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五八章 接连灭门
    这二人应该是躲在此处养伤,而事发之后,都因身负重创,不能动弹,自认无法遁逃。心存侥幸之念,依1日藏匿于此处。

    灵真并不觉意外,早在他进入这地窖之时,他就有所察觉了。只是庄无道,先他一步动手而已。

    ‘赤阳雷符’最是克制邪魔之气,里面两个人影,一身真元,几乎就被那赤阳神雷强行震散。

    而庄无道也身影一闪,双掌在二人后脑处一拍,就将这二人彻底击晕制住。真元顺便在二人身上走了一圈,果然是伤势沉重之至,甚至连土遁之能都没有。

    “这两人身上,乃是天心剑气与水云幻掌。”

    灵真见多识广,只看一眼,就知这二人伤势,是因何而来:“应该是伤在云水天宫之人手中。”

    云水天宫是藏玄大江之北的大宗派,几十年前甚至有实力与离尘宗争夺南疆霸主,在六任湖一场大战。损伤惨重,才止住南下野心。

    这次藏玄魔灾,云水天宫亦深受其扰。

    “别处不去,却在这里养伤!”

    灵真差点冷笑出声,随即又问:“为何不干脆杀了了事!”

    “这二人,我恰好还有用处。”

    庄无道微一拂袖,就又有一枚符箓打出。化光一闪,就将这二人全数收入。

    此是三阶‘虚空藏符’,可以制造出临时空间,不过与小虚空戒这类空间灵器不同。

    后者虽能永久维持,却只能储藏些无生命死物。‘虚空藏符’却非是如此,虽只能维持三五月时间,然而人物兽皆可藏得。

    这并非是他在离尘收集得来,而是离寒天宫叶真的遗物,恰好这里可以用上。

    也真是碰巧,否则他要再去擒拿一两个魔修,还要多费些功夫。

    灵真不解,这二人能有用处?不过此时已知庄无道,必有用意,也就未曾多问。

    “罢了!随你,只是那两位,也看了许久的戏了,只怕已准备过来。”

    灵真音中,略寒冷意。

    庄无道闻言,不禁向远方眺望了一眼。他一听就知,灵真所指必是那陶尽陶壶二人。孔家乃北宁支柱之一,孑l家堡又距离宁京如此之近。此处这么大的动静,那陶家两位金丹,又岂能不知?

    然而二人在此处,已整整屠戮了近一个时辰,也依然未见那陶尽陶壶身影,显见是要置身事外之意。

    孔家与魔修勾结,罪证确凿,这二人早在孔家堡攻破之时,就已赶至。可来时匆忙,却又不急于现身。

    显是知晓,此刻哪怕出面劝阻,也是无用,反而可能落下话柄,被二人反制。

    估此是宁愿折损在北宁的威望,也不愿贸然插手。待得此时一切尘埃落定,这才出面。

    不过庄无道却无兴趣,与这二人废话。此时在他头侧,一股细微难以察觉的神念波纹,忽然产生。

    庄无道的面上,也再次浮出笑意:“不理他们,灵真师兄,你我去下一场如何?”

    “嗯?下一场?师弟之意莫非?”

    “四十里,东翼城,东翼大都督府。亦有与赤灵三仙教勾结之嫌——”

    庄无道已浮空而起,就在方才,庄小湖又为他找了新的目标,而且还不止一个。

    ‘窥天照影环’观照下,这些露了形迹的魔修。无论任何动作,无论逃亡何处,都瞒不不过庄小湖的灵念感应。

    而就在半刻之前,几名才从孑l家堡逃脱的练气境修士,已经进入到这东翼大都督府躲藏。

    这几人虽未确定是否魔修,却已可成他问罪之由。

    灵真也微一扬眉,若真如此,那的确是没必要浪费时间,与那两位废话。

    ※※※※

    “砰!”

    北宁王宫东面一间茶厅之内,陶尽将手中的茶盏,捏成了粉碎。面色铁青,难看之至。

    才刚接到的消息,让他本就恶劣的心情,更难舒畅。

    “兰安城镇守太监府,只因一个才练气境四重楼的魔修,偷入藏匿于府中,就几乎被灭了满门!”

    “这已是第十七家,我以为你早不在意了才是。”

    陶壶手握着由兰安城传来的信符,面色平淡:“那位庄仙长的霸道,你我这些天见识的还少么?至少结果还算不错,好歹那一家老小还活着!”

    兰安城距离宁京一千百里,距离已经极远了。二人坐镇宁京,不能轻离。得到这消息,已经迟了整整半日。

    相较于六日前的愤恨气恼,此时陶壶的感觉,已近麻木。只因似兰安城镇守太监这样,被庄无道攻灭,几乎满门杀绝的,至今日已经是十七处。

    六日时间,从孔家堡覆灭开始,总共已有十七处世族或者权贵,被那两人攻灭。

    而罪名无一例外,都是可能的与赤灵三仙教有染。

    “我平生所见猖狂之人,莫过于此子!”

    陶尽气息不顺:“难道就任这二人,在北宁境内为所欲为?如此下去,那些部属臣族,该如何看待我家?”

    几乎不用想不去看,陶尽都可知此时的北宁国内,必定是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关键是他每次都能寻到死证,你我如之奈何?”

    陶壶微微一叹,他何尝不知坐视不理不加制止的恶果是北宁国内人心尽失。问题是那庄无道占着大义,又有离尘宗为依靠。

    他若无合适的理由阻止,只会平白给离尘宗发难的借。

    早在第一日想见,陶壶就能清楚感知,那庄无道对陶家的恶意。

    陶壶也不解,这庄无道怎就有如此灵通的消息。似乎是在北宁境内,布下了一张不可见的大网。对手的任何动静,这一位都能够毫无遗漏的查知。且本身实力,亦是强绝,那十七家中,不乏可与孔家比拟的大族。却无一家,都够守住一个时辰。且每一家,事后都能找到铁证。

    短短几天,赤灵三仙教死伤在庄无道灵真二人手中的魔修,就已达四百人之巨。

    “现在你我也只能等了,再过几十日,估计就有结果。刚不可久,此子对藏玄江诸国修界逼迫太过,下面已是群情沸腾,我看迟早要出事情。那边也当知小不忍则乱大谋之理。多半也能忍得住。”

    “兄长你想差了,我不是担心这个。”

    陶尽眸中,满是凝然之意:“兄长难道就不觉奇怪?此子这些日子下手的对象,除了一个孔家之外。其余不是我家的亲近之臣,就是与我陶家有联姻的世族。这其中,颇有古怪,我近日也常觉不安——”

    “尽弟你的意思是。”

    陶壶闻言,只是略一思索,就已悚然而’惊,语气里同样满含惊疑。

    “你怀疑此子的目的,自始至终都是针对我陶家?”

    若非是被陶尽点醒,他都未曾注意到,这些被灭门的权贵势族间的联系,竟然无一不是与陶家有着或远或近的关系

    “只是猜测而已,我也无法确定。”

    陶尽眉头紧皱道:“又恐将此子,想的太高。再者此子与我陶家为难,又有何益。”

    “我却能大约猜到一二,终究还是小看了此子。真不愧是颖才第一,在无名山那样的绝境,也能一手逆转,使太平道移山宗也铩羽而归的人物——”

    陶壶深吸了一口气,长身站起道:“看来你我是该与他,再好好谈一谈。”

    陶尽吃惊的望着陶壶,他只是心潮感应,本能的感觉不妥而已,可到底其中是有着什么样的玄虚,却仍未理清。也不解陶壶到底是想到了什么,令他方寸大乱,震惊至此。

    ※※※※

    此时的庄无道与灵真二人,却正在一千二百里外,另一处庄堡之前。隔着三里之地,远远眺望着。

    “定水堡,这是陶家的王庄——”

    所谓王庄,就是由王室直接占用的庄田。而此处定水堡,正是陶家在北宁境内十大王庄之一。周围良田七千倾,桑林二千顷,除了出产上品的丝绸茶叶之外,还有灵田六十七亩。

    “就是这里!”

    庄无道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师弟我的消息,难道师兄还不信么?”

    灵真闻言不禁默然,这六天以来,总计十七家权贵势族,无一不是与赤灵三仙教有染。即便是那两家无辜的,也有魔修躲藏。

    只是灵真本能的感觉,庄无道今日欲向这定水堡下手,必定是另有用意。

    “可这毕竟是北宁王庄,宁京那两位,绝不会坐视不理。说来我也在担忧——”

    灵真的语音的一顿,目光专注的与庄无道对视:“这几日我与师弟四处铲除魔修,却至今都未寻到与廉师兄有关的线索。这样下去,真有必要?”

    当务之急,是尽快寻到廉霄的踪迹,为其解困,而不是四处剿灭这些与魔修有燃的世家势族。

    之前两日,他还尽心尽力,此时却觉,庄无道已经是本末倒置。

    “无道省得的!”

    庄无道郑重的点了点头:“只需攻下这座定水堡,所有之事,今日就可结束。”

    “今日了结?”灵真目光变幻,干脆直言道:“说来我一直就在奇怪,师弟这几日下手的对象,为何都是与陶家有关?”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