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五一章 仗势欺人
    “未必,有默契应当是真的。藏玄大江两岸接连惨案,北宁与周围四国,受影响最少,死伤也不足他国的五分之一。廉霄师兄在这北宁国附近失踪,也绝非无因。”

    庄无道摇着头,冷冷看着此刻这‘雪鸦梭,的前方,那处坐落在七十里外的北宁国京。

    正值深夜,这二十里方圆的大城,此刻就好似一个可以吃人的巨大野兽,寂静的盘亘在他眼前。

    让庄无道生出无处下手的感觉,愁眉不展。时间多拖一天,廉霄就可能多一分危险。

    从离尘宗出发,已经浪费了十数日。即便镇静沉着如他,心内也不禁生出焦躁之感,担心有负所托。

    正在发呆沉思之时,庄小湖为他出着主意:“说不定,那位廉霄长老是已经不在北宁国附近,又或者是藏在了其他地方,或是躲在地下?”

    她是从几年前,无名山那一战想到的。不过这话一出口,就恨不得打自己一耳光。

    光是搜索这三万里地域,她就已经累的要死要活。再要扩大搜寻的范围,整个人估计都要油枯灯尽。

    而这三万里方圆的地下深层,就更是使人绝望。连忙转口:“其实去会会那位北宁道馆真人也没什么不好,主人不是说,这里的道馆学馆主事,都已换了人?”

    攸关自身福祉,庄小湖极力劝道:“要在这北宁国内仔细搜寻,总需些人手。主人现在孤掌难鸣,以一人之力,要在这么大的地方寻一个被故意隐觅之人的踪迹,无异是大海捞针。”

    “我这是担忧打草惊蛇。”

    庄无道摇着头,不以为然。那些魔修,似地坑里的老鼠蟑螂,稍微大一点的动静,就会藏的一于二净。大张旗鼓的寻觅,只会更希望渺茫。

    可仅仅片刻,庄无道就有心念微动,仔细看向了庄小湖,脸上一丝笑意显露。

    却是自己想得岔了打草惊蛇,若是只有自己一人,这次北宁国之行,必定是一无所获。可如是加上此女的‘窥天照影环却未尝不是个好办法。

    这庄小湖,说来还真是自己的福星。前次在无名山,也多亏了她无意中的提醒,让他想到破敌之策。

    这次也是一样,是自己之前想得太复杂,太谨慎了。手段简单粗暴些,未必不好。

    “主人?”

    庄小湖一脸的迷惑,正怀疑自己脸上是否有字时,庄无道却已偏过了视线

    “先暂离这里,想个办法,把你这艘‘雪鸦梭,先藏起来再说。”

    ‘雪鸦梭,太过显目,也没什么遁藏的法阵,停在云空中,虽不显眼。可修为高明之人,一望就能看见。再呆下去,只怕就会有修士察觉了。

    这艘三阶飞船,与庄小湖,是他计划中最重要一环。无论如何,都不容有失。

    庄小湖眼神茫然,不过还是依着庄无道的言语,往南面群山方向飞去。

    她反正没什么主见,庄无道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肚子里腹诽抱怨着庄无道的无情压榨,施展‘窥天照影环,的是她,主持‘雪鸦梭,的也是她,这三天庄无道自己却是任事不做。

    美名其曰‘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要成就元神,就需多加磨练。却将她完全当成了苦力,使劲的折腾。

    要非是有着大衍控心符在,她现在就要造反逃脱

    对庄小湖的怨念,庄无道则明显并未在意,挥手之间招出了几枚星火神蝶,而后就隐在袖中。人则依旧看着‘窥天照影环,沉默不语。

    ※※※※

    再临宁京,是半日之后的黎明时分。这次庄无道,是大大方方的遁空而行,直接就从北宁国都的上方入城。而后无视了城池中的法阵,依旧浮空百丈,往王宫之内强闯。

    而就在庄无道身影,才出现王宫之前。城内就有近百道修士意念被惊动,都往他所在之处,遥锁而来。

    都是筑基境界,城内虽有练气境修士数千,不过神念都不能及远,只能远远的观望着,眼含惊异之色。

    一些自信修为强横的筑基修士,则纷纷飞空而起。距离庄无道的一人,一身明黄衣裳,面貌粗犷。也未仔细看一眼,起手就是一道飞梭,朝庄无道遥遥打来,口里则一声冷喝:“哪里来的竖子?不知这里是宁京王城,修士禁飞之地?哪怕是离尘宗也需礼敬有加,容不得你在此放肆”

    庄无道一声冷笑,他现在的这身‘离尘长生衣正是离尘道衣式样,袖间三条金纹,昭显身份。东南之地,稍有些见识之人,就该明了。

    此人也不知是真没看清楚,还是假装不知。然而这次他既然是打定了主意,要]草惊蛇就需造出声势。他本就冲着北宁王室而来,这个人一身黄袍,分明也是北宁国王家之人,这次也算是正撞在他的矛尖上。

    他也不去接那飞梭灵器,只脚下一顿足,然后整个千丈方圆内的磁元罡力猛然震荡,气浪潮生。不但那飞梭灵器,被压得往下一沉,前面那黄袍修士,在突兀而来的万均巨力冲击下,半空中也停身不住,往下猛狠狠地栽落了下去,坠落于地,烟尘四起,形象狼狈之至。

    “离尘宗办事,无关之人都给滚开”

    ‘滚开,二字,声如滚雷。尤其跌落地面的那位,顿时七窍溢血,眼神骇然。

    庄无道从天地阴阳大悲赋衍生出的音攻之法,一大半都作用在他身上。五内虽未受伤,可肺腑气血,却也一阵阵翻滚不休。

    更霸道是庄无道的神念,漫卷开来,弥漫整整三千余丈。虽还有所保留,却压得这个范围内,所有筑基意念,都是神念动摇,不得不主动退避开来,以让其锋。

    一刹那间,整个宁京范围内,有幸观瞩这一幕的修士,都是气息顿窒。也有临近之人,开始悄悄议论。

    “这人是谁?”

    “我观他修为,明明才只是筑基境而已。”

    “离尘道衣,袖有三条金纹,这是金丹修士。莫非是使用了敛气法门?”

    “不对,不是金丹。金纹中含银线,是秘传弟子,莫非,就是那位离尘宗的本山秘传庄无道?”

    “神念强横如斯,比拟金丹之境,多半是这一位——”

    “颖才榜第一人么?已经蝉联了两年,也沉寂了两年。两年前以一战六,现下不知修为又是何等进境。”

    不过也有人,在酸言恶语:“直闯王宫,哪怕是附庸数千年的北宁王室,居然一点颜面都不给。”

    “这离尘宗,嘿真是霸道到没了边”

    “霸道的是这位——”

    话音却戛然而止,只见虚空中庄无道袍袖一拂,腰间挂着的那口剑,电光闪烁。

    而后数里之外,一道浩大的紫青雷柱,忽然贯空而下。刺目的电光闪耀,将城内照得宛如明昼。

    一声惊呼残嘶之声,响彻数里。而待得电光终于平息时,那附近百丈之地,赫然都已化为了残垣断瓦。所余寥寥,几乎被夷为平地。

    而之前说话那人的声息,也变得虚弱之至,若有若无,

    此时整个城内,终于再无一丝声息。几乎都认得这是离尘宗镇派秘传《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中的神雷天殛,三阶之术。然而只仅仅一击,就已使一位筑基初期的修士,重伤当场,毫无抵抗之力。

    若说之前,庄无道只是展现出他的霸道,此时却是完全不讲道理的蛮横,神威赫赫,震慑全场

    就连居住附近的平民,此刻也知这城内,似乎正有着一场绝大的风波发生。都躲在屋内,噤如寒蝉,不敢有半点声息。

    庄无道却是毫不在意,无半点愧疚。换在平时,这种话他根本不会在意,反正不痛不痒。可今日却是不同,也算此人倒霉,不开眼撞在这个时候。

    也只能等事后,让北宁道馆,暗中补偿一番此人。至于现在,先立威再说

    四处都是死寂,好在那皇城之内,传出了一声朗笑,打破了沉寂。两个黄袍中年,自宫城之内飞空而起。后一位面容瘦削,微显苍白之色,眼神阴冷,怒意暗藏。前一位则身形微胖,满面红光,脸上也是堆满了笑意,

    “不知是离尘宗哪位道友?今日真是失礼了,怎不事先通知一声,也好让我二人提前出城迎架。”

    庄无道眼神锐如刀锋,看了二人一眼,知晓前者是陶尽,后者名为陶壶。都是北宁王家陶氏之人,后者曾为一国之君,后修道有成,现是金丹初期。后者则是陶氏旁族子弟。因身有一品灵根,陶氏举族供养,年不过一百五十岁,就是金丹中期的境界。前途无量,亦是有望问鼎元神境界之人。

    “离尘宗庄无道,奉我宗掌教之命来此,来此查问我宗廉霄长老在北宁失踪因由。”

    庄无道丝毫不给那陶壶颜面,脸色冰冷如故,气势则咄咄逼人。

    “有些不解之事,需要问讯于你二人廉霄师兄在你北宁境内失踪,也需你们北宁,给我离尘宗一个交代”

    话语出时,这王城之外各处,都是一阵骚然。类似‘果然是他‘廉霄失踪?是何时之事,的议论惊呼声,接连不断不断的响起。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