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五五章 火蝶内应
    三阶初期的力士,每一尊皆有一千五百象的庞然巨力,趁着这座离火金光玄阳大阵,还无足够的筑基修士主持,同时发力,仅只是一击,就使那金红色屏障,现出一丝裂纹。

    “无道师弟?”

    灵真面色青白,只觉庄无道是在胡闹。这座离火金光玄阳大阵尽管远比不得离尘宗的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却也极其不凡。孔家经营数千年,不断的完善,只需有足够的筑基修士坐镇,此阵抵抗两三位金丹修士联手都无问题。

    他心理一是不解庄无道为何要对孔家发难,二则是不看好,以二人之力,能攻入这座大阵。

    哪怕真要对孔家动手,也该是召集几位金丹,联手合力之后。

    不过他心里虽是不以为然,却并不怎么担忧,孔家的阵法虽强,可哪怕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对他二人下杀手。尤其庄无道,一旦有个意外,不止孔家有灭门之祸,北宁国也要被牵累。

    无论这位师弟,到底是什么目的,自己奉陪就是。想也没想,灵真便紧随在庄无道身后,落在了这孔家堡的东面。

    带着千万条闪烁雷光,飞坠而下。

    “都天御道,大灭雷刀!”

    一出手就是全力而为,施展的也是灵真专擅的《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以三品玄术,强破离火金光玄阳大阵!

    ‘轰’的一声震响,庄无道以十八尊石火力士强行轰开的那丝裂缝,再次扩大。而后有无数的电光,在孔家堡的上空,四处蔓延流散。

    不过就在下一刹那,堡中几个身影陆续冲空而起。总计六道筑基境遁光,飞落到了这孔家堡中央处,那座阁楼之上,各据一方。

    那金红屏障上的裂纹,也在迅速恢复。同时一个威严的声音,也骤然响起。

    “我孔家之人,各就其位,不得惊慌。”

    只是一句,就使堡垒中慌乱的人影,纷纷镇定了下来。而后一个一身白袍的人影,立在了阁楼的最顶层处,遥遥往庄无道与灵真二人望来。

    “不知是哪位道友,与我孔家为难,攻我庄园?嗯——”

    之前几句,毫不客气。可后一字,分明是含着惊愕诧异之情。正午之时,庄无道与灵真二人身上的离尘道袍,实是再显眼不过。

    “离尘修士?是庄仙长,灵真真人?不知我孔家,何处得罪了离尘?”

    灵真摇了摇头,并不言语。他至今还不知庄无道,到底是为何要对孔家动手,

    不过手底下,却并未松懈。一口紫木剑插在身前,千万条紫蓝色的雷光,从剑身之上爆发。倾尽全力,使阵法那崩开的裂隙,不能完全弥合。

    庄无道亦是身影虚浮于空,毫未有停手之意。再次手持印决,招引天璇星力,同时口中道:“闻北宁孔家,有勾结赤灵三仙教魔修之嫌。孔家堡藏污纳垢,窝藏魔修。今日本人特来查访,尔等若自问无罪,可自散法阵,以证清白。”

    周天借灵,天璇坠世!

    星空中,那天璇星微微闪耀。而后数万丈高空中,赫然一颗流星坠落,带着浩瀚赤火,冲凌而至。

    这是天璇照世真经中真正的三阶术法,最适合攻坚破阵,大军阵战。本需金丹境才可施展,庄无道却是仗着自己庞大神念,强行完成。

    阁楼顶层上的那人,遁时既惊又怒:“我孔家何时勾结了魔修?不知庄仙长可有确实证据?孔家在此已近七千年,一直奉公守法,遵从离尘号令,何时有过不轨之事?”

    他话音未落,那流星就已落下,顿时轰的一声炸响。巨大的火光,周围百里可见。整个十里方圆的地面,震晃不休。

    再次有大片的屋宇垮塌,而那金红光障强横之至,竟是硬生生的,把那陨石向外弹开。不过光障上出现的裂缝,也骤然多增数条,弥合之势,也在放缓。

    庄无道在气浪冲击中,身影起伏飘荡,也顺带将堡内攻来的术法灵器,一一化解避开。

    “罪证?你们孔家堡内就有。尔等顽抗,莫非是心虚?”

    “你——”

    阁楼顶层那人语声凝噎,而后一声冷哼:“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不知你们二人,到底从哪得来的消息,总之我孔家绝未勾结魔修。如有实证,孔家束手就擒。若无实证,二位请回。孔家堡私地,不容恶客踏足。此事我孔因自会向离尘宗申述,离尘宗名门大派,那时必能给我一个公论,以服天下众议。”

    灵真本是错愕犹疑,心中不信居多。此时闻言,却是目中寒芒微闪。

    此人之言,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心虚之嫌。

    不过他眼内更多的还是忧色,若这孔家并未勾结魔修也还罢了,若真有其事,今日绝难善了。

    孔家被逼到绝处,无有退路,多半要疯狂反噬。那赤灵三仙教的魔修,而更心狠手辣。此时离尘宗在场,仅只他与庄无道二人而已。

    离火金光玄阳大阵外,更凶险无比。今日这位师弟一旦有个意外。他都无法向宗门交代。

    庄无道却咧开了唇角,满含冷哂之意:“也就是说,你孔家今日是要抗拒到底?不肯就擒?”

    那孔因针锋相对:“尔等无凭无据,仗势欺人,叫我孔家如何能够心服?又焉知不是你弟二人欲栽赃陷害,谋我孔家?”

    那孔家堡的上空,此时赫然数百只金丈大小的金乌火鸦,赫然成形,炎力逼人。火鸦掠过之处,那因庄无道与宁真强攻而产生的裂纹,都瞬时消失

    而在那城墙附近,则燃起了金红色的火焰。十八尊是石火力士,周围已化成了无尽火海。

    这些力士本身就能御火,然而在这些金红焰力冲击之下。足部的石质,外层居然也开始融化。

    “二位是离尘上仙,我孔家这才隐忍。真要不知好歹,我孔家拼着玉石俱焚,也要与你二位同归于尽!”

    “冥顽不灵!既如此——”

    庄无道双眼微凝,面色转冷:“北宁孔家意欲图谋不轨,屠戮无辜生灵百万,罪大恶极!今日满门灭绝,以儆效尤!”

    一字一句,声如巨锤,似敲在了所有人的心底。灵真的面色冷峻,已经在默默准备着,对攻破这离火金光玄阳大阵,并不抱希望。

    眼下最重要的,是能够从此安然抽身撤离。

    那阁楼之上的孔因,则更是冷冷一笑,目里面除了憋屈恼怒之外,更同样是杀机闪烁。事已至此,已无可挽回。

    只心中愤恨无奈,孔家数千年的基业,居然只因这抽乳未干的小子的一句怀疑,就毁于一旦。

    也因之故,使人杀意沸腾,难以压抑。

    可就在下一瞬,孔因却见这阁楼四周,忽然有几点不起眼的火焰现出,而后纷纷化蝶,升空而起。先只是八十几只,接着是一化二,二化三,瞬时就是成千上万,翩舞纷飞。

    “这是?”

    孔因心内猛地一跳,眼神疑惑的看着这些火蝶,胸中同时一股不祥之感油然而生。

    “星火神蝶?”

    这门出自于《天璇照世真经》的一门玄术神通,术修中也还算常见。

    然而此刻,盘旋在这阁楼周围的火蝶,数量却是越来越多。密密麻麻,成千上万,如同一团白色火云,围绕着阁楼旋动。

    数量居然还在增加。一万,两万,四万,八万,直指十万——

    孔因的眼神,也渐渐现出惊惧之色。这个术法——难道说是有数十名筑基巅峰的修士,在同时施展此术?

    可这附近,除了庄无道与灵真之外,又分明别无他人?

    还有这些火蝶,到底是什么时候潜入的孔家堡内?又到底是谁在操纵?

    难道是那庄无道?怎么可能?

    就在他意念闪动之时,那白色火云忽然鼓荡,接着就如潮一般,冲入了阁楼之色。

    外层的禁制,在星火神焰的燃烧冲击之下,瞬时就被攻破。

    孔因的意念悠止,已无法再思索下去,甚至都已顾不得在操纵此处的阵法中枢。

    伪玄术,凝元障!

    一瞬之间,孔因玄术灵器全出,以抵御这些星火神蝶。不过那白色火云,只是分出一部分,将他困在顶层阁楼。绝大部分,都往下层冲去。

    而仅仅片刻,阁楼之下就已传出了两个惊呼之声,恐惧绝望。几个身影,则顶着那无数火蝶,冲出了窗栏之外。

    孔因心中微沉,知晓就在这一刹那,楼下至少有两位筑基初期的修士,被这赫然十万之数星火神碟,彻底石化。六位坐镇楼中,主持大阵的筑基,只有四人成功逃遁。

    双拳紧握,孔因目眦欲裂。有心不走,继续镇压这座离火金光玄阳大阵。可那些火蝶,却已往上涌来。

    灭杀了两大筑基修士,这星火神蝶的数量,也未减弱多少。仍有近九万之数,声势浩大。

    孔因无奈,一个冷哼之后,身影闪烁,离开原本站立的方位,到了阁楼之外。

    此时那金红火屏,已因无人主持之故,遥遥欲坠。那些显化出的赤火金乌,也在一只只消散。而在正上空处,又是一枚陨石,飞落而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