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四六章 廉霄失踪
    庄无道不敢怠慢,接到法旨之后,也没怎么细思,就匆匆赶往了宣灵山。

    此时他在节法真人这里,已极其随便。无需通报,就可直接穿堂入舍,面见节法。

    而当庄无道抵达之时,节法正在书舍之内,绘制着符篥。不过明显是在走神状态,手中符笔停顿半空。白眉紧皱,似乎有着极为难之事,需要费神思量

    庄无道目光微凝,而后恭敬一礼。

    “不知师尊,是有何事唤我?”

    “无道?来的好快。”

    节法惊醒,然后眼神凝重的看了过来:“近日能否下山?你师兄在北宁国附近,只怕出了些麻烦。前些日子,还有信符联系。可这半年来,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我思来想去,也只有让无道你过去打探一番。”

    “北宁国?”

    庄无道脑里回思着这北宁国的信息,似乎是在藏玄大江之南,是一个拥地三千里,十四州之地的小国。

    不过因地近藏玄大江,土地肥沃,又有航运之便,民间极富。武备亦因财力充足之故,很是强横。国内王室拥有两位金丹,三十余位筑基。是从属离尘宗已近千年的属国,也是离尘防御藏玄大江北面势力的屏障。

    “可是北方有警?”

    “那倒不是——”

    节法摇着头,而后沉吟着:“是大约十年之前,我宣灵山门下有弟子通报,藏玄大江之南临江一带,似有不少魔道修士活动,血祭与炼煞时有发生,而且很可能有金丹境参与。那时恰好你廉霄师兄有空,我便遣他去北面查探。因事关重大,便是几年前离尘宗危急之时,也未曾把他调回。可这十年中,廉霄都进展寥寥。反而是藏玄大江附近,连续有数个二十万人大城被屠,震惊南北诸宗,却都不能查知究竟。直至不久之前,廉霄有了准确消息,传回宗门。可随后不久,就音讯断绝。”

    庄无道心中微沉:“那廉师兄他?”

    “性命应当无妨,廉霄他谨慎,每隔三年会寄来一盏魂灯。此时应该是被困在某处,无法联系师门。”

    似是猜到了庄无道要问什么,节法微一拂袖,就有一盏阴冷灯盏,出现在了二人身前。

    内中一丝魂火燃烧,依然健旺,可见魂灯之主,仍旧在世,而且状况不错

    这是修界宗派,常用的查探弟子安危的法门。

    不过庄无道修为太差,这种魂火化焰的手段,至少也需金丹后期,神念覆盖万丈之后,才能办到。

    对元神多多少少有些损伤,也不是一劳永逸,金丹修士,只能维持三载。元神修士久些,可持续十年。

    且非真正信任之人,不可托付。只看羽旭玄与宏真师徒之间的争斗,就可知其中凶险。

    “可若廉霄师兄都无可奈何,弟子去了又有何用?”

    庄无道依然疑惑,廉霄是金丹后期的修士,他则仅仅筑基。

    廉霄如今都下落不明,又何况是他。这个时候,节法真人不该是另遣门内的金丹修士追查,又或者亲自出面才对?

    “可莫要妄自菲薄,一品遮天级的玄术。寻常的金丹,只怕已奈何不得你。你那门玄术,我真不知该如何评价——”

    节法的语音顿了顿,似是在思索着词汇:“与其说是术法,倒不如说一座大阵,前所未有的辅战之术,可以左右战局。为师亦为你自豪,金丹之前修成一品神通,天一界亿万年来,只怕仅你一人。”

    庄无道撇了撇唇,原来节法已经知道了。他以为自己练习这门玄术时。已经足够隐秘。

    “可毕竟弟子还是筑基境,远不如师兄。”

    “离尘金丹,七成皆在东海,实在已无人可用。剩下的,修为实力大多不如廉霄,去了也无大用。可若兴师动众,反而摊薄了别处的人手,也会打草惊蛇。且你那术法特异,任何金丹有你之助,哪怕元神都可战得。廉霄若然无恙,有你之助,哪怕元神修亦不惧。”

    节法真人摇着头:“我也不是让你去救他,与那些金丹魔修正面为敌。只是尽量查探一番究竟而已,安全当可无虞。此行智胜于力,只需能有一丝半点的线索,就可回报于我。”

    说话的同时,节法又将两样东西,拂到了庄无道的身前。

    “那枚玉简,是廉霄北去藏玄大江之南,十年中查探魔修踪迹的一切详尽要由。另一张图,是我给你的防身之物。”

    庄无道接在手中,意念在玉简中一掠而过,眼中顿时更显凝重。只是他意念粗略扫来的信息,就已知这件事,只怕是复杂又凶险之至。

    也顿时明了节法用意,节法真人确实不能轻离离尘山,然而只需他能有准确的线索,他这位师尊便可迅速介入。亲自出手,快刀斩乱麻的解决,不给对手可趁之机。

    不过当再看那张图时,庄无道的手,却不禁微微一颤,愕然看着节法。

    “这是,师尊的真形图?”

    真形图是比之符宝还要更进一步的强力符篥,只有元神境以上的修士才可施展。将自己的一丝魂魄,封印于符图之中。可以借助符图,在百万里外化出真形,拥有本体十分之一的战力。

    然而制作这种真形图,也需消耗制作者不少的寿元。

    “无事,这是我三百年前制成,一直到现在都未曾用过。”

    节法真人失笑,面色轻松:“只这五十七载寿元,你师尊还不想就这么挥霍了。不过此符成就,毕竟非是在我全盛之时,威能稍弱。”

    庄无道却已觉心中一定。元神修士,哪怕只十分之一的实力,也非是三五金丹境能敌。

    三百年前,那时的节法应当是元神中期的境界,实力就更为强横。

    有这张符图在手,至少可保住性命无忧。

    不过节法随后,又将十余张符篥,交到了他的手中。

    “这是子母乾坤符,可以在紧急之时,最多可挪移到一百八十里外。是当初你羽师叔在离寒天境中所获之物,几十年前赠予我。这三套符加上那真形图,我才可真正放心。”

    说到此处时,节法真人又问:“此行凶险,你还需要什么,尽管跟我提。

    庄无道先看符,发现总共是三套,一套四张。名唤子母遁虚符,三子一母,使用时先需将子符布好,就可虚空挪移。

    传走的距离虽只百余里,却比千里移光术要安全的多。后者容易被破解,前者却无术可制。

    不过在稍一凝思之后,庄无道还是开口道:“不知弟子,能否向云师兄,请一道册封宗门护法的敕诏?”

    “护法?”

    节法真人一楞,看着庄无道。忖道这徒儿与妖修倒是有缘,前面已经有一位月熊道人,现在又不知是为谁。可这几年,也没见庄无道外出。

    “也不是不可,只是此妖是否可信?归附我宗,是否真心诚意?”

    “这个我也不知。弟子甚至不知它是否答应。”

    庄无道摇着头:“不过此妖极其守信倒是真的。若然归附,必定不会出尔反尔。对我离尘宗而言,也是一大助益。”

    若是能得那位相助,此番藏玄大江之行,就是半点危险也无。

    “守信?这世间妖修只要上了三阶,又有几个真正老实的?无道你莫被骗了才好。”

    节法莞尔,不过凝思了片刻,还是正色开口道:“册封敕诏,稍后我会让你云师兄给你送来。不过下不为例,也切需谨慎。你师兄才任掌教,此时威信未立,如履薄冰,出不得漏子。”

    庄无道也没料到节法,这么轻易就答应他所求,心中微暖。知晓这是节法,对他信任之至,认为他断不会祸殃师门,这才如此。

    “弟子多谢师尊此事弟子定不会莽撞。”

    说到此处,庄无道就有了离去之意。廉霄下落不明,随时有性命之忧,此事自然是越快越好。

    不过就在庄无道准备告退之时,忽的心中一动,看向了窗外方向。只见天空中的云雾,忽然就向东面的方向急卷而去。远远眺望,更见千里之外,一丝丝电光闪烁。

    此时不止是他,便连节法真人,也是凝神望着。

    然而这一丝丝异兆,仅只维持了片刻,就已平息了下来,风消云散,那些电光,也渐渐了然无踪。

    “还是没成——”

    庄无道眼里,闪过了几分忧色:“我听说冲击元神,拖延越久,成功的可能,也就越低。”

    似这样的景致,已经不止是一次。两年中,庄无道已经见过不过十余次。然而到最后,极法都是功败垂成。

    金丹境以古法结丹,需承受天劫,往往费时近年之久。元神修士就不用如此,快的话一日就可成就元神。不过一些实力修为不足的,往往要用上三五年时光。

    这也是为何世间宗派盛行,修行有成修士都会广布道统,传授弟子,散修之士又为何会将自家洞府,经营得如铁桶一般的缘故由来。

    结丹炼神,极是凶险,修士此时往往无防身之力。然而有同门照拂,有弟子庇佑,那就安全放心的多。

    不过元神修士,冲击的时间越久,练成元神的可能,也就越低。能敢够在三年之后,仍旧成功结出元神者,千不足一。

    所以庄无道,是极不看好。

    “此事勿用担忧,别人我不知,极法却应当是成了。只是用时要稍久一些,七年十年都不一定。”

    见庄无道一脸的无法置信,节法笑着问:“你可知你叁法师叔的八玄静心旗,从赤阴城换来什么东西?”

    庄无道正想说这个弟子如何能知节法就已开口道:“是紫阴燃魂术

    “哦?”

    “极法天资普通,与我差相仿佛,灵根只有三品。不过他的元魂,却有些特殊,天机碑显录,是蓄元灵体。”

    庄无道先是不解,片刻之后,就又悚然而惊。知晓了节法为何会说,极法真人是把握十足,

    紫阴燃魂术是赤阴城一种自残元魂,以增长元神法力的秘术。而那蓄元灵体,平时无用,各种术法,也无什么增幅。可这种魂体,却可将多余溢散游离的魂力,不断吸收聚集,直至再蓄无可蓄。

    极法真人使用的方法,他差不多能够猜到。不过这种法门,对元神的伤害,也是难以估量。

    虽能晋位元神,可日后修为,却也只能到此为止。不过元神初期,总比假神之境要强上许多。

    不止是实力可提升数倍,寿元也是至少两百岁的差距。

    换成是他庄无道,也不会有第二种选择——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