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六八章 太平之伏
    藏玄大江之北,某个罕无人迹的所在。这里本是一片绵延三百里的无人山脉,妖兽横行之地。此刻却悄然进驻了数以千计的修士,一条条外壳泛着冰蓝光泽的宝船,停在了林间,以阵法遮蔽着,不露丝毫形迹。

    太平道控制着北海三十七岛,财力有近四分之一都来自这些岛屿,故而三阶宝船亦是太平道的根基所在,重中之重。

    门内总共九十四艘以上古遗下的寒晶为龙骨,铸造而成‘寒晶灵船此刻赫然有着近半之数,聚集于此。总数三十七艘,悄然隐伏。

    此时的重阳子沈珏,就立在其中一艘宝船的甲板上,眉头微皱,看着自己手中的信符。眼神犹疑,似乎遇到了什么难以决断之事。

    他这样的神态,也引得此刻周围一起议事的几人,现出惊奇之色。

    “这信符来自于藏玄大江之南,可是洞阳山那边,有了什么消息?”

    出言之人,身着紫青道袍,鹤发白眉,气度雍然,隐隐为诸人之首。

    身为太平道十位元神真人之一,他自然不会不知道,此时洞阳山,正经历着一场大战。

    离尘宗节法,纠合数十金丹,六百筑基境,征讨赤灵三仙教。这是三日之前,太平道就已得知的消息。

    “守善师伯猜得不错,确实是洞阳山那边的信符。”

    在诸人注目中,重阳子抬起了头,面色平淡:“那边的意思,是已经守不住了。”

    “守不住?”

    另一位紫青道袍的男子,满眼的不可思议之色:“赤灵三仙教四百位筑基境,一座血魂天尊降灵阵,更有那么多血泥煞土,怎会守不住?那节法真人麾下,也不过金丹四十有余,十艘灵骨宝船而已,”

    “应该不假,看来也怨不得他们。”

    重阳子摇着头,为赤灵三仙教辨解:“那节法真人术法了得,不知使用了何法,竟然能窥破血魂天尊降灵阵内的虚实。以九天磁光子午线,连续击杀阵中近四十余位筑基境。那些魔修虽是及时防范,可却难免束手束脚,阵法之威,不能发挥近半。被节法攻破,是迟早之事。”

    另一位灵渊真人,不禁面色铁青:“信符中可曾言道,他们还能守上多久

    “至多六日”

    重阳子微微一叹,将手中的符,让于身侧之人观睹。

    “然而那节法真人,真有此等能耐,六日可能还是乐观之语。以我估计,可能最多只有四日时光,离尘宗就可将洞阳山拿下”

    “四日?”

    在灵渊真人身旁,同样一为身穿紫金道袍的修士,已是气得一笑:“从这里南下,到洞阳山就需三日时光你说他们,连四天都守不住o这赤灵三仙教,真正是一群服不上墙的烂泥。”

    “古庭师弟稍安勿躁,此时急也无用。”

    那守善出言安抚着,而后眼神认真的看着重阳子:“也就是说,如今之计,只有冒险而为,把南下之期提前?”

    “怕是只有如此了是当初我等考量,明显有了偏差。“

    重阳子微微一叹:“一没想到那廉霄,竟然能查知我太平道布局。二没想到那庄无道,居然能这么快,就使北宁折服,将赤灵三仙教几乎逼入绝境。三则是未曾意料,合赤灵三仙教之力,亦不能抵御节法四日时光。”

    “庄无道?怕是该唤作沈烈才对?”

    古庭一声冷笑,面色寒漠似冰:“碎风海那边,足足还差两月之期,才能完成所有布置。若是在此时南下,我等最多只有两个月时间可用。”

    重阳默然不语,对古庭语中的讥讽之意,似听而不闻。

    还是灵渊真人出言道:“可若不如此,我太平道更无机会。难道要等节法,从容诛灭赤灵三仙教后,安然返回离尘本山?有节法坐镇,谁有自信,能以区区十位元神,拿下那座‘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即便加上无恨崖那两头四阶大妖,怕也要铩羽而归。”

    “古庭师弟难道还不明白?我等已别无选择”

    守善一振衣袍,目光锐利如剑,逼视着在场几人。

    “一旦节法返回离尘,那么我太平道几十年以来,所有布局准备,都将付诸东流。仅是蕴元石一项,就损失亿万。这个后果,我等诸位,无人能承担这次若败,我太平道至少一百年内,都将无力南顾东海”

    古庭闷哼着,却也再未出言。

    而灵渊真人则是一笑:“好在要攻下无元神坐镇的离尘本山,三月之期,也足够了。移山宗,东泉宫与含光山,还有高玄真人,燕回真人,这几家怕是要再通告一二,总要一起发动,步调一致才好。”

    “弟子省得”

    重阳俯身微礼:“定然能在四日之后,汇合于离尘山下。”

    “移山,东泉与含光山那三位,此战切身利害,料来不会违约。高玄与燕回,亦是守信之人。有开宗立派之志,又欠了我太平道人情,此战必会尽力襄助。我只忧无恨崖,那两位妖修,会不会守约?还有云水天宫那边——”

    守善轻抚着额头,眼寒问询的看着重阳子:“还没说动么?哪怕乾天宗施压,他们也是不允?这一战,若能覆灭离尘,藏玄大江南岸四十七国。一半划归赤灵三仙教,一半归云水天宫所有。离尘之地,我太平道只取东海,一万年内,不登陆地。这样还不能使他们心动?”

    “是弟子无能”

    重阳子满眼的无奈:“云水天宫之意,是最多容我太平道过境。依弟子猜测。那两位元神境,与离尘宗之间,应该是真有誓言在身。几百年内,都不能相犯。”

    “元神之誓?我也猜到了。否则当年,离尘宗为何会放过对云水天宫穷追猛打的机会。”

    守善目光闪烁了片刻,就又恢复了正常,神色肃然:“南下之后,我等要注意的关节有二,绝不可疏忽。一是防范赤阴城来救,不过有三圣宗牵制,赤阴城最多有一到两位元神,能够东援离尘。那时可由守如与古庭二位师弟,出手阻拦。二是节法,如今这位虽是天机榜二十五位,可一身六百年积累。不惜寿元,实力足可与天机榜前十比较。有十艘灵骨宝船之助,则更为难缠。我等可先至洞阳山。若赤灵三仙教还未被剿灭,便可里应外合,诛杀节法。若节法已胜,则分流部分宝船,牵制围困就可。只需打破离尘本山,节法叁法等辈,都如无根浮萍——”

    重阳子没注意去听,守善之言,诸般举措。其实早在几年前,就已议定。此时复述,不过是为郑重其事而已。

    他背负着手,遥遥看向了南面,目光莫测。似乎已望见,一个屹立南方万余年的天南大宗,正在轰然倾塌。

    还有那孽障——时隔十余载后的见面,又不知是怎样的情形。

    ※※※※

    一日之后,东海陷空岛的上空,一道遁光正缓缓降落。姬奇武踩着飞剑,远远眺望着远处建在山巅处的那座金碧辉煌的宫殿,眼里是不禁感慨万千。

    东海有三十六岛之称,亦有东海七十二岛的说法,都是指东海之内,规模较大的那些岛屿。

    不过无论是哪种说法中,陷空岛都是东海范围数千岛屿中,无可置疑的中心。而在这足有七万里方圆上陷空岛上,眼前那座紫金山与东海道宫,又是整个岛屿的核心。

    紫金山南北千余里,是品阶不逊于离尘本山的灵地。东海几乎所有的灵脉,都汇聚在此。

    一千年前,离尘宗虽是统辖东海列国。可这陷空岛紫金山,却由散修占据

    离尘宗数千年中使了无数的手段,都没能将陷空岛拿下,拥为己有。只能以羁丨縻之策,压制这些散修,不生事端。

    直至那位陷空老祖,联合二位元神真人,意欲在陷空岛立下散修盟会,与离尘争雄。这才使离尘宗上下激怒,举三千筑基讨伐陷空。

    此战牵动了整个东南大局,陷空岛仅只是整个战局的一处而已。有七个宗派,近三万的筑基修士卷入,十余位元神真人混战。

    当时离尘四真人,有两位身死。最后虽是成功将陷空岛南下,然而离尘宗也元气大伤。

    宣灵山玄策真人,以元神之尊,亲任掌教。除了忍辱负重,励精图治,培育门中后辈之外。就是在这陷空岛紫金山,建造这座东海道宫。

    历时一百年才成就,防御之能,虽不如离尘本山,却也有‘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四分之一的威能。

    玄策真人几乎将整个东海的力量,都渐渐转移到了紫金山东海道宫。

    而此时也显现出了效果。陷空岛战后,离尘虽是将东海列岛,都丢失大半

    然而有这紫金山在,有陷空岛在手。离尘宗在东海的霸主之势,越来越不可动摇,越来越难以撼动。

    直到北方太平道解决了北海残余的几个对手,开始尝试着南下东海,形势才开始了变化——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