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六三章 无双玄术
    以三十六尊雷火力士的身躯为阵柱,在玄术完成的一瞬间,就已经完成了一座大阵。

    每一尊力士,都有着整整两千象的力量,直追金丹修士。而本身材质,甚至超越了金丹肉身,使这些雷火力士的承载能力,强的不可思议。本身性质,天生就可接连天地间的灵流地脉,正是最佳的阵法基石。

    三年时间,庄无道持续的修改着这些雷火力士的阵法。最终几乎完整的,将离尘宗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刻画在这三十六尊阵柱中!

    雷火力士,本就身具雷火二种属性,无量都天阵符,恰好都可契合。

    此阵一成,那陶尽陶壶二人,立时就觉轻松了不少,周围都是正反两仪无形力障。

    那乾天宗风衡一掌朝着陶壶胸前印出,却被那正反两仪之力,只激起了一圈圈的灵力波纹,连陶壶的衣角都接触不到。

    陶尽也是同样,手中拂尘,再感觉不到那山形笔架的压力。这件灵器已被大阵托住,不但未能降下,反而被强行往上抬起。

    上空处那人,第二剑已穿空刺下,却还没能接近庄无道十丈,就被一股磅礴之力抵挡,而后无量的雷火雷光席卷而至,迫得此人,不得不疾飞往上,躲避来自‘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反噬。

    “此子,此子——”

    那燎原寺如正,已不知如何评价才好,语音发颤:“此子若不死,必是我三圣宗灭顶之灾!”

    寂休的面色,更为苍白,惊疑不定的看着四周。这门一品玄术,未免也强悍到太过份了!

    世间仅有的那二十几门一品玄术,只怕无一样,可与此术比拟。

    关键不是那三十六尊雷火力士的强力,而是这座阵,对修士的加持之能!

    若无此阵,眼前这三人,就如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而阵法布成之后,形势就已完全逆转。换成是他们五人,坐困愁城!

    陶尽陶壶二人亦在面面相觑,眼里是既有惊喜,也有震骇。都知晓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内,三人非但是性命无忧,眼前这群三圣宗金丹,能否逃生都成问题。

    也骇异于庄无道这门玄术之强,有了此术,庄无道整个人就是一座活动三阶大阵!

    似‘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这种等级的阵法,绝不是几十面阵旗,几个阵盘就能布成。每一座阵需要动用的人工与材料,都是庞大繁杂之至。

    然而庄无道,却巧妙的借助自己的傀儡力士来完,随时就可使用召出。

    虽不可能是真正完全的版本,然而也至少有着这座大阵,近七成之威!

    庄无道借助此术,仅只能与金丹抗衡而已。但若还有金丹筑基修士在场,那就是截然不同的情形。

    ——可以使他二人,实力大增,哪怕灭杀在场这五位金丹,也不在话下!

    甚至若有云灵月那种等级,已经修成‘伪元神’的修士,与庄无道联手之后,甚至可能有媲美真正元神境的实力!

    只以战斗玄术来看,这三十六尊雷火力士,在诸多一品玄术中,并不出众。可以辅助玄术观之,却可称是最顶尖的术法!

    也难怪如正会说出那句,此人若能不死,修成元神境界,就必定是三圣宗灭顶之灾!

    “都天御道,神雷狂涛!”

    庄无道站在正中央处,执掌大阵。

    他的《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已修至第三重天境界,cāo纵这座弱化版本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更是轻松自若,

    灵决一引,就是一团浩大的都天神雷炸开,如涛如潮,向四周蔓延开来。

    那几个金丹修士还好,勉力能够抵御。其余二十余位筑基修士,却是面色大变,在漫天的都天神雷冲击之下,左右支绌,当场就有四人,被炸成了血肉碎片。

    “请二位助我,今日此间,都需斩尽杀绝,我不想走脱一人!”

    那陶壶心神一紧,不过只稍微权衡了一番利害,就已眼现决然之色,杀意凛然。

    “陶壶遵命!”

    他不知庄无道到底是想杀人灭口,不愿这门玄术被人得知,还是仅为杀人泄愤,总之此刻听从庄无道的吩咐,绝不会有错!

    三圣宗谁都不想开罪,可此处毕竟是在天一之南,是离尘宗管辖之地。

    中原三圣宗再强,也不可能越过几个大宗辖地,大举南征。

    且拥有‘雷火乾元’这门一品玄术的庄无道,对于离尘宗的意义,已经大不相同,绝不仅只限于一位本山秘传而已。

    之前的庄无道,在他眼前,只是离尘宗一位前程无量,可以支撑离尘未来六百年门庭的弟子。现在的庄无道,却已是离尘宗的核心之人,支柱之一!

    一位修成‘伪神’的金丹境界修士,可以借庄无道之力,与元神境修士抗衡。

    那么一位元神修士与庄无道联手,结果又会如何?

    此子若在东海,手下只需有七八位金丹修士,就可独力抗衡太平道一位元神修士!

    陶壶不解,为何节****将这样一位,可以左右一场宗门大战局面的强力棋子派到北宁,寻觅廉霄的下落,而不是遣往东海,抵御那太平道南下。

    却知拥有这门术法的庄无道,前程之远大,已远非他能度量。对离尘宗的价值,更是哪怕三五位金丹相加,都不能比拟!

    北宁在此子身上,无论下怎样的重注,都绝不过分!

    身影变幻,陶壶在大阵正反两仪之力加持之下,瞬息间就已追至到了那正疾退中的风衡身前。

    以阵法为后盾,陶壶根本就没考虑过自身防御,手中执着一把银色玉尺,猛地往那风衡的头顶砸下!除了他本身之力,还有无量的都天神雷与南明离火,俱都被他吸聚加持而来。

    相当于三位金丹合力,只一击,就使之前这姿态不可一世的风衡,口中鲜血吐出,五内震荡。

    那陶尽虽未言语,动手时却绝未慢上哪怕分毫。手中拂尘三千银丝,尽皆急卷而回。转而向那李芳疾扑而去,几乎将李芳整个人,都完全包裹。

    “此阵无有破绽,速逃!迟则不及。”

    口中那人剑光一转,就向东面方向,急速遁去。目光在那三十六尊雷火力士身上,眼中现出无奈之意。

    他剑术高绝,却也擅长阵道,知晓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唯一的破绽,就是那三十六尊雷火力士!

    只需能够击毁其中任意六尊,这座大阵,就会崩溃瓦解。然而只以目视,就知这些雷火力士极不好惹。哪怕有金丹实力,也休想在‘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护持之下,将这些力士毁去。

    只凭他们五人,在陶壶陶尽的牵制之下,想要破阵,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走得了么!”

    庄无道意念一起,三十六尊雷火力士就同时发力,石拳捣出,正是‘震海崩山’式。

    雷火力士与震海崩山连窍,这些雷火力士,亦有虚空传劲之能。只是做不到,似庄无道那样,将八成的力量打出。而其本身体内,也未有真元存在。

    一拳击出,拳力虽能覆盖三千丈方圆之地,却只有区区一百象的力量。

    看似微弱,筑基修士可轻松抵御,然而当三十六尊雷火力士叠加之后,又能增至恐怖的程度!

    三千六百象力冲击,覆盖阵中。立时又有几名筑基修士,被雷火力士拳力捣成粉碎。

    空中那人首当其冲,身形先是震了震。而后又一道磅礴雷光,宛如长矛一般的击至。将他身影,猛地轰落。

    那李芳亦受冲击,正不断闪避挪移中的身形微滞。而就在破绽露出的刹那,陶尽的身影,就已疾掠而至。猛地一锤,敲在陶尽的额角上。而后那头颅,就似西瓜一般粉碎爆裂,洒了满地。

    陶壶亦有了战果,如影随形,接连十数击,就使那风衡再无力抗衡。

    “看来今日此处多出的几条亡魂,非是在下,而是风道友!”

    银色玉尺挥过,一闪之后,就将风衡的脖颈彻底削断!血泉喷涌。陶壶身影却及时后掠,未曾沾到一分。

    眨眼之间,这‘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之内,五位金丹修士,就只剩下了三人。

    而陶壶陶尽,都用跃跃欲试的眼神,看着其余三位。

    “无量真佛!佛祖在上,怎么这世间,居然就降生出你这样的妖孽。”

    如正面色苍白如纸,眼中已现出绝望之色。方才他倾尽全力,救助风衡与李芳二人,也没能撼动陶壶陶尽身周的两仪无形之力。

    最后想逃的时候,已经晚了。

    “真是孽障恶报,是我佛门亿万信徒之劫!”

    庄无道没去理会此人的胡乱呓语,而是转过目光,直视着那寂休。

    若说如正,是想要逃逸之时,就已为时已晚,这寂休却就是想逃都没能逃得掉。

    “其实我方才就在奇怪,为何你寂休还有胆量,出现在我面前!”

    寂休先是奇怪,然而当与庄无道对视之后,眼里就先是醒悟,而后显出惊恐之色。

    碎山河!

    那日他曾感受到,几乎渡空而来,将他元神击碎的强横拳意!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