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五三章 狗急跳墙
    不比几年前的东吴,诸宗势力犬牙交错。在北宁国内离尘宗一家独大,而宁京城内也只离尘宗一家道馆。就在王城之侧,道馆占据着相当于王宫一半的面积。不过风格以简朴大气为主,虽是占地广大,却并不显奢华。

    当庄无道降临之时,此处道馆之主早已经在门口处等候。这是一位出生翠云山的筑基境师兄,名换灵真。七十岁年纪,却已是筑基境十一重楼境界。距离金丹境已经不远。在节法给他的竹简中,此人是廉霄三年前,在前任道馆真人身死之后,特意从离尘宗内请调过来。

    前程远大,却在连续三位道馆真人身死之后,依旧敢于接手北宁道馆,可见此人极有但当。

    是廉霄的左膀右臂,也是此刻离尘宗内,最为清楚廉霄失踪前后经过之人

    而甫一见面,行过礼之后,灵真就眉头紧皱道:“封锁北宁全境,似非良策,只会使那些魔修更为小心。庄师弟可知,廉霄师兄失踪之事,之所以至今还未传开,是我与北宁陶壶陶尽两位金丹老祖,联手压下?”

    明显也是不赞同庄无道之前做出的决定,一位金丹巅峰行踪不明,对离尘形势不利,

    庄无道却答非所问:“灵真师兄,那陶壶陶尽二人,还有这北宁国内近百筑基,为何都对那些魔修姑息?彼此默契不犯,甚至互相勾结,你可知其因?

    “大约是投鼠忌器,一旦将对方惹恼,四处疯狂杀戮,北宁国必定损失惨重。”

    灵真有一肚子的话,想要与庄无道说,不过还是为庄无道详细解释着。

    “此外还有一种血生魔元丹,最近在北宁修界出现,可增人两年岁寿,又不染魔息。些许血煞,只需两三年就可炼化。故而不止是北宁,藏玄大江南北都有流传。十年前,我那位前任,就是因此丹之故,违逆了门规,与魔修勾结。不过这几年,有廉霄师兄惩治,至少大江之南的修界,风气已经有所好转。至于另还有什么缘由,我就不知了。”

    “原来如此”

    庄无道微微颔首,这与廉霄传回宗门的信息差不多。

    “还有,之前廉霄师兄,是怀疑那赤灵三仙教,在筹集万子圣胎?藏玄大江南北屠城之举,其实是为掩饰他们真实目的?”

    赤灵三仙教是魔门一个大型教派,供奉的是湟源,守狸,幽泉这三位大仙,故此名为赤灵三仙教。可这三仙之说,只是愚弄那些信徒。说是仙神,其实却是修界有名的一方魔主。不过按云儿的说法,七劫之前并无这三个魔主存在。没有见过这‘三仙,手段,也不知究竟法力如何,位业高低。

    传承至今已有六千年之久,现在有元神境修士一人,此前一向在北面中原境内活动,不过一直都无固定的教坛。

    不知为何,这次却来到了藏玄大江附近作乱。血生魔元丹,就是此教手笔。大约一万人的气血精元献祭,才可以换得这样一枚可增修士寿元的魔丹。

    “正是赤灵三仙教”

    详细解释道:“廉霄师兄以为,那些魔修屠城之举,固然是为收集人之精魂血气,也是为掩盖城中有小儿失踪之事。我亦曾百般查探,虽是证据不多。不过这些魔修在筹集万子圣胎之事,应当不会有假。”

    万子圣胎,是魔修一种极其特殊的血祭材料。需得阳年阳月阳日出生,且不到三岁,先天之气还未完全泯灭的婴儿。若是在阳年阳月阳日之后,再增一个阳时,那就更好不过。

    一城数十万人中,总有五六十个这样的婴孩存在。

    而在全城之人死绝之后,谁会注意到有几十个婴儿失踪?廉霄能够追查到这程度,已是极其不易。

    “既是如此,那么我便追加一令。”

    庄无道略一凝思,就有了决断:“魂蛛血卵,珠眼草,梦妖草,这三种材料,北宁境内,都禁止流通。不止是北宁,藏玄大江之南,所有辖地都需禁绝。并明告江北世家诸宗,配合我离尘行事。除此之外,遣弟子入驻各大灵商,明查这二十年内,所有这三种材料的去向卖家,要他们给个交代。说不清楚的,无论是谁,以后都就别想在我离尘辖地之内行商尤其是北宁境内,是重中之重。”

    无论那赤灵三仙教收集万子圣胎的目的为何,最后都需用到这三种材料不可,品阶虽低,却量大难以收集,也不算常见。

    至于藏玄大江之北那些势力,庄无道也不愁那边不配合。可能是忌惮离尘宗,那些魔修作案,都是选在江北。尤其是那些势力交错混杂,三不管的地带

    论到魔灾的轻重程度,江北远胜过将江南。若非是这江南之地亦有不少人死伤,甚至还有离尘宗修士卷入,节法真人也担心魔修所为,会危及离尘宗附庸诸国的安危,离尘宗都不太可能会插手。

    “这三种灵物,廉霄师兄其实也在暗中追查。只是这禁止流通,入驻各大商家,是否太过霸道?我担心——”

    尤其是‘日后不得在离尘辖地之内行商,这一句,灵真也是大皱其眉。

    真正的大灵商,都是有财有势,与离尘宗上下,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庄无道这一句,未必就会有人理会在意,也多半会有反弹。

    然后话未说完,灵真就望见庄无道眼中,流露出的那丝冷意。竟是以期待居多,绝无半分的自负骄狂。

    顿时心神微醒,想起了现今离尘宗内的局面,隐有所悟。

    这庄无道的行事风格,远比廉霄要蛮横强硬。然而两年之前,宣灵山之势,一度危如累卵。廉霄即便有心强势些,背后也无力支撑。

    可现在的形势,却又截然不同。庄无道固然是霸道,可也有足够的底气。

    宣灵山独掌离尘大权,大江南岸这些灵商的兴衰死活,庄无道一言就可决定。自然也无需如廉霄一般,低调隐忍。

    只是,灵真终究还是感觉有些不妥。若是现在北宁国内,有两三位离尘宗金丹坐镇。他定会支持庄无道的高压之策。

    可是现在,只他们两个筑基在此,只怕会自取祸端。北宁周围,虽有十余金丹可用,只需一道信符,就可在一天之内抵达。可毕竟还有一天之隔,远水不救近火。

    “师弟——”

    “师兄你无需再劝,我如此布置,自有深意。”

    庄无道轻声一笑,打断了灵真的言语:“几日之后,自然就可见分晓。那时可能需师兄助我一臂之力。至于你我安全,师弟担保可以无虞。”

    灵真惑然,不过看庄无道那自信十足的表情,还是把心中的不安焦虑,强忍了下来。

    此事毕竟以庄无道为主,他只是从旁协助而已。

    ※※※※

    之后几日,庄无道都如其言,坐镇在离尘宁京道馆之内。说是督促北宁诸地封城之事,其实他连掌总都不需。

    仅仅第二天,北宁朝廷就降下诏书,诏令北宁宗的修士供奉主持封锁诸城间要道水路,盘查各地散修之事。而离尘宗在各城的道馆馆主与教习,则负责主持监督。

    查问各家灵商之事,也在同时进行,这部分却是交由灵真及其属下之人代劳。

    初时果如灵真所料,各处稍有些的势力灵商,都是不服。更有几家,直接就将宁京道馆排出的人手赶出门外。

    不过随着庄无道的几张信符发出,一家有着七处分号,十七位筑基修士的灵商,几乎在一夜之间瓦解消失。整个北宁修界,顿时都噤如寒蝉,再不敢有丝毫抗拒之念。而之前态度恶劣的几家灵商,也是前倨后恭。

    不但奉送上重宝赔礼,更亲自上门,求请宁京道馆之人入驻清查。

    灵真也颇为意外,想不到在他眼中,极其棘手为难之事。庄无道却是举手之间,就轻易解决,毫不费力。

    与庄无道见面时,也不禁疑惑佩服不已:“也不知庄师弟到底是如何办到的。我与廉霄师兄,这几年使尽了办法,都拿这些灵商没办法。”

    他来北宁国,是在宣灵皇极联手之前不久。三年内,也不是没用过强硬的手段,可最后都是无果而终。

    “简单,北宁国地近西北,此处灵商,依靠藏玄大江。做得多是西川与东南二弟交通有无的生意。廉霄师兄修为高深,可在西川并无人脉。宗门之内,又有诸多钳制。我这是请赤阴城助我,那边欠我人情。千奇阁、易灵居几个大商,可能是顾忌师尊,也可能是欲结好于我,还算给我几分薄面。”

    庄无道神色坦然,直言不讳。灵真则苦笑不已,廉霄虽是金丹巅峰,却只六七十年好活。论到前程,还真没法与庄无道聂仙铃二人比拟。

    一个盖代天骄,就已使人顾忌万分。两个捆绑在一起。似千奇阁、易灵居这几家豪商,会做出何种抉择,都不用想。

    “把魂蛛血卵,珠眼草偷卖给魔修,固然是利润丰厚。可若是因此在东南之地无法立足,那就得不偿失了。不过这欠下的人情,日后终究是要还的。”

    “只是这么一来,那赤灵三仙教得不到足够材料,怕是迟早要狗急跳墙。

    灵真忽然间若有所悟,或者这就是庄无道,真正的目的?将此教魔修,逼到自己跳出?

    以他估计,最多一个月内,那赤灵三仙教就会有所动作——

    庄无道却全无所觉,摇着头:“狗急跳墙?用不着等那么久,”

    说话之时,却是手持着一张信符。眼含深意,看向了北宁王城的方向。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