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五二章 封锁全境
    那陶壶皱起了眉,面上笑意依旧,眼里却闪过一丝阴郁。而那陶尽更是怒不可仰,面上青筋爆起。

    “原来真是庄道友”

    陶壶到底是城府深厚,毫无异色的朝着庄无道抱拳一礼:“道友既是奉离尘掌教之命,为廉霄长老而来。陶壶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是后一句,请恕陶壶不解。廉霄长老失踪,与我北宁实无关系交代一事从何谈起?”

    “有无关系,不是你说了算廉霄师兄出事,你敢说北宁就毫无责任?”

    庄无道眼神冷漠,神态桀骜,面对这两大强者,竟是俯视睥睨之势。而那陶尽尽管羞怒交加,却终究不敢言一语。

    这是真正的仗势欺人,离尘大宗,而北宁陶氏虽据一国。可在离尘整个宗派面前,却是微不足道。

    “这个——”

    陶壶面色铁青,已知庄无道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庄道友,不如入王城内一谈,让我陶壶奉杯茶水如何?道友可能不知,我陶家有子弟六十余人在离尘宗内修道,大半皆在皇极峰门下,也有两三人,毛是宣灵山弟子。贵宗道全,离法几位长老,亦与陶某是刎颈之交。

    既是为顾忌颜面,不愿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庄无道折辱。也是为点醒庄无道,北宁在藏玄大江之南立国数千年,在离尘宗内,并非是没有根底。

    庄无道却浑不在意,语气依旧生硬:“用不着这里说话,也是一样没用的废话,也可以少说。我只望你说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真能够办到。”

    不等陶壶答话,庄无道接着就是一句:“第一问,北面藏玄大江有金丹修士大战,你二人可知晓?”

    “知情”

    陶壶深深的看着庄无道,似要将此子,牢牢记在心内一般,

    “距离宁京不远,我二人都有感应。就在——”

    “聒噪我只问你知不知情。”

    庄无道微一拂袖:“第二问,你二人为何不救?我听人言,你二人动身之时,那边已经激战半刻时间。”

    陶壶双目微敛,面色已冷淡下来,他已经不指望能结好这位离尘宗的后起之秀。

    “那时我二人俱在闭关研习一门同参功法,收功不易,估计耽误了片刻。

    “哦?”

    庄无道并不置可否,定睛看着这二人表情,尤其是那陶尽:“廉霄师兄出事之前三月,都逗留北宁境内。到底为调查何事,你二人总不可能不知?”

    陶壶陶尽俱都容颜一肃,有些迟疑,还是前者答道:“是为魔修之事廉霄长老似在我北宁境内查到一丝线索,怀疑我北宁诸城,可能有魔修潜伏。只是其中的究竟详情,我二人都不知,”

    “既然知情,知我师兄变故是与魔修有关。事后为何不在境内,严查魔修踪迹?”

    “你怎知我等没有查过?”

    陶尽一声冷哼,终是忍不住,高声抗辩:“事后我北宁诸城,都曾封城十日”

    却见庄无道一脸讥讽玩味之色,陶尽心中一阵发虚。知晓只是封城,对魔修根本无用,这样的动静,连毛毛雨都算不上。

    陶壶一声于咳:“北宁以商立国,若惊扰民间过巨,会使我北宁元气大伤。也恐狗急跳墙,危急廉霄性命。故而我二人皆以为不可大张旗鼓,动静过大。可这些时日,我二人都在尽力打探,几乎动用了我北宁所有修士,暗中查访究竟,还请庄道友明鉴”

    “真是如此?”

    庄无道面上冷冷的一哂:“可我那廉霄师兄曾给门内留言,谈及你二人,可能与魔修有所勾结。藏玄大江两岸,有数十余国受魔灾侵扰。廉霄师兄却惟独逗留北宁,岂是无因?以我看来,莫不是你二人与魔修联手,事发之后掩饰不住,一起布局向我师兄下手?”

    此句一出,陶壶陶尽都面色大变,眼现惊惶之色。而王城之内,那些窥伺此间的筑基修士,亦都意念震荡不已。

    “庄道友何出此言?”

    陶壶躬身深深一礼,郑而重之:“道友若有确实证据,不用离尘宗动手,我陶壶自己自尽了断。但若是猜测之言,还请道友收回此句,莫要沾辱我北宁陶氏的清誉。”

    “此事我会详查,是与不是,日后自见分晓。”

    庄无道心中暗暗自嘲,与魔修勾结,这也算是贼喊捉贼了。他庄无道,才是真正货真价实的魔修。

    “然而眼下,却是以寻人为首要之务。廉霄师兄失纵之后,北宁国内一应举措,我甚不满意。自今日起,北宁国十三州所有诸城封锁半年,练气境以上修士,不经盘查,检验真元,则俱都不得出入国境,违者杀无赦藏玄大江航道禁绝,所有船只也都需抽查之后,方可过境。”

    陶壶楞了楞,想要再说些什么,庄无道目光就已望了过来:“离尘宗人手不足,此事需你们北宁协力,也算是将功折罪,弥补前过。”

    陶壶气结,他根本就未答应,仍旧试图挽回道:“还请庄道友三思三月时间实在太久,不但我北宁国经受不起,下面的商家也一样如是。可否酌情—

    “你北宁一国之存亡,与藏玄大江南北之魔灾,孰轻孰重?廉霄师兄下落不明,生死不知。在陶兄眼中,还不如一些商人的财物?”

    见陶壶的气机微滞,庄无道霸道之极的一挥袖:“此事就这么定了,并无你们讨价还价的余地本人会在北宁道馆坐镇,督促此事。你北宁若然有半点推诿不遵,阳奉阴违,庄某必定上报宗门,严惩不贷”

    似乎再懒得与这二人多言,庄无道已是转过身,飞身而起。不过在离开之前,庄无道却又嘿然冷笑,语音悠悠道:“我师兄失踪之事,最好莫要让我查到与你陶家有所关联否则,我庄某誓要诛你陶氏全族,不留活口”

    话落之后,庄无道就再不留恋,直往那离尘宗宁京道馆方向,遁空行去。

    眼看着庄无道的身影远离,陶壶陶尽二人面面相觑,眼里都是惊怒交加。不过此时更多的,却是无奈。

    直到庄无道飞出了三里之外,陶尽意念一引,立时一层无形的灵光,将二人身影笼罩在其中。不但隔绝了所有人的神念,也将那诸多视线,彻底遮蔽,

    “王兄,此子之言,你以为如何?”

    真实的陶尽,并不似之前表现出的那般刚强自傲,冲动易怒,此时却是眼透深思之色,气质沉静。

    “此子,真好生古怪”

    “我也有些摸不着头脑,或者是无处着手,所有疾病乱投医?”

    陶壶摩挲着下巴,同样在琢磨着究竟。要想抓住那些魔修踪迹,寻觅廉霄的下落,又岂是这封境盘查能够办到o

    “离尘宗难道已没人了?廉霄失踪,居然派出这样一位小爷出来?虽说是颖才榜第一人,可毕竟连金丹都不是。今日一应举止,也实是霸道。封锁之令一出,我北宁国上下数万修士,都要被这庄无道得罪于净。那些散修,也多半怨声载道。”

    “此子少年成名,声震东海。本身不但是颖才第一,更为离尘宗第二位踏过那条天途之人,离尘上下看好,所有人都要奉承巴结,年轻气盛,气性骄狂这是难免之事。不过应该也非是无能之辈,只观那无名山之战,就知此子确有些手腕。”

    陶尽说到此处,还是一脸疑惑摇着头:“总之,你我且先冷眼旁观,看着便是此子到底意欲何为,总有掀开谜底的一天。”

    “谜底?我看没什么谜底,廉霄一位金丹巅峰,最后都落到生死难测的境地。这庄无道一个筑基境,又能怎样?”

    “此人天之骄子,节法真人敢放心让他前来,自是有些把握。”

    “我不看好他换成你我,岂会一开始就这么大张旗鼓?廉霄失踪之事,至今还少有人听闻,这庄无道却是恨不得人人皆知。那无名山之战,我看未必就是此子所为。要么是侥幸成功,要么是背后另有人指点插手。”

    说至此处时,陶壶语中,已含着浓浓的愁意:“难道真要如此子之言,封锁北宁全境?”

    “关键是我北宁,根本无选择的余地。”

    陶尽眉头深深皱起:“这庄无道看似孤身前来,然而据我所知。自廉霄出事之后,离尘就已外松内紧。周围加上诸国供奉,至少有十七位金丹,只需此子一言就可调动。我北宁真要违逆其意,恐有不测之祸。好在王兄这些年励精图治,国库只中积蓄不少,勉力支撑半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也只有如此了”

    陶壶微微一叹,眼中全是疑惑之色:“我只是不解,这个庄无道,听说在离尘山一直低调的很,也没什么特别嚣张跋扈之事。可为何偏对我北宁陶家,如此不留情面?”

    “或是廉霄道友,在给宗门传讯中,真有怀疑我北宁与魔修勾结之语。可那廉霄之疑,王兄你不是说,已经处置妥当?”

    陶尽面色苍白的注目陶壶:“那边——”

    话音未落,陶尽就见陶壶微摇着头,默然不语。此处虽有陶尽以术法遮蔽,禁绝神念,也依旧不是谈话之地。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