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五四章 孔家堡塞
    信符是三阶天鹤引灵符,由节法真人亲手传至,说的仍是他那位大师兄廉霄之事。

    就在几日之前,廉霄留下的魂灯忽有动静。这位师兄以魂牵神引之术,在魂火之内,映下一段短短的信息。

    只有寥寥十几字——固元,尚安,被困,时少,三仙,北疑,燎原。

    固元所指,应该是宗门中一种专与九天磁光子午大法配合秘术‘固元磁极在遇到大敌之时,可将自己封锁在磁元极障之内。本身固然是不得出入,不能移动,然而对手除非是超出一两个境界,又或者专对应的术法,也会暂时拿使用此术之人无可奈何。

    尚安所指,应该是指其性命安然无忧,既然是‘固元磁极那么两三个月应可无忧,真元深厚些的金丹修士,半年都可以撑住。‘被困,更好理解,他这位师兄,应该是被困在了某处。

    时少是指时间已不多,这是向宗门求援之意。施展魂牵神引之术,本就需绝大代价。若非是形势紧迫,廉霄不会出此下策。宁愿折损真元魂力,降低‘固元磁极,维持的时间,也要向宗门传信,求助于节法。

    至于‘三仙则是指赤灵三仙教,多半就是一切事由,使廉霄落到被困境地的罪魁祸首。

    北疑这句却使人不解,是北方有疑?燎原寺,是燎原寺也牵扯到这桩阴谋中?

    庄无道微微一叹,几只火蝶凭空燃起,把手中信符,燃成了灰烬后,又向远处飞舞飘去。

    时间真的不多,他也只有对不住了。

    不过能得知廉霄的具体境况,也使他心神一松。知晓廉霄并未被人制住,落入敌手,这是最好的消息。许多事无需再顾忌,也有更多的手段可以施展。

    灵真对追查血祭灵材之事,尤其上心。连续数日,所有精力都扑在了对各处灵商的纠察上。

    这位性格就是如此,即便心里不赞同,也会尽心尽力的办事。有什么意见,也会光明正大的说出来,不会阳奉阴违。

    而灵真最后查问出来的结果,也是使人触目惊心,仅只是梦妖草一样,这北宁国内的几个商家,就售出了至少六十七株。其中两株,至少有上千年的年

    这次赤灵三仙教收集万子灵胎,应该是准备以‘梦妖草,为主材,准备一次魔祭之法,魂蛛血卵,珠眼草也有收购,不过规模不大。

    形势比灵真预想的还要恶劣,他与廉霄也有追查封锁过,可因离尘宗内部掣肘之故,效果不彰。

    直到此时庄无道借助赤阴城之力,才使这些豪商低头。

    唯一的好消息,是赤灵三仙教需要的灵材,还未完全齐备,仍在四处求购

    之前那些买家,已经很难再追觅到踪迹。不过只要庄无道持续这样的高压态势,赤灵三仙教短时间内,绝无法完成万子灵胎。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意外之喜,不过其实也算不得是什么喜事。

    “师兄之意,赤灵三仙教很可能在大肆搜集的另一灵物‘回灵草,?”

    “不是可能,而是一定。”

    灵真语音斩钉截铁,不过眼中却满是疑惑:“我对比过十年之前,那时北宁这几家灵商售出的‘回灵草售量之有现在的十分之一不到,只有近年才大幅变化。不过,梦妖草与珠眼草之类,我还知道是何用处,这‘回灵草,却从未听说可以与万子灵胎合用。”

    庄无道却是眼神释然中带着几分惊意:“我知道是什么用处,那赤灵三仙教应该是为转化魔土。”

    “魔土?”灵真不解。

    “魔煞之土,修行一些魔功,可事半功倍。魔土中,也能更易借用魔主之力。

    庄无道见灵真仍有不解,就又追加了一句:“简而言之,他么是在准备建造教坛,魔土是必须之物。”

    灵真倒吸了一口寒气,从座位上霍然起身,眼中也全是惊骇之色。如此说来,这赤灵三仙教,是准备全教南下,迁徙到江南之地?

    若是教坛是建在藏玄大江之北,也还罢了,可若在藏玄大江之南,那就是棘手之至。

    “此事我会详查,尽量禁绝回灵草,只不知这转化魔土,还需要什么灵物

    灵真忧心忡忡的说着,跟本没什么把握。那些个灵商,只要能赚钱。哪怕把东西卖给杀人如麻的魔头,也是无妨。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他与庄无道现在,多半已经是使这些人恨之入骨了

    庄无道却摇着头:“用不着那么麻烦,不知灵真师兄稍后是否有瑕,随我出城一游?”

    “出城?去何处?”

    灵真一楞,看着庄无道,不解这位,到底是在弄什么玄虚。

    “就在城外。”

    庄无道脸上,洋溢着笑意:“不远的——”

    ※※※※

    果如庄无道之言,二人这次‘出城一游,的目的地,就在距离北宁城不远,城外大约七十四里处。

    这是一个占地庞大的庄园,外面良田千顷,庄园之内,则更似是一个堡垒宫殿。院墙高约十丈,都是有一阶青岩石铸成,坚固雄伟更胜那些大城的城墙,里面屋宇鳞次栉比,风格典雅华贵,

    庄内灵气袭人,分明是有一个不错的灵眼存在,适合修士在此修行。而远望庄园之中,更分明布置着一座威能不弱的大阵。

    规模宏大之至,庄无道出身越城,也见过那古月北堂二家的庄园,却与这里根本无法比拟。

    哪怕是一个小宗派的山门,怕也不过如此了。

    “孔家堡,这是北宁孔家的庄园。”

    北宁孔家是北宁国内已有七千载历史的大族世家,几乎与北宁国。同时存在。而这孔家堡亦极其有名,内有灵田四十七亩,出产的各种灵药,至少占据了北宁灵药产量的半成。

    正因出产众多,便连平时不喜理会俗事的灵真,对此地亦有耳闻。

    “师弟,不知你我来此处作甚?

    二人都隐在云层中,各以术法遮去形迹,往下观看着。而灵真还是疑惑之,一头雾水,

    庄无道默然不答,仔细观睹了这庄园一阵,就已对庄内之阵,了然于胸。

    “是离火金光玄阳大阵,中央处那座阁楼,应该就是阵眼中枢,师兄你东我西如何?此战你我都无留手的余地,还请师兄,千万莫要留情。”

    这庄园之内的警卫,并未因连续几千年的平安而有所松懈,里面外松内禁。偷袭不成,那就只有强闯了。

    这孔家势大财雄,这座离火金阳大阵,只需有三五位筑基境镇守,就可抵御金丹修士,

    然而他今日既然敢来此,自然是做了万全的准备,也有十足的把握。

    灵真正想再问究竟,就见此时庄无道眼中,赫然杀气满盈。

    “你我此来,自然是为杀人”

    蓦地一个闪身扑下,一瞬间就到了庄园之外。

    从数千丈高空坠落,而后庄无道轻描淡写似的一掌,印在那城墙之上。几千象力爆发,顿时间气浪翻滚,整个地面都在在波浪似的起伏。

    一个刹那,就是有大片的城墙垮塌开来,这一阶青岩石铸成的院墙,露出了一个足足二十丈宽的缺口。

    “怎么回事?”

    “是何人动手?”

    “哪里来的混账,敢闯我孔家堡?”

    无数人影,纷纷从堡内各处角落屋宇中冒出。仅仅练气境修士,就有接近七百余人。一些人直接就动手,数十件光影闪烁的灵器,隔空往庄无道纷纷打来。

    庄无道却不闪不避,身周赫然浮现出一层土黄色磁元罡气,而后当那些灵器冲至,却仅仅只是使庄无道身周的罡气,一阵震荡轻颤。

    紧接着大半的灵器偏转,转而竟轰在了庄园之外的力障上。城墙虽毁,可这座护持庄园的灵阵,却依然还在。

    数十灵修合力,亦是声威浩大,使得庄无道身前,一阵剧烈的波动。

    一波金红色的光影闪过,本来是无形的屏障,也赫然现出了形迹。

    庄无道身形则岿然不动,双手持印。将那诸多练气境修士,完全视若无物

    接近第三重天境界的乾坤大挪移,哪怕不施展玄术斗转星移与移花接木。也可将这些低阶修士的术法灵器,转嫁七成,转而去冲击撼动这座离火金光玄阳大阵。

    庄无道本身则可毫无顾忌,施展着玄术神通。

    “天璇借法,石火力士”

    足足三息时间准备,然而整整十八尊高约十丈的三阶石火力士,从地下拔地而起。随后不约而同,都是猛地一拳,轰在了那金红色屏障之上。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