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七零章 出手救人
    洞阳山东峰,整座血魂天尊降灵大阵,已然千疮百孔。在二十道五阶九天磁光子午线冲击之下,濒临崩溃边缘。

    那外围的黑雾,淡薄到若有若无。二十七尊魔神之影,也是接近烟消云散

    不过里面依然危险,半个时辰前有几位金丹修士,将自家的灵宠放入阵内

    都是二阶的妖兽,却只片刻时光,就彻底没了声息。

    庄无道却能清楚窥得几分阵内的影像,不是依靠庄小湖的窥天照影环,而是他那整整十万八千只的星火神蝶。

    那些魔雾已经奈何不得这些火蝶,可以任意在内飞舞盘旋。九百只含蕴他神念灵识与石明精焰的,使他现在,就似多了九百双眼睛。将血魂天尊降灵大阵内的一切,都一览无遗。

    二日时间,不但是这座‘血魂天尊降灵大阵已经摇摇欲坠。里面的赤阴三仙教修士,也是死伤狼藉。被离尘宗数十金丹,六百筑基狂轰连续二日夜滥炸,到处都是修士的尸骸。

    尤其筑基境,从巅峰时的四百人,减到现在不足一百。这一日中,只是死在节法真人那九天磁光子午线下的魔修,就达二百之数。

    整座三阶大阵,此刻只是依靠那十七位金丹,在勉力维持。

    不过庄无道面上,却并无什么喜色,反而眉头大皱。从他这里可以望见,一条条血河,正在往洞阳山东峰顶上倒涌。

    那些死亡魔修留下的尸骸,几乎立时间,就都转化成了血气精元,汇入到这些血河之中。

    而就在山巅处,那里赫然全是转化成了褐红色的土地,魔灵戾煞与血元之力,浓厚到几乎的接近实质。地面开裂,冒着丝丝血焰。

    一个女子的身影,此刻就在端坐在山头处,身下已化成了血湖。近万个婴儿尸体,在湖中漂浮着。情景恐怖,似如置身森罗地狱。

    主持那‘血魂天尊降灵大阵,的,则是一为六旬老者。五官本是精致清俊,不过常年魔染之下,此刻面容却显得狰狞阴戾,异常的丑恶。

    浑身上下,也萦绕着一层无比浓郁的血气。

    那些赤灵三仙教魔修,哪怕死伤惨重的这等地步,也依旧神情狂热,口中念着‘我死魔生,归于圣胎,之类的经文,哪怕是被阵外打来的术法灵器击中,也不在乎。坦然受死,不动分毫。

    至于血湖之下是什么情形,庄无道感应不到。星火神蝶刚一靠近,就会被此处坐阵的金丹修士打灭。

    不过却隐隐可感,血湖内一阵阵的胎动,透出一种异常危险的气机。

    “师尊,那血湖,怕是有些不对——”

    庄无道有意提醒,不过节法真人,面色却依然不变,轻一拂袖道:“无需担忧,情急搏命,不足为患”

    似是在为他的话注解,天空云层忽然裂开,一道庞大的紫色雷龙,忽然贯空落在,撞在了洞阳山东峰上空魔雾之上。

    无边的都天神雷灌注而下,四面炸裂开来,将那‘血魂天尊降灵大阵,的雾障,直接击穿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而那雷龙之势,也依然未止,继续贯穿而下,直击下方血湖。那山巅处,踏立在湖泊之上女子,是首当其冲。一身血气,几乎被瞬间击散。血湖之中,亦是波澜骤起,百余具胎儿尸骸,被凛冽雷光,彻底炸成了齑粉。

    “五阶都天神雷,是离尘本山,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

    司空宏的精神一振,眼中闪过一丝轻松之色:“云师兄的修为,居然已经到这种程度。不过我看这一击,至少耗用了五百枚四阶蕴元石——”

    庄无道亦不禁咋舌,知晓眼前这束庞大紫雷,是离尘本山那边,远隔数十万里在此聚集感召。

    虽只是高了一个阶位,然而‘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的规模,绝非是这寥寥十艘灵骨宝船能够比拟。

    这座护山大阵的价值就在于此,可以管控威胁周边数十万里地域。只需有人控阵,有人准确引导,就可将都天神雷与南明离火,在数十万里之外招出。

    尽管距离越远,威能越弱。然而以离尘宗护山法阵的庞大,数十万座子阵,在此地轰击而下都天神雷,也依然相当与此处这座天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三倍。

    自然此术,消耗也多。司空宏说五百枚四阶蕴元,绝不夸张。而离尘宗一年总的收入,也不过万枚左右。

    那血湖遭遇冲击,整个山巅处的煞力魔灵,都在扭曲震荡。而山上的那些本来哪怕是身死,都无畏惧之念的魔修,都发出惊悸绝望嘶嚎。

    二十道九天磁光子午线再次轰下时,整个魔阵已经彻底敞开,再无遮护之能。又是二十名筑基修士,被白光轰杀成渣。

    此时那位主持大阵的元神修士,终于再无法安然静坐,猛地拔空而起,朝着节法真人的肉身所在疾扑而来。

    一路带起了无量的血元魔灵,浑身上下也都是赤红血光,遥空飞至。而后就是猛地将一枚白骨巨锤,虚空击

    节法真人不慌不忙,那十艘灵骨宝船前的雷火巨球,陡然变化。不再生出白光,而是一层层光幕,四下漫卷开来。

    纵横交错,不但把十艘灵骨宝船遮蔽在内。节法真人,身周也笼罩着一层白光。

    那骨锤轰击于其上,巨力无俦。十艘灵骨宝船顿时都一阵震颤,几乎所有船上的修士,都听得耳旁,传来了仿似孩童般的厉声尖啸。

    一些修为较弱的修士,都当场七窍溢血。好在今日跟随过来的,都有着至少筑基境的修士。道心稳固,在这戾魂冲击中,仍能坚守神念不失。

    以整座大阵承担了这次冲击,节法真人本身,却是毫发无损。

    “血峰尔等图谋已败,此时顽抗,又有何益?”

    说话之时,节法真人的身前,一盏琉璃紫金灯现出。无量的火焰,弥漫开来。

    四阶的南明离火,顷刻间漫布天空。由节法真人借助法宝之力,施展的这道术法,居然毫不弱于这十艘灵骨宝船招出的火焰。

    那位元神魔修,却无丝毫退意,那巨锤依然猛砸不止。

    “从此之后,我赤灵三仙教与你离尘,不共戴天”

    随着这话音,又是一团红云炸散。将那满天的南明离火稍稍压抑,而后又是三枚寒光闪耀的长钉,朝着节法真人的眉心处攒去。

    节法却是早有准备,一个剑影穿梭击斩,就将那三口长钉,都俱皆弹回。

    庄无道心知这二人,一时间可能斗不出胜负。摇了摇头,转而把注意力移向了别处。

    那血湖被都天神雷冲击,被毁了足足小半,里面也依然是剧烈动荡,难以平复。

    不过就在方才那都天神雷冲击而下的瞬间,庄无道终于感应道,那位廉霄师兄的所在。

    竟是被沉在了血湖之底,整个人周围笼罩着一层厚实无比的磁光,既把外界的一切隔绝,也将廉霄封禁在内。

    而此时在那磁光之外,还笼罩着一层血茧,将廉霄连同那磁光与廉霄一并包裹在内。

    不断的腐蚀着那层‘固元磁极障也使廉霄无法凭自身之力,脱困而出

    趁着血湖附近那些魔修金丹,都被己方的修士缠住,一时间都无法分心旁顾。庄无道操纵着那十万火蝶,直接冲入到了血湖之中。

    一刹那间,无数的怨魂戾啸,冲击入庄无道的心神,连绵不绝,浩荡磅礴

    好在他经历过数次阿鼻平等王的血祭,那血湖中的戾煞怨灵,也无人能操控御使,勉强可承受得住。

    十万只星火神蝶,在几乎被那血色湖泊给彻底吞没。好在只要那蝶种不灭,就可生生不息。

    庄无道又开启了天璇极元变,源源不断的提供真元灵力,那些火蝶在一初始被差点扑灭,之后就又顽强的撑住,再次开始了繁衍。

    一直到沉入血湖之底,只见这下面,除了廉霄之外,还有近万具婴儿尸骸。再就是整整三头庞大妖兽尸骨,也不知是被赤灵三仙教过河拆桥,还是早早就被赤灵教诛杀,雀占鸠巢。

    庄无道强忍住呕吐欲望,操控着那十万只星火神蝶,一一贴在那廉霄血茧之上。同时发力。只用了不到半刻时间,就把那血茧,燃烧净化了近半。

    那廉霄此时也眼皮动了动,不过明显还不能从自己制造出磁元极障中挣扎出来。

    对此庄无道也没什么好办法,他也擅长元磁之力,却与九天磁光子午大法,并非同出一源,无法破解。

    好在身侧司空宏,也注意到了廉霄的窘境。

    “师兄那里,可交给我来”

    大包大揽的揽下此事,司空宏十道飞剑,穿空而下,坠入到那血湖之底。

    各自透出十丈长的黑色剑气,环绕着一斩。那廉霄身周的磁元极障,顿时就出现了些许裂痕。

    “太虚乾罗大法?”

    庄无道眉头一挑,不意司空宏,居然修成了这门功法。也是离尘宗三十六种传承功决之一,可发出太虚之气。纯论战力,甚至还在都天神雷之上。

    司空宏在这门功法上的造诣也不低,至少三重天的境界。

    “若非此法,怎能破得了‘固元磁极,?这门秘术,也只有我宗的太虚乾罗大法,才能解开。”

    司空宏自矜的一笑,而在血湖中的廉霄,此时也发出了一声怒吟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