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四八章 魔主回馈(第二更)
    “你也欲随我供奉这位魔主?”

    望见庄小湖先是迟疑,而后又咬着牙,坚定的点了点头。庄无道差点就忍俊不已,笑出了声。

    正欲出言讥讽,庄无道却随即又见,庄小湖眼眸中,那丝渴望之色。

    此刻的眼神,竟与他当日在离寒天境中见到那人,相似到了九成。

    ——对生的渴望,不惜一切代价的疯狂

    庄无道颇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面上的讥笑之意,也慢慢淡去。

    “到底是怎么想的,你说来听听?”

    好生生的,为何想要走魔祭之道?此女借助‘窥天照影环,这件本命之器,元神是不用想,金丹却有望。何需冒险,走这条不归之途?

    “是我看主人这些年,没,没被人察觉,而且,且这位魔主,似乎索求并不过份——”

    庄小湖言语支吾,最后又顿住犹豫了许久,才声音低不可闻道:“主,主人你别,别笑我。奴婢也想试试,看看这一生能否证得元神之境。”

    庄无道默然,他岂会嘲笑?世间又有哪个修士,不想证就长生o

    长生问道,终究还是为求生,是人之本能,谁不想活得更久一些?

    上下打量着此女,庄无道最后却还是摇头。

    “是否供奉魔主,我随你之意。遮掩魔息之法,我也可教你。然而若遇心魔甚或魔主侵染,你自信能抵御?”

    庄小湖气息一窒,眼里露出黯然懊恼与自惭之色。以她的心志,稍微有点根底的心魔,都没办法压制,可何况那魔主染化?

    庄无道也没打算再理会,不过下一刻,却又听一个熟悉之至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也不是没有办法,她压不住心魔。由剑主你来代劳,也是一样。”

    庄无道转过身,果见剑灵云儿,已经显化在他的身侧。

    这次竟是毫不避忌,第一次把身影,现出在庄无道之外的人前。

    而那庄小湖,也是愣愣的看着这姿色比聂仙铃还要更胜一筹的女子,一副完全不知所措的模样。

    庄无道心中不悦,有些恼火。眉头也紧紧皱起,这个剑灵,实在太过冒失。庄小湖的生死,虽都在他掌握之中,却也未必就没有泄密的可能。

    不过此刻他更好奇的,还是云儿的这那话。

    “由我来代劳?”

    “不错”

    洛轻云也同样饶有兴致的,盯着庄小湖打量:“剑主忘了,在梦境中看过的那本《大易紫霄经》?”

    “《大易紫霄经》?”

    庄无道记得,这是一本云儿记忆中,记载一些旁门秘术法门的道家经典。

    重点不是这本书,而是《大易紫霄经》中,一道用于禁制灵奴的术法。

    名为‘大衍锁心符是一种极其强力符法。所谓的‘强力是指对灵奴的控制,比之离尘宗的神纹血禁还要厉害。

    ‘大衍锁心符,种下,灵奴所有一切,都毫无保留的落在其主人手中。

    不止是生死而已,还包括所有的念头,想法,全无隐私,完全与木傀儡无异。

    不过这‘大衍锁心符,却有个益处。一旦灵奴被心魔所趁,庄无道依旧可以通过‘大衍锁心符,操控,助庄小湖溯本还元,压制心魔。

    “这方法倒也使得。”

    庄无道稍一思忖,就知可行。只是——

    这庄小湖,是否有这决断?

    庄无道不太看好,此女贪生怕死,估计这次起意魔祭,也只是说说而已。以庄小湖乌龟般的心性,一遇阻障,就会缩回自己的壳中。

    ※※※※

    随着《无间平等经》念动,几阵之中,立时魔氛大起,一丝丝魔主意念,逐渐降临,

    庄无道口诵念魔经,脑内一阵阵的昏眩抽痛,抵御那连续不断的幻觉。

    不过此时的他,已经能在诵读此经之时,完全保持清醒,过程还算轻松。后面的庄小湖,却是吃力之至。大汗淋漓,浑身衣服,几乎湿透。面上忽而迷离,忽而扭曲,又忽而抽搐,却最能在迷失的最后关头,清醒过来。

    庄无道也至今都难以相信,当他为此女解释过,何为‘大衍锁心符,之后。庄小湖竟是出他意料的答应了下来,而且爽快无比,无半分的迟疑犹豫。

    庄无道也只好任之由之,反正种下一枚‘大衍锁心符也只是浪费些灵材而已,并无什么损失,

    魔主血祭,今日只是领此女入门。日后祭品,都需庄小湖自己筹措。

    且这次的魔主,回馈可能极众,他自己一人未必能承受得下。多带她一人,也不算什么。

    满地的血液,朝着那祭坛汇拢。这血神盾祭坛今日第一次开光,需要的血气,尤其庞大。

    不过当那阿鼻平等王的神像,都被染红之时,立时就是一个混沌气团,现于血盾祭坛的上空。

    从虚空传至的威压,超出庄无道前几次血祭之时足足数倍,在祭坛周围漫卷而过。

    先是庄无道,随即当查知庄小湖存在时,那意念一凝。接着那八爪鱼般四下延伸的魔主神念,瞬间就把触角全数收回。转而强行探入至庄小湖的魂海躯体之中,上下扫荡,使后者痛苦之至,浑身显现青黑之色。

    不过仅只顷刻,这位阿鼻平等王就似乎对庄小湖,彻底失去了兴趣。魔念如潮般回卷,收回到了那混沌气团之内。

    随着黑色气雾翻涌,血盾盾祭坛之上,也凭空现出了几样事物。

    庄无道目光一扫,眼里就现出惊异之色。这次阿鼻平等王的回馈,不止丰厚,而且超出他想象。

    魔血精华共有九滴,都是品质更胜之前血祭十倍的二阶魔血。除此之外,还有几样东西,摆在那祭坛上。左边是一把黑墨色的小刀,刃锋处泛着血光,使这口小刀,透着无比邪异的气息。右边则是四枚血红色,叶面满布颗粒的小草,都不知是何用处。

    庄无道都颇为期待,那小刀也还罢了。这果实若有类似冥海九窍石或者冥狱腐魔参之类的东西,对他的助益,简直难以想象。

    可惜此时云儿,正龟缩在剑窍之内,不能辨识此为何物。

    那混沌气团并未维持太久,当此处所有的血液气元,都被吸噬一空,就开始消失。祭坛中那阿鼻平等王的神像,亦渐渐恢复正常色泽,血光退散。

    “这位魔主,看来很是欢喜呢不止是因为前次离尘天境的因由而已——

    一待阿鼻平等王最后一丝意念退去,云儿就又迫不及待的,在庄无道的身侧显化,若有所思的看着身后。

    “应该还有剑主,为他在此界传播了信徒的缘故。”

    “信徒?”

    庄无道也看了庄小湖一眼,忖道此女的信仰,只怕也与他一般,虔诚有限,只为魔主回馈。

    “它也懒得管你信与不信,只需此界能传诵其名,可以收获足够的血食就可。”

    云儿的意念,已经在扫荡着祭坛上的几件魔物:“不错,回馈果然丰厚。二阶的魔血精华都有九滴,看来那位魔主,已经在此界找到了根据之地,可以驻存化身。否则这些东西,没那么容易送来此处。”

    “根据之地?”

    庄无道想到了第三层离寒天境,那禁湖宫周围,已化死国。正是那位魔主,最为欢喜的环境。

    不禁心情复杂,魔主入驻,对于这天一界诸国而已,也不知是福是祸。或者日后,又是一场灾劫?

    收拾心情,庄无道将祭坛上的几样东西,都尽数摄在手中。那九滴魔血精华,他只收取了四颗,其他则随手一拂,打到了庄小湖的身前,而后便好奇问道:“这刀是何物?四枚血草又是什么东西?”

    “那是赤朱血阳草,是四阶灵物,只有炼狱界内才有,吸噬炼狱内魔息血气而生。那位阿鼻平等王看来不止在冥界有着领土,炼狱界内,多半也有领国。此物虽是出自魔域,却是极阳之物,可助人元神转阳,增长神念。那位极法道人,估计只需三颗这样的灵草,就可稳稳进入元神之境,不用动用那伤及本源之法。”

    庄无道微觉失望,只能增长魂念么?对他的助力,似乎不大,尤其是现在,急需加强战力之时。

    “至于另一件,更是一件了不得的东西,名为血魔刀”

    “血魔刀?此物倒是有几分古怪——”

    庄无道翻看着这把学到,眼里满含疑惑之色:“里面有法禁存在,可又似乎不是灵器?”

    “确实不是”

    云儿点头,详细解释着:“此物介于灵器与符宝之间,剑主只要意念锁住对手,将此物打出就可。血魔刀无需控御,自能伤人。此是三阶血魔刀,威能可相当于金丹巅峰修士,以三阶等级的玄术神通全力一击。也是一件祭器,可以自发的吸噬对手所有气血精元。一半供奉魔主,一半用来恢复血魔刀内的精气。”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