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五六章 合族诛灭
    “轰!”

    一声雷震般的鸣响,这一次庄无道以‘天璇坠世’招来的陨石,直接就将那金红火障直接击穿,坠落在这孔家堡内,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无比的飓风,那些装饰精美的房屋,尽皆粉碎掀飞。附近的人影,修为稍稍差些的,都直接被震死当场。

    灵真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同样只觉不可思议。这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么多星火神蝶?难道是符宝?

    哪怕是元神真人施展的玄术神通,也不可能有如此庞大的数量。

    不过却更心知此时,迟疑犹豫不得。灵真意念一引,那紫木剑边又飞空而起,

    都天御道,天雷破岳!

    整整三十余条巨蟒一般的雷蛇,从灵真的身后冲出。将他眼前,本就在破碎边缘的赤红屏障,彻底击碎。

    灵真又生恐局面还有反复。那雷蛇四下散开,将附近所有的阵纹与灵力枢纽,全数捣毁炸裂。

    西面庄无道那边的十八尊石火力士也是如此,仅仅合力数击,就已强行冲撞入内。而后四下里横扫一切,所过之处,房物崩毁,火焰四起。无论是练气境修士,还是修为全无普通人,都是触之即死。

    一时之间,这孔家堡内是惊叫之声四起,四处都是慌乱人影,如无头苍蝇一般的疯狂奔逃。

    庄无道更擅阵道,动作远比灵真有效率的多,仅仅几个闪身,就将‘离火金光玄阳大阵’几个重要灵枢,完全捣毁。他掌力千钧,只需一掌拍下,就可将接触之物,完全碎灭。

    又有石火力士帮手,十数息时间,就把这座‘离火金光玄阳大阵’摧残瓦解了近半。

    而也就在此时,天空中忽然一阵雨点降下。先是淅淅沥沥的一点,之后越来越密,上方处乌云笼罩。本是万里晴空,此刻却转为倾盆大雨。

    那雨水含带灵光,星火神蝶几乎是触之即伤。淋上四五滴,就会幻灭消失。

    不过星火神蝶的数量,实在太多庞大,而且似生生不息。每当一只星火神蝶消失,就另有一只星火神蝶生成。

    不过那浩瀚莫当之势,到底是被雨水压制了些许。而那孔因,也终于抽出身来,看着这下方一片狼藉,满地死伤,已是目眦欲裂。用那几欲择人而噬的眸子,冷冷的盯着庄无道。

    “今日你二人,谁都别想生离此地!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以祭我孔家弟子在天之灵!”

    怒极而狂,他此刻已放下了一切对离尘宗的顾忌,只欲将这下方二人全数剁碎了喂狗。

    哪怕是事后被离尘宗问罪追杀,也在所不惜。

    庄无道冷然一笑,而后随手一招,那把‘八景坤雷剑’,就已到了手中。

    而后身剑合一,穿空而起。

    秘式,诛神!

    随着他的磁元之力的掌控,越来越纯熟自若,剑法渐驱完善。庄无道施这一式玄术无双时,再无需顾忌!

    一剑瞬影,只一个闪烁,就到了那孔因的眼前!

    那孔因根本还未来得及反应,剑光就已破入他体外罡气。势如破竹的穿身而过,一大片的血雨洒出。

    在千钧一发之即,孔因仗着自己筑基后期的修为,强行挪移身位,到了三丈之外。不过整个脖颈颈椎,却都已被洞穿削断,只剩下一些皮肉接连。

    人却未就此身死,只见一团黑雾笼罩在伤口处,隐隐可见血肉翻涌,正在迅速愈合。

    “原来还真是魔修——”

    庄无道立在半空中,眼里透着深深讶色。他原本以为此人,最多是与赤灵三仙教勾结。是真未能想到,这孔因居然自己就修有魔道法门。

    此时那孔因,则是惊惧交加,狂意杀心都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万没料到,这庄无道竟只是一剑,就险些要了他的性命。剑术高绝,强横如斯,若非他修有魔道秘法,这条性命此刻已经彻底了结!

    这就是颖才第一?金丹境之下,剑术拳法第一人?

    而下一瞬,庄无道的身影,又一个晃动,须臾间又掠过数丈之巨,到了他的身侧。危险之极的气息,也再次扑面而来。

    孔因想也不想,就开始疯狂的后撤,浑身灵器全数丢出,浑天盾,照影鉴,一件件护持在了身前。

    可就当他好不容易,在身前又聚出一重术法之时。却前方的庄无道,已经不见了踪影。

    赫然一个返折,身形坠落,到了另一孔家筑基的头顶处。大裂石掌以开山裂石之力拍下,而后又是‘轰’的一声震鸣,声势几乎不亚于方才流星坠落之时。

    庄无道掌下那人,也在顷刻间身躯化为肉糜,碎散崩裂了开来。随着此人一死,天空中的乌云,顿时就有了消散之势。降下的灵雨,也变得稀稀落落。

    那九万星火神蝶声势也再次复炽,一荡一卷,朝着不远处的另一筑基修士扑下。一声绝望嘶吼,那人的浑身的法器,都在火云中化为石质。整个人灵元剧烈鼓荡,可就在那真元气血自爆之前,人也被彻底淹没在九万星火神蝶中。

    数息之后,当那些火蝶飞起扑离,原处就只剩下一个人形雕像,往下方坠落。

    孔因的额角,顿时一阵跳动,已没了半分战意,惊惧之念在胸内不可压抑的生长。

    ‘离火金光玄阳大阵’已经破碎,此时的庄无道,则是以不逊色于金丹境的气势碾压诸人,无人能当。眨眼之间就已灭杀两大筑基,也把他们最后的抵抗意志,彻底摧毁击垮!

    他心里退意才生,下方处那仅余的三位筑基修士,却已先一步开始了逃遁。

    其中一人当先飞起,在天空中带起一道血色光华,往远处急遁。堡垒内那些练气修士,也都在疯狂的逃命,纷纷奔出了孔家堡外。

    庄无道也没去理会,就在孔因身化遁光之前,身影再一个挪移,到了孔因身前。

    没有了那些筑基修士牵制,庄无道这一掌出手,直接使用了近七成力量。碎山河拳意遥锁,势能震山撼岳。

    孔因御使的浑天盾,几乎是触之即碎。其余几件灵器,也同样是纸糊的一般,在这掌力冲击之下,直接就化为了粉尘。

    “四千象力!”

    孔因心中一悸,眼里满是难以置信,惊骇欲绝之色。四千象力,这已远非是筑基修士所能有。

    哪怕是金丹修士,也不过如此而已。他原以为自己施展的几个护身术法,能够抵挡住片刻。

    此时看来,却只怕连一息时间,都抵挡不住!

    毫不犹豫,孔因猛地一咬舌尖,身影化血而遁,往北面藏玄大江方向急飞。

    知晓此时,只有过了江北,才有一线生机。

    然而他身影,还未飞出孔家堡。整个人就已被一股强横摄力硬生生吸拿,不但动弹前进不得,更被吸住往后倒退。身躯亦被那磁元罡气压迫,就似被一个巨人用手握住,所有骨骼血肉,都在咯吱脆响。

    “擒龙手?”

    孔因的浑身一震,想起了这为颖才第一,似乎曾在降龙伏虎拳的基础上,修炼出擒龙摄力。

    “是摘星手!”

    庄无道清冷的声音响起,而后一拳打出。孔因的胸膛,顿时凭空破出了一个大洞,五脏六腑尽皆粉碎。

    之前是‘摘星’,这一击则是‘捣虚’。

    待得将孔因身躯,擒拿到身前之后,庄无道嘿然一笑,大手箕张,猛地抓住了孔因的头部。

    “抽魂观魄!”

    这门常见的术法,庄无道以前办不到。此时仗着比拟金丹的神念,却已能勉强完成。

    虽是邪门之法,可正道修士也都在使用。可以抽取魂魄,阅读到生前部分记忆。

    同一时间,西面处的灵真,也一声冷喝,

    “都天御道,万雷刃斩!”

    万道电光,在半空中化为雷刀,全数击打在一位正全力逃遁的筑基修士身上。

    紫雷闪耀,直至将此人血光击散,被击落到了地面,这才开始消散。而此刻灵真,也已手持着那紫木剑,掠空而至。

    上霄坎离无量剑决爆发出数百上千的水火剑光,将这魔修身躯,刺成千疮百孔。

    而庄无道在对孔因抽魂观魄的同时,那口‘八景坤雷剑’却未就此停下,四下飞舞扫荡,所过之处,俱是一片血雨带出。

    十八尊石火力士,也依然在被庄园之内,肆掠杀戮着。到处都是熊熊燃烧的火焰,人血尸骸。

    庄无道却无半点收手之意,反而更将一套‘九宫都天神雷旗阵’抛出,一条条的紫色雷电,瞬时笼罩住了周围十里方圆。

    要将这孔家之人,全数斩尽杀绝,可不是说说而已。

    既然是意图不轨,与离尘宗为敌,就需付出代价。其中或有妇孺之辈无辜,可那些被赤灵三仙教魔修屠戮的数百万草民,难道就合该身死?

    孔家与魔修勾结,那些下人妇孺,总能知晓一些蛛丝马迹。无人出首,无人密告,就有其取死之道!

    得饶人处且饶人,孔家却不在可饶之列。他庄无道更需借此族立威,震慑北宁诸国。

    敢与赤灵三仙教勾结者,便该合族诛灭,绝无空言!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