,压制云水天宫却有共识。对北方太平道也防范极深,断没有借道的可能。

    “既然燎原寺能借出血泥煞土,为何就不能给太平道借道?至于云水天宫

    司空宏面上隐含忧意,云水天宫与离尘和睦,还是在几十年前。六任湖大败之后,接受城下盟,与离尘宗两不相犯。可此派上下人等对离尘宗多半还是含着恨意。

    这次未必会参与,可若太平道在其境内对离尘有什么图谋,也绝不会主动告知。

    “当务之急,是先赶回离尘本山”

    “太远,此处距离本山二十七万里之地。”

    说话的是廉霄,一脸的懊恼。若非是他一时大意被暗算,能提早查清那人身份,离尘宗多半不会落至如此窘境。

    “他们若是不动手,也还罢了。若是发动,定不会让我等从容回至本山。

    “那就江南道宫”

    司空宏目透精芒:“距离此处,只有三万五千里地”

    他依旧还抱着几分奢望,江南道宫在藏玄大江之南,建在一处修行胜地安山之顶。

    那里同样有一座‘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规模虽远不及离尘本山。可只需有足够的人手催发阵势,那南明离火与都天神雷,亦同样可覆盖周围十万里地域。

    在他想来,凭籍此阵,或者仍有将太平道修士,阻在藏玄大江之北的可能

    “那也需要至少一天且江南道宫,也不是不可绕过。”

    廉霄看着节法:“关键还是师尊,能否及时返回离尘本山坐镇。此刻动身,应该还来得及。”

    节法却默默不言,看着厅外远处,也不像是踌躇难以决断的模样,而像是在深思着什么。

    良久之后才开口:“此处最近的灵地,是在何处?要灵眼地脉越多越好,最好是无人之所。”

    “在一千三百里外有座通尘山,那里有两处灵眼,五条地脉。周围五百里,都无什么人迹,被妖修占据——”

    廉霄不假思索的答着,而后目光惑然:“师尊?”

    “已来不及了。”

    节法真人长身而起,步向了船厅之外:“就是这通尘山,通知所有灵骨宝船,都全速前往此处布阵”

    船内诸人,顿时都微微变色,知晓元神真人的意念感应,较之金丹修士更为神异。

    现下道出此言,必定是节法真人,察觉道了什么。

    ※※※※

    一千三百里,三阶宝船全速遁形,只用了半个时辰,就已抵至。好消息是途中又有三艘灵骨宝船,陆续赶来恢复。其中一艘是离尘宗所有,拥有着完整的乾天阵。而金丹修士的数量,又增五位。而筑基修士,更增至千余

    其余还有十余艘,此刻还远在数千里外,节法真人却已发信符,另其散去逃逸。

    而在抵达通尘山之后,十六艘灵骨宝船,就开始结阵。依然是四阶的天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悬浮于空。下方更匆忙剑,在短短三个时辰内,布就一座正反两仪阵,仓促之间不求完整,只需能引导地脉就可。

    此处本有四只三阶妖修,可当望见离尘宗这煌煌赫赫十余艘宝船,以及那数十金丹气息之后,都明智的选择奔逃。仓惶离开,将这通尘山拱手相让。

    而就在这座四阶大阵,堪堪布置妥当。便见大批的冰蓝舟船,从南面方向穿越过云层,往这变疾飞而至。

    庄无道站在甲板船侧处,面色煞白无比。这些冰蓝宝船,他虽未见过,却也知这必是北方太平道的‘寒晶灵船,。

    以百万年的亘古冰晶为船骨,这样的宝船,只独北方太平道一家。从东南面过来,应该是早有预谋,在这个方向堵截。无论他们是要返回离尘本山,还是飞向江南道宫,都可拦阻。

    庄无道心中发紧,悄然将小虚空戒内节法真人的真形图取出,准备放在趁手之处。

    真要到紧要之时,就只有这张图能救下自己性命。至于那子母遁虚符,符,他之前虽在一百八十里外,留下了这么一张。可对于元神修士而言,一百八十里的距离,实在太短。

    此战他必定要拼死一搏,可若是到实在无可奈何之境,他绝不愿就这么葬身于此,

    然而就当庄无道,要将这真形图拿在手中之时,却是楞了一楞,愕然看着前方远处,那独自立在船头处的节法身影。

    不过仅仅数息之后,庄无道就已无法分心。

    对面总数三十七艘‘寒晶灵船,之外,后面还有二十余艘形状各异的宝船,其中一小半皆是梭形,外绘有诸天星图。靠近之后就四面散开,隐隐将通尘山围住。

    此时的气氛,已经紧张压抑之至。灵骨宝船上的修士,接是面色青白,凝重之至。

    一些后面赶来的筑基修士,已经眼现出了悔意惧色。至于那些金丹修士,面上虽不动声色,心里怎么想的,旁人却是难以知晓。

    不同于之前洞阳山之战,有节法真人坐镇。诸人都极有信心,深知节法的手段。

    之后的结果,也不出众望。直到最后,离尘一方,也不过只战死四人。都是心志不固,被赤灵三仙教之人引动心魔,反噬魂身而死。

    是自有取死之道,怨不得人。而除此之外,其余连一个伤者都没有,最多也就是真元消耗剧烈了些,也可见节法真人之能。

    现在的情形却又不同,对面‘寒晶灵船,之上,那几位元神修士,几乎毫不掩饰那元神级的魂念,往这边压迫而至。

    “是东泉宫的极相神梭”

    司空宏的眼微微眯起,语中透着化不开的冷意:“这东泉宫,果然是与太平道联手了。”

    东泉宫的历史与离尘宗相当,几千年前,亦曾有意争夺东海,建造了二十余艘极相神梭。

    可惜最后,被玄萧祖师打到几乎灭亡的境地,势力大衰。不过这极相神梭却保留了大半,被东泉宫保存至今。

    这种三阶宝船,形状极其特异,诸人一眼就可认出。

    庄无道也没去注意听司空宏说话,东泉宫与离尘宗联手,早在人意料之中。那位高玄真人出入东泉宫,总不会只是为访友喝茶。

    他的目光,此时却被远处一个身影所吸引。那是一艘‘寒晶灵船,的船头处,一个白袍修士也正冷冷的往这边望来。身形高达伟岸,峻拔如山。虽只金丹之境,可在太平道诸多金丹修士中,却如鹤立鸡群。气势盛极,几乎将所有的同阶修士压下一筹。在那几个元神修士之外,太平道修士修士就隐隐以此人为首。

    哪怕站在二十里外,庄无道也能感觉到那迫人气势。心中似被骤然抓紧,下意识的就生出了,想要避开此人目光之意。

    可随即庄无道就又警觉,强迫着自己,与这人对视着。

    若是他连与这人正眼相势的勇气都没有,又何谈使这人低头认错?

    “——整整八位元神境,既然东泉宫参与其内。那么含光山与移山宗,自然不会错过这机会。这次怕是真有不测之祸,师弟——”

    话至此处时,司空宏才发现了庄无道的异常,顺着后者视线望去,司空宏顿时了然。

    “重阳子,是师弟你的生父?”

    庄无道微一颔首,不发一语。司空宏则是无奈苦笑,这三年中节法真人都未将庄无道遣往东海,就是有意避免他这位师弟,最终落到父子相残的惨境。

    尽管庄无道本人说了无妨,可能也真不在意,然而节法却不能不将此事,放在心上。

    为人师者,除了传道授业之外,更有着身位父辈之责。以节法真人的性情,也绝不可能将庄无道当成工具来使用。

    庄无道憎恨自己生父,这想法只是一时,未必就会是一世。无论是他们这些师兄弟,还是节法,都不愿使庄无道日后,会有后悔当初的一天。

    可造化弄人,节法虽是极力避免让庄无道与太平道接触。可到最后,这父子二人,依然是不免战阵相对,甚至彼此厮杀之局。

    庄无道的面肌,此时正微微抽搐抖动。可以清晰的望见,对面那人眼里的轻蔑与不屑一顾,庄无道甚至能够猜到,那人此时心里的念头。

    ——确实是可以不屑,哪怕他庄无道已是颖才榜又能如何?几日之后,就将是丧家之犬。拜入了同为天一十大宗派的离尘宗又怎样?几日之后,天南离尘就将不存于世。被太平道彻底撕碎。

    e:开荒现在在创世有官方粉丝群了,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加下哈,群号3405133b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