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七一章 未竞全功
    啸声滚滚,直震云霄,使得整个血湖都为之沸腾鼓荡。一个身影,蓦然从血湖之内,拔空而起。甫一冲出,就是大片的剑光纷洒,笼罩周边左右,瞬间就有两位金丹魔修,身躯被斩为碎粉。

    而后那漫天剑光,又合为一,为血湖上端坐的女子斩去。

    那元神魔修见廉霄脱困,顿时怒喝。在节法压迫之下,也依然连续三道血色光雷,陆续降落。凌空炸开,几乎把廉霄的身影,彻底淹没在内。

    虽未将廉霄重创,却也使得廉霄,不得不避而远遁,远离开血湖周边。

    而此时端坐在血湖上方的女子,已然是七窍溢血,浑身肌肤开裂,现出一道道的血纹。

    庄无道隐约能看出,那血峰道人,之所以能与有天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支撑的节法分庭抗礼,斗得不相上下,就是依靠抽取那血湖之力。

    力量比之先前那座血魂天尊降灵大阵,还要磅礴,万子圣胎,几乎无穷无尽。

    然而血祭不成,那血怨魔煞的反噬之力,也足以要了这金丹女修的性命。

    庄无道斜眼看了那陶尽一眼,只见此人面色黯淡,顿时便明白,此女的身

    魔祭不成,这女子本就是要元气大损。此刻又沦落为那血峰道人提取血元之力的媒介,就更没有存活的可能。

    不过庄无道也没心思为这二人感慨叹息。使他意外的是,廉霄避开血雷之后,并未再次试图靠近,斩杀那金丹女修,扰乱血湖。而是身影一闪,冲天而起,到了庄无道乘坐的这艘宝船之上。面色极不好看,苍白如纸。

    庄无道心中也是心有戚戚然,颇为同情。那血湖之底的情形,他也看了。数千具惨白色的婴儿尸骸,各种令人恶心欲吐之物。

    他只是以星火神蝶潜入那血湖之底半个时辰,就感觉受不了,头皮至今还是阵阵发麻,又何况是在湖底被整整困了数月的廉霄?

    换成是自己,此刻情形只会更糟。

    廉霄上船,目光扫了司空宏一眼,而后又在庄无道身上掠过。当望见庄无道袖间的三道金纹之后,眼中微微一变。明显已是知晓了庄无道身份,

    廉霄失踪是在数月之前,庄无道拜入节法门下,成为本山秘传,这个消息廉霄不会不知。

    不过此时,廉霄明显是无瑕与庄无道二人闲叙,径自走到了节法元神化身之侧。

    “多谢师尊救助,否则弟子,撑不过半月。”

    廉霄大礼一拜,而后急急的问:“不知师尊可已查清?赤灵三仙教的血泥煞土,多是来自燎原寺。”

    庄无道眉头微挑,心道一声果然。燎原寺身为天下佛宗,寺内多得是未曾净化的血泥煞土封禁。

    只是燎原寺的目的为何,依然使人不解。

    “此事过后,我自会向燎原寺质询。”

    节法真人目中,饱含杀气,而后又问:“除此之外,廉霄你在被困之前,可还查到了些什么?”

    廉霄只楞了楞,便坦然道:“弟子查明血泥煞土的消息,便知赤灵三仙教,是欲在南方之地,转化魔土。除此之外,还知一人形迹颇为可疑。是一位出身北方的散修,常年在中原活动。可就当弟子意欲继续追查此人时,就遇血灵三仙教伏击。因有元神修士出手,弟子无奈,只能使用固元磁极之术,保住性命。”

    “那形迹可疑者,是否此人?”

    节法真人信手一抓,一张画卷赫然现在他手中,上方是一个年约四十的修士。

    廉霄看了眼,眼神就顿时一凝:“正是师尊见过此人?”

    “此人名唤高玄,元神境散修,不久前我曾遣人查知。这位乃是太平道早年布下的棋子,欠下太平道大恩。虽非太平门下,却与太平道的客卿无异。就在你失踪之后不久,此人拜访了云水天宫与东泉宫。”

    节法真人摇着头,目光迷离,看着眼前的这座洞阳山东峰。

    “如此说来,那燎原寺虽也参与其中,却是太平道的手笔。”

    庄无道眼中亦光泽微闪,只从节法的言语,就知节法真人遣出查探廉霄失踪缘由的,绝非只自己一人。应该是一明一暗,自己是在明,吸引赤灵三仙教与那幕后之人的注意力。暗中还另有布置,在追查此事究竟。

    廉霄则是面色恍然之后,又错愕道:“可这太平道,又到底是意欲何为?难道就只是为赤灵三仙教在此转化魔土,牵制我宗?”

    “难知究竟!”

    节法摇着头,而后冷冷的看着,那依然在奋战不休,不断抽取那百子圣胎元气的血峰道人。

    而此时司空宏,也忽然出言的:“师尊你说有没有可能,这血峰道人是在故意拖延?明明血祭失败,魔土转化已不可能。不想着保存实力,从此处遁走,反而是宁愿教中这些残存的筑基金丹死绝,也要借那百子圣胎之力,与师尊拼死一搏。弟子无论怎么想,都觉可疑。”

    “据我所知,赤灵三仙教,不会太在乎门下修士死活。四百筑基,二十金丹,似乎是其教内定数。在中原之地,哪怕损伤再重,只需有一信徒残存。此教不久之后,就可再次死灰复燃。四百筑基,二十金丹,不增不减。”

    节法负着手:“不过,此处看情形,的确是再耽误不得。”

    就在话音落下时,远处节法真人悬浮于空的肉身,右手一瞬间,打出无数的符决。

    数百纹印,赫然构成了一面宝镜形状,散着幽幽灵光。

    九丘映山镜

    庄无道神情威凛,知晓这是节法真人,在与离尘本山的云灵月联系。

    那九丘映山镜,乃是离尘宗真正的镇宗法宝。六十八重法禁,不过金丹修士亦可御使,由掌教真人轮掌。

    此镜不但是门中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的阵枢,还可与数十万里外联络。门中的元神修士,亦可借助秘传玉牌,感应此镜。

    几年前无名山之战,离尘宗就是借助此镜,消息才没被移山宗,彻底屏绝

    而就在仅仅半刻之后,天空中又是浩大的都天神雷。是本门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感应,直接在此处,聚集出了都天神雷。

    那雷光轰下,如雷柱一般的贯穿天际。当刺目的白光消散时,那血湖更为残缺不全。

    血湖之上的那位魔门女修,身躯已极为残破,四肢无数血洞,露出了森白骨骸。

    全靠着那万子圣胎提供的血元之力,才维持着肉身不曾当场溃散。

    那血峰道人,顿时又一声怒吼。操纵的白骨巨锤,声势非但未减,反而更为狂烈。

    节法真人,却连眼皮都未颤动分毫,继续以灵决,打入那九丘映山镜的虚影中。瞬时又是一道磅礴的都天神雷,在空中聚集。

    庄无道面皮抖动,仅仅这两击神雷,就又是一千枚的四阶蕴元石。

    不过效果也是立竿见影,那血湖上的女修,终于承受不住。化成碎散血粉,洒入血湖之中。

    不止是此女,就连血湖之外的十余位金丹境,亦是一个个身体溃散。只有寥寥数人,仗着更雄厚的修为,勉强脱身开来,逃得性命。

    而那百丈方圆的血色湖泊,外围也现出了裂隙,一丝丝血液溢流而下。

    诸人见状,都是心中大定,都知这是万子圣胎彻底破裂之兆。这血色湖泊,再无聚引血气之能。湖上那些如黑色浓雾般的魔灵戾煞,也都向外逸散开来

    赤灵三仙教这次图谋转化魔土的可能,已经彻底破灭。

    那血峰道人此时亦一声闷哼,口中吐出血来,四肢身躯,具都膨胀。没有那金丹女修肉身的媒介与缓冲,那万子圣胎内灌涌的庞大血气,即使这位元神魔修,亦承受不住。

    然而只仅仅一瞬,血峰就在身上,陆续以自身血液,凝聚去了几十个玄奥符文,与万子圣胎的联系,非但未曾断绝,反而更为强化。

    “这个血峰,真是疯了”

    司空宏的面色,铁青一片。而此时船上,哪怕是那些筑基修士,也知情形不对。

    似这种教派类的魔门,修士都往往舍生忘死。然而似血峰道人这么疯狂,却是少见。

    任是再迟纯之人,也能猜知这位元神境魔修,必有所图。

    “撤走吧”

    节法真人,冷冷的看了那血湖一眼。这万子圣胎,虽还有许多残余,却已不可能恢复。

    而在场诸人,亦无异议。血祭失败,那魔神意念也已退去。赤灵三仙教,无论使用何法,都无法再完成魔土转化。

    残破的血湖,虽还有不少利用价值。可以助魔修提升修为,可以炼制魔道法宝,对于离尘宗而言,却已非是利害攸关。

    哪怕任赤灵三仙教施为,也不过就是多几个金丹,多一件法宝而已。对于离尘宗而言,不痛不痒。

    随着节法真人一声令下,十艘灵骨宝船,都纷纷后撤。不过有血峰道人牵制,船速不可能太快。依旧维持着阵型,以免被那万子圣胎加持着的血峰道人冲散击溃。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