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五零章 搜查北宁
    当庄无道驾驭着‘雪鸦梭接近北宁国边境时,已经是九日之后。一路完全不惜蕴元石的消耗,仅用了不到一旬时间,就飞越了整整二十余万里之地

    此时血祭得来的那四枚赤朱血阳草,庄无道已炼化了三枚。果然不愧是四阶奇珍,他第一次使用时,神念就增扩了八百丈方圆。而后效果递减,第二枚是四百丈,第三枚二百丈。

    一日之前,庄无道神识可完全覆盖的范围,就已达四千丈。这已勉强触及到金丹境的门槛,施展术法时,可以调用更多的天地之灵。二阶的术法,已意随法至,几乎用不到咒文手印。三阶之上,也只有一些威能广大之术,比如三阶石火力士,三阶神雷天殛,需要两到三息时间的准备,

    庄无道主要是以拳法剑术应敌,术法用得不多,实力只略有小补。

    不过借雷火力士这门一品遮天级的玄术神通,他此刻却已有了与部分金丹初期修士抗衡的自信

    神念广增,他那三十六尊雷火力士的力量,也再次大增。

    一些弱一些的金丹,力量只怕都未必能与这些雷火力士正面抗衡。

    至于‘赤朱血阳草,可使元神转阳的妙用,因他最近几年,天镜招魂之术从未曾松怠之故。效果不彰,只相当于天镜招魂术一年的修行而已。

    可庄无道,却也断然不会将手中‘赤朱血阳草,转让极法,哪怕是交易也不可。

    ‘赤朱血阳草,来历成疑,只有炼狱界才有出产,是极可能泄露他魔祭之物。

    哪怕烂在手中,庄无道也不会任其流落在外,他对离尘宗怀有感恩之情,可他爱惜自己却更胜于宗门。

    剩下的一株‘赤朱血阳草效果已微乎其微,庄无道想着反正自己无用,便随手转给了庄小湖。

    使庄小湖的魂力骤然暴涨,神念扩张,已可及二万五千丈外。

    此女九日前借助五滴魔血精华,修为已至九重楼境界,一连跨越三个层次,进入练气后期。

    看似从魔血中得益,远超庄无道。可在同一境界时,庄小湖体内的真元量,还不足庄无道的三分之一。肉身之力,也同样只有庄无道三成,不到百象。

    二人的根基,完全无法比拟,魔血精华效果,自然也是不同。

    那‘窥天照影环已经升至三十八重法禁,进入法宝层次。庄小湖还在祭炼适应,还未能完全适应这上古异宝之能。

    不过加上那一株‘赤朱血阳草庄小湖探查的范围,可至整整一千里方圆。即便是那浊气密布的地下,也可深入探查八千余丈。

    在‘雪鸦梭,中的九日,二人都在闭关。‘雪鸦梭,不大,却也有上下三层。除了最上一层是飞空法阵。下面两层,都是修行用的灵室,二人正好各据其一。

    直到北宁国遥遥在望,庄无道才把正在极力适应着自身暴涨真元的庄小湖,唤至到了顶层。

    借用‘窥天照影环,之力,北宁国整整十分之一的国土,都在此女的感应观照之下。

    “这北宁国的修士,怎会有这么多?”

    相较于魔祭之前,庄小湖变化最多的,还是自信。在那最后半个时辰,她完全是依靠己力,来抵抗魔识侵蚀。

    不过法宝层次的‘窥天照影环她还是第一次使用。也是第一次观照广达千里的地域。只觉极不适应,有种彷徨失措之感,几乎掌握不住这件上古奇宝。

    好在庄无道极有耐心,庄小湖也逐渐镇定下来,将千里之内,所有的一阶层次以上的灵源,现于那银环显化的光幕之内

    只见一片密密麻麻的五色小点,总计近十万有余。剔除那些天生的灵眼灵地,还有误感,意味着这北宁国这一隅国土内的练气修士与一阶妖修,至少也达至三万之数。

    这还只有北宁国偏南一带,可以想见此国三千里方圆,有多少修士存在。

    庄小湖亦眼神茫然,求助的看向庄无道,

    “主人准备从何处着手?”

    修士如此众多,二人要寻到那些魔修的线索,无异于大海捞针。

    庄无道看着这‘窥天照影环好奇的问:“可能感应到廉霄师兄位置?

    他对这件宝物,还是一知半解的状态。

    “可这一千里方圆范围内,并无金丹修士。”

    庄小湖有些迟疑道:“这‘窥天照影环,也非万能,若是对方气息隐藏的好,又或者身怀品阶上等土灵之物,此环亦无法感应。就如阳湖时的主人一样,可以瞒过。除此之外,奴婢也不能感知,哪个是妖兽,哪个是魔修。除非是近距离接触过,神念遥锁,才能准确辨识。”

    语气忐忑,她是生恐庄无道认为她是废物一只,将她甩手扔掉抛弃。

    “知道了——”

    庄无道其实心里颇为遗憾,正是因为这些缺陷,这‘窥天照影环,的价值,才未能与那些仙宝神器比拟。

    感应一千里方圆内所有的灵机,一切变化都在掌控之内。岂不是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哪怕只用来寻找那些灵药也是好的,可惜天生灵物,往往都是在地气浓郁之地,恰是‘窥天照影环难以感应得到的。

    否则庄小湖,只凭挖掘灵草灵药,就可赚得盆满钵溢,也不用去做沈家的供奉,更不用沦落为他的灵奴。

    大约这世间,绝没有能十全十美之物。

    略做沉吟,庄无道就又看向‘窥天照影环,中的北面方向。

    “先去北面看看”

    这北宁国周围万里地域,他都需仔细查探一番再说。

    之后数日,‘雪鸦梭,都在北宁国的上空处游荡,不止是北宁国境内,周围一万里地,都全数扫荡了一次。甚至越过了藏玄大江,到达不属离尘宗势力的北岸。几个靠得较近的小国,也仔细梳理搜寻了一次。

    这方圆三万里方圆,‘窥天照影环,观照到的金丹修士,共有十人之多。却都是有名有姓的人物,并无可疑处。也没有廉霄的踪迹。

    廉霄主修的是离尘宗《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与《太虚乾罗大法》,灵机感应,总有些端倪。可这一片地域,都无半点相似的气机存在。

    庄无道此时尤其想念云儿的占卜术算之法,拿着轻云剑往天上一扔,就能指明宝物方位。可惜这时的剑灵,却是死都不肯露头。

    说不得,日后自己在术算之学上,下点功夫了。

    记得剑灵说过有明大回衍术,需要精通易道,才可修习。可这八年来,云儿却从未指点过他的术算易法。

    如此看来,剑灵也不是什么事都擅长,同样有着她的短板。

    “要不主人联系此处北宁道馆真人试试?还有北宁国那两位金丹。”

    几日搜寻无果,庄小湖疲惫已极,浑身无力的替庄无道出着主意。

    “廉霄长老失踪就在附近,他们身为地主,总不可能一点消息线索都没有。金丹境界,又没陨落,总不可能说没就没了。”

    “线索倒是有,廉霄师兄失踪之前,北宁国两位金丹境老祖,都曾感应藏玄大江上,有一场金丹级大战。可当二人赶至的时候,江上之人都已销声匿迹。可节法师尊也告知于我,这两位金丹,那时至少拖延了半刻时间,”

    庄无道此时正握着那块天机碎石,若有所思。这是庄小湖之外,他另一个底牌。

    可惜此时这块天机石上显现的只有寥寥一段信息。

    天一界廉霄,离尘宗真传弟子,金丹修士,天机碑宗派排名第五千二百三十三位。大林国人氏,父廉达已亡,母许慧已亡,现在藏玄大江之南——

    所在位置,也就只是注明在藏玄大江之南而已。哪一国不知,哪一地也同样不晓,让庄无道伤透了脑筋,

    “此事前后确实透着古怪,一般魔修活动,不会选在这繁华之地,也不会选在修士密集之地才是。”

    可这些魔修,不但这么做了,而且毫无顾忌,连续屠灭数城。而此处附近的修行宗派,却是全无办法,无可奈何。

    离尘宗各处道馆学馆,不止是为负责离尘教授选拔弟子的事务,还有安靖当地,监控一方之责。

    可就在十年前,这北宁国附近凶案频发。离尘各处道馆学馆,却都未上报离尘本宗,全被隐瞒压下。

    便是那藏玄大江之南的几国皇室,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从未向离尘本山求援过。

    直到大江之北,爆发出六十七万人被全数屠尽魔祭的大案,才惊动离尘。

    随着廉霄到来,强行撤换了此处北宁国附近四位道馆真人,六十七位学馆馆主,形势才略为转好。那些魔修,也稍稍收敛。

    不过代价是十年之内,连续三位北宁道馆真人,身陨在外,死因未明。

    还有十余位练气境的诸地学馆之主,亦陆续没了声息。使得北宁国内,成了离尘宗内有名的凶地。数千筑基修士,对北宁道馆真人的职位,望而生畏。

    再紧接着,就是廉霄失踪,下落不明。

    “主人的意思,是怀疑北宁国那两位,与那些魔修有勾结?”

    庄小湖的面色发白,愈发感觉自己这次跟随庄无道出来,吉凶难料。

    “勾结倒不至于,廉霄师兄既然将此处诸多馆主真人职司全数撤换,这二位北宁国金丹,又岂能不做详查?这二人但有一丝启人疑窦处,廉霄师兄也定会上报宗门知晓。”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