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六四章 三处地点
    解决剩下三位金丹,总共才只不过用了一刻时光。‘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之下,寂休如正三人,实力发挥不到一半。而陶壶陶尽二人,则是战力倍增。碾压般的,首先就将寂休如正解决,而最后剩下的一位无名剑者,也没费二人什么气力。

    一刻之后,三十六尊雷火力士之内,就只剩下遍地的尸骸。

    不过庄无道的目光,却又扫向了东面远处,眼神危险,杀意满含。

    ‘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加持之下,在他练气境时,就能感应二千里方圆地域。现在他已入筑基,在这种削弱版的阵法加持之下,也依然可把周围数千里的灵机变化,都映入神念之内。

    感应或者不如‘窥天照影环’那般的详细,然而只限周围这三百里,却更胜过庄小湖十倍。

    一切细微的灵潮异动,都在他的神念观照之中。

    “这就想走,你们三圣宗,把我庄无道看成何等人?”

    嘿然冷笑,庄无道手印变化,一瞬间就又完成了一道术法。

    “都天御道,神雷诛魔!”

    新完成的雷法,带着诛邪辟魔的阳元之力,直接就在一百五十里外开外某处爆发开来。

    随着‘轰’的一声炸响,远处紫红雷光,映红了整片天际。而后庄无道感应中,那两团正飞速遁走的气机,也在刹那之后,彻底消失无踪。

    他这第三重天境的《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配合这座大阵之后。哪怕金丹修士,都难抵御。就更何况,区区两个筑基修士。

    不过还是不如在无名山时,那时有八位筑基坐镇灵眼,另有近百位练气境,在帮他运转法阵。

    此时庄无道修为境界虽提升到筑基,独力为之后,威能反而不增反减。

    这也是无奈之事,他总不可能身边随时带着一群人,帮他掌控阵法。

    这二人解决,周围就无其他异常的灵机。

    赤灵三仙教的人手,在他连续打击之下,多半也有不足,否则不会只派寥寥两个筑基修士,来窥视此战结果。

    只是金丹陨落时爆发开来的灵潮,高明的修者在一万里外都能感应。

    庄无道对此是无可奈何,也知隐瞒不住。不过只需今日这门雷火力士玄术,依旧不为那赤灵三仙教之人知晓,那也就够了。

    对方最多只能猜测,他今次并非孤身来此,离尘宗另有金丹修士暗中潜伏。

    又仔细寻觅梳理了一遍周围三百里,直到确未感应到有人窥伺,庄无道这才止住。

    他却仍未放心,神念威胁着庄小湖。

    “周围可还有什么漏网之鱼?哪怕走脱了一个,我都唯你是问。”

    念应千里的秘术,是庄小湖将一点神念,映在他心识之内。所以庄无道,可以反向与庄小湖交流。

    而后者明显有些踌躇:“应该是没有——”

    话未说完,庄小湖就感知到了庄无道的不悦,急忙改口道:“绝对没有!且即便还有人潜伏,我感应不到。稍后只要他们有动静,也瞒不过‘窥天照影环’,主人放心便是。”

    庄无道微微摇头,心中虽不满意,不过眼下也只能如此了。庄小湖前一句让他恼火,后几句却是实情。

    隐遁不动时难以窥察,可一旦施展遁法逃离,必定会显露形迹。

    不再理会,当庄无道准备将‘雷火力士’的术法散去之时。那陶壶陶尽也再次飞临到了他身前,此时二人看庄无道的眼中,已多出了几分敬佩忌惮之意。

    只凭今日庄无道施展的这门一品玄术,就已有足够实力,与金丹修士平起平坐,而非是只依靠那离尘本山秘传的身份。

    “今日之战,我二人定不会泄露半句。”

    陶壶眼神凝然严肃:“可以用元神起誓!”

    “这个倒是无妨,我信得过二位。”

    庄无道微微一笑,神色坦然。玄术神通就是拿来用的,这门‘雷火力士’自己又能够藏到几时?只是暂时,他还不愿自己最后的底牌,被赤灵三仙教与太平道掌握而已。

    “我记得陶壶道友,刚才曾说那石灵佛窟,最有可能。这是何故?是因这石灵佛窟就在藏玄大江中,距离我那廉霄师兄出事之地最近?”

    “非也!”

    陶壶摇头:“只因此处,常年都有信众前往拜佛,是这十万里方圆,愿力香火最浓之地。赤灵三仙教,要储藏万子圣胎,请魔神化身护持,此处是最佳之地。”

    “原来如此!”

    庄无道若有所思:“石灵佛窟,地阳神宫,洞阳山,这三处地方,都有魔修看守是么?那我廉霄师兄,可曾查过这三处所在?“

    追查赤灵三仙教十年时间,廉霄在北宁境内,就有七年之久。以金丹巅峰境之能,早该将北宁这区区三千里国土,犁上一遍,挖地三尺了。没道理会忽视了这三处可疑之地。

    “自然是查过的——”

    陶壶面透异色:“只是每当廉道友前往,那三处地方,总会空无一人,没半点异状。”

    庄无道的面色,也顿时凝重了起来。会出现这种情形,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廉霄的行踪,自始至终都在赤灵三仙教的掌控之内。二是赤灵三仙教另有办法,提前知晓廉霄的来临。

    “我知道了!”

    庄无道后面,再未发一语,陷入了沉思。搜查这三处所在,对于陶家而言,可能是力有不逮。可对于身拥‘窥天照影环’的庄小湖而言,却是举手之劳,甚至都不用暴露现身。

    曙光已现,可庄无道却总觉这其中,有些许不对劲的地方。仔细琢磨,又想不出什么所以然。

    ※※※※

    剩下的二百里路,再未出什么意外。庄无道安然无恙,回到了北宁京城。

    灵真离去之后,北宁道馆,就由其副手主持。是一位名唤修灵的师兄,出身岐阳峰一脉。

    离尘诸地道馆,似北宁这样实力强横的大国,通常都不会只有一位筑基修士。道馆之主,一般都会被当地朝廷,册封为真人。而其副手,道馆的副主,则受天师之位。

    道馆真人之位,超然独立,几乎与国君对等。而副馆天师,则一般都会进入当地朝廷,成为地位尊贵的客臣,是国主之师,兼司太医,日月、星辰、阴阳、历数等职。

    不过在灵真履任的这三年中,大半精力都在帮助廉霄,追查赤灵三仙教的踪迹。所有一切道馆事务,基本都是交由修灵来处理决断。

    比较起来,后者才更似真正的道馆真人。所以在修灵接手暂替灵真,执掌道馆之后,所有事务依然是井井有条,方寸不乱。

    而陶壶陶尽,也果如其言,全力助庄无道,追查赤灵三仙教。

    有了陶家之助,离尘宗就等于在北宁国这片南北三千里国土内,有了无数双眼睛。

    庄无道固然有着庄小湖之助,可‘窥天照影环’毕竟大而泛,有些细节处无法注意观察到。陶家在自家国内,布下的那些眼线,却可以真正如一章细密之网,笼罩着这数千里方圆之地。连续五六日,各地诛灭的赤灵三仙教魔修,又有了四五百人之多。筑基修士,也陆续被斩杀了四人。大多都是地方势族,以及陶家的族人供奉所为。

    这些人,以陶壶陶尽为马首是瞻。当二人有了决断,这些人自然也是再无顾忌。

    可能因赤灵三仙教,也知形势转恶,全面收缩之故。之后的战果,越来越少。

    然而也托此之福,藏玄大江两岸的魔灾,减少了至少五成之多。失去了北宁这个避风港,藏玄大江南北诸国,都有大量的魔修被追缉诛灭。

    庄无道猜测赤灵三仙教的‘万子圣胎’,多半是还未准备完全,又或者已经进入最关键的阶段。这也意味着他与陶氏兄弟二人,危险倍增。

    如此高压之势,迟早要迫得赤灵三仙教反噬。

    庄无道却并不在意,仍是有条不紊,暗中追查着廉霄的下落。石灵佛窟这三处可疑之地,都由庄小湖以‘窥天照影环’窥看。

    庄无道自己,也在通告了陶壶与道馆之后,外出了一次,亲往那石灵佛窟一行。

    只是当不久之后回归,庄无道的面色,却是怪异到了极点。在前来迎接的陶壶陶尽的前面,庄无道对于此行的经历,是讳莫如深。

    然而就在庄无道,再次返回北宁道馆时,就发觉那位修灵天师,已经鸿飞冥冥,不见了踪影。

    此时陶壶二人,再怎么迟纯,也知这修灵,怕是已经叛出了离尘宗。

    “此人在我国中受封天师之职,已有六年。一向还算勤谨,任劳任怨,极少争权夺利。也正因此故,廉霄在替换南岸诸国道馆职司之时,才会留下此人。”

    陶壶直觉是不可思议:“此人年纪八十而入筑基五重楼之境,金丹可能希望无多,假丹却可十拿九稳。剩有一百四十载寿元,前途远大,我真不解,此人怎的就与赤灵三仙教有了勾结。在北宁六年,他若修了什么魔道功法,我与廉霄道友,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都看不出来。”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