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四九章 再见袁白
    似生恐庄无道不重视一般,剑灵又道:“此刀现在,最多可使用三次,不过在斩杀修士妖修之后,可以噬其气血。只需有足够的祭品,此物不但能无限使用,更可提升这血魔刀的品阶。我粗略算算,大约只需百位金丹初期的精血,就可使此刀,升至四品不过既是魔器,使用的场合,就需万分小心。”

    “果然是好东西”

    庄无道精神一振,眼里光泽微闪。相当于金丹巅峰修士的全力一击,意味着此刀之威,还更在他买来的那枚‘赤阳神符,之上,是真正可以杀伤金丹之物

    而且此物理论而言,是可无限使用之物,更可提升阶位,潜力无限——

    可当想及那百位金丹,庄无道就又明智的打消了这念头。天一修界,筑基百万有余。可金丹境修士,整个天南一带,估计都不到六百之数。

    那血魔刀还未经祭炼,庄无道小心翼翼的收起。而后就将那四滴魔血精华,全数从食指吸收入体。

    此刻正是这些魔血精华,灵气最盛之时。再若拖延等待,血中的灵气散尽,效果就会大降。而且里面杂质与魔息煞力更多,有害无益。

    庄无道原本修为,就已至筑基境四重楼的极致。这一次,就是准备借这次血祭,冲击五重楼,进入到筑基中期。

    可能一时间有真元不纯,根基不稳的问题。不过相较于自己的小命,这些隐患,又等而次之了。眼下最重要的,是自身实力的提升,真元不纯可以等日后再慢慢提炼纯化。但若是命都保不住,一切都是梦幻泡影。

    魔血一入体,庄无道体内的真元,就开始澎湃鼓荡。四滴二阶魔血,可以将他的修为,提升两重楼境界。里面含蕴的气血精华,超出以往的十倍,含蕴魔息煞力,也同样超出了十倍之巨。

    而就在庄无道,开始融炼魔血之时。后方的庄小湖,在屡次三番的犹豫迟疑之后,还是将那五滴金色血液,也都陆续吸收入体。

    仅仅瞬息,庄小湖就已目光迷离,神情或是欢喜愉悦,或是伤感愤恨。偶尔又痛苦不堪,表情狰狞扭曲,有时又会目透杀机,眼神凶厉,如刀般往庄无道这边瞪视过来。似欲将她这主人,分尸万段,把自己从灵奴禁控中挣扎出来

    应该是也遭遇了如同庄无道第一次血祭时的情形,在诸般幻觉中,迷失本我,被金色血液中的魔主意念迷惑,沉沦魔化,不可自拔。

    只是庄小湖此时神念虽是广大强横,心志却比当初还只练气境的庄无道强不了多少。

    吸收的又是二阶魔血,而那五滴魔血精华中,含蕴的魔息煞力,又似乎格外的强盛。

    仅只抵抗了不到一息,庄小湖的神智,就已陷入迷失的状态。距离堕落成魔主之傀,只差一步。

    庄无道漠无表情,依旧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冷冷的旁观。

    他早料到结果会是如此,这位阿鼻平等王在他这里找不到破绽,在察觉庄小湖这个灵奴,亦参与血祭之后,此时就似闻到了腥味的猫,毫不犹豫的下手了。

    灵奴之契,固然是使庄小湖的意念,完全掌控禁制在他手中。然而这作用,其实也是相互。二人之间,通过这禁制,已天然构架出了一条桥梁。只需庄小湖被彻底攻陷,这魔主意识,就会溯源而来,直攻他的元魂核心。

    所以离尘宗的神纹血禁,从来都是把灵奴神念,封禁在真传或者秘传玉牌内。

    效果可能远不如其他的那些控魂之法,却胜在安全。隔着真传玉牌这道壁障,灵奴无论出了什么事,都不会牵累到主人。

    庄小湖却与边月边风这样的灵奴不同,是由他直接掌控了部分神念,禁制在自身魂海虚空之中。

    也就使得庄小湖,成为了阿鼻平等王下手的目标。

    对这位魔主,还真是半点的信任期待都不能有,更不可松懈分毫。

    庄无道摇头,以意念操控着那张‘大衍锁心符代庄小湖护住最后的底线。

    每当此女,快要神念失守。就强行以此符,把庄小湖的意识念头,都强行扳转回来,导回正轨。他也不担心此女会否承受不住,一直都是暴力的困束。似在暴走的野马上,套上了三五十条缰绳,用一百条马鞭抽打。这野马非但没能脱困而出,反而快要被这些缰绳勒杀,被马鞭生生抽死

    好在随着那五滴魔血精华,渐渐被庄小湖的躯体吸收融入,那魔主的意念,也在慢慢削弱。

    大约半个时辰钟后,庄小湖似在庄无道的凌虐之下,不堪重负。终于振奋起精神,极力抵抗着那些心魔幻识。

    庄无道看了片刻,就放下心来。人一旦被逼迫到绝境,爆发出的力量,往往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庄小湖现在就是如此,对他的畏惧,远远超越那位阿鼻平等魔主之上。

    这也是庄无道想要的效果,哪怕面临的幻镜,再怎样的美好,再怎样的真实,庄小湖都会第一时间,挣扎出来,保持心境清明。只因庄小湖深知,一旦自己再次迷失,会有更恐怖,更无法承受的痛苦,在后面等候着。

    不再去理会此女,庄无道转看开始内观己身。四滴魔血精华,此时已完全被他融炼。

    一身真元,已稳稳冲入到筑基境六重楼的境界。使用‘阴阳二化分气法将被魔息染化的那部分真元收束掩藏,能够使用的修为,只有筑基境五重楼

    不过‘阴阳二化分气法必须配合敛息术使用,此时庄无道展现在外的实力,只有筑基境二重楼而已。

    庄无道面上,微透满意之色。筑基境中期,意味着他能动用的真元,已经提高了近一倍之巨。第三重天境界的牛魔霸体与大摔碑,也有了足够的真元动用。

    庄无道稍一握拳,就知自己一身力量,又有了不小增长。之前是二百二十象,此时却增到了二百四十象力。而一旦动用天璇极元变,力量还将增长,已达一个骇人的境地。

    不过就在此时,庄无道忽然心神微动,若有所思的看向了不远处。

    “袁兄已到了么?现身一见如何?我已等你多时——”

    七年之前,这白背妖猿到来时,他与剑灵都无法查知其存在。七年之后,只庄无道自己的灵识,就能清晰感应。

    下一刻,庄无道的眼前白光一闪,一个人影,就已现身在他的身前百丈处

    正是袁白,站在了大阵之外。七年之中,有变化的不止是庄无道,这位白背妖猿,也同样如此,一身青袍,化形之后更似人类。除了毛发浓密一些,其余五官面貌,与人类没什么两样。

    庄无道的眼,不仅微微一凝。果然就如云儿所言。这袁白已接近四阶,这七年中进展不小。

    妖修一脉进阶,因只能靠血脉传承之故,不似人修,有宗派师承,往往需大量的时间积累摸索。似白背妖猿这样,修为突然提升的状况,极其少见。

    庄无道随即就又发觉,此时白背妖猿的眼神,正略有些厌恶的,看着庄小湖。

    庄小湖还没学会阴阳二化分气法,体内魔血精华更未炼化,浑身魔煞涌动。隐隐有着隐含恶臭的甜香气息散开,在袁白这样的三阶妖修眼中,确实会生出极大恶感。

    “此女是我灵奴”

    庄无道一挥法力,催动身周掩藏魔息的大阵,将庄小湖的气机,略略压制

    而后信手就将一张卷轴,在袁白眼前展开。不过上半部分却仅只展露不到三分之一,剩余的画卷,依旧卷曲掩藏,盖住了最关键的部分。

    “这是你想要之物,七年前我修为有限,血猿真形图不全。近年却略有领悟,对你或有些益处。”

    这是他这两年来,亲手绘制的图录。以三阶兽皮制作,不但包括了第三重天境的大摔碑手,还包含了他在离尘天境中,吞日血猿附体之时,所有的领悟

    自然其中,也有着吞日血猿变,所有他知道的要点诀窍,毫无保留。

    那袁白眼眸大亮,呼吸亦转为沉重。接着却烦恼的抓了抓脑袋,一副欲言又止,颇为羞惭的模样。半晌之后,才垂头丧气道:“拿不出来。”

    听起来似有些莫名其妙,庄无道却在转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袁白的意思,应该是他拿不出什么合适的东西,来交换这张血猿真形图。

    失望之意,只一闪而过,庄无道心境就又平复下来。再一挥袍袖,将那云灵月亲手所书的册封敕诏取出,同样展开在袁白眼前。

    “这张图,可以无偿给你。不过,交易袁兄可愿任我离尘宗,外门护法

    他可不愿自己的一时好心,偿还七窍石的恩情。就为日后的离尘宗,培养出一个强力大敌。

    白背妖猿在吞日血猿属类中,已似龙族的蛟阶,是半神兽的血脉。一旦掌握了吞日血猿的传承,进位四阶,必可在天下四阶妖修中,位据前百之列。

    这样的大妖,一旦与离尘为敌,足可使离尘宗,势力再难出天南林海之外

    那袁白看了眼真形图,又望了望那册封敕诏,最后却摇头道:“不要”

    庄无道不禁微叹,他早知这一位,未必就会如他所愿。结果就如他的预料,袁白对离尘宗,确实心存抗拒。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