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六六章 先礼后兵
    前往洞阳山的时间,最终定在一日之后。此时周围的诸国金丹修士,都陆续奉节法真人符诏赶至。

    尤其是洞阳山邻近的东汴国与薛国西任国,魔土转化,切身相关。国内金丹筑基,几乎顷巢而出。

    符诏早在节法真人出发时,就已发出。所以这些人,都能在一日只内,及时赶至。

    加上离尘宗驻在北方的金丹修士,总共大约四十二位,筑基境修士六百人。这已是一股极强的力量,足以轻松夷灭一两个小型宗派。

    离尘宗的实力,除了本身四位元神,一百二十余位金丹之外。还能动用附庸诸国以及东海列岛,近五百位金丹修士之力。

    出发之时,除了节法真人以及后来的几位离尘金丹修士,陆续驾驭抵至的三艘灵骨宝船之外,另还有七艘来自周边列国的三阶宝船。

    同样是灵骨宝船的样式,只是配置的阵法稍弱,是大幅削弱之后的‘乾天两仪无量都天大阵’。

    既可与离尘宗配套,又能使诸国,无有反抗离尘之力。

    其中一艘,就来自北宁国陶家。不过三阶宝船的消耗,哪怕是藏玄大江之内这些富庶之国也承担不起。平时都封存在库房之内,只有遭遇如那云水天宫南下,六任湖战,又或今日洞阳山之变,才会启用。

    庄无道与节法真人同乘一舟,就在船头之上远远看着,眼前这壮阔一幕。

    似这样的修士征伐,他还是第一次得睹。之前在东吴国内的那些,远远不能与今日比拟。

    移山宗,哪怕是举宗而至,实力也最多比现在节法麾下,稍强几线而已。

    南屏山南的土地虽是肥沃,可惜大多都是荒林,并未开发完全。人口稀少,又有大量的妖兽,生存在山野之中。所以移山宗治下,虽还有四十余国,金丹修士的数量却极有限,加起来也只有三十余位。

    “无道你传来的信符,对此间之事,似乎不甚乐观?”

    节法真人亦同样立在第一层的甲板上,就在庄无道的身侧不远,负手而立。

    北宁距离洞阳山不远,以灵骨宝船之能,一个时辰就可赶至。所以节法真人登船之后,并未避入船中静室,就在这船头处等候。此时正颇有深意的,向庄无道询问。

    “我记得后面那一句,说是洞阳山可疑,或为陷阱。廉霄与魔土转化之事,可能需令寻他策?”

    这些话,本来是在节法到达北宁之后询问究竟。不过那一日之中,要接见陆续赶至的金丹修士,未有闲暇。

    一直到此刻,节法才有时间,向庄无道问起此事。

    “确是如此!”

    庄无道轻轻点头,节法真人把字句稍有改动,然而大意不差。

    “廉霄是你师兄,你也当知他在我座下学道数百年,感情深hou。”

    说是另寻他策,然而廉霄本就时日无多。另寻他策之意,其实是劝节法放弃廉霄。

    庄无道面不改色:“弟子知晓,然而若因廉霄师兄一人生死,累及师尊与离尘遭劫,只怕亦非廉霄师兄所愿见。”

    “为师大约明白你的意思,赤灵三仙教转化魔土之地,不在实力更弱,局面更乱的藏玄大江之北,反而选在了北宁国内,实是叫人生疑。”

    节法语气舒缓了下来,悠悠道:“无道你不但天资悟性,盖压离尘上下,才智也是超人一等。难得是遇事沉稳冷静,常能在迷雾中拨云见日,直窥根本。更兼手段不凡。便是那些寿元二三百年的修士,这点也远不及你。若无道你愿意,宣灵山的下任首座,非你莫属。”

    庄无道笑了笑,不曾答应,也未拒绝,不过眼中却闪过了几分抗拒之意。

    “不情愿么?果然如此,为师也猜到了。你素来不恋俗务,要非是事涉廉霄,离尘宗现在形势也危如累卵。以你的性情,可能宁愿呆在半月楼闭关不出几十年,也不愿过问门中事务。”

    节法摇着头,眼中转而又杀意酷烈:“为师知你之意,然而这洞阳山,为师却也不能不来!不止是为廉霄,也是为那赤灵三仙教。真要是被赤灵三仙教在洞阳山安了家,那便是不亚于一千年前,陷空岛大乱的灾祸。这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庄无道一声叹息,其实他在把那张‘天鹤引灵符’发出时,就已预见到了这个结果。

    是否有人在暗中算计离尘,这还是未知之事。这赤灵三仙教的威胁,却是迫在眉睫,离尘宗不能不解决。

    否则云灵月的掌教之位,必将岌岌可危。离尘宗内,又将如三年那样,沦为一盘散沙。

    ※※※※

    十艘宝船全力催发,还不到一个时辰,那洞阳山就已在望。

    五日时间过去,此刻在洞阳山的山巅,已经可以望见一片沸腾的血气。

    宛如一朵红云一般,笼罩在洞阳山东侧一座山峰之上。庞大无边的灵潮,不断的从四面八方汇拢而至。

    这是血祭开始十日,魔土聚灵转化。万子圣胎内的血气,也开始释放之故。

    十艘宝船上,几乎所有人的面色,都是凝重之至。

    幸亏发觉得早,节法真人又及时召集。否则待得血祭进入第二十天后,魔主意念降临。那时再想除魔,摧毁万子圣胎与祭坛,那就需大费周章了,也必定死伤惨重。

    赤灵三仙教也在洞阳山内布有大阵。就在诸人抵达之时,就有一层黑色气雾,出现在洞阳山东侧那处山峰之外。

    庄无道意念微动,就有两只火蝶出现在他视线所及处,尝试着飞入那黑色气雾中。

    可才刚靠近,就被那些黑色气雾,全数吞噬了进去,半点波澜都未惊起。

    而在那洞阳山的四面,更现出二十七个巨大身影,刚好排列成一个等边的三角形状。

    每一尊都有千丈余高,五官模糊看不清楚,却都含着无边的凶戾之气,杀意红芒直冲云霄。

    “是赤灵三仙教的血魂天尊降灵大阵!”

    司空宏对赤灵三仙教,显然也做了一些功课,面无表情的与庄无道谈论着:“赤灵三仙教同时供奉湟源,守狸,幽泉三位魔主,每一位魔主麾下,都有九位魔将。加起来,刚好是二十七位。一旦魔土转化完成,这二十七尊魔将化身,只需有一位元神修士主持,就都能有媲美元神境的战力。”

    庄无道默默不语,血魂天尊降灵大阵之名,他岂能不知?自从知晓藏玄魔灾,是因赤灵三仙教引发,他就开始关注收集这魔道教派的所有信息。

    此教传世六千余年,最念念不忘的,就是魔土转化,开辟一方魔域。

    有血魂天尊降灵大阵护持,不出千载,天一界就将有一魔道大宗崛起。也是节法真人与离尘宗,最不愿见之事。

    十艘宝船已经开始散开,从四面靠拢。彼此间的距离,不多不少,刚好二十里。将这洞阳山东侧峰头,围在了中央处。

    而此时节法真人,也从船上升空而起,到了洞阳山的上空。

    “三仙教的道友,不知可否现身一见,与老朽谈谈?”

    等了片刻,黑雾之中,完全无有消息。节法真人摇了摇头,而后大袖一拂。

    十艘灵骨宝船中的大阵,瞬时张开。无数的灵纹蔓延开了,几乎遮掩了天际。将云空中那朵血云,也压得往下一沉。

    十座‘乾天两仪无量都天阵’结合,就是一座离尘宗的四阶阵法‘乾天玄极无量都天阵’。

    先礼后兵,礼已不成,那就只能战了。

    一道道灵流,在虚空中纵横交错。整个阵法的枢纽,正好聚结于节法所据之处。

    只见节法袍袖一引,立时就有大片的火焰在天空燃起,一团团的坠落了下来。

    高达五阶的南明离火烧灼之下,那些黑雾萌情绪立时就是千疮百孔。只要被火球击中,都是一个巨大的窟洞。

    不过那赤灵三仙教的大阵,也开始反击。里面又有无数黑色的气雾汹涌而出,弥补着那些孔洞,全力扑灭着火焰。

    二十七尊魔神,亦是各自一声低吼,面目不清的脸上,双目睁开,露出一双双血眼。各持刀枪剑戟,往十艘宝船上斩至,浩烈的黑色煞力,横扫十万丈虚空。

    不过节法早有防备,道诀一引,须臾间十艘宝船之外,都炸出漫天的紫色雷光。

    五阶都天神雷冲击之下,这些以魔气化成的兵刃,瞬间就崩溃瓦解了大半。

    剩余的部分,都无法撼动这些宝船外的守护灵光分毫。

    每艘灵骨宝船,都只需三位金丹,十位筑基驾驭,就可彻底催发‘乾天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之力。

    还有十余位金丹,五百位筑基的修士,都在阵法的加持之下。施展出各种样的灵器,术法,似暴风急雨般,往下方猛烈砸去。

    而那血魂天尊降灵大阵内,那些赤灵三仙教的魔修,也不甘示弱。同样是魔器无数,纷飞出那黑色气雾。里面打出的术法,一时间居然能与离尘宗一方,斗个不相上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