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四七章 小湖之请
    回至半月楼之后,庄无道就开始着手准备下山事宜。其他的都没什么,两年前他就准备好了被宗门调往东海。所以各种符篥符宝,疗伤用的药物等等,都已经准备周全。光是三阶的道符,这两年中他就收集了不下一百五十张,而可令筑基修士,瞬间恢复真元体力的二阶生生回元丹,也陆续在离尘九集的拍卖会中,入手了四枚之多。甚至还有一枚三阶符宝‘赤阳神雷是出自西北道门金衍宗之物。也不知是哪位凶人,从金衍宗弟子手里夺来,而后碾转流落至此处保留。

    庄无道花了足足相当于四十万善功的蕴元石,才将这符宝拿下。此物虽是赃物,然而他是光明正大,购于易灵居的易宝大会中。想必后者已经将所有手尾都处理于净,他购得此物,也有根底可寻,不用担忧金衍宗的因果。

    这张‘赤阳雷符虽只三阶。可却是元神修士出手祭炼,品质绝佳,也确实用了不少心血。威能尚在天斩魔蚀日神雷符,与‘上霄阳炎计都雷符,之上,而且是完整的十五发。故此他一见此物,就心中欢喜,以重金买下。

    他此时一身灵器符篥,都是离不得的。只唯独那修习绝尘固山决的材料,要不要随身携带,让庄无道有些迟疑。

    两年时间,七种材料他凑齐了五种。现在缺的两样,一是三阶铁羽鹰的羽毛,一是海底六壬铁苍龟的龟壳粉末,品阶越高越好。不过哪怕是庄无道,开出了五十万善功的高价,也依然不见踪影。

    这些东西,无不都是珍贵罕见之至,损失任何一样,都会使他心疼无比。而即便这次带出去,估计也寻不到其余两种材料,修成绝尘固山决是妄想。

    不过一番思忖之后,庄无道又想到了自己手中那三枚子母乾坤符。便再不犹疑,依然是带齐了自己,所有的家当。

    人死卵朝天,财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自己若死了,这些东西也再用不上。可修炼离尘固山决的材料,那些平常的修士,也同样没甚用处。别人可不会像他这样高价收购,对手占不到什么便宜。

    或者自己这一次外出,真有机缘,将这两种灵物,也一起凑齐呢?

    除了这些家当之外,庄无道此次还准备带上一人。庄小湖被他好吃好喝的养了这么久,现在也该派上用场了。

    此女这两年把半月楼的一切俗务,都交给了新来的边风边月四人,在庄无道的催促逼迫之下,日日苦修。此时修为,已入了筑基六重楼之境。

    依然还不能将‘窥天照影环提升到法宝层次。不过庄小湖已经使用了一张上古宝禁符,使窥天照影环增加了四重法禁。好歹是把‘窥天照影环,侦测的范围,扩张了六百里方圆之地。

    神念也是大增,可以散开八千丈,几乎与剑灵相当。而此女修习仙影浮光也总算入了第二重天层次。一个时辰之内,可以御器全力飞遁五百里,遁法在筑基修士中,堪称顶尖。

    绝神无身大法亦小有成就,借助无影伏光衣,只要寻个地方藏好。哪怕以剑灵的神念,也难察觉。而‘念应千里,之术,更可使庄小湖能在两三百里外,与庄无道神念联系。

    几年调教,庄小湖如今确实已经可堪成为他的得力臂助。庄无道估计这次寻人,多半是要用上此女神念广大的本领。

    不过庄小湖本人闻言之后,却是吓得小脸惨白。事涉金丹修士,又与魔修有关,此中凶险,不用庄无道提,她都能够猜想到。事后整整一日,都是神情凄惶,魂不守舍。

    庄无道却不在意此女是什么样的念头想法,神念禁制在他掌控之中,根本就无庄小湖推却拒绝的余地,

    大约三天之后,云灵月亲手书就的册封敕诏,就送至了半月楼。

    庄无道也不再耽搁,当日就动身下山。知晓此时东海形势依然吃紧,门中并无多余的灵骨宝船可用,庄无道是直接诶在集市中高价租赁了一艘名为‘雪鸦梭,的三阶灵船。

    同为三阶,却与灵骨宝船这样的战具级宝船,完全不能比拟。既无后者那般庞大的体积,也无灵骨宝船那强悍的天两仪无量都天大阵,。

    只有遁速可与三阶匹配,极致之时,可相当于元神初期修士的遁速。

    不过即便如此,这艘‘雪鸦梭,的租金,也高达每月五枚三阶蕴元石。

    若非是这次北宁国之行,是为公务。一切途中花费,都有宗门报销,庄无道还真舍不得这样的花销,宁愿只身遁行。

    而在离开离尘山之后,庄无道的第一站,就是天南林海之内,一万里深处,靠近东南一侧。

    以他现时的修为实力,二十只二阶妖兽祭品,可谓手到擒来。此外又借助庄小湖六百里感应之能,用了三天时间,陆续掳掠了八位私入天南林海的外道散修,都是练气境的巅峰层次。

    天南林海乃离尘宗私领之地,一切私自入内的散修,离尘弟子都有诛杀之权。

    这些人遇见他,反正是死,正好用来血祭、这次的祭品,虽以妖兽为主,然而人修之血,可以更多的取悦魔主。

    这八人修的外道之法,而所谓外道,就是佛道之外,不是魔道,就是邪修。一身使用的灵器,乃至修为真元,都透着强烈血腥之气,煞力盈身。

    别的散修,庄无道遇见之后,都只是废除一身修为,逐出林海之外,给人留下一线生机。只有这八人,庄无道留了下来,准备作为祭品使用。

    而这次布置血祭之阵,也用了整整一日。庄无道的阵道,早非是吴下阿蒙

    算不得宗师级的人物,却可算是精通谙熟,通达阵理。仅仅只为那三十六尊‘雷火力士,体内的大阵,就容不得他在阵道上有所松懈。

    之所以耽误这么多时间,是他预料到这次动静可能极大,由因地近离尘。所以极其耐心,在血祭阵外,又布置了一座阵法,藏匿气机,压制魔煞。

    有庄小湖这个‘望风,的绝佳人选,他只需在血祭之时,不惊动六百里外的金丹修士就可。

    而至于祭器,庄无道也早在一年之前,就已练成了一件。是以血神龟王兽的甲壳为器坯,庄无道与云儿一起合力炼成。

    血神龟是上古神兽虚,的直系后裔,血脉相当与龙族中三爪龙,位在蛟龙之上。

    而血神龟王兽,更是血神龟中的王者,天生可号令所有龟族。虽是二阶,战力却连许多三阶妖修都不能比拟。

    血神龟王兽的龟壳,自然也是极其珍贵之物。此物位阶虽低,价值却依旧不菲。

    只因这龟壳,有神兽的血脉基础,壳中天然生成的神纹,哪怕元神修士也无法绘成。而世间更有无数的方法,可以强化,提升这龟壳的品质。

    若是上缴宗门,至少也是四十万善功。换在集市中拍卖,则可能百万都不

    庄无道为将此物炼成魔祭之器,颇费了一些功夫。足有半年时间,都在钻研炼器之术。

    要非是他在炼器阵道上,花费了太多精力,眼下的修为,绝不会只有筑基四重楼。

    天品灵根的妙处,远非是那些一二品灵根的修士能体会。,而三重楼境界的诸般功法,也为他扫清了进阶的障碍。

    这件魔祭之器炼成后,被庄无道命名为‘血神盾,。依旧是磁元灵盾的结构,分为内外两面。祭祀之时,只需将内层打开,就可转成一座阿鼻平等王的祭坛。

    不过结构相同,形状却截然迥异。盾中的禁纹灵阵,也更为完善,

    庄无道炼制此器之时,毫不惜工本,而剑灵云儿,亦以虚弱整整一个月的代价,设计出‘血神盾,内的器阵。器成之时,就有二十四重法禁,之后陆续又被庄无道祭炼提升,到了二十六重。

    说这面‘血神盾,有无限潜力,可能有些夸张。但若是能如那面‘磁元灵盾,般,可在血祭强化材质,那么未来提升到六七十重法禁,也不是没有可能

    真正是一劳永逸,合道境之前,庄无道都不用费神去寻觅炼制新的祭器。

    当庄无道把一切都布置好,正好是深夜。

    依旧如八年前第一次血祭时一般,庄无道恭恭敬敬,单膝跪在了祭坛之前

    庄小湖则在后面观望,面色苍白,宛如死人。几日之前,庄无道准备祭品之时,她就已猜到了庄无道要做什么。这几日一直是心神紧绷,凄凄惶惶。

    哪怕之前阳湖之底,已经经历过一次,也依然是战栗惧恐,心惊胆战。

    不过就在庄无道,准备用剑器,为那些外道修士放血之时,庄小湖却又鬼使神差的问道:“主人,不知,不知奴婢,也能否供奉这位阿鼻平等魔主?

    庄无道楞了楞,错愕的看向身后,满心的不可思议。此女胆小如鼠,怎敢说出这样的话出来。

    “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